圖書 館員 / 方劑 / 沈紹功教授60病案

分享

   

沈紹功教授60病案

2012-11-17  圖書 館員

沈紹功教授60病案

第一章細菌感冒

病史:李左,男,42歲,初診節氣,小寒。
室內暖氣過熱,傍晚開窗透氣,汗出當風,半夜發燒39.5℃,咽乾口渴,咳嗽痰粘黃稠咯,咳劇時胸痛。怕風少汗,汗出熱不解。凌晨來院急診,測體温39.8℃咽紅充血,扁桃體不大,胸透

肺紋理粗重。驗血:白細胞12000∕mm3,中性83%,苔薄黃,脈弦緊。
講解:
就這樣一個病史,熱出當風。注意裏面幾個要點的症狀:咳嗽痰是粘的,當然它是黃的;汗出熱病不退,而且咳嗽厲害的時候要胸痛口渴。以前我講過:“外感無非辨他的風寒風熱。”另外這是個冬天,到了夏天就要辨他的暑濕。外感病離不開這三個範圍。想一想我給你們鑑別風寒、風熱的4條原則。那麼你辨別這個究竟是風寒還是風熱?咽乾,咳粘痰,尤其舌苔薄黃,脈是弦緊。
互動:學生:“應該是風熱感冒。”
“開什麼藥?”
學生:“以銀翹散為主:用金銀花、連翹、葶藶子、蘆根、全瓜蔞、桑白皮、炙杷葉。”
有的同學説用桔梗宣肺,桔梗辛温,風熱宣肺你不能用辛温的藥。宣肺你想到了,藥不對。
再想想我講外感風熱感冒的時候,提高療效有幾個措施。
學生:“加石膏。”
加石膏?這個病還在衞分,還沒到氣分,你這個一定要注意呀!石膏是個氣分的藥,沒到氣分,你加早了。石膏涼的厲害,加早了引邪入裏,從表證轉到氣分了,從衞分轉到氣分了。絕對不要用石膏。
學生:“加牛蒡子。”
加點牛蒡子可以。你別光想到祛痰呀!風熱感冒用辛涼解表這是對的。這個原則就有了,銀翹散、桑菊飲都對了。你還要想到提高風熱外感的療效,給你講過,三個提高療效的關鍵。
學生:“加點生芪或白扁豆。”
我講過:風寒外感有三個輔助提高療效:第一就扶正,你説的對,可以用白扁豆,還可以用別的,但扶正的藥只能用一個,用多了利邪。你想到白扁豆這很對,想到了提高療效的第一個輔助是扶正,你還想到了第二個提高療效就是宣肺,也就是透竅,但你的藥沒選好,用辛涼的藥。
透竅的藥用什麼藥?用薄荷、蟬衣。
第三個給邪出路,要分利二便。你當然用了全瓜蔞,即化痰、宣肺又通便。利小便可以用車前草。
這樣你一個外感病的風熱感冒,很多見就是細菌性感冒,這個原則定了,一般就會有療效。為什麼他是風熱感冒呢?
我講了四個指標:
第一個看舌苔脈搏,這是很關鍵。我以為呀,中醫的四診,最主要就舌診。現在中醫搞辨證分型或者後來搞證候分類,都不對,都把舌苔脈搏放在最後。我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就呼籲了,舌苔、脈搏是中醫的金指標,尤其舌苔。你好多病中醫很有療效,比如我們講的乙肝,乙肝的病人開始一點症狀都沒有,無證可辨,中醫治療乙肝和乙肝病毒非常有效,你憑什麼開方?就是憑舌苔。苔黃的,清熱;舌苔淡的,補腎。乙肝轉陰了。舌苔多重要!幾十年中醫,包括我們這一代中醫,研究生更不行了,就把舌苔、脈博放在最後,作為陪襯,這是本末倒置,尤其舌苔作為金指標。所以風寒、風熱的鑑別我給你講了:第一個指標就是舌苔、脈搏。苔薄黃,脈浮緊或者脈浮數,那就是風熱的關鍵指標,這第一個。第二我講了咳痰:痰不在於顏色,在於它的質地。這個痰粘稠的就是黃痰肯定是肺熱,假如白的也是肺熱,千萬別上當。臨牀的實際,辨痰不看顏色,看它質地,這第二個。第三個抓汗和痛。這個病例嗓子幹,有汗;假如風寒就頭痛的、關節痛的,沒有汗。這三個指標舌苔、咳嗽加上汗和痛。另外看發燒,當然這個時候高熱點。
這四個指標可能是風熱,辛涼解表,用銀翹散或桑菊飲,然後加上三個輔助,扶正、透竅和分利二便。這樣你治療風熱感冒,細菌性感冒,中醫會有明顯的療效。診斷:診為急性支氣管炎。
脈按:
清代温病專家葉天士雲:“温邪上受,首先犯肺”。中年李左夜間汗出當風,感受温邪,風熱襲肺,咳痰黃粘難咯。咳甚胸痛,發熱39℃。怕風,咽乾口渴,汗出熱羈,舌苔薄黃,脈來弦緊。清解温邪,首當治肺,辛涼解表立法,宗《温病條辨》:銀翹散化裁。
處方:
金銀花10g淨連翹10g白扁豆10g白菊花10g萊菔子10g全瓜蔞30g桑白皮10g炙杷葉10g竹茹10g蘆根10g蟬衣5g車前草30g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3劑,熱退咳減,仍有粘痰。上方加葶藶子10g、牛蒡子10g、射干10g。再服5劑,痰出咳止而瘥。射干是清熱利咽的好藥。
中醫治療細菌性感冒,就風熱感冒比西醫有優勢。西醫治這個病,你用抗菌素不會那麼快。輸液降温很快,當天就可以退燒,要不了一天反跳。我在70年代初,我在廣安門急診科的時候做過觀察,就是跟西醫對照,用中藥來退燒治外感和西藥治外感病。得出一個結論,就是西藥的退燒快但是反覆大;中藥退燒慢,幾乎沒有反覆。所以總的療程是中醫比西醫短。
按語:
1、治療感染性疾病,不可一味清熱解毒,要防止苦寒傷胃,胃氣一敗,既影響藥效又容易傷正。講解:胃氣為本,這是治療感染性疾病的一大忌諱,不能跟着西醫走。咱們現在有西藥的新解,認為西藥的抗菌素就等於中藥的苦寒傷胃藥,這有一點道理。
2、辛涼解表有三助,方能增效。即:一透二泄三扶。一要透竅投蟬衣,二要瀉利用車前草,三要扶正入扁豆。講解:泄就是分利二便,用萊菔子、全瓜蔞、車前草;扶就是扶正,一味扶正

藥。用的是白扁豆,也可以用生芪,血糖不高的也可以用黨蔘。
3、肺系祛痰為要,痰濁化熱多見,萊菔子、葶藶子、射干、牛蒡子、全瓜蔞系效藥。
4、竹茹易竹葉,保其清熱之力,加強祛痰之功,實乃守法易藥,增強療效之舉。
5、蘆根退熱止渴,又不滋膩礙胃,投鮮者更佳。
 

第二章病毒感冒
病史:張少,女,12歲,初診節氣,立春。
白日同學結婚踏青,不慎感受風寒,入夜發熱38℃,形寒無汗,欲蓋厚被,鼻塞流涕,咳嗽不斷,痰出白沫,頭痛如裂,周身節楚,查白細胞5200∕mm3,中性70%,胸透肺紋理增粗,診為病毒性感冒,就診時,苔薄白,脈浮遲。測表38.2℃。
講解和互動:
就根據苔薄白,脈浮緊,體温38.2℃,這麼一個女孩子,12歲,感冒了。這個你看風寒感冒還是風熱感冒?這個應該很容易,這就是風寒感冒。
用什麼藥?
學生:“荊防敗毒散。”
我講過風寒感冒,不能用麻黃湯。為什麼不能用麻黃湯?你還記得嗎?
學生:“麻黃能升高血壓,對心臟有抑制作用。”
第二個原因呢?為什麼不用麻黃湯?
學生:“發汗太過。”
對。麻黃髮汗的大劑,尤其配桂枝。過汗傷心陽,感冒好了,心陽傷了,這是中醫治病的一個大忌。一頭好了,一頭又不好了,當醫生不能這麼被動。所以不用麻黃湯,改用了荊防敗毒散。
你開個方子?
學生:荊芥、防風、蘇子、白芥子、萊菔子、川芎、桔梗、杏仁、羌活、板藍根。
你用板藍根,苦寒呀!你何必跟着西醫走?病毒性感冒沒有辦法,你非要抗病毒,不辯證。風寒感冒你板藍根能用嗎?有寒了,再用寒藥,寒上加寒,這不矛盾嗎?你別的藥用得都很好,以後你千萬接受教訓,中醫為主,別管西醫,西為中用。他有用的拿過來用,沒用的你不拿。病毒他怵頭,你還跟着他走,別走了,回來。用中醫的辨證,不用板藍根。好多抗病毒的藥,桂枝也能抗病毒,黃芪也能抗病毒,鹿角霜也能抗病毒,這都藥理證實了。不用苦寒藥抗病毒,你這個觀念必須改正過來。
學生:“這裏面加鹿角霜行嘛?脈遲呀。”
你又忘了中醫的辨證。外感病能用鹿角霜嗎?你光想到我講鹿角霜能抗病毒,別再抗病毒,趕緊改過來。
學生:“得加扶正藥,加生芪。”
對呀!你加呀!沒不讓你加呀!這就有道理了。
學生:“白扁豆是最常用的,它補氣是比較温和的。”
還有呢?這樣你就回憶我講的幾個要點,你腦子印象肯定深了,強化自己。像剛才細菌性感冒,你再碰到這樣的感冒,你肯定思路都很清楚,像我一樣,很快方子就出來,保證療效。
還有什麼?
學生:“用升麻。”
升麻也是一個辦法,這已經有了,透竅。可以用升麻。可以扶正,用白扁豆,剛才這部分講了。另外講了用黃芪。
學生:“用蘇葉、桂枝。”
蘇葉這都可以用,都是辛温解表,沒有離開這個範圍,你來回換藥都行。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則,你們印象還不深。
學生:“少個通利二便的藥。”
對呀,分利二便。風寒也得要排出去呀!不排除去不能提高療效。分利二便,這樣你印象深了。風寒感冒,辛温解表,不用麻黃湯,用荊防敗毒散。用辛温解表,還要透竅,還要分利,還要扶正。
脈章:
張姓少年,外感風寒,束肺失降,寒重熱輕,厚被無汗,試表38.2℃,咳痰稀沫,頭痛節楚,鼻塞流涕,苔薄白,脈浮緊。醫聖仲景,定為太陽傷寒,治當辛温解表,肅肺止咳,以散風寒。
這個脈章和病史是不一樣的,這是通俗的話。這脈章當中中醫的文化,每一個脈章基本上都不一樣,讓你各種體例,各種寫法都熟悉。有了療效,文筆還要非常美麗,這兩手都要硬。
處方:
荊芥穗10g防風10g紫蘇10g前胡10g川芎10g桔梗10g雲苓10g陳皮10g白芷10g羌活10g杏仁10g生芪10g    用了荊芥的頭,這個發汗力量更大;紫蘇包括蘇梗、蘇葉、蘇子,取全草;頭痛還要用上白芷。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蓋被熱服取汗,服1劑汗出熱減,服3劑熱退咳止痛除。
按語:
1、辛温解表,仲景所設為“麻黃湯”。但此方發汗大劑,過汗傷陽;又恐麻黃提升血壓,抑制心臟之弊端,改投《攝生眾妙方》的“荊防敗毒散”。
2、祛風寒也須三助。一透竅用桔梗,二泄者投雲苓,三扶者系芪,乃增效之策。
驅風也要三助。第一透用桔梗。第二他的泄不用車前草,用雲苓。既能祛痰,又能透泄。當然潤腸剛才説了用杏仁。“泄”無非就分利二便,去小便用雲苓,走大便用杏仁。
3、辨痰不在色而在質,稀沫者無論黃白,均屬肺寒,用紫蘇既有蘇子的温肺祛痰,又有蘇葉之散寒。
4、肺系病祛痰為首,蘇子合前胡、杏仁,温肺祛痰力宏。
5、風寒頭痛骨楚,川芎配白芷,又加羌獨活繫有效藥對。
外感裏頭川芎配白芷。內傷裏頭我講過也是川芎配哪味藥?
學生:“配天麻。”
對!配天麻叫大雄丸。治偏頭痛、神經血管性頭痛是好藥。外感病裏面,頭痛如裂,用川芎加白芷;骨楚那就用羌活。


第三章暑濕感冒

病史:張工,男性,35歲,初診節氣,夏至。
平素性躁,盛暑之時貪食生冷,入夜又露天過宿,晨起身熱頭重,胸悶噁嘔,水瀉三次,試表39℃,汗粘乏力,口渴尿少,但不欲飲,不思飲食,脘腹隱痛,就診時體温39.5℃,已水瀉五次,瀉時腹痛,苔黃厚根膩,脈浮而濡軟。
講解與互動:
這個病,夏天,這些症狀都是暑濕外感,用什麼方?外感病我講了三個:風熱、寒和暑濕。風熱用銀翹散和桑菊飲,風寒用荊防敗毒散。暑濕是什麼藥?
學生:“藿香正氣散。”
對。藿香正氣散中你用什麼藥?
學生:“藿香。”
藿香肯定用。這個我也舉過例子,原來我就是背湯頭,湯頭歌訣365個方子橫着背倒着背都能背出來,畢業三年以後,年齡大了,也複雜了,湯頭歌訣全忘了。唯獨就記住藿香正氣大腹蘇,後面三句話都忘了。藿香正氣開不了了!藿香正氣,藿香沒問題,大腹皮和蘇葉就記住三個藥,所以你千萬不要背湯頭。記方子的特點,永遠忘不了,而且能隨證加減。看用什麼藥?除了藿香還有什麼藥?
學生:“香薷。”
香薷也行。
學生:“蒼朮。”
蒼朮對,燥濕。暑濕加上發燒39.5℃,你就要注意,蒼朮呀,太熱,對濕有好處,對熱可就不利了。温呀,助熱呀!
學生:“竹茹。”
竹茹可以用。
還有什麼?
學生:“雲苓、陳皮。”
其實暑濕最好的藥你都忘了,非典的時候我講過。
學生:“杏仁、白蔻仁、薏苡仁。”
哎!三仁湯啊,三焦分利呀。上焦用杏仁,中焦用蔻仁,下焦用薏苡仁,雲苓也可以用。你這麼動腦子,印象肯定很深。
脈章:張工素躁,盛暑不慎,貪冷着涼,身熱頭重,試表39.5℃,汗粘乏力,胸悶嘔噁,腹痛水瀉,口渴不飲,尿少納呆,苔薄黃膩,脈浮濡軟,暑濕外感,法當清暑利濕,宗《和劑局方》

所設“藿香正氣散”出入,以祛暑解表為治。
處方:
鮮藿香(後下)60g鮮薄荷(後下)30g鮮蘆根(後下)30g六一散(荷葉包)30g炒蒼朮10g雲苓10g陳皮10g木香10g白扁豆10g白芷10g車前草30g連翹10g
我用的鮮藿香、鮮薄荷、鮮蘆根,三個鮮。這三個鮮都得後下,鮮品有揮發油,煮時間長了不行,都得後下。藿香重用60g,別的用30g。還有六一散,用荷葉給它包上,用線捆綁以後,拿針給它紮成眼,葉包清暑力量更大。沒有鮮的就用乾的,乾的分量減半。炒蒼朮用10g,當然我這是中病即止。結果:
上方每日一劑,水煎分2次服。服藥1劑發熱降為37.6℃,頭重止,汗粘除,吐瀉緩,連服3劑熱退瀉止,恢復正常。
按語:
1、暑性炎熱,每多夾濕,清署宜涼,寒性戀濕,化濕應燥,燥能助署,治療棘手,所幸《和劑局方》以“藿香正氣散”處置,兩者兼顧,不失暑濕效方。其方原本散外感風寒,除內傷濕滯,用治暑濕感冒時宜減桔梗,姜樸之温燥,易薄荷、葉之清署。
還有三仁湯是暑濕效方。藿香正氣散它原方不治暑濕感冒,是外感風寒的濕,內傷濕滯,所以用藿香正氣。把桔梗、生薑、厚朴去掉加上薄荷和荷葉,清暑了,就成了治療暑濕外感的好方子。
2、藿香、薄荷、蘆根鮮品力宏,取汁兑服更佳。清暑再以荷葉包六一散,化濕要佐平胃散。為防蒼朮過燥,以連翹之涼制之。連翹涼而不戀濕,又能退熱止瀉,是味妙藥。
藿香、薄荷、蘆根鮮品為好,拿這鮮品給它榨汁,取它的汁,兑服,效果更好。但取汁在鮮品裏面還是加量,鮮藿香60g用到120g,鮮荷葉30g用到60g,蘆根也60g,這樣效果就更好。六一散用荷葉包,但是一定要扎窟窿眼,所以它化濕的力量,清暑的力量就更大了。化濕還要配合平胃散,這裏他為了防止蒼朮的過燥,所以加了連翹來牽制它。另外一個辦法,就是蒼朮中病即止,一定要用炒蒼朮,生蒼朮燥性就更大;連翹辛涼但它不會戀濕,又能退熱止瀉,所以在暑濕感冒裏面,用連翹這是個妙藥。但是苦寒藥不能再用,再加一個苦寒藥,那就利濕了,只用一味連翹。
3、白芷既芳香化濕又除頭痛,木香行氣和中,解腹痛又止瀉;車前草清熱利濕,使暑濕中消下滲,又可“利小便以實大便”這是治水瀉的有效之策。


第四章經期感冒
病史:陳婦,35歲,初診節氣,立秋。
平素經行量少腹痛,昨夜經潮,今晚沐浴,不慎感冒,半夜發熱,試表38.6℃。頭脹目眩,口苦咽乾,脅滿心煩,晨起噁心,不思飲食。經量更少,腹痛加重,遂來門診,測表38.2℃。咽紅充血,察苔薄黃,舌質較紅,診脈弦滑。
互動講解:這個也很多見,來經期感冒。這麼一個婦女,35歲的婦女,你給她號號脈,然後問她症狀,你琢磨一下,怎麼辦這?
學生:“用小柴胡湯加減。”
小柴胡湯。好啊!用什麼藥?
學生:“柴胡、黃芩、茯苓、黨蔘,再加點青蒿可以嗎?”
青蒿可以呀!青蒿可以加沒問題。
小柴胡湯千萬別死記硬背,你抓住小柴胡湯的特點,半表半里,少陽病呀,所以他用柴胡、黃芩。我給你講過經方,姜、棗、草你千萬別用。時代不一樣了2000年你不發展行嗎?經方都必須用姜、棗、草,都沒用,而且有副作用。尤其甘草,我都講過,不是國老,有很大的副作用,所以你千萬別用姜、棗、草。小柴胡湯就是柴胡、黃芩、黨蔘。黨蔘很重要,他用一個扶正藥,

由半里轉出來了,轉到全表,解除了裏。黨蔘是關鍵,柴胡、黃芩是關鍵,所以小柴胡湯就這三個藥就行了,姜、棗、草去掉。
還加點什麼藥?你注意這個月經呀,告訴你經少。
學生:“用點赤芍、牡丹皮,加點車前草行吧?”
可以呀!車前草很好。
學生甲:“加點和胃的生山楂行吧?”
學生乙:“加雞血藤、澤蘭。”
對。都可以加。
學生:“加桃核承氣湯。”
桃核承氣湯就遠了點,它在半表半里,還沒進入血分呢。另外她還有好多症狀,口苦、脅脹、目眩,你都要看這個症狀。
學生:“加元胡、川楝子。”
川楝子、元胡,這止痛的好藥。我講過,理論上講分虛痛、實痛。實痛用金鈴子散。虛痛用什麼?甘草芍藥湯。記得嗎?甘草不用,芍藥好藥。現在我已經發揮了,實痛、虛痛都可以用金鈴子散,不矛盾。虛痛用金鈴子散不會致虛,也可以止痛。
脈章:
陳婦35歲,經期感冒,頭脹目眩,口苦咽痛,脅滿心煩,噁心納呆,經少腹痛,苔薄黃,質較紅,脈弦數。東漢名醫張仲景撰傳世名著《傷寒論》名為“熱入血室”。以小柴胡湯和之。
 處方:
黨蔘10g 柴胡10g 黃芩10g 川芎10g 白菊花10g 雞血藤10g 香附10g 川楝子10g 玄胡10g 生梔子10g 生山楂15g 連翹10g 赤芍10g 丹蔘30g 蘆根15g
邪在半表半里,所以桃仁、紅花這些血分的藥儘量不用,就用川芎加雞血藤、香附;止痛用金鈴子散。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3劑熱退經增痛止。7劑後經事淨,熱末復,納谷常,諸症除。
經期感冒很不好治,辯證很重要。你取效不是搞藥理,更不是病理,更不能向西醫學,要堅持中醫的原生態,就是辨證才能論治,保證療效。
按語:
1、經期感冒,多為邪停少陽,半表半里,仲景設小柴胡湯主之,切證有效。
2、經方精簡力宏,只要切證,常有奇效。但事過境遷,必須改制,方能再效,此乃經方今用矣。小柴胡湯裏,柴胡和解少陽為主藥。黃芩清泄邪熱,邪難入裏;黨蔘補中健脾,驅邪外出均為臣藥。半夏、姜、棗、草温燥,應當免之。
3、經期感冒應助調經。本章經少,佐丹蔘、赤芍、山楂,痛經配雞血藤、香附、金鈴子散。川芎配白菊花除目眩頭脹。連翹配蘆根退熱生津,生梔子除煩效藥又療口苦,均屬取效之輔佐。
 

第五章乳蛾發熱

病史:王童,男,8歲,初診節氣,雨水。
男孩王童,平素飲食不節,零食無度,消化不良,經常咽痛。兩天前淋雨,發熱不退,咽喉腫痛,痰粘難咯,不思飲食,便幹尿黃。門診求治,試表38.5℃。扁桃體Ⅲ度紅腫,滿布膿點,面黃肌瘦,舌苔黃膩,質見深紅,脈象滑數。
講解與互動:
這麼一個病人,男孩,才8歲。怎麼辦?用什麼藥?中醫你把辨證要是搞好了,兒科、外科、皮膚科都能治,效果都會很好。什麼藥?
學生:“用保和丸和銀翹散,行嘛?”
可以用保和丸。保和丸是個基礎。
學生:“用升降散。”
也可以,這個思路。先辨證你給他辨好。這是什麼病?再考慮方子。你看裏面有痰,痰是粘的,很難咯出來,嗓子痛的,小便是黃的,大便是乾的,苔黃膩,舌質紅,脈滑數。平常飲食就不好。首先你得看出來有痰。看出來沒有?當然這是廣義的痰,他假如有咯痰,也就是狹義的痰,反正有痰,祛痰是毫無意義的。有火你看出來沒有?沒問題吧?或者痰濁化熱,而且熱毒往上走,一個往上,一個往下。往上嗓子痛,往下小便黃、大便幹。那這琢磨琢磨方子,把辯證搞清楚了,方子就好辦了。用什麼方?扁桃腺炎,我講過一個經驗方,你還記得嗎?
學生:“用抗鏈丸。方子可以用:金銀花、連翹、蟬衣、薄荷;大便幹我好用制大黃;尿黃可以用點車前草和梔子這一類的藥;用保和丸裏面的山楂、萊菔子;葶藶子也可用點;茯苓、陳皮得用。”
你還記得我一個散劑,吹嗓子的。記得嗎?
學生:“記得。”
用什麼藥磨粉?幾個藥磨粉?
學生:“四個藥。”
完後對着他嗓子一吹,吹在嗓子裏,外用的一個散劑,治扁桃體炎相當有效。這個思路都可以呀,但你一定要注意這是個孩子,他本來消化不好,你用的苦寒藥就適可而止,儘量不用苦寒傷胃的藥。
學生:“加焦三仙這一類的,完後加點扶正的白扁豆這一類,可以加點薏米。”
孩子他不一定扶正。因為他消化不好你扶正了沒用,才8歲呀。
學生:“我就能想這些了。”
還是你想的對,首先要消化。他本來就消化不良,所有的兒科病你印象很深了。兒科病以保和丸為基礎,這絕對是提高療效的一個法則。然後再看這個病人消化不好的用保和丸更對;就是消化好了,你也要想到用保和丸打基礎。然後考慮熱毒,即上炎又下注,清熱毒。但想到孩子的脾胃比較弱,不要用太苦寒傷胃的藥。這幾個原則定好,你的方子就很快出來了。
脈章:
王童8歲,飲食無度,消化不良,面黃肌瘦,不慎雨淋,發熱咽痛,體温38.5℃,痰黃且稠,脘脹納呆,便幹溲黃,乳蛾紅腫,苔膩質紅,脈象滑數。乳蛾之熱毒上炎,正如《瘍科心得集》

所言:“夫鳳温客熱,首先犯肺,化火循經,上竄入絡,結聚咽喉腫如蠶蛾”。治當瀉火解毒,投經驗方“抗鏈丸”加味。
處方:
金銀花10g連翹10g桔梗10g車前草15g板藍根15g生甘草5g野菊花10g玄蔘5g雲苓10g陳皮10g萊菔子10g草決明15g葶藶子10g大腹皮5g焦三仙30g殭蠶10g
結果:
上方每日一劑,水煎分2次服,兑一匙蜂蜜,3劑後熱退,痰出咳止。咽喉腫痛緩解,仍有便幹尿黃。小孩喝藥怕苦,千萬別放白糖,放蜂蜜。
上方加全瓜蔞30g、生薏苡仁10g射干5g,連服一週。咽喉腫痛解除,食納增加,二便通調。囑服加味保和丸午晚餐後各10粒,鞏固其效。
按語:
1、瀉火解毒選用銀翹、板藍根、野菊花,小兒臟腑季嬌嫩加之素體消化不良,故用雲苓、陳皮、萊菔子、焦三仙,即健胃又防苦寒傷胃,兒科消導取效當首選。
小兒甭管什麼病,先要消導。消化不好的更要消導,消化好的孩子加消導也提高療效,這是一個通則。
2、通腑至關重要,葶藶子、草決明、大腹皮,即祛痰又通腑,配以車前草分利二便,便於熱毒外排。
3、殭蠶、射干、玄蔘、桔梗、生草均為利咽消蛾的特效藥。因為這個病章是個孩子,不是孩子還有一個好藥就是露蜂房。


第六章氣管炎

病史:王生,男,40歲。初診節氣:立秋。
素性急躁,嗜煙近20年。一週前生氣鹹食,咳嗽振作痰白粘難咯,咳甚兩脅作痛,脘脹納差,時有便幹,在某醫院拍片,診為“急性支氣管炎”,西藥加中成藥均末見效,遂來門診。苔厚黃膩,脈弦滑數。
互動與講解:
這個病你怎麼分析?
學生:“應該用温膽湯加減,温膽湯合黛蛤散。”
你先別用温膽湯。先辨什麼病,先把病搞明白了,再説。
學生:“這處方里面主要用茯苓。”
先搞清是什麼病。
學生:“這屬於肝氣犯肺,屬於木火刑金。”
説幾個關鍵:
第一他素性急躁,兩脅作痛,脈又弦,説明他有什麼問題呀?肝氣有問題。痰是白粘的,很難咯,苔是黃膩的,脈是滑的,加上納呆,脘脹。這是什麼問題呀?
學生:“有痰濁。”
這不能叫痰濕叫痰濁,他沒有濕,這用詞你一定要注意,現在都給它規範了。痰濁這是一個病;濕、飲是一個病。這裏沒有濕,他沒有浮腫,脈是滑數的,不是濡脈,所以這完全濕痰濁。痰濁不是“化”是“祛”;瘀血不是“祛瘀”是“化瘀”。中醫吃虧在各種叫法,不規範。現在我就想了儘量規範。
這個病例肯定有肝氣鬱結,而且肝氣犯到哪裏了?
學生:“犯肺。”
這個中醫叫木火刑金。肝鬱化熱,木火刑金。這個辯證就出來了:痰濁、木火。然後你考慮方子。記住木火刑金一個藥:黛蛤散。
痰怎麼辦?我反覆講了:“辨痰不在顏色在質量,白痰它粘的也是熱,可不是寒。”
用一個什麼代表方?呼吸系統肺系病,咳、喘、痰、炎、熱五大主症,關鍵是痰。這病例有痰,要祛痰。祛痰的主方是什麼方子?
學生:“三子養親湯。”
哎!三子養親湯,
怎麼辨?它不是寒痰是熱痰。怎麼辨?
裏面動一個藥。把白芥子去掉換成什麼藥?
學生:“葶藶子。”
這樣你看辨證很準了,方子也出來了。對不對?然後再考慮裏面的別的因素:肝火,大便幹,脅痛。再考慮進去,這個方子很快就出來了。辨證準了,方子活了,保證療效。對不對?當然這個藥不要刻板,我是用這些藥,你們在不違反治則完全可以發揮開,一樣會有效。關鍵是辯證,關鍵用藥一定要對症,別受病理、藥理的影響,別老想到病毒,把這個圈出來了,對症來論治;另外巧治,間接治療,這樣療效肯定會提高。
脈章:
王生性躁嗜煙,一週前生氣不鬱,過進鹹食。咳嗽頻作,難以咯出,咳甚引及兩脅作痛,納呆脘脹,二日未便,苔厚黃膩,脈弦滑數。木火刑金,痰熱壅肺,急宜祛痰柔肝,清肺通腑。宗《韓氏醫通》“三子養親湯”化裁。
你用温膽湯也不矛盾,但是一定要用三子養親湯,這是有形的痰,也就是狹義的痰。
處方:
蘇子10g 萊菔子10g葶藶子10g雲苓10g陳皮10g全瓜蔞30g白芍10g白菊花10g當歸10g炙杷葉10g黛蛤散(包)30g川楝子10g紫苑10g大腹皮10g川貝粉3g(衝)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7劑粘痰明顯減少,咳嗽緩解,脅痛已止,腑行已暢,唯感脘脹納差。上方加木香10g、砂仁10g、焦三仙30g,再服10劑,納谷已香,脘脹消失,囑少煙少鹹,穩定情緒,服通宣理肺片,鞏固藥效。
按語:
1、肺系疾病,祛痰為先,主方“三子養親湯”,白粘痰仍屬肺熱,以葶藶子易白芥子,加強清肺瀉肺之力。伍雲苓、陳皮以截生痰之原且開胃納。
2、肝火宜柔,當歸、白芍之用(這兩個是最好的柔肝藥),白菊花清肝,當歸潤腸通便,川楝子引入肝經,配白芍可止脹痛,大腹皮通腑消脹,黛蛤散即清肝又祛痰。
3、紫苑、川貝系止咳祛痰有效藥對。咳痰得止,肝火得清,肺金得潤。何有“木火刑金”之慮哉!
紫苑和川貝這是有痰的;假如無痰的,川貝和紫苑同樣有效。有痰無痰的咳嗽,尤其是久咳不止的,用川貝和紫苑這組藥對,止咳。紫苑我這裏用10g,你可以用到15g;川貝可用到4g。
上個禮拜天,我在廣州治了一個領導,久咳不止。我去的時候,廣州特別潮濕,因地制宜很重要,我就用這兩個主要的藥,紫苑用到15g,川貝很貴呀,但領導他的心態就是要貴的,用便宜

的他認為不治病,所以我沒有用川貝粉,就是給他用川貝,用川貝15g。你算算多少錢?他特別舒服。加上廣州太潮太潮,我就用了兩個辦法:一個就是用利濕的藥;二一個用健脾的藥。用

了白扁豆、生薏苡仁、車前草,當然還有別的藥,對腎的藥。這個人是個男士,當領導的男士腎虧的很明顯,再加上幾個藥。前天給我打來了電話,神了!三個月的咳嗽,三付藥好了。另外起來了,腎不虧。廣州那麼熱,整個牆上都滴水,你不給他利濕,不給他健脾行嗎?最好健脾利濕的藥就是白扁豆。又補氣,補而不滯,這都是好藥。所以這裏講呼吸系統的病,咳嗽甭管有痰沒痰,久咳不止的紫苑和川貝是一個非常有效的藥對。西藥不行的,西藥治咳嗽不行的。有些孩子,那太多了,小孩子咳嗽久咳不愈,甭管你有沒有痰,你就把紫苑和川貝加上。另外小兒你別忘了用保和丸打基礎,分利二便,你不光是小孩的病,都很快就會有效。
4、二診脾運不健,以木香、砂仁健脾,焦三仙和胃而收全功。
砂仁含揮發油,都主張要後下,實際上憑我的體會,用不着後下,不影響療效。砂仁10g就是貴一點,別後下,同樣行。因為病人煎藥,你儘量的少給他增加麻煩,必須後下的必須下。比如

鈎藤降血壓,茵陳利濕你不後下不起作用,含揮發油。好多東西不要先煎。像牡蠣、龍骨、蛤竅粉都打碎了,你何必先煎呀。石膏就要先煎,還沒打碎,還有塊。儘量幫病人煎藥方便。尤其代煎,他能給你後下嗎?早就倒在一起,都給你煎了。砂仁沒問題,用不着後下。
 

第七章哮喘

病史:老叟何性,65歲,初診節氣,冬至。
每於立冬後頻發哮喘已近20載,以着涼生氣為誘因,作則喉鳴喘劇,難以平卧。脣紫肢冷,咳白粘痰,夜尿頻頻,發作時噴激素稍可緩解,平時氣短形寒,腰痠腿軟,納便尚調。一週前着涼勞累,哮喘發作,至今未平,遂來門診,面色蒼白,手足不温,氣短不息,呼多吸少,兩肺滿布哮鳴音,苔薄白,質淡胖,脈沉細,尺部弱。
互動與講解:
你現在別管他什麼主訴,你假如聽課聽的用心,就憑我告述你的舌苔脈博,你這個定位就會定好。什麼病?怎麼辨證?辨證定位在哪?
學生:“定在腎,腎不納氣。”
腎有陽虛陰虛呀,對不對?咳喘定哪?
學生:“定在肺。”
哎!這就很明顯了,肺腎陽虛。肺腎陽虛引起了哮喘,也就是我們中醫講的叫什麼?叫腎不納氣。有沒這個術語?
學生:“有。”
腎不納氣,這是一個很典型的章例。20年了,腎不納氣,用什麼藥?
學生:“用金匱腎氣丸合三子養親湯。”
金匱腎氣丸你附子還能用嗎?附子行嗎?
學生:“把金匱腎氣丸的附子改一下,把附子改成杜仲、桑寄生和肉蓯蓉。”
腎不納氣有個名方,還記得嗎?
學生:“右歸飲。”
附子太温燥。講到腎你要想到我講腎的虛證的兩句話,記得嘛?
學生:“健脾不如補腎,補腎不如調腎。”
調腎裏面你要注意不用温燥藥,要用温潤藥,還要陽中求陰。這你印象深了,以後治虛證,不説百發百中,明顯提高療效。
用點什麼藥?喘病還有一個藥啊,有個動物藥記得嘛?
學生:“蛤蚧。”
哎!蛤蚧。蛤蚧不用別的部位,用哪個部位?
學生:“蛤蚧尾。”
蛤蚧的尾巴,但它很貴。這樣的病人20年,你也得加點蛤蚧。蛤蚧很貴,有很明顯的止喘作用。
還有什麼方子?
學生:“這個可不可以用點半夏、細辛?”
半夏燥啊!能温陽。半夏燥,不易於腎陰,你違反了調腎。你別以為半夏是好藥,半夏並不是好藥,好多藥都能代替半夏,你不用温燥的藥。假如半夏炮製不好,有毒性,別冒險。你化痰的藥有的是呀!你何必用半夏?有形的痰,化痰,萊菔子、葶藶子比你半夏強多了!哪怕你用蒼朮,你用蒼朮都比半夏安全,炒一下,讓連翹牽制着,總比半夏好,你別考慮半夏。就是一個地方用半夏,就是半夏瀉心湯。噁心嘔吐可以用半夏,而且可以用姜半夏,但你一定要有温潤的藥來牽制,比如加點蘆根、加點麥冬。中醫的平衡很重要,和為貴這很有道理。中醫的治療就是“和”和“調”,你別把這兩個忘掉。一個“和”,一個“調”。所以你偏的藥儘量不用。附子你絕對不用,温燥,太温燥。
這樣治喘温潤的藥用什麼藥?既能温潤又不影響腎陰,又能平喘。
學生:“補骨脂。”
哎!對了。
還有什麼藥?
學生:“蛇牀子。”
哎!蛇牀子、補骨脂。想到肉蓯蓉嗎?肉蓯蓉平喘,但是很貴。
還有什麼理論?想它什麼理論?腎不納氣想到金匱腎氣很對,不用附子用一個很管用的藥就肉桂,肉桂不影響腎陰,少量的肉桂,引火歸原,對這個喘病非常有效。差不多了吧!
脈按:
老叟何性,哮喘宿痰,已近20載,每因着冷生氣誘發。平素氣短形寒,腰腿痠軟,納便尚可。近旬勞累,哮喘發作,氣短不息,呼多吸少,可見“三凹徵“,喉鳴白痰,不得平卧。脣紫肢涼,苔薄白,質淡胖,脈沉細,尺部弱。命門火衰,腎不納氣,發為哮喘。急宜温腎納氣,斂肺平喘。宗《景嶽全書》“右歸飲”方義。
處方:
補骨脂10g肉蓯蓉10g仙靈脾5g生地10g生杜仲10g桑寄生10g黃精10g肉桂5g川牛膝15g五味子10g枸杞子10g桔梗5g黃芩10g紫苑15g蛤蚧粉(衝)5g
你琢磨琢磨,裏面川牛膝用了15g,桔梗用了5g,這是為什麼?
學生:“根據升降理論。”
哎!對了。平喘必須用升降理論。治高血壓你們看,升降血壓下來了。這是中醫的理論,很有效的理論。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7劑,痰出脣轉,哮喘顯緩,已能平卧,形寒如故,苔脈如前。上方加鹿角霜15g、白扁豆10g,再服30劑,哮喘已停,形寒改善,精神振作,囑常服精烏膠囊和金匱腎氣丸鞏固,如喘發作,仍服上方,半年餘未來複診。
因為舌苔脈博沒有變,腎陽不足了,温腎最好的藥就是鹿角霜。鹿茸温燥,鹿角霜不温燥,温而通。另外脾是後天之本,腎是先天之本,脾腎同治,最好的藥就是白扁豆,所以把這兩個加上。
精烏膠囊就是黃精、制首烏、女貞子、枸杞子、旱蓮草。精烏膠囊的成分補腎陰。喘病不好治,20多年不好治。最後鞏固療效還是調腎陰陽,一個調腎陰的精烏膠囊;二一個調腎陽的就是金匱腎氣。你怕附子有問題,你還可以加上“右歸丸”。所謂內不治喘就是喘病不好治,反覆性大,主要就是你辨證不準。像這個腎陽虛,你用温燥藥一味的温陽,温燥忘了陰,這個肯定療效受影響。不好治,反覆性大,怎麼了?你沒有鞏固。你吃完了,不喘了,30幾付藥就不喘了,你還是給他加調腎陰陽,加成藥鞏固,這樣喘病就不復發了。 按語:
1、喘病難治,老年更難,常反覆發作。本章陽虛明顯,右歸飲對證,但免用温燥的附子加從陰求陽的枸杞、生地之類以調腎陰陽。
肺、心、脾、腎四個臟腑都陽衰,除了肝以外,五臟裏面四個髒都陽衰,所以右歸飲是很對證,但要避免温燥的附子,而且要加從陽求陰的枸杞子、生地,調腎陰陽。杜仲和桑寄生更能調腎

陰陽。
2、黃精、白扁豆脾腎同治以增平喘之力。五味子、紫苑斂肺,肉桂引火歸原,黃芩清肺反佐,川牛膝10g下導,桔梗5g引藥上行,升清降濁,有利於平喘。
3、補骨脂、肉蓯蓉、鹿角霜、蛤蚧均為腎虧平喘效藥,還可加人蔘、核桃仁。
人蔘要注意儘量用白人蔘,少用紅參,紅參燥而熱,更不能用高麗蔘,一般用白人蔘。核桃仁是個好的食品,它的形狀像人的大腦,既能補腎又能健腦。


第八章低熱
病史:劉婦,39歲,初診節氣,敗露。
經常午後低熱,37.8℃,已三載。經事前後可升至38.3℃,五心煩熱,口乾咽燥,失眠多夢,腰腿痠軟,腑行時結,食納尚可。在多家醫院各項檢查均無陽性發現,被診為“神經性發熱”而來門診,苔淨質紅,脈象細數,兩顴潮紅。
講解與互動:
這個辨證應當很明白。原來我講過:虛證,陰虛的內熱,就是苔淨質紅,脈細數;然後講過五臟的定位。你看她有五心煩熱,那肯定是陰虛了,加上腰腿痠軟,定位在哪呀?
學生:“腎。”
哎!他在腎。五心煩熱,苔淨質紅,脈細數,這完全是陰虛的表現,加上腰腿痠軟,那就定位在腎。
怎麼辦呢?用什麼藥?
學生:“知柏地黃湯。”
知柏地黃湯,對。可以用知柏地黃湯沒錯。我講過低燒,有個特殊的方子治療低燒,還記得嗎?知柏地黃治陰虛火熱,這知柏地黃沒錯。腎陰不足一共三個方子還記住嗎?一個就是知柏地黃湯。還有什麼方?
學生:“杞菊地黃湯。”
哎!對,杞菊地黃湯。
還有一個呢?
學生:“二仙湯。”
一共三個方子。這三個方子怎麼區別?還記得沒?再回憶回憶。第一看舌質,想起來了嗎?舌質不紅的,調腎陰陽用杞菊地黃湯;舌質紅的用知柏地黃湯或者二仙湯。然後再根據病種來區別。高血壓的,失眠的,更年期綜合症的,這一類的疾病就用知柏地黃湯;調經,不孕不育就用二仙湯。這記住了啊。陰虛調腎的方子,三個主要方子。
我還講過治療低燒有個特殊的方子,從肺和腎同治,記得嗎?
學生:“百合固金湯。”
哎!百合固金湯。説明你用腦子了。百合固金湯,這是治療低熱的很好一個效方。
用什麼藥?想一想?你開個方子,百合固金什麼組成?滋陰用什麼藥?清熱用什麼藥?講了嗎!大膽的講,沒問題呀。讓你自己開了,大膽的開呀,病人就在你面前呀!
學生:“麥冬、生地黃。”
百合固金別忘了百合。還有什麼?
學生:“玄蔘。”
對。玄蔘可以用。
學生:“知母。”
知母都行。
學生:“銀柴胡、地骨皮。”
銀柴胡,對。
這個講過柴胡的時候講過,有北柴胡、柴胡和銀柴胡,低燒最好的藥就是銀柴胡。
想起了嗎?一個很重要的原則你沒有深刻的印象。陰虛內熱,補腎不如調腎。你裏面加温陽的藥,陽中求陰,這是提高調腎裏面最關鍵的一個法則。加一味藥效果大不一樣,應該想起。陰虛,滋陰清熱這一點不假。第二個反應就想到從陽求陰。
學生甲:“加肉桂。”
學生乙:“加杜仲、桑寄生、蛇牀子。”
肉桂,肉桂她失眠也可以用,沒錯呀!調腎陰陽,從陽求陰,反覆給你講兩個陰陽互調的藥,還記得嗎?又能調陰,又能調陽的。
學生:“杜仲、桑寄生。”
哎!對,杜仲和桑寄生。從陽求陰,首先就想到這兩個藥。這加與不加療效大不一樣,而且這兩個藥不燥,既能陽中求陰,又不會傷陰,它本身自己就陰陽雙調。然後你看裏面好多症狀,失眠多夢想起了交泰丸。什麼區別?早醒的,入睡困難的用什麼藥?多夢的用什麼藥?這我都講過。交泰丸用在什麼地方?肉桂、黃連交泰丸不錯,用在什麼地方?
學生:“心腎不交用交泰丸。”
是呀,心腎不交,但是這裏面有區別。失眠我給你們講過有兩種:一種是多夢,夢很多;第二種入睡困難,早醒的睡不着了。這是失眠的兩大類呀!
交泰丸用在哪一類?
學生甲:“用在入睡困難的。”
學生乙:“多夢的。”
哎!對了,夢多的用交泰丸。你記住了啊,交通心腎。
入睡困難早醒的用什麼藥?
學生:“那個夜交藤、炒棗仁。”
炒棗仁跟夜交藤。炒棗仁夜交藤都用30g。這就給你記住了,腦子有深刻的印象。
脈章:
《素問·痹論》曰:“陰虛則內熱”。劉婦午後低熱三載,測表37.8℃,經事前後升至38.3℃左右,何以見得陰虛為患?苔淨質紅,脈象細數,陰虛舌苔無脈,詢得五心煩熱,口乾咽燥,更見腰腿痠軟,失眠夢多,並同經事相關。足見心肝腎三髒陰虛內熱矣!治宜滋陰清熱,可投《醫方集解》所載“百合固金湯”出入。
失眠跟心有關係,腰痠跟腎有關係,這個低燒跟月經前後有關係,所以和肝也有關係。女子以肝為本,所以把她的定位,陰虛內熱定在心、肝、腎。
學生:“老師有的患者舌質變化沒有陰虛症狀,就舌體比較胖大。”
沒有陰虛那就不是陰虛了。
學生:“舌體有點胖大。”
胖大就不是陰虛了。
學生:“也出現這種現象。”
舌苔很重要,一錘定音呀!另外苔淨質紅,這是陰虛呀!舌苔胖大就算出現這種症狀也不是陰虛,胖大舌苔就陽虛了,或在脾或在腎了。哪怕由陽侵陰,陽盛傷陰了,關鍵在陽虛,你重點放在温陽上,再加個從陰求陽,倒過來了。這個辨證不是看症候,看舌苔是關鍵,説她陰虛主要是看她苔淨質紅。
學生:“他那是陽虛?”
你舌苔胖,胖大淡白那不是陰虛。陰虛的舌苔胖的也有,非常非常少。舌苔胖又加上紫紅,紫紅舌。
學生:“她那個要是治療的話用哪個方子?就是我説的,舌苔有點胖。”
温陽呀!
學生:“温陽?”
對呀,補陽。下午講的“右歸飲”。然後再從陰求陽呀!倒過來。
處方:
生地10g麥冬10g黃精10g玄蔘10g百合10g當歸10g白芍10g草決明30g炒棗仁30g夜交藤30g枸杞子10g白菊花10g銀柴胡10g生杜仲10g桑寄生10g丹蔘30g
這黃精很關鍵,即養陰又補氣。記得嘛?講90個藥的時候。對不對?黃精比山萸肉更全面了。我這個病例,都是原始的,裏面沒經過加工。剛才你説的交泰丸,這完全可以用。但當年治這個病沒有交泰丸,因為失眠估計是她入睡困難加上夢多,所以我就加了酸棗仁和夜交藤。
結果: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7劑,諸症見緩,提問沒超過37.3℃,苔薄黃,脈細數。陰得滋,熱漸輕,正值經行,上方加雞血藤10g、香附10g、地骨皮10g,再服7劑,體温未升反降,未超37℃。第一診方每晚服1汁,連服1個月鞏固,未再複診。 按語:
1、“百合固金湯”原治肺腎陰虧,本章便結,肺合大腸,故移用於心肝腎陰虛,然宜佐柔肝的當歸、白芍、枸杞子、白菊花,寧心的棗仁、夜交藤,更切主證。
這個就是兼症,就抓住大便乾結,肺合大腸相表裏,就把治肺腎陰虛的方子加上柔肝和寧心移過來治療心肝腎陰虛,這樣更切合了主證。所以這個方子有根有據。為什麼從肺腎轉到心肝腎?
我這已説了抓住主證,有根有據,所以它管用。很特殊呀!“百合固金湯”能退低燒,這是個特殊的方子。
你剛才講的,假如她是低燒,產生了舌質淡胖,你記得我講課講過的一個方子,也是退低燒很特殊一個方,還記得嗎?用什麼方?
學生:“補中益氣湯。”
對,很對!這樣的熱就屬於中氣下陷。記住了!
學生:“補中益氣湯也用過了,效果不太好。”
用過了你辨證不準呀,另外你裏面配合不當。治低燒中醫很有優勢。你剛才問在點上,就看舌苔,一錘定音。舌質紅的用“百合固金湯”;舌質淡的用“補中益氣湯”。以這為基本方,再根據病人不同的症候加減。不是100%,估計會有點效。低燒很難治,臨牀很多見,尤其女士很多,而且女病人以肝為本,她情緒變化很大。這個病例因為我選了,我有好多病例,給你們講有代表性的、特殊的。常規的,你們搞了那麼多年臨牀,都用不着我講,都知道。有特殊的,“補中益氣湯”治療中氣下陷的低燒,“百合固金湯”治療陰虛內熱的低燒,這都比較特殊的。
2、滋陰者應“陽中求陰”,配杜仲、桑寄生,滋陰力增。清熱者銀柴胡、地骨皮得當。
3、草決明即清肝熱又通腑行。經期配丹蔘、雞血藤和香附調經,辨證論治,三載低熱退除。
 

第九章咳血

病史:孫生,男,36歲,初診節氣,秋分。
嗜煙5年餘,患氣管炎經常咳痰。3天前酗酒,晨起咳血黃痰,胸悶腹脹,遂來門診。面色潮紅,痰血鮮紅,苔黃膩,質較紅,脈弦滑。詢其病情:脘脹納呆,頭暈口粘,四肢沉重,2天未便,胸透兩肺紋理較粗重,未見陰影。
講解與互動:
這個病例,你假如聽過我講的辨證論治的實用化,你一看就明白了,有火呀!還有什麼?痰濁化熱。痰濁化熱傷了肺絡引起了咳血。咳血鮮紅,那就有熱呀!是不是這樣?
辨證:根據我講過的辨證論治實用化,你辨證很容易,很快方子就出來了。而且我給你講了很簡化,就看舌苔。你看舌苔黃膩,舌質較紅,脈滑數。腦子馬上就想到痰濁化熱;第二個蹦出來温膽湯。加上清肺化痰的藥,再加上痰瘀互滯。有痰必有瘀呀!
開什麼藥?想起來了嗎?什麼藥?温膽湯。絕對是温膽湯。這温膽湯證呀!剛才我講過了:苔黃膩,脈滑數,那絕對是温膽湯。別的不管他,就温膽湯。在針對別的症狀進行加減。温膽湯裏面你注意他的大便了嗎?兩天沒有大便了,怎麼改?
學生:“加全瓜蔞30g。”
瓜蔞可以用啊!又化痰又通便。對温膽湯怎麼改呀?温膽湯有個竹茹呀!他大便不通,怎麼改呀?
學生:“竹茹換成天竺黃。”
對。竹茹改成天竺黃。竹茹清痰不通便,天竺黃清痰熱更通便。温膽6味出來了,記住了嗎?哪6味藥?腦子裏面,像我看病都是程序化了。假如竹茹,後面自然,不用腦子5個藥都帶出來了

。哪5個藥?你説:
學生:“雲苓、陳皮、枳殼、竹茹、石菖蒲、鬱金,加上丹蔘。”
加丹蔘很對呀!
學生:“還加萊菔子。”
哎!萊菔子。你也很快就開出來了,挺不錯。你們這樣搞,印象肯定深刻。加上本來的咳血,血還是要止住的。肺熱咳血想到用什麼藥?
學生:“仙鶴草。”
哎!對。仙鶴草又扶正,又止血。對不對?對這樣的病人特別神呀!另外清肺熱還想到什麼藥?清心火什麼藥?清腎熱就相火上炎的用什麼藥?清肺火的什麼藥?
學生:“黃芩。”
對呀!這三個火很重要。這樣就聯繫我給你講的90味藥,都連在一起了。清肺火的黃芩,清心火的黃連,相火上炎的黃柏。
清三焦火用什麼藥?
學生:“梔子。”
哎!生梔子。這樣你把藥都跟上了,你很快這一套就掌握了。挺好!這樣我講得也有勁,你學得也有勁,馬上回去用。
脈章:
孫生36歲,素有氣管炎病史,因酗酒暴食,晨起咳血數口,血色鮮紅,痰黃多粘,胸悶脘脹,納呆口粘,頭重如裹,四肢困重,腑行未見,苔黃膩,質較紅,脈弦滑,診為支氣管炎咳血,痰濁中阻,上蒙清陽,灼傷肺絡,治當祛痰清肺,通腑止血。投《三因疾病證方論》温膽湯加減。
處方:
天竺黃10g枳殼10g雲苓10g陳皮10g石菖蒲10g鬱金10g生牡蠣30g仙鶴草10g制軍10g黃芩10g萊菔子10g丹蔘30g全瓜蔞30g草決明30g車前草30g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7劑,血止痰少,腑行已通,食納仍差,苔黃厚膩,脈弦滑存,痰濁漸祛,肺火得清,脾運失健。上方去草決明、全瓜蔞、仙鶴草加白扁豆10g、蒲公英10g、木香10g、砂仁10g,健運截痰,再服14劑,食納轉佳,咳痰已少,咳血未復。囑服通宣理肺片,杞菊地黃丸鞏固,觀察1年未復發,氣管炎也明顯減輕。
按語:
1、苔膩一證便可定位痰濁,温膽湯切證,痰阻肺火而致咳血,伍草決明、瓜蔞、黃芩,清肺止血,肺合大腸,通腑可助清肺。
苔膩,見着苔膩就可以定位痰濁,這是毫無疑問的,温膽湯絕對對證。痰濁肺火造成咳血,所以加草決明、瓜蔞、黃芩清肺止血。肺合大腸,通腑可以幫助清肺。這個病人大便又幹結,就大便不干你也可以加上通腑的藥來清肺止血。當然也有矛盾,比如他大便是溏薄的,你也可以通過通腑來治肺血,但這裏面一定要有牽制。怎麼牽制呀?同時加煨葛根。便溏呀!當然這個病人不是便溏,或者便祕的通腑好用。萬一這個病人咳血便溏的,而清肺通腑的辦法又有利於止血,這個人你必須通腑。怕他拉得厲害你就加上葛根;加葛根還不行,再加白扁豆;加白扁豆還不行就加蘆根。蘆根既能清肺又能止便溏。就通過肺合大腸,通過通腑來清肺來止血,這是一個明顯的間接治療。
2、仙鶴草既能扶正又止血,有痰常夾瘀,萊菔子、丹蔘痰瘀同治可增效,丹蔘養血和血,不影響止血,又可防止血停而瘀,制軍不在通便而在瀉肺,利於清肺止血。
仙鶴草既可以扶正,又可以止血。有痰才能夾瘀,所以萊菔子、丹蔘完全是痰瘀同治。這個病人沒有見舌質紫,沒有瘀斑,也沒有現舌下靜脈顯露,但是一定要用萊菔子和丹蔘。痰瘀同治,對痰濁來講能明顯的提高療效。有瘀的病人舌苔不膩,加上萊服子也能明顯的提高療效。丹蔘即養血又活血,不影響止血,又可防止血停了之後瘀。丹蔘是一個很重要的配合,往往出血的病人血止住了,血沒有完全排出來成了淤血了,治療上很被動,還要化瘀,化瘀多了又怕他出血,用一味丹蔘起到這個作用,即痰瘀同治又不致於停瘀。制軍呀,反覆強調用制軍不是通便而在於瀉熱瀉肺,利於清肺止血,這是一個很關鍵的配合。
3、二診伍入健脾之品,旨在培土生金之意。 第十章咳血
病史:辛婦,38歲,初診節氣,驚蟄。
有浸潤性肺結核二年,經常乾咳無痰,納谷不香,前天勞累過食辛辣。今晨起咳血數口,暗紅有塊而門診求治,胸透右上肺浸潤性結核,就診時又咳血大約10毫升,暗色有瘀塊,右胸部定痛,氣短乏力。面暗脣紫,舌下靜脈變粗,脈來不暢,診為肺結核咳血。
講解與互動:
想一想這個辨證,瘀肯定看出來了,有血瘀呀。脈不暢的,加上吐血暗紅有塊,瘀血已經沒有問題,已經看明白了。
還有什麼問題?
學生:“氣虛。”
哎!氣虛、血瘀。另外看他有氣短乏力,有氣虛的症狀。
開什麼方?
學生:“桃紅四物湯。”
桃紅四物湯沒錯呀,祛瘀生新呀。
還有什麼?
學生:“得加仙鶴草。”
可以呀,仙鶴草。
學生:“可以加三七、浙貝、紫苑、花蕊石。”
浙貝、花蕊石也可以。
學生:“可加點藕節炭。”
藕節炭也行呀,止血。
除了桃紅四物湯,你用什麼藥?
學生:“白茅根。”
也行,白茅根,止血。
學生:“黃芪。”
黃芪也可以。
學生:“黨蔘。”
黨蔘、黃芪都行啊。
想到補氣,都想到了。還忘了一個想到了嗎?我反覆的講,還忘了一個,對於瘀怎麼辦?
學生:“加丹蔘。”
對,丹蔘肯定可以用,又養血又和血,瘀血用丹蔘沒錯呀。印象還差,見到瘀一定要想到痰呀!這個病人沒有痰,但一定要想到有痰,有瘀必有痰,有痰必夾瘀,你始終記住我的話。縱然咳嗽沒有痰,還得加上祛痰的藥。祛痰最好用什麼藥?
學生:“萊菔子。”
哎!萊菔子。這是個提高療效的一個很大的關鍵。除了痰和瘀,根據這個病例,根據剛才有痰的病人,用温膽湯的病人用丹蔘,這個沒有痰的病人有瘀血要想到用萊菔子,這叫痰瘀互結,痰瘀同治,是提高療效的一個很大的關鍵因素。
脈章:
辛婦咳血二天,血色發暗,帶有瘀塊,氣短乏力,胸膺定痛,乾咳納差,面暗脣紫,舌絡較粗,脈象不暢,肺脾氣虛,瘀血傷絡而血不歸經,氣滯血瘀,治當補氣行血,祛瘀生新,宗《和劑局方》四君子湯,合《醫宗金鑑》桃紅四物湯化裁。
處方:
生芪15g炒白朮10g生地10g當歸10g川芎10g桂枝10g赤芍10g丹蔘30g紅花10g蘇木10g川楝子10g 元胡10g百合10g生山楂20g北沙蔘10g萊菔子10g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7劑。咳血止胸痛除,乾咳減輕,精神好轉,瘀血漸化,血循歸經,加重健脾之力,以生肺金。上方加黨蔘15g白扁豆10g仙鶴草10g,連服一個月,咳血未復。上方加生牡蠣做成水丸,早晚服3g,服了半年,二年後胸片複查,結核吸收鈣化。
按語:
1、不能見血止血,應當辨證論治。本章一派瘀血,單純止血反而更瘀,故投祛瘀生新之品而咳血得止。
這出血很大的一個原則不能見了血不管辨證都來止血,尤其不能按照西醫的藥理把所有的止血藥兑上,有的弄不好反而更瘀,瘀了更不歸經,出血會更多。
2、肺脾系金土之聯,培土以生金,補氣化瘀也。桂枝温通,利於化瘀。
咳血裏面用一味桂枝,不影響止血,反而温通,利於化瘀。
3、乾咳潤肺,沙蔘、百合最宜;金鈴子散無論虛實止痛效方;生山楂即化瘀又止痛;加生牡蠣利於結核鈣化。以上藥方製成水丸常服,即止咳血又使結核鈣化。
沙蔘應該用北沙蔘,潤肺止咳的力量強於南沙蔘。另外西醫的止血就是補充鈣質,其中的一個原則補鈣,生牡蠣就起這個作用。


 第十一章冠心病

病史:吳左,40歲,初診節氣,小暑。
胸悶兩年,平素體型較胖,煙酒無度,飲食不節。兩年來經常胸悶發憋,夜重暮輕。每次5分鐘左右,頭重口粘,脘脹納呆,大便乾結,夜寐不實。在多家醫院查心電圖ST段V4~V6下移大於

0.05mv,診為前壁心肌缺血。久經中西藥治,其效不顯。病友介紹,來院診治。昨日操勞過度,貪涼飲啤酒2升,就診時胸憋發作2次,苔黃膩,脈弦滑。
講解與互動:
先看這個病例,40歲的一個男性,這我基本講了這個病的辨證,辨證應該是很明白了,你只要看見舌苔膩,你就從痰論治,抓住一點苔膩就用温膽湯,一般都會有效。當然這個病人沒有瘀,也不痛,舌質也沒變化,也沒瘀斑,舌下靜脈也不顯露,但你一定要想到有痰必有瘀,有瘀必見痰,這中醫的理論,痰瘀互結。你想到了這個病人要祛痰,一定要配上化瘀,提高療效,要痰瘀同治。這個病人很明白嗎?痰濁閉阻胸陽。用什麼方?
學生:“用温膽湯。”
對!温膽湯沒錯。温膽湯哪幾個藥,應該裝在你腦子裏面。像我一樣,一看温膽湯苔膩的,竹茹後面自然而然這5個藥都出來了。
學生:“竹茹、枳殼、雲苓、陳皮。”
竹茹、枳殼、雲苓、陳皮沒錯。還有兩個藥是什麼?
學生:“石菖蒲、鬱金。”
哎!對,石菖蒲、鬱金。菖蒲你要注意,外地的菖蒲你要寫石菖蒲,你不要寫菖蒲,有的地方菖蒲給節菖蒲。古代的節菖蒲是九節菖蒲,現在的節菖蒲是新疆的二台山下的一個菖蒲,這是有毒的。北京肯定寫菖蒲就給你石菖蒲,外地你為了謹慎就寫石菖蒲,這就錯不了。這6個藥是沒有問題的,根據這個病史,還加什麼藥?
學生:“萊菔子、丹蔘。”
萊菔子,對。祛痰最重要的藥就是萊菔子,尤其心腦血管用萊菔子非常重要。而且我講過了,萊菔子並不破氣,蘿蔔破氣,它的籽並不破氣,所以加上萊菔子這是很對的。還有呢?
學生:“丹蔘。”
哎!丹蔘。好了痰瘀同治都想到了。你再看看他的症狀還有什麼?你想想開動腦筋。
學生:“可以加點草決明、全瓜蔞。”
對呀!你想到了,草決明。大便幹,這個我反覆強調。中醫的十問主要問兩口:上口的吃飯;下口問大便、小便。他是大便乾的,一定要通腑。任何病包括冠心病,你不通腑療效肯定受影響。通腑也可以把痰濁排出體外,分利二便,所以草決明這是個好藥。還有什麼?再看看還有什麼症狀?
學生:“加酸棗仁和夜交藤。”
酸棗仁、夜交藤可以呀。他睡眠不好。還想一想?
學生:“生山楂。”
生山楂對呀,可以呀。痰瘀同治裏面,一個丹蔘必須用,生山楂好藥,它又消食,他飲食不好,胃口不好。
學生:“還可用點車前草利尿”
車前草,對呀,分利二便。都想到了,排利、潤腸、利尿,把痰濁排出體外。想到痰瘀同治,祛痰為主,加上石菖蒲、鬱金,這都很對。想到了,唯獨還忘了一個。
學生:“加個補氣藥,或者黃芪或者白扁豆。”
補氣藥可以呀,他的胃口不好能補氣呀。
學生:“加木香、砂仁。”
木香、砂仁也可以加。但補氣,木香、砂仁不補氣,開胃口可以。
學生:“白扁豆可以用。”
哎!想起來了。又能開胃口,又能補氣的就是白扁豆。我們家裏面用扁豆衣,現在藥房基本上沒有扁豆衣,你就用白扁豆,裏面包含了扁豆衣。
最後還有一個很重要的關鍵。
學生:“透絡。”
透絡現在不至於。這個瘀血不明顯,他僅僅的有痰必有瘀,所以要加上化瘀的藥。他瘀血明顯了,你可以加透絡的藥。加蟲類藥:地龍、水蛭都可以加。但他這個瘀血不明顯,所以他這個病例不需要再透絡,化瘀就夠了。
學生:“加瓜蔞。”
瓜蔞。哎!對了。我剛才講了從痰論治,不是我發明的,是張仲景啓發的。他用的瓜蔞、薤白。這個方子你們印象就很深了。治療苔膩的冠心病,這五個特點你掌握了,估計能保證療效。
脈章:
中年吳左,胸悶兩年,常於夜間發作,每次5分鐘左右,勞累時更顯。頭重肢困,脘脹便幹,納呆口粘,夜寐不酣。心電圖示:ST段V4~V6下移大於0.05mv,診為勞累型心絞痛,前壁心肌缺血,苔黃膩,脈弦滑。痰濁閉阻,胸陽被遏,發為胸痹。治宜祛痰寬胸,擬投《三因極—病證方論》“温膽湯”出入。
處方:
竹茹10g枳殼10g雲苓10g陳皮10g石菖蒲10g鬱金10g全瓜蔞30g薤白10g萊菔子10g丹蔘30g川芎10g草決明30g生山楂15g白扁豆10g蒲公英10g車前草30g
竹茹、枳殼、雲苓、陳皮、石菖蒲、鬱金這六個藥温膽湯固定的,一個都不能少,不可以加減。再加上全瓜蔞、薤白,最好的祛痰藥萊菔子(全瓜蔞一定用量要大,用30g);加上丹蔘、川芎;草決明通便,又能清虛熱;扶正的藥就加白扁豆;另外痰熱互結所以加上蒲公英,公英也能健胃,對胃口不好的也有好處;再加上車前草分利二便,把痰濁外排。當然最好這個病人熬藥以前用?兩的白酒浸泡薤白,使薤白的成分,治心臟病的成分是個生物鹼能泡出來,浸泡一小時。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7劑後腑行已暢,胃口已開,脘脹已除,胸悶明顯緩解,頭重且暈,口粘依存,苔黃厚膩,脈弦小滑,痰濁漸祛,仍蒙清陽。上方去草決明、山楂、加天麻、生薏苡仁,再服7劑,胸悶未作,頭痛口粘除,苔薄黃,脈弦細。上方改為每晚服1次,一個月後複查心電正常,未再複診。
加天麻、生薏苡仁,這就加強了痰蒙清竅的藥。用天麻清痰蒙清陽,再用生薏苡仁繼續給他利濕化痰。
按語:
1、冠心病常以補氣活血為主、疏忽辨證論治。本章痰濁為患,當以祛痰為主,投温膽湯切證。雖未見瘀血,然痰瘀互結,有痰必有瘀,故加生山楂、丹蔘、川芎之類痰瘀同治而獲效。
痰瘀同治裏面,最好的就丹蔘;還有一個好藥就水蛭。當然水蛭你放在藥裏面熬,這個病人很難服用,因為它很臭,你給它磨成粉,每次服3g,裝載膠囊裏面,這樣效果就很好,比丹蔘的效

果還要好。水蛭並不可怕,並不有毒。
2、仲景列瓜蔞薤白白酒湯類治痰濁胸痹有效,應當伍入,用酒浸泡者更效。
3、痰濁易於化熱,配公英可清熱健胃增食,痰濁要分利,草決明、車前草為治而下導;痰濁上蒙,川芎、天麻最易;白扁豆、薏苡仁助運祛痰(當然可以用生芪、仙鶴草)。


第十二章冠心病

病史:韓左,男51歲,初診節氣,立冬。
素有煙酒嗜好,常因勞累生氣厚味不節,頻發胸憋痞悶,病歷五載。勞累生氣,厚味不節,經常誘發。作則日有1~2次,持續5分鐘左右,伴有脘脹納呆,口乾心煩,便祕尿黃。含硝酸甘油

片可暫時緩解,後加至2片,疼痛緩解之力日益降低,又經中藥治療效果亦差,病友介紹,來院門診。病作五年。醫院查心電圖示:Ⅱ、Ⅲ、aVF、T波倒置;V3~V5ST段大於0.05mv。診為下壁、前壁心肌供血不足,苔薄黃,質較紅,脈弦數。
講解與互動:
想一想這什麼辨證?琢磨琢磨。
學生:“肝鬱化火。”
肝鬱化火,對呀!看見火了。
這病人有痰沒有?
學生:“有。”
為什麼有痰?你怎麼看出有痰?納呆、做夢、胸悶都不是痰。我反覆講有痰主要的指標是什麼?
學生:“苔膩。”
他舌苔行嗎?
學生:“舌苔薄黃。”
有膩嗎?
學生:“沒有。”
沒有膩就沒有痰。做夢也好,納呆也好,胸悶也好,不光是痰有啊,別的病因也會有。有沒有痰關鍵就是看舌苔。我告訴你們,但見一證便是,它證不必悉具,苔不膩的絕對沒有痰,這個你要建立一個牢固的印象。這個病人痰並不明顯。熱有,很明顯的熱呀!舌苔薄黃的,舌質紅的,脈是數的,肝鬱化火很對呀!脈弦數,生氣造成的,這個都沒問題呀!
想一想,這也是冠心病的一個特殊的例子。用什麼方?
學生:“血府逐瘀湯。”
有瘀嗎?瘀在哪呀?血府逐瘀湯化瘀的藥啊!
學生:“丹梔逍遙散。”
哎!丹梔逍遙散還有一點道理,你要想到肝鬱化火。我講到這是冠心病的一個特殊類型,就是壅熱。冠心病壅熱,遏阻了胸痹,不是寒凝是壅熱。講過了壅熱的冠心病用什麼藥?張仲景的方,胸痹呀,胸悶呀,想起張仲景的方,我給你講,反覆講,冠心病講過温膽湯,講過這個方子,還講過調腎陰陽,我今天給你寫的冠心病,就選着這三個特殊類型。活血化瘀不給你寫了,因為你腦子一想到有瘀,肯定血府逐瘀湯,桃紅四物湯,沒問題,很熟練,用不着我再強化。強化這三個類型,上一個是痰濁,這是壅熱。
學生:“用四逆散。”
四逆散不清熱,四逆散理氣疏肝。想清了,張仲景的一個方子,傷寒論的一個方子,小陷胸湯。什麼叫陷胸呀?胸悶呀。小陷胸啊,這是很適合壅熱引起的方子。腦子記住了啊,冠心病又熱的加上小陷胸湯。
用藥:開什麼藥?小陷胸什麼藥?
學生:“黃連、半夏、瓜蔞。”
哎!對了。半夏不行,半夏因為太燥對熱不利,這是一個很明顯的熱,不用半夏。用什麼?
學生:“黃連、瓜蔞。”
對。還有呢?
學生:“薤白。”
薤白可以呀。薤白但是也要注意因為它熱,薤白是温的,温通。這個病例有痰,又沒有寒,完全是個熱,你熱倒可以想到理氣、清熱,加上一部人的痰熱互瘀都可以,但絕對不用温裏就行,温裏就來助熱了。
學生:“柴胡。”
哎!柴胡也可以用,舒肝理氣。
學生:“枳殼也可以用。”
理氣的藥也可以。
學生:“牡丹皮、梔子、赤芍都可以用吧?”
牡丹皮、梔子、赤芍都可以用。這不影響,因為他肝鬱化熱。
學生:“便祕草決明草也行吧?加車前草也行吧?”
哎!草決明也行,便祕還有一個好藥,對肝也有好處的,我給你講過,想起來了嗎?
學生:“當歸和菊花。”
哎!當歸和菊花。菊花入肝;當歸柔肝,又能通便,又能對他肝鬱化火有好處。這你用草決明也行,用菊花和當歸也行。
心煩、納呆、胃脹,那胸悶呀,胸悶有熱,但胸悶可以加兩個藥,完全是消胸悶的藥。記得嘛?就是活血的藥。
學生:“蘇木。”
哎!對了,蘇木。還有呢?
學生:“澤蘭。”
哎!澤蘭。這治療胸悶,縱然沒有瘀血,但消胸悶,跟你辨證不矛盾。
胃口不好怎麼辦?再有皖脹,大便又幹。
學生:“萊菔子。”
哎!對了,萊菔子。這最適合的藥。萊菔子不影響熱,不會助熱。好,基本這方子差不多出來了。
按語:
《諸病源候論》雲:“痰瘀生熱,故心煩而急,懊惱痛也”。51歲韓生,胸憋脹痛,病歷五載。勞累生氣,厚味不節,經常誘發。作則日有1~2次,持續5分鐘左右,伴有脘脹納呆,口乾心煩,便祕尿黃。查心電圖示:Ⅱ、Ⅲ、aVF、T波倒置;V3~V5ST段大於0.05mv。冠心病,勞累型心絞痛,下壁、前壁心肌供血不足。苔薄黃,質較紅,脈弦數,熱壅胸痹,不通則痛,治宜清

熱通痹,調暢氣血已達通則不痛之效,《傷寒論》“小陷胸湯”加減。
處方:
黃連10g全瓜蔞30g生梔子10g白菊花10g當歸10g萊菔子10g生山楂10g 蘇木10g石菖蒲10g鬱金10g桑白皮10g車前草30g蓮子心5g丹皮10g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7劑後胸悶憋痛緩解,發作時間縮短,已不過2~3分鐘;脘脹已除,食納增加,腑行已暢,口乾得除,仍有心煩尿黃,苔薄黃,脈弦細,壅熱漸消,心火仍灼。

上方去萊菔子、生山楂、蘇木加制軍、澤蘭連服近二月,胸悶脹痛解除,二便通調,情緒穩定。複查心電圖大致正常。
按語:
1、治療冠心病應當辨證論治,絕非瘀血一端。本章壅熱阻遏,小陷胸湯證,唯半夏燥性助熱,故去之。再佐清心的蓮子心,清肝的丹皮,清肺的白菊花其熱得除。
2、熱邪要給出路,分利二便,故增白菊花、當歸、車前草為治。
3、熱壅必致痰瘀互結,故選萊菔子、全瓜蔞祛痰,山楂、蘇木活血。
在清熱通便的基礎上,再加上祛瘀活血,這也就明顯的提高療效。
學生問:“為什麼不用丹蔘?”
丹蔘可以用。竹茹不用,因為他舌苔不膩。竹茹用温膽湯必須見苔膩,但祛痰裏面最好的藥就是萊菔子,所以它這裏面用萊菔子不用竹茹,苔膩的話你肯定可以加竹茹。另外這個病是以熱為主,但是熱和痰和瘀都有關係,清熱為主再輔助祛痰化瘀提高療效。這個時候祛痰就用萊菔子,不用温膽湯了。
學生:“為什麼用蘇木?”
蘇木止痛,心痛蘇木是好藥,化瘀也行,這是一個特殊用藥。
學生:“萊菔子用10g是來祛痰,不是用於通便。”
萊菔子兩用,萊菔子也通便呀!它也通便也祛痰。
學生:“萊菔子可以用30g嘛?”
沒問題的。這比較平穩的藥,平穩的藥沒問題的。
學生:“用生萊菔子呀?”
用生的。萊菔子不能炒,炒了作用就小了,必須得用生萊菔子。萊菔子我反覆講並不破氣,我在《方略論》經過考證,而且好多醫家都認為萊菔子有好處,它流通的藥。補氣裏面用萊菔子,補而不滯,反而提高了補氣的效應,不會破氣。但蘿蔔就不行,蘿蔔不能用。我自己也有體會,我現在每天吃西洋參和冬蟲夏草,我就不敢吃蘿蔔,我試過,我吃完了蘿蔔以後反而產生氣短,不吃蘿蔔,根本沒有氣短,估計這蘿蔔破了西洋參補氣的作用。
學生:“你吃的是胡蘿蔔還是白蘿蔔?”
是白蘿蔔。胡蘿蔔那可以吃。胡蘿蔔是補充維生素,但是胡蘿蔔糖分高,糖尿病就別吃。


第十三章冠心病

病史:金翁,男,78歲,初診節氣,小寒。
胸憋心悸2年餘,經心電圖確診為穩定性冠心病,勞累型心絞痛,前壁心肌缺血,曾經冠狀動脈內支架術介入3根。二天前勞累受寒,又見胸悶心悸,畏寒肢冷,腰痠便溏,不思飲食,夜寐夢

多而來門診求治。查心電圖示:ⅠaVL V2~V5T波倒置,面白浮腫,苔薄白,質淡胖,脈沉細,尺部弱。
講解與互動:
先搞辨證啊。
學生:“陽虛。”
這很明顯的陽虛。我在辨證實用性裏面講了,陽虛的特點就是看苔薄白,舌質淡而胖。氣虛不胖,它胖。脈沉細,尺脈弱,加上形寒。記得嘛?這肯定是陽虛。病位在哪?
學生:“腎。”
還有呢?
學生:“心。”
心也虛。為什麼?為什麼心陽也虛?
學生:“心悸。”
哎!心悸。
還有哪虛?哪裏陽虛?
學生:“脾陽虛。”
為什麼脾陽虛?
學生:“便溏。”
對。便溏納呆。你這個辨證就很準了,大的原則陽虛,心脾腎三髒陽虛,這辨證就很準了。好!方子就出來了。用什麼方字?
學生:“組方應該用右歸飲。”
右歸飲可以。還有嘛?
學生:“温心陽用枳實薤白桂枝湯可以嗎?”
右歸飲可以呀,不矛盾。右歸飲治腎陽不足的一個好方子,適當再加點温心陽的藥物。
學生:“温心陽用桂枝甘草龍骨牡蠣湯可以嗎?”
 桂枝、甘草那力量不夠,他對温心陽真的不夠,光靠桂枝解決不了問題,但是桂枝可以加。
學生:“可以用鹿角霜嗎?可不可以加附子?”
我就不用附子,你願意加你就加,附子違反調腎陰陽。你附子温燥呀!你用附子能温,但它燥。怎麼辦?影響陰呀。中醫觀念為什麼我不主張用金匱腎氣,不主張用真武湯?關鍵就是附子。

父子對腎的毒性是很大的,你避免用附子。温陽的藥你用温潤的藥,它不傷陰呀!既可以調陰陽呀!這調就不提高療效了嗎?所以你別光想到腎陽不足用附子,你要改變這個觀念,不用附子。什麼時候用呢?我再講一遍。附子用在什麼時候?就是痛痹。北方的痛痹,疼痛為主,寒痹呀,痛痹你可以用附子,甚至可以用草烏、川烏。制川烏、草烏這是治痛痹非常有效的藥物,散寒止痛,但你防止它温燥,加上養陰的藥來控制它的燥性,其它你就別考慮用附子了。
我講過這個例子:76年在鄭州不是開會嗎?西醫的植物專家鄭州開會,上海有個專家就是搞腎陰腎陽的,他解剖了20幾個尿毒症的病人,死亡了,解剖了,那都是用的真武湯,金貴腎氣,他發現腎臟萎縮,像吃的鮮的荔枝核一樣,就是用附子、肉桂。後來我就發現:附子温燥能温陽,傷腎;肉桂要好一點。附子你絕對別考慮,這個病人更不考慮附子。
心陽怎麼辦?心陽不振用什麼藥?
學生:“瓜蔞薤白白酒湯。”
瓜蔞、薤白它温通,但他沒有痰呀!這個病人沒有痰濁呀!另外瓜蔞、薤白是有痰濁的基礎上温通,這張仲景的觀點。是不是?這由痰濁,祛痰加温通的藥,這樣就痰濁容易祛,所以它裏面有生薑,用泡姜。我呢給他改了,另外痰濁化熱多,不用温通,都給他化瘀,痰瘀同治,適當加一個補氣藥,一個推動力。
學生:“加黃芪和桑白皮。”
哎!黃芪和桑白皮可以考慮。
學生:“這裏可用淫羊藿?”
哎!淫羊藿可以加。但淫羊藿你要注意,量不要大,仙靈脾控制在5g之內,它沒問題,量大了也温燥。但絕對不要用仙茅,仙茅完全是温燥。要用温潤的藥,然後再想到調腎陰陽,你裏面要加養陰的藥,調腎陰陽裏面,再講一遍。
調腎陰陽最好的兩個藥,什麼藥?
學生:“杜仲、桑寄生。”
哎!對了。杜仲、桑寄生。它本身就是調陰陽。所以所有的養陰藥裏面,加上從陰求陽,也想到了生杜仲、桑寄生;你温陽藥裏面,從陰求陽,也要想到杜仲和桑寄生。但杜仲必鬚生用,因為杜仲起作用的是裏面的絲,一炒了,絲就沒了。炒杜仲或者杜仲炭就用於腹瀉或崩漏,其它地方都不用,必須用生杜仲。
再看看什麼症狀?脾怎麼辦?用什麼藥?
 學生:“用芡實。”
芡實也可以。便溏芡實也有好處,便溏又是脾虛。
學生:“用山藥。”
山藥也可以呀!一個好藥你又忘了。
學生:“山藥膩了。”
山藥不膩,山藥是脾和腎,山藥也可以用,芡實也可以用。
學生:“白扁豆。”
對。你就想到白扁豆,很對。便溏脾虛的病人你必須得想到白扁豆。
學生:“加點補骨脂。”
哎!補骨脂也可以。但這裏面你就不要加肉蓯蓉了。肉蓯蓉温陽,它並不太燥。但是為什麼不加?你知道嗎?這個病人便溏,看見沒有?他病史裏面便溏,你加肉蓯蓉,能温陽,也不一定燥,影響便溏。肉蓯蓉是通便,尤其老年人便祕用肉蓯蓉好,便溏温陽就不能用肉蓯蓉,你得記住這個。
學生:“心陽不振用葶藶子可以嗎?”
用葶藶子你幹嘛?他大便又溏薄了,又沒有痰,你怎麼會想到用葶藶子呢?老年人,他都70多歲了,葶藶子瀉肺可厲害呀!另外葶藶子通便,是不是?不用葶藶子。
你要看看睡眠怎麼辦?睡好了他病肯定就好了點,用什麼藥?你這個思路要想到,調腎陽虛從陰求陽又睡眠不好裏面有一個好藥,用什麼?想起來了嗎?
學生:“交泰丸。”
哎!交泰丸。交泰丸滋腎陰降心火,又可以從陽求陰,又可以治睡覺,別忘了黃連肉桂呀!對不對?另外黃連對大便溏薄都有好處,止瀉呀!一定想到多功能的,面比較廣的,就容易保證療效。用什麼?
學生:“薏苡仁。”
薏苡仁可以呀。但薏苡仁的健脾力量不如白扁豆,不如芡實。
學生:“通陽不在温,而在利小便。”
可以利小便,薏苡仁可以用。
脈章:
金翁年近八旬,二天前受寒勞累,發作胸悶心悸,畏寒肢涼,腰痠便溏,納差寐夢。曾植入3根支架,苔薄白,質淡胖,脈沉細,尺部弱。此屬心腎陽虛,胸陽不振。守“二仙湯”方意化裁

,温補心腎,振奮心陽。
處方:
仙靈脾5g補骨脂10g桂枝10g鹿角霜10g生芪15g黃精10g生杜仲10g槲寄生10g白扁豆10g仙鶴草10g生山楂15g麥冬10g川斷10g黃連10g肉桂3g知母5g夜交藤30g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14劑。心悸已止,腰痠便溏接除,畏寒肢冷,胸憋均有緩解,食納仍差,夜寐有夢,苔薄質淡,脈象沉細,心腎之陽漸復,脾運心神仍差,上方加雲苓10g、炒棗仁30g再服14劑,已無明顯不適,上方製成水丸,加正心泰膠囊常服。半年後陪病人就診,述未再復發。
學生:“老師槲寄生和桑寄生有什麼區別?”
有區別。桑寄生補腎,槲寄生對心血管比桑寄生效果好,所以用槲寄生。桑寄生是黑的,槲寄生是土黃的,兩個品種。一個科目,兩個品種。
學生:“老師我問問,雲苓為什麼不改成茯神?”
現在茯神很少,有茯神更好。
學生:“我看他這個症狀很適合用茯神。”
茯神可以呀。但現在藥店裏很少有茯神,就是茯苓。
學生:“可以加益智仁?”
益智仁有温脾,補陽,安神的作用。用益智仁也行,但益智仁注意,他是便溏,益智仁通便,你不能顧一頭,要全面。
按語:
1、中老年冠心病痰瘀少見,腎虧多見,治當調腎陰陽,“二仙湯”對證有效,但要化裁:仙茅温燥不宜用,仙靈脾少用至5g,黃精易當歸即滋陰又補氣(因為氣陰同源),黃連易黃柏即止

心悸又寧神。
所以二仙湯是個好方,但要化裁。這三個化裁温燥藥不用或少用,拿黃精換當歸,黃連換黃柏。
2、心腎水火相連,交泰丸、雲苓、炒棗仁、夜交藤均可入心起增效之舉。
也就是我們講的從陰求陽,通過交通心腎來增加温陽的力量。
3、脾腎同本,生芪、白扁豆、仙鶴草健脾補氣助其温腎。
當然剛才講的芡實、山藥都可以用。
4、桂枝、鹿角霜温通經脈,為振奮胸陽主藥,杜仲寄生陰陽雙調。
桂枝、鹿角霜温通經脈,振奮心陽這是個主藥。温不夠,還要通,這樣温的力量就大了;杜仲、桑寄生是陰陽雙調,陰中求陽。
5、生山楂既能開胃,又可活血助通,麥冬養心,陰中求陽。
心血管病裏面麥冬是一個很好的藥,但內科大夫往往疏忽,光知道麥冬養肺腎之陰,忘了麥冬養心陰。麥冬心血管的效應非常明顯,所以治療心血管病包括冠心病別忘了麥冬。
所以我舉了三個冠心病。三個特殊類型:一個痰,一個熱,一個虛,三個冠心病。像這樣老人冠心病,你用活血化瘀的藥,非但治不了他的病,反而厲害,他肯定腎虧、心慌、疲勞加重。
 

第十四章心律失常

病史:孟女,36歲,初診節氣,穀雨。
一年前因心緒不暢,生氣惱怒而心悸,常因情緒因素而發作並日漸加重,頭暈目眩,午夜夢多,足心出汗,腰痠腿軟,口乾咽燥,經來提前,量多色鮮,納便尚可。曾經心電圖檢查:竇性心動過數,頻發房性早搏,時有室性早搏,久服中西藥未見效而來門診求治。苔薄黃,舌質紅,脈細數結代,心率98次/分,心律失常。
講解與互動:
先看辨證,什麼辨證?
學生:“肝怒傷心,應當以滋陰養心調腎。”
對。要辨證你首先看舌苔脈搏這是關鍵,你看這例病人舌苔脈搏就應該知道大方向。就是我講辨證的時候反覆強調:舌苔為準加上脈搏加一個主證,先給他辨證,然後再給他定位。這個你看出來沒有?什麼舌苔?什麼脈搏?
學生:“苔薄黃,舌質紅,脈細數。”
這什麼證?
學生:“陰虛。”
哎!陰虛。另外加上裏面的手足心出汗,心煩那就是陰虛呀。定位在哪?
學生:“心和腎。”
哎!有腎。為什麼有腎?
學生:“腰痠。”
哎!腰痠。而且和月經有關係,沒有看月經量是多的?顏色是鮮的?女子以肝為本,現在她和肝也有關係。
學生:“心腎陰虛。”
別忘了肝。另外她失眠多夢(有夢啊),跟心也有關係,跟肝也有關係,跟腎也有關係。腎陰虛,肝鬱化火。開什麼方?
學生:“還是肝火比較旺。”
什麼旺?
學生:“肝火旺,因為她惱怒傷肝。”
肝火旺不旺,你首先看她有症狀,惱怒是個因素,可以説她有肝火,但沒有肝的症狀。你發現裏面有肝的症狀嗎?
學生:“症狀就是舌質紅。”
也就月經色紅,舌質紅就是肝?舌質紅就是肝那就偏了。舌質紅,心肝脾肺腎都可以有,你肝必須有脅脹脅痛呀!她沒有這個症狀啊!有肝火,但不是主要的。
學生:“量多鮮紅。”
是呀。所以那就是肝?女子以肝為本,你這個病不能就死盯着肝,肝有因素不明顯。你就盯着一,盯着哪了?第一應該盯住腎。她陰虛腰痠腿軟,有症狀呀!腎陰不足呀!另外失眠有症狀呀!你盯上心呀!對不對?再接着管肝。你不能上來就想到肝,想到肝忘了心、忘了腎,這效果就差了。你開方子要盯上腎和心,兼管肝。這樣的思路就出來了嗎?開什麼方?
學生:“知柏地黃湯加交泰丸。”
哎!對了。你就看明白了。這完全是滋陰降火,知柏地黃湯,對不對?知柏地黃是個主方。用什麼藥?這方劑我再説一遍,別死記硬背,記它的特點。知柏地黃就滋陰降火,降的相火。滋陰用什麼藥?降相火用什麼藥?哪怕裏面根據症狀再配點藥,這方子就出來了。很能對症,效果就保證了。開藥啊你。
學生:“知母、黃柏、生地、黃精、杜仲、桑寄生、黃連、肉桂,可以用麥冬和山萸肉。”
哎!麥冬也行。
學生:“再加上牡丹皮和梔子。”
你一個思路別都想到。對不對?你滋陰的都想到了,麥冬也想到了,你再往這裏面想藥就重複了,你一次都用完了,吃了7付沒有效了或者效果不好了,你再加什麼?一個思路里面留點餘地

。另外還反過來向別的思路。對不對?滋陰有了,這病人月經怎麼辦?量多呀,顏色是紅的,你要抓住這個方面,對不對?用什麼?
學生:“量多用牡丹皮、梔子、茜草對吧?”
對。牡丹皮可以用。調經裏面要想到一個很好的辦法,女子以肝為本,肝裏面最好的辦法就柔肝,尤其調經,調經和柔肝密不可分。柔肝兩個主要的藥,想起來了嗎?
學生:“當歸、白勺。”
哎!當歸。白勺。當歸、白勺是半個四物湯,給調經非常有利。所以你再回頭,滋陰的藥有了,降火的藥有了,反過來想到調經,調經想到柔肝,柔肝想到當歸和白勺。對不對?這樣你的方子就全面了。還有補充嗎?
學生:“生地黃。”
哎!生地應該用啊。知柏、地黃本來就有生地。
學生:“黃精。”
生地、黃精都應該用。而且我講過了,黃精比山萸肉更全面,因為山萸肉只能滋肝和腎的陰,黃靜是肝腎脾三個陰都能滋,而且黃精也能補氣,氣和陰是有關的,所以黃精又便宜,作用又比山萸肉好。
學生:“沈老,一貫煎用可以嗎?”
一貫煎這是肝的問題。這個病我反覆給你講病位在腎,你別老在肝裏面倒;另外肝就是一個生氣的原因,一個月經的原因,別的沒有症狀呀!肝的定位證你就記住是脅脹脅滿,她沒有啊!對不對?你反過來看一下這個脈,也不弦呀!是不是?脈細數,所以你老是想到肝,這個病效果就不好。第一想到腎;第二想到心再兼管肝。一貫煎是走肝的,知柏地黃是走腎的,是不是這個道理呀?所以你別想一貫煎。你把肝作為主要的,這個病效果肯定差。 脈按:
孟婦性燥,常因心緒不暢而作心悸且煩,眩暈,夢多,手足心汗出,腰腿痠軟,口乾咽燥,經事提前量多色鮮,兩天前因生氣,舊病復發,苔薄黃,舌質紅,脈細數結代,心率98次/分。心

電圖頻發房早,時見室早。心腎陰虛,內熱上炎,而生心悸心煩,眩暈夢多,咽燥汗出;熱擾胞宮而致經多色鮮之疾。治宜滋陰清熱,寧神定悸,投《醫宗金鑑》“知柏地黃丸”加味。
處方:
知母10g黃柏10g生地黃10g黃精10g雲苓10g丹皮10g澤瀉10g山藥10g麥冬10g生杜仲10g槲寄生10g當歸10g生白芍10g生芪15g丹蔘30g肉桂3g
 學生:“肉桂需不需要衝服?”
可以呀。磨成粉沖服,用量3g,用少量,不能用大量,用大量對熱不利,少量的引火歸元,因為中醫講君火和相火是相關的。知母、黃柏降相火,陰虛相火上亢,肝腎陰虛,相火上亢,加一個肉桂引火歸元,心火歸元了,相火也就降了。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7付,經事已盡,量見轉少,心悸緩解,眩暈夢多,手足汗出依存,苔薄黃,脈細結代,心率70次/分,陰虛漸復,內熱未清,再增交通心腎之意,上方去生

氣、當歸、丹皮、山藥加炒棗仁30g、夜交藤30g、黃連10g、生龍骨30g,再服14劑,心悸已止,心煩汗出,眩暈均除,夜寐亦安,苔薄黃,脈弦細,未見結代,心率68次/分,心電圖查偶見

房性早搏。
按語:
1、苔黃質紅,脈象細數,五心煩熱,陰虛為患,心悸腰痠,定位心腎,情緒誘因,時常生氣,相火妄動,其治同清君相之火,共滋心腎之陰兼以引火歸元。
2、益氣可助滋陰,芪歸之投適宜,白芍柔肝有助相火之降。
降相火除了滋陰還要柔肝,相火就降下去了。
3、杜仲、桑寄生有助陽中求陰,槲寄生止心悸配合麥冬效果更佳。
最後通過這兩個心血管病你可以想到一個槲寄生一個麥冬,別忘了這兩個。


第十五章高血壓病

病史:胡生,33歲,初診節氣,冬至。
半年來常因勞累生氣眩暈加重,血壓升高160~190mmHg/100~110mmHg,胸悶納呆,口粘便幹,有時後背掣痛,曾經中醫藥治療效果不明顯,有高血壓家族史,病友介紹,門診求治,血壓160/100mmHg,苔黃膩,質較紅,舌下靜脈顯露,脈弦滑。
講解與互動:
先辨證。什麼病?
學生:“痰瘀互結。”
哎!痰瘀。這一看就明白了痰。這為什麼選這個高血壓?因為現在高血壓治療幾十年都是平肝熄風,滋水涵木,就是忘了毒損心絡。沒有看到舌苔和脈搏這個痰和瘀你光平肝潛陽,滋水涵木,平肝熄風,法不對證,所以高血壓治不了。治不了就冤枉了,西醫治療高血壓沒辦法的,要終身服藥,終身中毒,主要腎虧,中毒就腎虧呀!最後你中醫不辨證,按照西醫走,堆積一些降血壓的藥,最後也得出結論,你中醫治療高血壓也不行。其實中醫是行的,是搞中醫的人不行了。你沒有按照辨證論治,受西醫的影響,當然就不行了。所以為什麼我要搞這麼一個實例,就是告訴你,高血壓的證候,像這個完全是痰和瘀就是毒損心絡。不能平肝潛陽,也不能滋水涵木,就要祛瘀化痰。
開方。什麼方?
學生:“温膽湯。”
哎!祛痰第一個蹦出來温膽湯。温膽湯後面就6個藥。
瘀怎麼辦?
學生:“加丹蔘、萊菔子、水蛭、三七。”
對。水蛭可以用。還有什麼?
學生:“還有那個薤白。”
你還在冠心病!沒了,這是高血壓,不是冠心病了。
學生:“全瓜蔞、草決明。”
全瓜蔞不加了,他沒有痰呀!它是廣義的痰,也不痹阻心陽。
學生:“海藻。”
哎!對了。你想到海藻。為什麼加海藻呢?
學生:“因為低壓高。”
他低壓100mmHg,高壓。另外海藻是祛痰的好藥,降血壓祛痰的好藥。我講過高血壓還有一個祛痰的好藥是什麼?
學生:“萊菔子。”
哎!萊菔子。再看看別的症狀,還加點什麼?
學生:“加點車前草川楝子元胡可以吧?”
哎!可以呀。都可以加。
學生:“還可以加葛根。”
還加什麼?
學生:“葛根。”
又能祛痰又能降血壓除了海藻之外,還有什麼藥?
學生:“昆布。”
昆布和海藻都有可以。
學生:“澤瀉。”
澤瀉也行。澤瀉也是降血壓的。還有一個藥你們印象不深,既能降壓又能祛痰,除了萊菔子、海藻、坤草以外還有一個藥。
學生:“夏枯草。”
哎!對了。夏枯草。別忘了這個藥。但夏枯草有兩種,一個就是全草,帶底下的把,其實把不起什麼作用,夏枯草起作用就是前面的頭。所以你假如北京你寫夏枯草就給你夏枯頭,也叫夏枯球,祛痰又降壓。這樣高血壓是一種新的類型叫“毒損心絡”。上個世紀90年代就提出來了。高血壓中醫治療很有優勢。但是幾十年中醫的治療光守着平肝潛陽,天麻鈎藤;滋水涵木,杞菊地黃湯。證候變了,要改成毒損心絡,痰瘀同治。實踐證明這個方子提高療效,明顯提高療效。優勢病種,毒損心絡。從資料翻了,從實踐作了,從臨牀作了,三個都一致,提高療效,是高血壓的新思路,確實提高療效。當然也是有個前提,至少這個病人苔膩,至於有沒有紫斑,這個舌下靜脈怒張不怒張,次要的。有苔膩,就有這症狀,然後加點活血的藥,舌下靜脈假如真是紫的,怒張的,你再加蟲類透絡的藥。
按語:
中年胡生,頭暈且重已近半載,常因生氣勞累發作,胸悶納呆,口粘便幹,苔黃膩,質較紅,脈弦滑,血壓160/100mmHg。原發性高血壓病Ⅱ級,證屬痰瘀互結,毒損心絡,治當祛痰化瘀,解毒通絡《三因極一病證方論》“温膽湯”合《和劑局方》“四物湯”加減。
處方:
鈎藤(後下)10g 澤瀉10g川芎10g萊菔子10g海藻10g竹茹10g枳殼10g雲苓10g陳皮10g丹蔘30g草決明30g石菖蒲10g鬱金10g生山楂15g夏枯草10g 茵陳也是化舌苔,茵陳跟海藻配在一起,更有利於化苔;茵陳也能降血壓。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7劑後食納增加,腑行已暢,眩暈減輕,血壓140/90mmHg,胸仍憋悶,苔仍黃膩。上方去鈎藤、草決明、夏枯草加茵陳(後下)15g、生龍骨30g、生牡蠣30g、海蛤殼30g。連服14天,血壓120/80mmHg,苔薄黃,舌下靜脈緩解,脈弦細諸證皆除。改用全天麻膠囊,加味保和丸鞏固未再複診。
按語:
1、常規治療高血壓均按平肝潛陽,滋水涵木之類。本章痰瘀互結,毒損心絡,常法不對證故不會奏效,高血壓病要重視痰瘀損絡證類,温膽是效方。
2、降壓先除苔膩,鈎藤易茵陳再加三石意在去苔膩。山楂即化瘀又消痰系重要之佐。
茵陳、海藻、生龍骨、生牡蠣、海蛤殼這是化苔膩的主要的藥,山楂是個重要的輔助。
3、痰瘀之患,萊菔子、丹蔘是有效要對,萊菔子配海藻又是治療痰濁眩暈的必投藥對。尤能降舒張壓。
4、降壓也須通腑,草決明即降壓又通腑。
5、夏枯草平肝可降壓,又利於和胃祛痰,抑木扶土矣!


第十六章高血壓病
病史:李,68歲,初診節氣,立春。
素有高血壓病史。血壓波動180~190/100~110mmHg之間,旬前生氣,眩暈發作,頭呈空痛,心慌氣短,納谷不香,便溏尿調。門診求治,測血壓170/100mmHg,面晄白,苔薄白,舌質淡,脈弦細。
講解與互動:
怎麼辨證?
學生:“氣虛。”
哎!氣虛。氣虛定位在哪?
學生:“心和脾。”
哎!心和脾。這樣你記住了,辨證就掌握了。心疲氣虛。怎麼辦?用什麼方子?
學生:“補中益氣湯。”
哎!補中益氣湯。別以為補中益氣湯不能治療高血壓。這種病人很多見,他並不在肝,也不在腎,在脾、在肝。補中益氣湯是個好方子。開藥。開什麼藥?
學生:“黨蔘。”
對。
學生:“黃芪、白朮、白扁豆。”
哎!黨蔘、白朮、白扁豆,對。還有呢?
學生:“夏枯草。”
心臟怎麼辦?用什麼藥?既能降血壓又能對心臟有好處的什麼藥?
學生:“丹蔘。”
丹蔘對呀!
學生:“老師我還問一下這個問題,這個病人頭空痛,頭是精髓之海,腎虛有沒有可能?”
腎虛?因為頭空痛?頭空痛就腎虛呀!
學生:“頭為髓嗨。”
何以見得?腎你得脈有反應,腎脈的反應。舌苔、脈搏都沒反應腎,光憑頭空痛,就是腎了?這個空痛是中氣下陷,所以腦子引起空痛,這是個特點。你一個空痛就認為腎虧呀?證據不足呀!
學生:“脈細。”
脈細就腎?那不一定呀!血虛也可以脈細呀!對不對?脈細,腎必須沉細,而且尺部要弱。你看尺脈也不弱呀!虛,脈細就是腎?脈細,血虛也可以脈細,氣虛也可以脈細呀!你腎的根據在哪呀?光一個空痛就腎?
學生:“頭為髓海,空痛絕對有腎的陰虧,腎精虧。”
你這證據不足呀!
學生:“證據不足?”
你陰虧必須五心煩熱,苔淨質紅,脈細數。你這一套都沒有啊!你光憑空痛就是腎陰不足,那就辨證就不準了。這完全是脾虛,中氣下陷,所以頭髮空痛,很簡單的事呀!舌脈和症狀都是符合的,裏面沒有涉及到腎。但你要想到腎,用藥的時候因為我反覆講,脾腎同源,你既然健脾,辨證沒有腎,你配方里面想到腎,這是提高療效的舉措。但辨證不能定位在腎,腎的根據不足。補腎可以,又降血壓,有補腎的什麼藥?
學生:“杜仲、桑寄生。”
你先別説,先問他。
學生:“生地。”
生地降血壓?
學生:“加補骨脂。”
又能降壓,又能調腎的是什麼藥?你的印象不深,他們都蹦出來了,就是生杜仲和桑寄生。這兩個藥有明顯的降壓作用,藥理都證實了,而且調腎陰陽,陰陽雙調,放在裏面特別適合。對不對?腦子印象還不深。調腎補腎就想到生杜仲和桑寄生,別忘了這兩個藥。好藥。還加一點什麼藥?
學生:“加點葛根天麻可以吧?”
哎!可以。葛根、天麻可以呀。調腎還講到一個藥,降血壓也特別好,又能調腎。
學生:“牛膝。”
牛膝對呀。還有呢?
學生:“可不可以加川芎?”
川芎。為什麼加川芎?
學生:“川芎主升,牛膝主降。”
你加的川芎,他加的牛膝,配套就升降理論。高血壓一升一降,血壓就下來了,這是治療高血壓又一個有效的措施。要想到升降理論,少用川芎用5g,重用牛膝15g,加在高血壓病裏面提高療效,這又一招,降血壓的又一招。還有一個藥,調腎的,温潤的一個調腎藥。想起了嗎?
學生:“仙茅、仙靈脾。”
仙茅不用,仙靈脾可以用。但仙靈脾的降壓效果並不明顯。加上二仙湯可以降壓,但仙靈脾從藥理上講它就是調腎,但降壓的效果並不怎麼樣。二仙湯裏面有啊!這個藥。想一想?
學生:“加蛇牀子。”
蛇牀子也不是。二仙湯裏這8個藥.
學生:“加葛根。”
對。葛根可以用啊。葛根不調腎呀!你思路別跑偏,我現在講的是補腎的藥,温潤的藥裏面一個藥。
學生:“川斷。”
川斷也可以。但川斷降血壓效果不明顯。
學生:“菟絲子。”
二仙湯裏面沒有菟絲子呀!
學生:“補骨脂。”
哎!補骨脂。想到補骨脂温腎,温潤,在這裏降血壓有好處。補骨脂藥理證實,有明顯的降血壓的作用,二仙湯裏面主要的藥。還有一個有一點貴,大便不溏就可以用。什麼藥?
學生:“肉蓯蓉。”
哎!肉蓯蓉。這樣這一配方就很全了。中氣下陷的高血壓,用補中益氣湯,一補一提血壓就下來了,用升降理論,用脾腎同本,又交了你一招。
脈章:
李東垣《脾胃輪》明言:“內傷脾胃乃傷其氣”。脾虛失健,運化無力,氣血不足,清陽不升,乃生眩暈。老年李某脾氣虛弱,納呆便溏,清陽難升,眩暈發作,氣虛損血,心慌氣短,診為原發性高血壓Ⅱ級。苔薄白,舌質淡,脈弦細,氣血不足徵象,治擬益氣養血,升清止眩,東垣“補中益氣湯”出入。
處方:
黨蔘10g炒白朮10g生芪10g當歸10g白扁豆10g仙鶴草10g柴胡10g木香10g生杜仲10g桑寄生10g補骨脂10g川芎10g天麻10g萊菔子10g葛根10g川牛膝15g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14劑,精神振作,大便成形,眩暈心慌緩解,血壓降為140/90mmHg,苔薄白,脈弦細。頭仍發眩,脾運漸健,升清仍差,再增温陽。上方加桂枝10g、白芍10g,連服14劑。血壓復常,120/80mmHg,諸證解除。囑服補中益氣丸,杞菊地黃丸鞏固療效。
按語:
1、確保降壓之效,仍應辨證論治。本章高血壓證氣血不足,清陽不升,東垣“補中益氣湯”切證獲效。
2、遵循升降理論,可增降血壓之效。升清者川芎、柴胡宜輕用,降導者用牛膝宜重用15g。
3、脾腎同本,佐調腎的杜仲、桑寄生、補骨脂,可增健脾益氣之力。
4、川芎、天麻止頭痛、頭暈藥對,加桂枝增温通。
5、木香、葛根除便溏藥對,又能醒脾開胃,增加納谷。
6、萊菔子並不破氣,在健脾方中應用,可補而不滯,又是降壓效藥


第十七章腦梗塞

病史:胡左,61歲,初診節氣,大暑。
1月前因暑熱心煩,不慎貪涼突感眩暈肢麻,在某醫院急診,查血壓:150/100mmHg,右側腦癱,急診住院,溶栓治療一週,未見效。出院並來門診。左側肢體麻木,行動不利,眩暈頭重,胸悶脘脹,納呆便幹,神志尚清,測血壓:160/100mmHg。苔黃膩,質紅燥,脈弦滑。
講解與互動:
這中醫講的中經絡,還沒到中臟腑,昏迷了就中臟腑。這怎麼辨證?這辨證也是很容易呀,一看舌苔脈搏,怎麼辨?
學生:“有痰濁。”
叫什麼?
學生:“痰濁。”
對!痰濁。抓住痰濁了。
學生:“痰濁蒙竅。”
對。而且這個痰濁蒙竅已經化熱了。用什麼方?
學生:“温膽湯。”
對。温膽湯。比温膽更進一步的化痰的藥是什麼方?我也講過:在《濟生方》有一個方子“導痰湯”,比化痰更厲害了。導痰:裏面加什麼?加膽南星。比竹茹更厲害了。是不是?像這樣的病人治療腦梗一般都用補陽還五湯。你記住了,苔膩的病人我都試過,用補陽還五湯基本不起作用,必須得化痰,這效果會很明顯。用點什麼藥?方子也有了,證也辨對了。開藥啊?
學生:“膽南星。”
温膽想到了,我剛才提醒你了,比温膽更進一步的就導痰。導痰裏面主要兩個藥,很重要的兩個藥。温膽湯不受影響,枳殼、雲苓、陳皮、石菖蒲、鬱金都可以用,再加兩個新藥,一個就是換竹茹的藥是什麼?
學生:“天竺黃。”
哎!天竺黃。天竺黃的祛痰比竹茹強,尤其便祕的情況下,天竺黃是非常好的藥;第二個就剛才講的加膽南星,加強祛痰。這6個藥齊了。另外我講過腦血管病還有一個提高療效的原則:第

一通腑,大便不幹也給他通腑,那療效提高,這個病人大便幹,更應該通腑。第二呢?
學生:“剔絡”
哎!對了。有痰必有瘀,這個病人瘀還不算明顯,但加上化瘀的藥,提高療效。這裏面化瘀的藥用什麼藥?
學生:“水蛭。”
對呀。最好的藥就水蛭。水蛭加在湯藥裏面病人受不了,奇臭難嚥,可以用水蛭粉3g沖服。還有幾個藥,蟲類藥裏面,剔絡的用什麼藥?
學生:“地龍。”
哎!地龍。還有一個什麼藥?
學生:“土鱉蟲。”
哎!土鱉蟲。土鱉蟲、地龍、水蛭都可以加。腦梗就要蟲類剔絡,化瘀不夠要剔絡,這是提高療效的一個舉措。大便幹怎麼辦?
學生:“加萊菔子。”
哎!還有嘛?
學生:“草決明。”
哎!草決明。尤其萊菔子,胃口不好,大便幹,萊菔子開胃口通便,萊菔子有明顯的降血壓,所以在這個病章裏面萊菔子最適合了。
脈章:
老年胡左,素有高血壓病史,月前盛暑煩熱,不慎貪涼,突感眩暈肢麻,頭重胸悶,脘脹納呆,腑行乾結,苔膩質紅,脈象弦滑,痰濁蒙竅,腦絡瘀阻。腦梗急性期,治當祛痰開竅,清熱醒神。守《濟生方》“導痰湯”出入。
處方:
膽南星10g天竺黃10g枳殼10g雲苓10g陳皮10g石菖蒲10g鬱金10g全瓜蔞30g萊菔子10g草決明30g丹蔘30g川芎10g天麻10g海藻10g白扁豆10g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3劑,眩暈頭重明顯減輕,血壓降為140/90mmHg,左側肢體活動稍有力,仍有便幹,苔膩厚轉薄,脈弦細不滑,舌下靜脈較顯,痰濁漸祛瘀依存。上方去白扁豆、海藻,加桃仁10g、地龍10g、水蛭10g、白菊花10g、當歸10g增其通腑活絡之力,再服7劑。腑行已暢,左側肢體活動明顯改善,眩暈頭重已除,血壓130/80mmHg,痰瘀漸清。正值暑天,上方加藿香10g、生薏苡仁10g,再服14劑,血壓130/80mmHg,眩暈未復,肢體活動已趨正常。苔薄黃。脈弦細。上方研磨水丸,早晚各服3g,3個月後,複查CT有腦梗面積明顯縮小,繼續

服水丸,未再複診。 按語:
1、腦梗歷來主張補氣活血,常投“補陽還五湯”。。本章屬痰濁蒙竅,以祛痰為主,清熱化瘀為輔,對證顯效。
2、腦梗通腑是取消之關鍵,天竺黃、全瓜蔞、萊菔子、草決明、白菊花和當歸,均系通腑要藥。
3、海藻祛痰又降低舒張壓,白扁豆補氣開胃納,既健脾又扶正祛痰。
海藻和白扁豆在這裏起關鍵作用,重要的輔助。


第十八章潰瘍病
病史:馮生,40歲,初診節氣,白露。
經常因生氣胃脘脹痛泛酸二年。曾經胃鏡查,確診為胃潰瘍。一週前情志過激,胃痛發作,噯氣泛酸,神疲乏力,納谷不香,大便溏薄,飢時痛甚,進食後緩解,但過食則脹。苔薄黃,舌質淡,脈弦細。
講解與互動:
先搞辨證,病因是生氣引起的。什麼辨證?
學生:“肝鬱。”
對!有肝鬱。這沒問題了。但是他肝鬱是個病因,你注意肝的症狀沒有?這裏有個返酸,他脅肋並不痛,僅僅是個病因。舌質淡了。
學生:“陽虛。”
陽虛還沒有到,光淡沒胖,陽虛舌質淡而胖,還沒到陽虛。
學生:“氣虛。”
哎!氣虛有。納谷不香,大便溏薄,神疲乏力,有氣虛呀。就是肝和脾的關係,木和土的關係。肝是旺,脾是虛。這個辨證應該是很明白了。也是我們平常講的肝脾不調。肝氣鬱結,脾濕不健運,脾氣不夠。
治療應該怎麼治?
學生:“舒肝理氣。”
對呀!還有呢?
學生:“補氣。”
對呀!補氣。就是抑木扶土。肝鬱要抑木,脾虛要扶土。抑木扶土。什麼方?
學生:“逍遙散。”
可以用逍遙散。但逍遙散力量不夠,健脾的力量不夠。
學生:“香砂六君子。”
哎!對了。香砂六君子湯。記住了:抑木扶土的厲害,它代表方就是香砂六君子湯。
開藥。怎麼開?
學生:“黨蔘、白朮、柴胡、雲苓、砂仁、木香。”
還有呢?
學生:“黃連、吳茱萸。”
這吳茱萸得記住一點,這吳茱萸特別難吃,好多病人吃了吳茱萸反而胃裏面不舒服,所以儘量吳茱萸不用。除非嘔吐很厲害的,才用吳茱萸。可以用,吳茱萸並不矛盾。
還有什麼?
學生:“山藥、烏賊骨。”
哎!對。可以用。中醫治病你不要單打一。我反覆講了,所謂的運則活,療效才能保證。脾虛健脾沒錯,你還要想到另外一層呀!肝鬱就給他抑肝了,脾虛了給他健脾了,這個都對。但你要想到深一層,就是我經常講的間接治療。肝鬱氣滯你要想到什麼?氣滯必有血瘀呀!光理氣是一個療效,理氣裏面適當加一個化瘀的藥,活血以行氣,這療效明顯提高,一定要記住這個規律,提高療效的竅門。一般不在臨牀的或者刻板的醫生,論治不活的單打一,他療效肯定不如你。
學生:“丹蔘。”
丹蔘完全可以用。同樣脾,脾虛,你要想到健脾完全對。還有想到脾和誰的關係?
學生:“跟肝。”
肝已經有了,剛才講了氣滯加血瘀的藥。
學生:“跟腎。”
哎!對了。跟腎有關係。反覆強調脾腎同本,一個先天、一個後天,但他的健脾沒有錯,再加上調腎就脾腎同治,療效就大不一樣。所以我反覆用病例在給你們分析強化,直接治療有效,間接治療可以提高療效,一定要想到這個話。對不對?20個病例就當你學會這些論治的方法。調腎用什麼藥?應該印象很深刻了。
學生:“杜仲、桑寄生。”
哎!杜仲、桑寄生。另外我反覆講了,便溏納呆的用什麼藥?
學生:“白扁豆。”
哎!白扁豆。看樣子你印象很深了,這個方子大概就出來了。
脈章:
中年馮生,性情不佳,生氣激動,胃脘脹痛。噯氣泛酸已逾二載,飢則加重,進食可緩解,乏力納呆,苔薄黃,舌質淡,脈弦細。《景嶽全書》雲“凡遇怒氣便作溏泄者,此肝脾二髒之病也,蓋是肝木克土,脾氣受傷而然”。肝鬱氣滯,脘脹噯氣泛酸,脈弦。脾土失健,宗《時方歌括》“香砂六君子湯”出入。
木和土的關係,一個是虛證夾實,就是肝脾不調,肝是鬱,脾是虛。還有一個什麼?
學生:“肝和胃。”
哎!跟胃。這完全是實證,那就叫肝胃不和。肝氣鬱結,胃不和降。那是肝胃不和,這是脾胃不調。
處方:
黨蔘10g雲苓10g陳皮10g炒白朮10g木香10g砂仁10g蒲公英10g川楝子10g元胡10g生牡蠣30g烏貝散30g
 白朮要炒。生白朮有一定的燥性,炒白朮就基本上沒有什麼燥性了,而且健運的力量加大了。所謂炒白朮用土炒,土炒白朮。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服前先吞烏貝散膠囊5粒。連服14劑,胃脹痛緩解,噯氣泛酸已除,納谷增加,仍有便溏,苔薄黃,脈沉細,肝鬱漸疏,脾運仍差,加強運脾之力。上方去川楝子、元胡,加白扁豆10g、煨葛根10g、生杜仲10g、桑寄生10g,再服14劑,便溏已止,胃痛已輕。上方製成水丸,每日2次,每次3g,2個月後複查胃鏡,潰瘍面已癒合。
按語:
1、肝脾不調,實質是肝鬱氣滯,脾失健運,“香砂六君子湯”是抑木扶土的效方,姜、棗、草均温燥可以免用。
2、烏貝散由烏賊骨、鳳凰衣、白芨、浙貝、蒲公英、甘松六味研末裝膠囊組成,消潰瘍,止泛酸效方。
3、金鈴子散止痛效方,無論虛實均效,生牡蠣加強制酸之力,公英健胃且消潰瘍,促進潰瘍癒合。
4、脾虛便溏,白扁豆、葛根可止泄,杜仲、桑寄生益火扶土(即脾腎同治)。


第十九章胃炎

病史:何左,38歲,初診節氣,立夏。
素性暴躁嗜酒,年前因家庭糾紛,暴怒心煩,常感兩脅脹滿,如物撐頂,時有泛酸,納差,噁心、口苦。經醫院胃鏡確診為“肥厚性胃炎”。服中西藥無效,門診求治,苔黃膩,舌質紅,脈弦滑。
講解與互動:
噁心,泛酸,不吃飯,口苦,生氣引起的兩脅脹滿,脈弦,苔黃膩,舌質又紅。這什麼辨證?應該很簡單。
學生:“肝鬱。”
哎!有肝鬱,這沒錯。其次呢?
學生:“濕熱。”
不是濕熱,苔是膩的,應該痰熱。有痰這看出來了。苔膩呀!脈滑,有肝鬱,有痰濁,而且痰濁化熱。肥厚性胃炎很多的,泛酸一般都是肥厚性胃炎;燒心一般都是萎縮性胃炎,沒有酸就是燒心。用什麼方?
學生:“用温膽湯。”
哎!温膽湯。用温膽湯,但這裏面還要加一個方子。有噁心呀!温膽湯治噁心的效果並不好。加什麼方?《金匱要略》上的方。
學生:“半夏瀉心湯。”
哎!半夏瀉心湯。要加瀉心湯,所以用温膽湯和半夏瀉心湯合方。開藥。温膽6味藥記住了啊!這用不着重複了。半夏瀉心湯加點什麼藥?什麼組成?
學生:“黃芩、黃連、半夏。”半夏是主藥。另外還有泛酸,納差,疼痛。想了温膽,底下就要出來另外兩個藥,一個是祛痰的藥,一個是化瘀的藥。這瘀不明顯,但必須痰瘀同治,提高療效。
學生:“萊菔子和丹蔘。”
哎!對了。萊菔子和丹蔘。胃痛,兩脅都脹痛,像東西頂着了。用什麼藥?
學生:“川楝子、元胡。”
哎!川楝子、元胡,金鈴子散。這個方子也很明確了。
脈章:
男性何某,性燥嗜酒,暴怒煩鬱,兩脅脹滿,延及脘痛,按之不舒,納呆噁心,泛酸口苦。胃鏡確診為“肥厚性胃炎”。苔黃膩,舌質紅,脈弦滑。肝鬱痰濁,阻塞中焦,胃失和降而脘脅引痛。治宜清肝祛痰,和胃降逆。宗《三因極一病證方論》“温膽湯”合《傷寒論》“半夏瀉心湯”化裁。
處方:
竹茹10g枳殼10g雲苓10g陳皮10g石菖蒲10g鬱金10g黃連10g黃芩10g姜半夏10g生芪10g蒲公英10g萊菔子10g丹蔘30g生牡蠣30g川楝子10g元胡10g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7劑,脘脅脹痛緩解,噁心泛酸得止。口苦納差依存,苔薄黃膩,脈象弦細,痰濁漸祛,肝鬱漸疏,脾胃失和。上方去牡蠣、姜半夏、黃連加生梔子10g、白

扁豆10g、木香10g、砂仁10g、雞內金30g。再服14劑,食納漸復,口苦已除,苔薄黃,脈弦細,痰熱已除,胃逆亦降,服加味保和丸、加味逍遙丸,二月後複查,胃鏡正常。
半夏中病即止,加了姜半夏對噁心有好處,但是還是比較燥,對熱邪並不利;黃連用時間長了也是苦寒。
按語:
1、祛痰濁,“温膽湯”系主方,入石菖蒲、鬱金一豁一行,利於祛痰。佐萊菔子祛痰力強大,入丹蔘痰瘀同治,加牡蠣即祛痰又制酸。
牡蠣一般都用生的,生牡蠣的作用比較全,制牡蠣就制酸的時候用,祛痰的作用就小了,所以都用生牡蠣。
2、“半夏瀉心湯”辛開苦降,治胃逆效方,姜、棗、草温燥滋膩不利於痰熱祛之;人蔘易黃芪,健脾力更大且不戀痰,配公英是消胃炎有效藥對。半夏降逆,但又温燥,噁心解除,中病即止。
3、白扁豆、木香、砂仁醒脾開胃效藥,最後丸藥緩圖,善後收功。


第二十章胃炎

病史:呂叟,65歲,初診節氣,大寒。
患慢性胃炎5年,經常勞累受寒而反覆發作。胃脘脹痛,喜温喜按,四肢不温,神疲乏力,納谷不佳,時有便溏。夜寐尚酣,曾經胃鏡確診為“萎縮性胃炎”。服過多種中西藥物,效顯不著,門診求治。苔薄白,舌質淡,脈沉遲。
講解與互動:
這什麼辨證?
學生:“虛寒。”
哎!虛寒。脾胃虛寒,又虛又有寒。用什麼方?
學生:“理中湯。”
就理中丸!理中湯,又撞上牆了,用了附子,理中湯裏面的附子。可以用啊,理中湯沒問題。你儘量避免用附子。對不對?治療中虛有寒疼痛,《金匱要略》上面有個很好的方子。記得嗎?
學生:“金匱腎氣丸。”
金匱腎氣丸?能用金匱腎氣丸?
學生:“黃芪建中湯。”
哎!對了。黃芪建中湯。這是很有效的一個方子。中焦虛寒,疼痛,《金匱要略》上面有個“黃芪建中湯”,治療脾胃虛寒。還有一個好方子,就兩個藥組成,記得嘛?
學生:“良附丸。”
哎!良附丸。這兩個方子合在一起呀,對中焦虛寒非常有效。這萎縮性胃炎很麻煩呀,在日本萎縮性胃炎就叫胃癌前期,控制不住。萎縮性胃炎假如胃鏡裏面見到腸上皮化生,那就更容易轉成胃癌。日本人纖維東西吃的少,吃生的魚、魚片吃的多,所以胃癌是日本的高發病。西醫是沒辦法的,治療萎縮性胃炎更沒有辦法,所以萎縮性胃炎必須得到控制。不控制轉成胃癌的可能性機率是很大的。用黃芪建中湯合良附丸合方加減。
脈章:
呂叟,65歲,胃炎5年,勞累受寒發作,胃脘脹痛,喜温喜按,甚則嘈雜,四肢不温,疲憊乏力,納呆便溏。胃鏡確診“萎縮性胃炎”。苔薄白,舌質淡,脈沉遲。脾虛失健,寒凝中焦,不通則痛。治當健脾補氣嗎,温通散寒。宗《金匱要略》“黃芪建中湯”和《良方集》“良附丸”加減。
處方:
生芪30g桂枝10g生白芍15g制香附10g高良薑10g雲苓10g烏藥10g蒲公英10g川楝子10g元胡10g烏梅10g白扁豆10g
 建中湯裏面還有姜、棗、草和飴糖,飴糖可以不用,主要就是黃芪、桂枝和白芍。黃芪量加大,白芍量加大,治療中焦虛寒特別有效的一個方子。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14劑,脘痛緩解,四肢轉暖,精神好轉,嘈雜已除,仍有納差,苔薄白,脈沉細。寒凝漸散,健運仍差。上方去川楝子、元胡、烏藥加生杜仲10g、桑寄生

10g、木香10g、砂仁10g、煨葛根10g、焦三仙30g,益火生土,健脾止瀉。再服14劑,食納漸開,便溏已止,胃脘不痛。囑服黃芪片,香砂養胃丸,發作時服上方。半年後,陪親屬到門診,述胃痛未復,食納亦佳。胃鏡複查正常。
按語:
1、脾虛中寒,黃芪建中湯是效方,姜、棗、草、飴糖可去,重用生芪、白芍,温中之力大增。“良附丸”温中行氣適合脾胃虛寒。
2、雲苓、烏梅是萎縮性胃炎有效藥對,蒲公英健脾寒性反佐,烏藥祛寒,金鈴子散寒止痛,白扁豆健脾止瀉,這都是重要的輔助。
蒲公英健脾而且寒性反佐,你用了那麼多的温陽藥,熱性藥,就要用一個寒性反佐,而且公英可以消炎,健脾和胃也不傷胃,所以用上蒲公英。萎縮性胃炎,特點是沒有胃酸,嘈雜為主,所以你不要加生牡蠣、龍骨、烏賊骨這些制酸的藥,否則會加重嘈雜。
3、二診開胃止瀉,採用益火生土和醒脾行氣之法。用生杜仲、桑寄生、木香、砂仁來處理納呆便溏。

 

第二十一章神經性頭痛

 病史:趙左,36歲,初診節氣,驚蟄。
偏右頭痛近年,常因勞累生氣誘發,頭部發脹跳痛,甚則要撞牆。短則持續半小時,長則數小時,面色蒼白,四肢覺涼,食納不佳,噁心嘔吐,口苦納差,心煩意亂,影響入睡。曾在西醫院各項檢查,確診為“神經性頭痛”。西藥可暫時緩痛,中藥各種治療均末能出痛。門診求治,苔厚黃不燥,脈弦細不數。
講解與互動:
這麼一個病例,神經性頭痛,西藥可以臨時緩痛,各種中醫治療他沒止痛。諸位你們想想,碰到這樣的病人,怎麼辨證?用什麼藥?
學生:“用川芎茶調散。”
給他辯證的是肝陽上亢,川芎茶調散。川芎茶調這是個古方,它治的是外感頭痛。頭痛有兩類:一類是外感頭痛,尤其是風寒外感的時候,他頭痛得很劇烈;有一類頭痛是內傷頭痛。
學生:“是用烏梅丸吧?”
對!用腦子了。你看這裏面有寒有熱,寒的四肢不温,熱的心煩意亂,睡眠不好,而且頭痛。肝經到頭部,所以他完全符合傷寒論的厥陰頭痛。厥陰它就是寒熱錯雜,虛實夾雜,比較混亂。

注意《傷寒論》並不是專門治外感病,其實《傷寒論》的外感病主要就是太陽病,那是講的外感病。到了少陽就是半表半里,一半是外感病,另一半它並不是外感病。陽明、太陰、厥陰、少陰實際上都是內傷病。所以《傷寒論》的六經辨證就是太陽和一部分少陽這是外感病的辨證綱領。其它的幾個經它並不是外感病,都是內傷病。
這個病人沒有外感的症狀,沒有風寒外感的症狀,所以他完全屬於寒熱錯雜,虛實夾雜。頭痛走肝經,所以這個完全是厥陰頭痛。厥陰病的特點就是寒熱虛實夾雜,所以它叫厥陰呀。用烏梅丸這是對的。
脈章:
趙左偏右頭痛近年,常因生氣勞累誘發,作則頭脹跳痛,短則半小時,長則數小時,其苦難言。面色蒼白,四肢不温,噁心嘔吐,口苦惱怒,納谷不佳,心煩意亂,影響入睡。經西醫院各項檢查確診為“神經性頭痛”,中西藥治乏效。苔厚黃不燥,脈弦細不數。足厥陰肝經上頭額,偏頭痛與肝經相關。仲景六經辨證立厥陰病證,乃寒熱錯雜證。寒者面白肢涼,苔潤脈細;熱則心煩惱怒,噁心嘔吐,口苦失眠,苔黃脈弦。本章為厥陰頭痛,寒熱錯雜,熱重寒輕,治當温清並用,擬《傷寒論》“烏梅丸”原方改為湯劑。
這個脈章很重要。這脈章第一個要切題,這是一個文化的表現;第二這脈章要寫的各種類型。中醫的脈章很重要的,它是臨牀的紀實,實實在在的臨牀記錄。但你光靠脈章那中醫就發展不了。另外買章有很大的偶然性。他一百個病人裏面治好一例,這叫百分比;一千個裏面好一例,這叫千分比;一萬個裏面治好一例,這叫萬分比。它有實用價值參考意義,但中醫不能光收這脈章,要大病例,多中心,要統計數字,這樣才能形成規律,但是脈章不可否定。
你看這個頭痛,我講的是厥陰,但絕對不是頭痛就是厥陰,它有各種辨證。你抓住一個厥陰,他臨牀表現厥陰那肯定有效。假如不是厥陰,頭痛還有氣虛下陷的,這個例子不少啊,氣虛下陷你用厥陰肯定不行,得用補中益氣湯。所以中醫的辨證是萬能的,是原生態。
處方:
制附片(先煎半小時)10g 肉桂3g乾薑5g細心3g川椒0.5g黃連15g黃柏15g黨蔘10g當歸10g烏梅15g
這個烏梅湯一共10個藥:7個是熱藥,2個是寒藥,加上固定的黨蔘和當歸,再加上烏梅。附子用10g,當附子一定要先煎半個小時。另外縱然是制附片,有的是炮製不到位的,他也會中毒。

裏面烏頭鹼,病人輕的會麻,扣噤(張不開口),重的膈肌痙攣,癱瘓,呼吸會停止。所以為了克服它的毒性,那麼附子一定先煎半個小時。
經方也是個特點,但是你用經方呢一定要改造。因為時代不一樣了,經方都2000多年以前的經方,社會環境,人的思想,飲食都不一樣了,你一層不變,死守經方,甚至分量都不動,藥味不動,量不動,那適應不了新的環境,新的人的想法,新的飲食結構,那療效肯定受影響。所以現在完全按照經方的原方、原藥、原重的大夫就很少了。為什麼它影響療效啊?所以經方一定要改制。你比如我講過,用桂枝湯這是個好藥,桂枝湯裏面用桂枝和白芍就夠了,姜、棗、草就沒必要用。有的時候用姜、棗、草還有干擾。這個位置應該取消,用桂枝、芍就用了桂枝湯調和營衞的方義,然後根據病人的症狀和他的環境再加上別的藥,這就能明顯的提高療效。唯獨這個烏梅丸治偏頭痛,寒熱錯雜的偏頭痛就是原方,它上面變動的不是藥味而是分量。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14劑。偏頭痛日漸減輕,肢涼,噁心,口苦面白已除,食納增加,苔厚黃脈弦細。奏效守方再服14劑。偏頭痛已止,情緒穩定,納寐均調,改服烏梅丸,早晚各1丸,囑服1個月,未再複診。
按語:
1、仲景創“烏梅丸”專治厥陰證,近人用於膽道蛔厥證。用治偏頭痛,實屬奇法。
2、“烏梅丸”辯證關鍵系寒熱錯雜,虛實兼夾,面色蒼白,脈弦不數,苔黃不燥。
“烏梅丸”辯證的關鍵在於寒熱錯雜,虛實兼夾。它有三個指證:一個是面白,面色要白的,蒼白的,面色不能紅,紅了就不用烏梅湯;脈弦當然不數;苔黃當然不燥。這是它三個辯證的關鍵。當然這裏治療偏頭痛,這個藥還治療慢性痢疾,還治療胃炎、潰瘍都有效。這幾個病種辨證的指標就是面色蒼白,苔黃不燥,脈弦不數,這三個標準。
3、“烏梅丸”10味組成,熱藥5味,涼藥2味,補氣的黨蔘,補血的當歸和主藥烏梅3味用量固定10g,可視寒熱偏重調整用量,寒重者制附片15g、肉桂5g、川椒1g、細辛3g、乾薑3g、黃連10g、黃柏10g;熱重者制附片10g、肉桂3g、細辛2g、川椒0.5g、乾薑5g、黃連15g、黃柏15g。
這種神經性頭痛西醫沒辦法的,用麥角,他能臨時緩解,去不了根,而且有耐藥性,你越用用量越大,慢慢就沒效。中醫治這個特效的方子。剛才我講了烏梅湯還用在慢性痢疾、潰瘍病、胃炎都可用。
 
第二十二章糖尿病

 病史:賀右,56歲,初診節氣,芒種。
患糖尿病3年。口服二甲雙胍0.5克,每日3次,沒能控制。空腹血糖10~15mmol/L,氣短乏力,動則汗出,腰膝痠軟,口乾不飲,尿頻便溏,心煩失眠。病友介紹,門診求治,當天空腹血糖11mmol/L,面色無華,精神較差。苔薄白,脈沉細。
講解與互動:
這麼一個老太太,56歲,3年糖尿病,空腹血糖11mmol/L。怎麼辦?
學生:“有氣虛和腎虛症狀。”
氣虛,對。這個抓住了,有氣虛、腎虛,這不假。這為什麼有氣虛呢?因為她是氣短乏力,動則汗多,這個完全是個氣虛。那為什麼有什虛呢?
學生:“腰膝痠軟。”
哎!腰膝痠軟。腰為腎之府。但這裏面看出來,氣虛是重,腎虛是輕。腎虛假如重的話,那舌苔要有變化,舌苔要薄白,舌質要淡胖,脈要沉細,尺部要弱。現在這兩部分還沒有,説明氣虛很重,很明顯;腎虧並不明顯。這要記住呀!
糖尿病尤其是Ⅱ型糖尿病,見了3多症狀很少。這我在上個世紀70年代就提出來新的觀點:中醫治療Ⅱ型糖尿病,不能按照古書上講的消渴來治療。三消:上消、中消、下消。它是為什麼?

是陰虛燥熱,要養陰清熱。在Ⅰ型糖尿病,我後面要講Ⅰ型糖尿病,那可能對證。Ⅱ型糖尿病呢,證類變了,陰虛有很少了,而且表現的是氣虛。所以我當年提出來治療Ⅱ型糖尿病的思路要用養陰轉到補氣上來。以補氣為主,養陰為輔,這是個重大思路,這樣治療糖尿病的療效就明顯提高了。
這個病人完全是個氣虛,陰虛並不明顯,燥熱也不明顯。你還養陰清熱,法不對證,那療效怎麼提高啊?她明明氣虛了,腎虧了,你還不補氣為主,提高不了療效。所以我在上個世紀70年代提出治療糖尿病的新觀點:補氣為主,養陰為輔。而且幾十年下來,治療糖尿病非常有效。糖尿病是個富貴病,農村少,當然現在農村也多了,因為農村條件改善了,富了,糖尿病是個富人的病,窮人很少得糖尿病。
脈章:
56歲賀右,患糖尿病三載,口服西藥未能控制,血糖高而波動,氣短乏力,動則汗多,腰膝痠軟,口乾不飲,尿頻便溏,心煩失眠。求治中醫,空腹血糖11mmol/L。面色無華,精神欠佳,苔薄白,脈沉細,Ⅱ型糖尿病,證屬肝腎虧虛,氣陰兩傷。宗《脾胃輪》“補中益氣湯”合《和劑局方》“玉鎖丹”出入,補氣養陰,脾腎同調。
口乾不飲。這個主意呀!假如陰虛的話,口乾肯定要渴。她陰不虛,所以縱然有口乾(因為中醫講,氣和陰都是互根的,氣虛病人必定會陰虛,氣陰是互有關係的),但陰虛並不重。所以她光是口乾,喝水並不多。尿頻便溏,這完全是脾虛、氣虛的表現,腎虧的表現。心煩失眠有一定的虛火。
處方:
生黃芪30g生地10g黃精15g炒白朮10g知母15g生薏苡仁10g雲苓10g五倍子10g生龍骨30g生杜仲10g桑寄生10g仙鶴草10g葛根10g白扁豆10g車前草30g
重用生黃芪30g。注意黃芪呀!少用蜜黃芪。因為蜜黃芪它蜜制了以後,它補氣的作用加大了,但是蜜是糖,對中老年人,尤其是糖尿病病人特別不適合,所以臨牀我用黃芪都用生黃芪,不

用蜜黃芪。生芪的補氣力量並不弱,另外生芪還有託毒、固表的作用,蜜芪就沒有這個作用。臨牀用黃芪就不是糖尿病你也不要用蜜芪,還是用生芪。黃芪這裏用量很大,用了30g。當然氣

陰互源,永生地15g,用黃精15g。黃精比山萸肉優越,黃精呢肝脾腎三個陰都能養,而且黃精能健脾補氣,這是黃精比山萸肉有很大的優勢。山萸肉很貴,只能養肝腎之陰,它的脾陰養不了,山萸肉沒有補氣的作用。黃精又便宜,又能肝脾腎三陰都養,而且能補氣,所以這跟氣陰兩虛的糖尿病,黃精非常有效,用15g。雲苓、五倍子和龍骨這三個藥就是《和劑局方》的“玉鎖丹”,治消渴的一個效方。裏面五倍子只能用10g之內,用多了傷胃,胃就會燒心,像吃柿子一樣,受不了。當然假如自己開門診部,你把五倍子用量加大,可以加到30g,裝在膠囊裏面磨粉。就雲苓、五倍子、生龍骨裝在膠囊裏面。但這個膠囊要用腸溶膠囊,不在胃裏面溶,在腸裏面。另外人的吸收不再胃,消化吸收在腸,在乙狀結腸。腸溶膠囊在胃裏面溶不了,到了腸裏面溶了,它就吸收了。這樣五倍子用量加大,它降糖,治糖尿病的效果就明顯提高了。再要加生杜仲、桑寄生,這是調腎藥。仙鶴草,這是補氣健脾的一個特殊藥。仙鶴草一般都用來止血,忘了它是健脾補氣的。車前草在這裏面一個給她清熱,車前草清熱又利尿;二一個加在裏面就利小便實大便,對便溏會有好處。
你看這個方子以補氣為主,養陰為輔,脾腎同治,適當再配合一點清熱的藥。這個原來我用藥,不用那麼多,一般都用十二三味。但現在形式變了,病人看病療效很心切,你假如説一個禮拜沒有給他治療有效,他下禮拜找你就含糊了;兩個禮拜沒有效,他肯定不找你了。所以你一定要想辦法,多方面,多點組合,東方不亮西方亮。他好多症狀,哪怕有一個症狀改善了就給他穩定了,這是我最近的一個思路。所以藥用到了20味左右。但別聽我這麼一説你就亂了。看過一個學生,一個方子用了52味藥,那他胡來了。你這麼用肯定亂了。辨證論治這個法寶不能亂,裏面的藥可以多加。你比如説加了杜仲和桑寄生,也許血糖沒下來,可能腰痠腿痛會好。杜仲、桑寄生治腰痠那是很好的藥。加車前草也許便溏能改善。總有一個症狀緩解了,就穩定軍心了,病人肯定找你。這是很大的竅門呀!原來我不想説這個,一部分學生我講過,弟子講過。但不能過頭,不能過二十三四味藥,過了肯定亂。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14劑,空腹血糖為9mmol/L,氣短汗出皆除,口乾尿頻緩解,腰痠便溏、心煩失眠依存。氣虛得復,腎虧依存。上方去白朮、仙鶴草,加補骨脂10g、狗脊10g、炒棗仁30g、夜交藤30g、生梔子10g,再服14劑,血糖降為6.2mmol/L,腰痛除,便溏止,精神佳,夜寐酣。苔薄白,脈弦細。改服黃芪片、杞菊地黃膠囊。囑穩定情緒,控制飲食,3個月後陪親屬門診,訴已停止口服西藥,血糖控制在6.4mmol/L以下,並無不適。
去掉健脾補氣的白朮和仙鶴草,加了補腎的補骨脂和狗脊,再加睡覺的炒棗仁和夜交藤,再加一點清熱的生梔子。
裏面你們看見沒有?、她便溏的病人應該説不能加生梔子。梔子通便,《傷寒論》裏面講了:便溏者不能用生梔子。但這裏面加了生梔子,她為什麼便溏反而好了呢?竅門在裏面的配伍。便溏梔子肯定不利,但梔子可以去火,對睡覺、煩躁很有好處。但便溏誰有管着了?有杜仲、桑寄生、補骨脂和車前草,管住了她的便溏。所以用梔子來清熱,用杜仲、桑寄生、補骨脂和車前草來治療便溏。你看,反而把便溏止住了。這就配方里面的竅門。
糖尿病用不着終身服藥,中藥完全有優勢,11mmol/L的Ⅱ型糖尿病,脾腎兩虛,中醫的辨證對證,法對證,療效很明顯,僅僅三個月,西藥停了,血糖穩定了,症狀解除了。這個Ⅱ型糖尿病,很多呀,80%以上的糖尿病都是Ⅱ型糖尿病,所以Ⅱ型糖尿病氣虛的多,這個病例很有代表性,你別追求養陰,你要改成補氣。
按語:
1、糖尿病又稱“消渴”,始載於《素問·奇病論》責之於陰虛燥熱,清熱養陰為治。殊不知Ⅱ型糖尿病氣虛多見,治當轉為益氣為主,養陰為輔,方能對證獲效。
2、“補中益氣”為Ⅱ型糖尿病效方,但要出入,黨蔘升高血糖改為生黃芪,當歸改為生地,伍入黃精更能降糖;雲苓、五倍子、生龍骨系《和劑局方》的“玉鎖丹”專治“消渴”,葛根升

性更助降糖止瀉。
“補中益氣湯”是治療Ⅱ型糖尿病奇方,但要有出入。主要的藥黨蔘,把黨蔘要拿掉,黨蔘能補氣但黨蔘要升高血糖,不能用黨蔘所以重用黃芪;“補中益氣湯”當歸,當歸降不了血糖,它是氣血的關係,補氣加上養陰的藥,血為氣母,但當歸沒有降糖的作用,所以改用生地黃,生地同樣能補血養血,血為氣母,但生地有明顯的降糖作用;不用升麻,用了葛根,葛根也能往上升,而且葛根能降糖止瀉,對便溏有好處,又能降糖,它也是“補中益氣湯”的升提作用,升麻就沒這作用,光是升提,所以改成葛根了。
3、白朮、白扁豆、仙鶴草健脾補氣;生地、黃精、知母養陰;杜仲、桑寄生、狗脊、補骨脂從陽求陰調腎陰陽。

第二十三章糖尿病

 病史:譚左,62歲,初診節氣,冬至。
患糖尿病近10年,用胰島素近年,每日注射3次,普通胰島素各16單位,空腹血糖依舊波動在10mmol/L左右,形寒肢涼,氣短乏力,腰痠腿軟,心悸納差,尿頻便溏,夜寐尚調。病友介紹,

門診求治,當日空腹血糖11mmol/L,苔薄白,質淡胖,脈沉細尺部弱。
這麼一個病史,跟第一個不一樣了。
學生:“腎陽虛。”
對!腎虧了。是腎陰虛還是腎陽虛?
學生:“腎陽虛。”
哎!腎陽虛。這個你印象很深了。為什麼呢?他腰痠腿軟,這完全是一個腎虧的指標。主症就抓腰痠,腰為腎之府。舌苔跟氣虛一樣,但是他有舌質淡胖,脈也沉細,但尺部要弱。所以這樣完全抓住腎陽不足,這個在糖尿病當中是很多見的。高齡的糖尿病人,那並不是陰虛呀。這個完全是個腎陽不足,腎虧呀。另外還有什麼地方虧?看出來沒有?
學生:“氣虛。”
肯定氣虛。這個氣虛在哪呀?那個部位的氣虛?
學生:“心氣虛。”
哎!心氣虛。你看心悸呀!對不對?另外呢他納差,那個地方虛呀?
學生:“脾氣虛。”
哎!脾也虛呀。就是心脾腎都虛了。這個辨證就很準了。但要注意呀,糖尿病病人納差你絕對不能給他開胃口,這胃口一開,他主食多了,血糖控制不住。唯獨我講過所有的辨證裏面注意兩口,上口就是胃口,唯獨糖尿病你不能注意胃口,你給他一開胃口,可麻煩了,血糖肯定高。
脈章:
譚老男性,患糖尿病近十載,今年注射普通胰島素(每日48個單位),空腹血糖仍未控制。病友介紹,求治中醫。形寒肢涼,神疲氣短,腰痠腿軟,心悸納差,尿頻便溏。苔薄白,舌質淡,脈沉細,尺部弱,空腹血糖11mmol/L,Ⅱ型糖尿病,心脾腎三髒陽衰不振,發為消渴,益氣温陽,陰中求陽,調腎陰陽為治,宗《景嶽全書》右歸飲化裁。
處方:
補骨脂10g菟絲子10g生黃芪15g生地10g黃精10g白扁豆10g山藥10g麥冬10g生杜仲10g桑寄生10g生薏苡仁10g知母10g鹿角霜10g仙鶴草10g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14劑,血糖降為9mmol/L,諸證皆緩,獲效守方。加“玉鎖丹”再服14劑,血糖降為7.1mmol/L,苔薄白,脈沉細。囑忌水果,穩情緒。開始減少胰島素用量,每晚減4個單位,一週減一次,再減中午,後減晨間,治療3個月後,胰島素已停用。血糖穩定在6.5mmol/L以下。
另外Ⅱ型糖尿病用胰島素危害特別大,這Ⅱ型糖尿病原來的稱呼叫非胰島素依賴型糖尿病,也就胰島沒有萎縮,僅僅胰島功能相對的不夠造成的Ⅱ型糖尿病,你一打胰島素那胰島的功能全部萎縮,這個危害是很大的。西醫的老師教他的學生,Ⅱ型糖尿病打胰島素三個情況下打:第一個要開刀,做手術了,趕緊把血糖降下來,血糖不降很難收口;第二有酮體了,你不用胰島素要酮中毒昏迷;第三個口服藥無效,再考慮用胰島素。而且胰島素不能長打。但Ⅱ型糖尿病打一兩個月解決問題就慢慢的撤。所以Ⅱ型糖尿病打了胰島素,尤其時間長了,這胰島基本上就萎縮了,更難治,但中藥能慢慢的給他恢復胰島的功能。像這個病人,也就3個月吧,胰島素停了,血糖控制了,説明他胰島的功能慢慢的恢復了,激活了。
這個例子很少見,很少會想到,糖尿病病人用温腎的辦法,都認為是陰虛內熱。這沒有陰虛,也沒有內熱,完全是個心脾腎的陽氣不振,用了温陽的辦法“右歸丸”。哎!調腎陰陽,他反而胰島素停了,血糖穩定,這就中醫辨證的一個神奇。
按語:
1、老年糖尿病陽衰者並非少見,本章心脾腎三髒皆虛,温心用生氣、仙鶴草;温脾投黃精、白扁豆;温腎入鹿角霜、補骨脂、菟絲子。
2、温腎應當從陰求陽,調腎效顯。生地、知母、麥冬、杜仲、桑寄生均為從陰求陽而設。
温腎我反覆講了,不能單純的補腎,調腎比補腎效果要提高,所以在温腎裏面應該陰中求陽,這樣調腎比温腎效果會明顯的提高。陰中求陽用生地、黃精、麥冬、生杜仲和桑寄生都是陰中求陽,而且藥理證實這些藥都能降糖。
3、現在藥理可遵循能夠增效,但要以辨證為前提,生芪、山藥、知母、黃精、薏苡仁、雲苓、白扁豆均以藥理證實可降血糖。
現在藥理也很重要,應該遵循能增加療效,但要以辨證為前提,違反辯證的藥理你用不得,反而影響療效。生芪、山藥、知母、黃精、生薏苡仁、雲苓、白扁豆都是藥理證實的能夠降血糖。

這麼一配合,這療效就明顯了。
4、生薏苡仁、山藥煮食,可加大用量,增強降糖效果。
你比如説拿生薏苡仁用60g,山藥用90g,就拿頭煎二煎,煎出來藥湯煮這兩個,煮熟了,代替糧食。飯不吃了,一天三頓飯就拿薏苡仁和山藥來代替。當然不能放在藥裏面煮,藥裏面煮這麼大量肯定就糊底了,取出來兩煎的藥湯來煮這個,這就增加了降糖的效果。代替糧食,而且又吃飽,又降糖。還有一手我沒有給你講:湯藥裏面用10g的生薏苡仁,10g的山藥還要加在裏面,不能用藥裏面不加。因為中醫的組方,缺一個藥用一個藥會影響療效。你光煮食了,它沒有給其它的配方放在裏面一起煮,也許會影響療效,所以用藥裏面還是加10g,不要省了。另外煮食當糧食吃,這樣保證療效。

 
第二十四章糖尿病
 病史:賈生,21歲,初診節氣,春分。
一個月前工作勞累發現口渴引飲,消谷善飢,查空腹血糖12mmol/L,怕服西藥有副作用而求治中醫。三多症狀明顯,汗出如淋,面色潮紅,苔黃質紅,脈來弦數。曾經診斷為Ⅰ型糖尿病。
講解與互動:
這很明顯嘛,這個糖尿病,完全是古人講的陰虛燥熱,既有陰虛,又有燥熱,而且陰虛症狀很明顯。舌質是紅的,面色是潮紅的。用什麼方?
學生:“白虎加蔘湯。”
那是人蔘白虎湯。
學生:“對。”
不能説白虎加蔘湯。這個説法《傷寒論》裏面叫人蔘白虎湯。還有別的方嘛?陰虛燥熱抓住了。人蔘白虎湯就是治療陰虛燥熱。
脈章:
青年賈生,工作勞累,一個月前發現口渴引飲,消谷善飢,尿頻量多,汗出如淋,面色潮紅。苔黃質紅,脈弦弦數。空腹血糖12mmol/L,西醫診斷為Ⅰ型糖尿病。氣分大熱,氣津兩傷。治宜益氣養陰,清熱生津。宗《傷寒論》“人蔘白虎湯”化裁
處方:
西洋參(另煎)5g生石膏(打)30g知母15g生薏苡仁10g仙鶴草10g生黃芪15g白扁豆10g生龍骨30g雲苓10g五倍子10g浮小麥30g炒白朮10g
這裏面把人蔘改成了西洋參。因為人蔘補氣沒錯,但是人蔘很熱,對津和陰不利,所以把它改成了西洋參。假如條件不好的,就拿30g的太子參來代替。西洋參一定要另煎,煎兩遍,拿這個

水兑在湯裏面,另外讓患者把這個藥渣子也吃了,這個西洋參很快很全的吸收了。生石膏用30g。所有的礦物藥,唯獨生石膏必須得先煎,因為生石膏一般不打碎,都是快。龍骨、牡蠣、海

蛤殼都用不着先煎,先把它打碎了,尤其龍骨都打成粉了,所以用不着先煎了。當然白虎堂裏面的粳米改成薏米,再加上補氣的仙鶴草。汗出如淋呀,要加生芪,加白扁豆,都是補氣;再加生龍骨,收斂止汗;還有那個“玉鎖丹”加上,生龍骨又能收斂又能止汗又能降糖;止汗加上浮小麥30g;最後加上炒白朮。一般防風不用,因為大汗淋漓呀。玉屏風散這是個好藥,就用黃芪和白朮,不用防風,用浮小麥來代替。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7劑,口渴汗多明顯緩解,納谷仍旺,尿量仍多,氣虛得復,陰津漸生,內熱仍重。上方加車前草30g、桑白皮10g、連翹10g,再進14劑,血糖降為

7.5mmol/L。尿量明顯減少,納谷漸常,再進7劑,血糖降為6.7mmol/L。苔薄黃,脈弦細。連服14劑,血糖6.3mmol/L,已無明顯不適,改為每晚服1汁,鞏固療效,未再複診。
按語:
1、Ⅰ型糖尿病少見,辨證大多陰虛內熱,符合傳統所論,本章可證。
2、人蔘白虎湯是治療Ⅰ型糖尿病效方,但要化裁西洋參代人蔘,即加大補氣力又能生津,更為切證,生薏苡仁代粳米可增降糖之效,炙甘草滋膩助熱故棄而不用。
炙甘草有點甜,會升高血糖。
3、生芪、仙鶴草、白扁豆、白朮、雲苓均增補氣之力;五倍子、浮小麥收斂止汗;車前草、連翹、桑白皮增清熱之功。
糖尿病常反覆,獲效後應鞏固,穩定情緒,控制飲食。

 

第二十五章糖尿病癤腫

 病史:宋生,46歲,初診節氣,立秋。
糖尿病6年,口服西藥,血糖波動在7~9mmol/L,近期皮膚多發癤腫,頭頸部,前胸上肢多見,此起彼伏,西藥抗菌效果不顯,大便較幹,納眠尚調。苔厚黃,舌質紅,脈弦數。
講解與互動:
這是糖尿病很常見的一個合併症,癤腫。好多病人不知道自己血糖高了,經常有癤腫或有毛囊炎,你就要注意,這種病人一查,往往血糖就搞。看看這個病人怎麼辦?這裏是舌苔黃膩。
學生:“温膽湯。”
哎!對了。温膽湯。這完全是痰濁。舌質也是紅,脈也是弦數,這就沒什麼虛呀!這完全是實證的糖尿病。用什麼方?温膽湯啊?看看吧。
脈章:
中年宋生,患糖尿病6載,西藥口服,血糖仍有波動,一般在7~9mmol/L,近期皮膚多發癤腫,頭頸前胸上肢多見,此起彼伏,發作不止,大便幹,苔厚黃,舌質紅,脈弦數。Ⅱ型糖尿病合併皮膚癤腫,肺主皮毛,肺熱毒藴而發癤腫,肺合大腸,肺熱移腸則便幹,舌脈均肺熱毒藴之證。治投經驗方,清肺解毒。
處方:
生芪30g生地黃15g制大黃10g草決明30g黃芩10g白菊花10g金銀花10g炙杷葉10g當歸10g丹蔘30g葛根10g
當然也可以用温膽湯,不矛盾。假如用温膽湯,但是後面清肺通便的藥都得加。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第3煎浸洗患部,連服7天癤腫明顯消退,腑行通暢,空腹血糖6.5mmol/L,肺熱漸輕。守法去當歸加桑白皮10g、白扁豆10g,再服14天,癤腫消退,血糖6.1mmol/L,苔薄黃,脈弦細。囑其每晚服1汁,鞏固一個月,未再複診。
這是個糖尿病病人合併了癤腫,推廣了看,就是這病人不是糖尿病,長毛囊炎,長癤腫,你用這個肺主皮毛,肺合大腸相表裏,用清肺解毒、通腑,他也會有效。但注意這裏面沒有用好多清熱傷胃的藥,沒用,用了以後清熱可以,但傷了胃就得不償失。
按語:
1、糖尿病合併癤腫多見,抗菌效果不佳,中醫辨證,根據肺主皮毛,清肺解毒為治有效。治軍、黃芩、枇杷葉為清熱主藥;如見便幹,投草決明、白菊花、當歸即通便又清肺;配金銀花清

肺解表之力大增。
金銀花,解表取效,裏面沒有表證,清肺之力大增。治療感染、癤腫、細菌性感染,金銀花是個很主要的藥。但我們家傳的不用金銀花,用金銀花的炭,金銀花的炭,這效果提高。但藥房沒有金銀花炭,你就用30g的金銀花拿來炒,給它炒成炭,這樣解毒清肺的作用比金銀花更好。
2、病在上部,葛根升清引經又能降糖,二診用桑白皮更能清肺;白扁豆培土生金又助生芪補正脱毒;生地滋陰不膩,助黃芪補氣又降糖。


 第二十六章糖尿病內分泌紊亂

 病史:金婦,43歲,初診節氣,白露。
患糖尿病6年,口服西藥降糖,空腹血糖波動在8~9mmol/L,經事不調,量少色淡,每月來潮,背涼多汗,形寒肢涼,心悸氣短,失眠多夢,納便尚調。西醫診斷為糖尿病合併內分泌紊亂,西藥無效,門診求治中醫。苔薄白,質淡紅,脈沉細。西藥治療效果不顯,門診求治中醫。苔薄白,質淡紅,脈沉細。
講解與互動:
這怎樣辨證?注意她月經量少,質淡,背涼,怕冷,手腳冰涼,心慌氣短。想一想?
學生:“心氣虛。”
心氣虛,對。有心氣虛。
學生:“陽氣不足。”
對!出汗多,背涼,這以前講過,這是一個很典型的一個症狀,後背發涼,有些病人後背吹風、冒風,這是一個概念,加上汗很多。這什麼情況?記得嘛?
學生:“營衞失調。”
哎!對了,營衞不和。用什麼方?
學生:“桂枝湯。”
對,桂枝湯。還有呢?心氣不夠,得補心氣呀。桂枝湯沒錯,但是背涼,調和營衞裏面還有加生龍骨、牡蠣;加上黃芪建中湯,補氣,補心氣。
脈章:
中年金婦,患糖尿病六載,西藥口服降糖控制不理想,空腹血糖波動在8~9mmol/L之間,今年經事不調,量少色淡,然仍每月來月經,背涼汗多,形寒肢涼,失眠夢多,西醫診斷糖尿病合併內分泌紊亂,西藥治療效果不顯,門診求治中醫。苔薄白,質淡紅,脈沉細。心脾腎陽氣不振,營衞不和,陰陽失調。治當温陽益氣,調和營衞,投《傷寒論》“桂枝龍骨牡蠣湯”合“黃芪建中湯”化裁。
我反覆講調經呀,不要籠統的講月經不調,這概念太大。她裏面要分量多少,這是很關鍵。她的月經量少而且顏色淡,這裏面沒有交代痛不痛,調經還要注意有沒有腹痛。
處方:
生芪30g太子參15g炒白朮10g 川芎10g丹蔘30g浮小麥30g生白芍15g桂枝10g葛根10g生龍骨30g生牡蠣30g炙遠志10g知母10g生薏苡仁10g夜交藤30g
因為Ⅱ型糖尿病還是補氣為主,大量的補氣;加上桂枝龍骨牡蠣湯調和營衞;止汗浮小麥是個很好的藥,但是一定要用到30g。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一週後,血糖降為7.4mmol/L,汗出減少,背涼緩解,夜寐改善,苔薄白,脈沉細。陽氣漸復,營衞漸調。效方守法加大益氣温陽之力。上方去夜交藤、炙遠志、川芎加補骨脂10g、仙鶴草10g、白扁豆10g、鹿角霜10g,再服7劑。血糖6.9mmol/L,正值經期,經量增加,未見腹脹,形寒改善。上方白芍改為赤芍,去仙鶴草加蘇木,再服一週,經事已淨,血糖降為6.1mmol/L,囑續服上方減西藥量,先由晚上減量,再減中午,最後減晨間。3個月後陪親屬求診,西藥已停,血糖6.1~6.3mmol/L,經事已調,無明顯症狀。
鹿角霜是個主藥,既能温陽又能通經;白芍改成赤芍讓她增加月經量;益母草不用了加上蘇木也是給她增加經量。
西醫治療內分泌紊亂也是個盲點,他沒辦法的。但內分泌紊亂我以前講課講過,一共5個類型。這個完全屬於營衞不和,當然還有痰濁,還有腎虧,還有肝氣鬱結5個類型。但這個類型從病史來看,完全是營衞不和,陽虛。
經方是個有效的方。黃芪建中湯,桂枝加龍牡湯都是經方,當然必須要改,要對證這樣才能確保療效。像桂枝湯裏面就沒用姜棗草,經方的姜棗草我體會是多餘的。但是現在中醫的温陽派,附子肉桂用量都很大,這實際上是個流派。温陽不是近代發明的,古人就有温陽派,但是這個一定要根據病情,不能一味的追求流派。不搞辨證那就麻煩,非但不會有效,甚至會有副作用。

你比如説我剛才講的Ⅰ型糖尿病,年輕21歲,他陰虛內熱,你不顧這個辨證,不顧證類,給他重用温陽,絕對害他,非但不能有效,甚至嗓子腫了,鼻子痛了,所以一定不能為流派而流派,根治還是中醫的辨證。流派的特色要學,但是絕對不能一味追求,非但影響療效,而且會有副作用,這個很多見。糖尿病合併內分泌紊亂,當然我這裏舉的是營衞不和,陽氣不振,你不符合這個的,比如內分泌紊亂還有腎虧的、痰濁的,還有肝鬱的,那你在這個基礎上就不能用桂枝湯來調和營衞。要舒肝理氣,祛痰,調腎陰陽。總而言之要辨證。搞一方一法治療,中醫也會有效,但不會全效,有的用不好,不對證還有副作用。
按語:
1、內分泌紊亂西藥乏效,背涼形寒,汗多系陽虛不振,營衞不和,“桂枝龍骨牡蠣湯”對證而奏效,加入重量生芪和補氣的太子參、白朮益氣可以温陽乃脾腎同治。
2、葛根降糖,引經入後背可除背涼;遠志入心可止心悸;知母入腎降糖安神;一味丹蔘功同四物,調理衝任;鹿角霜温通不燥,託舉陽氣又增經量。
3、經方有效,但不能生搬硬套,要改制對證,確保療效。


第二十七章腎炎

 病史:李左,49歲,初診節氣,大暑。
患者2年前無明病因,出現間歇性尿血,腰膝痠軟,血壓波動140~150/90~100mmHg。在本地醫院身穿檢查,確診為lgA腎病,口服強的松環磷酰胺等降壓類西藥,未見明顯好轉,而到京門診求治中醫。當天血壓140/95mmHg,血沉80mm/h,尿白細胞25/ul,紅細胞250/ul,蛋白75mg/dl,頭暈且重,胸悶脘脹,口粘納呆,苔黃膩。舌暗紅,脈弦滑。
講解與互動:
lgA腎病世界沒解決。西醫無能為力,吃激素解決不了這個病,反而一個病變成激素中毒,變成兩個病,所以西醫治療這個病完全是個盲點。中醫完全有療效優勢。你們看看這個病人,這個

病史怎麼辨證?你用用腦子應該很明確了。
學生:“痰濁。”
對呀!痰濁呀!痰濁下注。我講了無形的痰有5個主症,他基本上都符合,關鍵是看舌苔,苔黃膩一錘定音。就沒有其它5個症狀,只要是舌苔膩,肯定是痰濁,而且是痰濁化熱。當然這個腎

炎不搞辨證,往往就是用健脾温腎,都離不開越婢加術湯、金匱腎氣丸或者真武湯。這個病人你不搞辨證吃這個藥,那越吃越麻煩,痰濁那麼重,給他健脾,給他補腎温陽那就害了他。用温膽湯是不是?但你用温膽湯一定要想到,當然這個病人舌質是暗紅,一定要想到就是沒有瘀血,你加上化瘀的藥,提高療效。另外痰和瘀是互結的,當然他舌質暗紅,更應該加這兩個化瘀藥的藥了。就是沒有暗紅,你加化瘀的藥,只會有好處。記得嘛?化瘀的藥什麼藥?
學生:“丹蔘。”
哎!丹蔘。這個印象是深刻了,一味丹蔘功同四物,化瘀主要靠丹蔘。化痰呢?化痰靠什麼?
學生:“萊菔子。”
哎!對了。化痰靠萊菔子。這兩個主要的藥你一定腦子裏記住,甭管什麼病,苔膩的病人,説明他痰偏重,別忘了萊菔子,温膽湯加萊菔子。瘀的病人有紫斑或者舌下靜脈顯露,想到活血化瘀,裏面當然用丹蔘。應該想到痰瘀互結,痰瘀同治,就苔不膩,你加一個祛痰的藥,也能提高療效,祛痰的藥別忘了萊菔子。
脈章:
47歲,羅生,2年來經常尿血,腰膝痠痛,頭暈且重,胸悶脘脹,納呆口粘,口服激素等西藥未能奏效來求治中醫。血壓140/95mmHg,血沉80mm/h,尿白細胞25/ul,紅細胞250/ul,蛋白75mg/dl,曾腎穿刺確診為lgA腎病。苔黃膩,舌暗紅,脈弦滑。痰熱壅結,膀胱失司發為血淋。治當清熱祛痰,利濕止淋。投經驗方“清熱利濕湯”加味。
處方:
茵陳(後下)15g澤瀉10g川芎10g萊菔子10g王不留行10g天麻10g海藻10g仙鶴草10g益母草10g丹蔘30g竹茹10g枳殼10g雲苓10g陳皮10g白茅根30g藿香10g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2周,血壓降為120/80mmHg,血尿明顯減輕,諸症緩解,仍有腰痠、神疲乏力,血沉21mm/h,尿白細胞10/ul,紅細胞150/ul,蛋白50mg/dl。苔薄白,舌淡

紅,脈弦細。痰濁已清,脾腎兩虛顯現。治轉健脾調腎,養血止淋。投《內外傷辨惑論》“當歸補血湯”加味。
處方:
生芪10g當歸10g生地黃10g澤瀉10g生杜仲10g野菊花10g黃精10g連翹10g桑寄生10g仙鶴草10g王不留行10g白茅根30g懷牛膝10g白花蛇舌草30g三七粉(衝)3g
用懷牛膝補腎,不是給他引血下行,而他有血尿,所以不應該用川牛膝,應該用懷牛膝。
這樣的病人還有食療的辦法,就拿鮮的白茅根60g,假如干的話就用120g,乾的白茅根現在水裏面泡,泡透了,再加上冬瓜,冬瓜洗乾淨了,連皮和子都放在裏面,至少用120g冬瓜,混合在一起放在打汁機裏面打成汁,喝汁,早晨1次,晚上1次,這個對lgA腎非常有效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1個月,腰痛解除,精神好轉。苔薄白,脈弦細。尿白細胞5/ul,紅細胞25/ul,蛋白30mg/dl,血壓血沉正常。效方守法,再服1個月,逐漸激素減量,2個月後複診,激素已停服,查尿已正常。效方研末,早晚各服3g鞏固,未再複診。
按語:
1、lgA腎病難治,中醫有療效優勢,但要辨證論治。初為痰熱血淋,清熱祛痰為治;後脾腎兩虛,健脾調腎論治而獲效。2年的lgA腎病治療不到3個月而除,已停服激素,療效明顯。
2、温膽4味合茵陳、澤瀉祛痰巧配,苔膩除痰濁祛;海藻即助祛痰又降血壓。藿香時令用藥,清暑利濕。
3、萊菔子、王不留行,痰瘀同治,又可利水降壓。仙鶴草、白茅根止尿血有效藥對。
4、“清熱利濕湯”4味組成:茵陳、澤瀉、川芎、萊菔子。功能祛痰利濕,見苔膩者合温膽4味,奇效可靠。
5、調腎陰陽配合健脾養血,可以增效,黃精補氣陰兩虛優於山萸肉;杜仲、桑寄生陰陽雙調,功不可缺。


 第二十八章泌尿系感染

 病史:郝婦,39歲,初診節氣,小寒。
患者多年前經常小便不利,尿頻尿熱尿混,經西醫診斷為泌尿系感染。西藥治療,病情反覆,近月證情加重,遂來門診求治中醫。刻下排尿不暢,尿頻尿熱尿混,氣短納差,尿蛋白(++),

潛血(+++)。苔薄黃,脈陳細數。
講解與互動:
什麼證候?看明白沒有?這個病人坐在你面前,先把辨證找準了,在開方。
學生:“濕熱下注。”
哎!對了。濕熱下注。尿不暢,當然她是個濕熱。假如見了苔膩,那非但有濕熱,而且有痰。現在僅僅濕,苔黃不膩,當然舌苔一定是黃的,尿頻、尿熱、尿混,這完全是濕熱,下焦濕熱或者叫濕熱下注。用什麼方子?
學生:“八正散。”
還有什麼方?
學生:“温膽湯。”
温膽湯不用了。苔不膩,你老想到温膽,我給你講了,濕為主沒有痰呀,苔不膩,温膽湯就不用了。
學生:“滋腎通關丸加四妙丸。”
哎!對了。用滋腎通關丸和四妙丸。八正散也可以用,但是不如四妙丸和滋腎通關效果好。
脈章:
郝婦,小便不適多年,尿頻、尿熱、尿混,診斷為泌尿系感染,西醫治療病情反覆,本月加重,排尿不暢,氣短納差,尿蛋白(++),潛血(+++)。苔薄黃,脈弦細數。
她裏面還有脾虛,因為脈沉細,加上氣短納差,所以她有脾失健運。清熱利濕用滋腎通關和三妙丸。這泌尿系感染關鍵是抵抗力差,是個感染,細菌感染或者病毒感染,支原體,衣原體,但是根基在於抵抗力差。你不扶正要消這個炎,很難。不要炎證就想到消炎,清熱解毒或者利濕都不夠,一定要加上扶正。假如這個病人還有脾虛,那就更應該扶正健脾了。用西藥包括輸液,抗菌素治療泌尿系感染往往療效不明顯,而且抗菌素特別傷胃,用了以後他胃不行了,影響吸收,抵抗力更差了,所以西醫治療泌尿系感染他非常被動。用最新的頭孢,結果非但不會控制感染,而且肯定傷胃,不能吃飯他更麻煩。
處方:
知母10g黃柏10g肉桂3g生薏苡仁10g炒蒼朮10g川牛膝15g生芪15g白扁豆10g雲苓10g蒲公英10g瞿麥10g萊菔子10g生山楂10g陳皮10g白花蛇舌草30g
這三個什麼藥?
學生:“滋腎通關丸。”
哎!滋腎通關。知母、黃柏、肉桂,加上薏苡仁、蒼朮、川牛膝那就四妙丸了;底下加健脾的藥,扶正祛邪提高療效,特別好的是黃芪,黃芪非但扶正,健脾補氣,而且可以託毒(託毒對感染非常有好處);加上白扁豆和雲苓都是健脾補氣的藥;再加上清熱利濕用公英、瞿麥、萊菔子、山楂、陳皮和白花蛇舌草。因為這個病人是婦女,31歲的一個婦女。假如一個男士泌尿系感染,他往往會出現尿痛,甚至陰囊痛,這個時候就可以加一個藥,就是甘草稍,甘草的尖。我一般方子裏面很少用甘草,甘草絕對不是國老,好多病加了甘草反而厲害,唯獨泌尿系感染,尿痛或者陰莖痛的時候加10g的甘草稍會提高療效,有很明顯的止痛效果。
學生:“可以加車前草?”
車前草可以加,沒問題。因為裏面有清熱解毒更好的白花蛇舌草,而且白花蛇舌草不會傷胃,你不用白花蛇舌草用車前草也一樣,總是給濕邪有去路。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7劑,尿熱解除,尿色減淡,尿頻緩解,食納稍增,氣短依存。苔薄黃,脈弦細。查尿蛋白(+),潛血(±),濕熱漸退,脾虛稍復。宜增強補氣健脾之力。上方去肉桂、蒼朮、萊菔子、山楂,加炒白朮10g、仙鶴草10g、焦三仙30g,再服14劑,食納增加,氣短顯減,查尿蛋白(±),潛血(+),加益母草10g、白茅根30g。續服14劑,食納正常,苔薄白,脈弦細。查尿蛋白(-),潛血(±),上方每晚服1汁鞏固,未再複診。
為什麼治療當中變成潛血(+),這個病人我上面沒寫,好一點以後他就忘了,吃了辣椒,泌尿系感染很怕辣椒,很怕鹽,所以她尿血增加了。這時候加益母草、白茅根治她尿血。
泌尿系感染中醫治療很有優勢,糖尿病可以合併泌尿系感染,你可以加用這個辦法。但泌尿系感染裏面兩個原因:一個假如蛋白多的,糖尿病厲害,蛋白多的,裏面別忘了用薏苡仁、黃柏和連翹,這三個藥專門消蛋白的。甚至把連翹改成連翹炭,3倍的量,自己炒成炭,效果更好。假如有尿血的,裏面主要是益母草和白茅根,有的可以加仙鶴草。這是各種類型的泌尿系感染一個是消蛋白的,一個是消紅血球的。但白茅根必須用30g,益母草和仙鶴草那就是常規量用10g。
按語:
1、婦女泌尿系感染常見,經常反覆,屬難治證。只要見膀胱刺激症,按濕熱下注經常獲效。
2、為防止泌尿系感染反覆,應當扶正祛邪,最效者用生氣,還可配白扁豆、仙鶴草、炒白朮。
當然這個病人有氣短,你更應該加健脾補氣的藥;假如沒有氣短,你也應該加上扶正的藥來防止它反覆。
3、蒲公英、瞿麥、白花蛇舌草,苦寒清熱,但並不傷胃,用治泌尿系感染最宜,且為消蛋白尿的效藥。
4、仙鶴草、益母草、白茅根專止尿血有效藥對。
5、治療獲效後,改為每晚服1汁,至少鞏固1個月。


第二十九章痛風

 病史:蔡生,31歲,初診節氣,小滿。
左足腫痛3年,加重半年,西醫確診為痛風,服秋水仙鹼等西藥,無明顯效果。經常發作,門診求治中醫。刻見左足腫痛,飲啤酒時加重,頭重胸悶,口粘且苦,尿黃便幹,食納不佳,查尿

酸490mmol/L,左足第一跖關節紅腫熱痛。苔根黃膩,舌質暗紅,脈弦滑尺弱。
講解與互動:
什麼辨證?什麼證類?
學生:“痰濁。”
哎!痰濁。但這裏面矛盾在什麼地方?他有一個尺脈比較弱,你光從脈來辯證,説明他還有腎虧。實際上沒有腎虧,因為症狀沒有,舌苔不支持,不能捨症從脈,要舍症從舌。腎虧的話,舌質肯定淡胖,他沒有淡胖,而且根是黃膩的,這完全是痰濁呀!而且痰濁化熱。從痹證來講,這完全是個熱痹或者叫濕痹都行。開什麼方?
學生:“温膽湯。”
温膽湯也可以。温膽湯沒錯呀!説明你們開動腦子了,用腦子就好。
脈章:
蔡生,左足腫痛3載,加重半年,伴頭痛胸悶,口粘且苦,尿黃便幹,食納不佳,尿酸490mmol/L,左足部第一跖關節紅腫熱痛。苔根黃膩,舌質暗紅,脈弦滑數。濕熱下注,經絡瘀阻,發為熱痹,不通則痛。治當清熱利濕,通絡止痛,投經驗方“茵陳温膽湯”,以通止痛。
温膽湯加茵陳、澤瀉就改為茵陳温膽湯。以通止痛,通了就不痛了,不通了肯定痛。但不通的原因是濕熱或者叫痰熱都行。
處方:
茵陳(後下)15g竹茹10g枳殼10g雲苓10g生薏苡仁10g石菖蒲10g鬱金10g陳皮10g川楝子10g 元胡10g丹蔘30g赤芍10g萊菔子10g知母10g蠶砂(包)10g木瓜10g
茵陳温膽湯這6味藥動用了;加了個薏苡仁,加強利濕;痰瘀互結,加了丹蔘、赤芍,既能化瘀又能止痛;痰裏面別忘了萊菔子;加上清熱的知母,止痛的蠶砂;加上了陰經的木瓜。
當然木瓜要注意呀!這是個酸性藥,尿酸高用木瓜一定要注意。我裏面給他加了一個食療的藥。配合食療,讓他經常喝蘇打水,包括礦泉水;第二經常吃發麪的麪食。麪食發麪這裏面有鹼,就拿這兩個鹼性的東西給他中和酸性。木瓜治療紅腫熱痛是一個很重要的藥,怕它酸你裏面加礦物的藥,就加生龍骨和生牡蠣。生龍骨和生牡蠣即用了木瓜的止痛治熱痹,又控制它的酸性。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14劑,腫痛明顯緩解,發作頻率減少,紅腫減輕,納可便調。濕熱之證漸減,阻絡現象仍存。上方去菖蒲、鬱金加老鸛草10g、雞血藤10g、忍冬藤30g、豨薟草10g,活血通絡,再服14劑,左足疼痛已輕微,紅腫範圍明顯縮小。苔薄白,脈弦細。濕熱漸去,改投調腎陰陽法鞏固,以杞菊地黃湯加桂枝、生杜仲、桑寄生,再服30劑,紅腫消除,尿酸降為410mmol/L,已屬正常。上方加三七粉(衝)3g,製成水丸鞏固,未再複診。
治熱痹,忍冬藤是個非常好的藥,就銀花的藤,但是要用30g,它既能治熱痹清熱止痹,又能降血糖、血沉。血沉高的病人用忍冬藤30g,就更適合了;加上豨薟草讓他活血通絡。
痛風不能吃海鮮,不能喝酒,不能吃豆類,三個禁忌,否則很容易復發。可以喝白酒或紅酒都沒有問題。痛風很痛苦,發作的時候心煩意亂,甚至吃嗎啡這個疼痛不一定止住。
痛風很容易復發,必須調腎陰陽來治本,來鞏固。甭管他虧不虧,有沒有腎虧的表現,最後收工的還是調腎陰陽,用杞菊地黃湯再加上生杜仲、桑寄生從陰求陽。
按語:
1、痛風難治,常常反覆,本章證屬濕熱阻絡,按濕熱痹證施治。投“茵陳温膽湯”獲效,茵陳、知母清熱不助濕,苦寒不傷胃為君藥;澤瀉、草決明、薏苡仁、萊菔子利濕並使濕由下泄。
2、豨薟草、木瓜、丹蔘、赤芍疏通經絡,除熱痹效藥;蠶砂止痛配金鈴子散為止腫痛妙藥;忍冬藤能清熱通絡,利濕止痛可用30g。
3、為防痛風復發,用調腎陰陽法治本鞏固。


 第三十章痛風

病史:梁左,40歲,初診節氣,立冬。
右踝以下腫痛2年,常因着涼勞累,飲食不節,反覆發作。曾服多種中西藥,均難止痛,查尿酸510mmol/L,西醫診斷為痛風,來院門診,求治中醫。左踝趾關節腫痛,皮色不變,四肢不温,形寒腰痠,食納不香,尿清便溏,夜寐尚酣,苔薄白,質淡胖,脈沉細。
講解與互動:
什麼證類?
學生:“腎陽虛。”
腎陽虛不錯。還有什麼?
學生:“脾陽虛。”
哎!對了。脾也虛呀!吃飯不好,四肢不温,這都是脾虛嗎。加上便溏,尿清,形寒,腰痠,這完全是腎虛,就是脾腎陽虛。但是不太重。重了尺脈就弱了,舌質已經淡胖了,尺脈沒弱,僅僅沉細,説明腎陽不足不太嚴重。
開什麼方?
學生:“實脾飲。”
可以用實脾飲。你們老記得,温腎陽老想到附子,我就提醒你們不用附子,附子毒性太大。為什麼?温而燥。温燥的藥對腎陽有好處,對腎陰肯定有害,你腎的陰和陽要調,你不能温過頭,温了腎陽傷了腎陰,達不到調腎陰陽的目的。所以你們一看腎陽不足絕對不要想到實脾飲呀,越婢加術湯呀,金匱腎氣丸呀,都別想到,因為裏面含有附子。
學生:“右歸飲。”
哎!對了。右歸飲可以考慮。看看我給他用什麼藥?絕對不用附子。陽和湯裏面最主要的藥就鹿角霜,温腎陽鹿角霜是個很好的藥,温而通,而且不燥。但你不能用鹿茸,也不能用鹿角膠,那是温陽,但是肯定燥。
脈章:
中年梁左,2年來右踝以下腫痛不斷,常因着涼勞累,飲食不節,反覆發作。曾經西醫確診為痛風,中西藥治乏效,求治中醫。刻見右踝趾關節腫痛,皮色不變,形寒腰痠,納呆便泄,四肢不温,查尿酸520mmol/L。苔薄白,質淡胖,脈沉細。脾腎陽虛,寒凝阻絡,發為寒痹。治當健脾温腎通絡止痛,宗《和劑局方》“四君子湯”合《外科全生》“陽和湯”化裁,温以定痛。
別以為痛風就是熱痹,痛風見於寒痹的並不少見。寒痹別想到用附子,要想到鹿角霜。温腎陽想到鹿角霜,比附子有利多了。
處方:
生芪15g炒白朮10g雲苓10g當歸10g鹿角霜10g桂枝10g補骨脂10g赤芍10g丹蔘30g川楝子10g元胡10g白扁豆10g川斷10g炮姜10g生牡蠣30g三七粉(衝)3g
四君子不用黨蔘,黃芪比黨蔘好,加上當歸就是氣血的關係;加了三七粉給他止痛。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14劑,形寒肢涼解除,踝趾關節腫痛緩解,納便已調。仍見腰痠,苔薄白,舌質淡,脈沉細。脾運已健,腎陽未復,腎氣未充,再增温腎之力。上方去白扁豆、炮姜、當歸、白朮加雞血藤10g、老鸛草10g、生杜仲10g、桑寄生10g。再服14劑,腰痠顯減,踝趾腫痛又緩解。苔薄白,脈弦細。查尿酸420mmol/L。上方改為每晚服1汁,連服1~2個月鞏固,未再複診。
按語:
1、治痛風不能一方一法,取效仍應辨證論治。本章純屬脾腎陽虛,只需對證,健脾温腎治痛風也能獲效。
2、“陽和湯”本是外科用藥,改制後同樣可治寒痹。鹿角膠温燥改用鹿角霜燥性緩解又温通,肉桂改桂枝温通力增,白芥子、麻黃、生草可以免用,熟地黃改當歸,防滋膩配生芪成“當歸

補血湯”,養血益氣。
熟地改成當歸,因為熟地比較滋膩,所以古人用熟地為防止礙胃口,要配上醒脾的辦法,就用木香、砂仁、陳皮來醒脾。乾脆不要用熟地,把熟地改成當歸,這樣和黃芪配合就成了“當歸補血湯”來益氣養血。
3、腎宜調,補骨脂、川斷、杜仲、桑寄生屬調腎效藥;赤芍、丹蔘活血通絡,三七、金鈴子散止痛,牡蠣制酸降尿酸;雞血藤、仙鶴草、老鸛草都是治腎虧腰痛的藥對。
腰痛加上下肢麻木的,比如腰椎間盤脱出,他非常痛,壓迫了神經,下肢就麻木,這尤其用老鸛草又能止痛又能祛麻,老鸛草是很好的一個藥。

 

第三十一章神衰

 病史:呂生,37歲,初診節氣,小滿。
失眠2年,入睡困難,寐則多夢,每晚最多睡2~3個小時,醒後難眠。服安眠藥雖在加量,效果越來越差,腰痠背痛,心煩神疲,兩便尚調,手足汗多,來院門診,求治中藥安眠。苔薄黃,

質較紅,脈細數。
講解與互動:
考慮考慮這辨證是什麼?
學生:“心腎不交。”
還有嘛?你要辨證呀!我教你個竅門,先別考慮症狀,有時症狀靠不住的,先看舌苔脈搏。我不是講過辨證的實用性嗎?這個舌苔脈搏一看就明白。他是什麼舌苔脈搏呀?苔薄黃,質紅,脈細數。你腦子馬上就蹦出來,這是什麼病?
學生:“陰虛火旺。”
哎!這是陰虛。先大的方向定下來,這個神經衰弱屬於陰虛。然後再找一找,因為陰虛我講過,五心煩熱,不一定就是典型的發熱。他沒有發熱,有心煩。但是他有症狀,手腳心多汗,這也是五心煩熱的一個範圍呀!手腳心多汗加上心煩,加上苔薄黃,當然也許沒有苔,主要舌質紅,脈細數,那就肯定(一個主證,一個舌苔、脈搏)是陰虛。大方向找出來,這個是陰虛。然後你再找一找,給他五臟定位。腰痠背痛。
學生:“腎。”
哎!對了。就定位了。這個五臟定位講過了:辨虛證四個基本的虛證加上5個臟腑的定位證,腎的定位證就腰痠或者腿軟,所以這個病人肯定腎陰不足。對不對?加上疲勞神疲,説明脾也不行,這個一歸類,這個辨證就很準確的定位了。所以你反覆考慮呀!我給你這個病使你先別考慮那麼多因素,先看舌苔脈搏。尤其主述症狀和舌苔脈搏不符合的時候,你別顧症狀,要顧舌苔,舍症從舌,要記住這句話。這樣辨證很快就到位了。我看門診很快,這麼多病人,一個人3分鐘,怎麼搞準呀!竅門就是看舌苔。甭管你説什麼,首先要明白這是什麼病。這個病神經衰弱,馬上看舌苔,一看質紅,脈細數,就知道陰虛。抓一個主證,不到一分鐘,辨證就準了,就出來了,八九不離十,這臨牀一個很大的竅門。這明白了沒有?辨證你別看主述,先看舌苔,這是關鍵。
脈章:
中年呂生,失眠兩載,服西藥用量加大效果不佳,求治中醫。入睡困難,寐則夢多,早醒難睡,腰背痠痛,神疲心煩,手足出汗。苔薄黃,舌質紅,脈細數。心主君火,腎主真陰,腎水上潤,心火下降,腎水不足,不濟心火,心腎不交致失眠難寐。宜交通心腎,守《韓氏醫通》“交泰丸”加味。
交泰丸是不夠的,必須加上好多補腎陰的藥。“交泰丸”什麼組成?
學生:“黃連、肉桂。”
哎!黃連、肉桂,3∶1。這是一個很好的方子。上個70年代我在廣安門醫院腫瘤病房,因為腫瘤病人負擔很厲害,十有八九都失眠,睡不好覺。但是矛盾,又是胃癌、肝、癌腎癌的病人,你吃了安眠藥,不一定能安眠,但對肝腎胃損害特別大,這是矛盾呀!所以當時我就用了《韓氏醫通》的“交泰丸”。很簡單,磨成粉,裝在膠囊裏面,裝在1號膠囊,讓病人每天晚上睡覺前吃5粒,讓他安下心來。有些病人心煩意亂,你讓護士給他按摩,指針神門或者讓病人足療,用花椒水泡腳,這個效果特別好,不吃安眠藥,好多病人都睡着了,所以“交泰丸”是治療失眠非常有效的一個小方。因為大多數病人失眠除了苔膩這是痰濁蒙竅引起的,苔不膩基本上都屬於心腎不交。
處方:
黃連10g肉桂3g生地黃10g黃精10g炒棗仁30g知母10g雲苓10g川芎10g生龍骨30g夜交藤30g生梔子10g川牛膝15g
黃連、肉桂,3∶1。黃連3份,肉桂1份。加生地補腎陰呀!黃精講了肝脾腎三個陰都能補,而且黃精又能補氣,所以氣陰兩補黃精是個好藥。這裏面注意,為什麼用牛膝?就中醫講的病在上,治在下,也就用升降理論,川芎往上升,牛膝往下降,一升一降有利於治失眠。陰虛必有內熱,治心煩最好的藥就是生梔子,這經方里面《張仲景》治療心煩都離不開生梔子。當然生梔子必須打,不打它熬的時候藥效受影響,就打碎了。
結果:
上方每日服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14劑。夜寐明顯改善,已可酣睡5小時左右,夢減仍有腰痠,心煩、汗出,再增補腎健脾之力。上方加生芪、生杜仲、桑寄生、川斷再服14劑,諸證皆除。苔薄黃,脈弦細。減為每晚服1汁,再服一個月鞏固,未再複診。
神經衰弱和情緒影響很大,它反覆性比較大,所以有效的時候一定要鞏固療效,至少鞏固1~2個月。還有一個辦法就把有效的藥磨成藥粉,裝在1號膠囊裏面,每天服。
按語:
1、心主火,腎主水,互相制約,互相關聯。心陽下降,温養腎陽;腎陽上升,滋養心陰,水火相濟。一旦腎水不濟,心火獨亢便會出現心煩失眠,“交泰丸”是效方。
交泰丸的奧妙,它裏面並沒有滋水的藥,他用黃連來降心火,肉桂引火歸原,它奧妙就在沒有滋陰的藥,通過引火歸原和降心火達到交通心腎,這他組方的奧妙。裏面並沒有養陰的藥,但是火到了腎,陰就能上潤心,心火再一降,心腎就交通了。《韓氏醫通》,韓氏是個臨牀家,很有臨牀經驗,組方特別巧妙。當然還要加生地、黃精來滋陰。而且黃精還可以健脾,他又疲乏,所以黃精就三用了,肝脾腎陰滋了,再加上健脾補氣,這是個好藥。但有一段北京的黃精很緊張,用玉竹來代替,那絕對是兩回事。玉竹養陰就養肝腎之陰,絕對不養脾陰,玉竹更不能補氣,玉竹非常滋膩,弄不好胃口就到了,所以代替不了,只能用黃精。當然我臨牀很不願意用熟地。為什麼?熟地非常滋膩,很會影響胃口,補血、補脾一定要保護胃,所以不用熟地用生地。

生地跟熟地一樣,有養陰補血作用,而且生地可以清熱,陰虛必有內熱,所以生地就更適合。杜仲、桑寄生、川斷是從陽求陰;生芪雲苓是補氣健脾;知母、生梔子是幫助清心火,所以這個方子就是心脾腎三髒同治。剛才講了川芎、牛膝是升清降濁;棗仁、夜交藤、龍骨這是安眠的特效藥。但是棗仁和夜交藤用量必須大,用30g。得寫明炒棗仁。我過去講課的時候講過失眠,不知道你們記得沒有?夢多的用什麼藥入睡困難的,早醒的用什麼藥?還能記得嗎?誰能記得?作夢多的用什麼藥?
學生:“棗仁、夜交藤。”
棗仁、夜交藤?誰還知道?
學生:“交泰丸。”
哎!對了。夢多的用交泰丸,入睡困難早醒的就用棗仁和夜交藤。記住了,這個有區別。另外失眠有兩種情況:一個就夢多,能睡,睡着了就做夢;第二就入睡很困難或者早醒,醒了就睡不着,這是兩種失眠,用這兩個不同的有效藥。神經衰弱是個大病,尤其現在社會競爭相當激烈,往往心態不平衡,他比的方向不對,光和好的比,沒有和低的比,所以心態不平衡,老有怒,老覺得自己一身功夫為什麼錢掙得少,地位低?這個心態很能出事。心腎不交,神經衰弱,西醫沒辦法的,中醫非常有療效優勢。
2、生地、黃精加強滋腎陰;生杜仲、桑寄生、川斷從陽求陰;生芪、雲苓益氣健脾;知母、生梔子助清心火,心脾同治;川芎、牛膝升清降濁,利於安眠;棗仁、夜交藤、龍骨乃安眠效藥。
3、失眠易反覆,每晚服1汁,可資鞏固。


 第三十二痹證

 病史:李茹,41歲,初診節氣,驚蟄。
患風濕性關節炎近十年,四肢關節腫痛,強硬不利,着涼時加重。神疲乏力,氣短自汗,腰背痠痛,腿軟沉重。由病友介紹,門診求治。面色晄白,四肢不温,苔薄舌淡,脈象沉細。
風寒濕三氣雜至,合而為痹。風寒濕三種痹,這屬於哪種痹?
學生:“寒痹。”
有寒。為什麼有寒?虛證還是實證?
學生:“虛證。”
對。虛證。虛證哪個虛呀?
學生:“陽虛。”
陽虛很對。還有什麼虛?
學生:“氣虛。”
對。氣也虛。你看苔薄舌淡,脈沉細,那肯定是氣和陽都虛了。氣陽兩虛,抓住大方向。氣陽兩虛定那個髒?
學生:“腎。”
對。因為抓住腰痠,腰背痠痛,腿沉,腿軟,腎沒問題。還有哪個髒?
學生:“心。”
哎!心。氣短自汗呀!不是心嗎?心神氣陽兩虛,中醫講這就是寒痹。因為虛了以後,寒凝了。用什麼方?想一想用什麼方?千萬別奔着“金匱腎氣”,你跟我學你少用附子。
學生:“獨活寄生湯。”
獨活寄生湯,對呀!這是很好的一個方子。但是你必須加上温陽的藥。温陽不夠,因為她是寒痹,邪走在經絡裏面,要温而通。
學生:“鹿角霜。”
對,你想到用鹿角霜,腦子印象深刻了,絕對要用鹿角霜。
脈章:
中年李婦,患痹證近十載,四肢關節腫痛,強硬不利,着涼加重。神疲乏力,氣短自汗,腰脊痠痛,腿軟沉重,四肢不温,面色晄白,苔薄舌淡,脈象沉細。肝腎虧虛,經脈失榮發為虛痹,病屬風濕性關節炎,治當補肝腎,養榮剔絡,宜《備急千金要方》“獨活寄生湯”加減。
處方:
生芪15g當歸10g 生杜仲10g桑寄生10g獨活10g防風10g雲苓10g生薏苡仁10g陳皮10g澤瀉10g木香10g川芎10g川牛膝15g秦艽10g桂枝10g
陳皮在裏面就起到補而不滯,陳皮也有天然的激素,對關節有好處。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14劑。關節疼痛減輕,乏力氣短,腰痠腿軟皆緩。汗多如舊,加強固表止汗,活血止痛之力。上方加炒白朮10g、地龍10g、丹蔘30g,防風改用10g,生芪加為30g,再服14劑,自汗已止,痹痛已輕。上方改為每晚服1汁,上下午各服木瓜丸6g。1個月後複診,除勞累後偶感關節輕痛餘無不適。上方再加西洋參,三七粉3g,共研細末裝入1號膠囊,每日2次,每次6粒,鞏固常服。1年後其他病友轉告,病情一直穩定。
説到自汗呀,我以前講課講過,再給你複習一遍。書上講的自汗是氣虛,盜汗是陰虛,其實不盡然,所有的汗甭管自汗盜汗有效的都是玉屏風散。治療汗你注意一個,絕對不能用石菖蒲和鬱金。透竅以後這個汗止不住。自汗透竅的藥要改成利尿藥,尤其用桑白皮和冬瓜皮利尿,車前草,使汗改道,不從毛孔出,從小便走。不用透竅藥,加上玉屏風散。再加一個重要的藥,昨天給你們講了。記得嘛?
學生:“浮小麥。”
哎!浮小麥。30g的浮小麥。這個汗多呀,有的出汗一般出汗,有的頭面出汗,各種出汗,你分不清陰虛還是氣虛。我舉個例子:肺結核的盜汗吃“百合固金湯”養陰沒有效,吃玉屏風散汗

止了,所以得出一個經驗,臨牀有汗不分氣虛、陰虛,都是用玉屏風散。不用透竅藥加利尿藥,再加上浮小麥,實在還止不住,包括有好多婦女更年期綜合症,出汗很多,這個時候你再配合昨天講的《金匱要略》上面的桂枝加龍骨牡蠣湯,止汗很有效。
按語:
1、虛痹之治,培補肝腎,益氣養血兼以養榮剔絡,標本兼顧,是謂有效治法。“獨活寄生湯”“當歸補血湯”是效方。
2、獨活、防風、秦艽,治痹痛;雲苓、陳皮、薏苡仁健脾利濕消腫為重要輔佐;入白朮取“玉屏風散”之意補氣固表止汗;桂枝、川芎温通血脈;地龍剔絡;木香、陳皮補而不滯且防地龍礙胃。
當然温通最好的藥就是鹿角霜,這裏面有效了,用桂枝有效了,假如桂枝用了沒效,你可以改成鹿角霜,15g的鹿角霜。
3、虛痹之治,有三要:標本同治,蟲類剔絡,效方散劑。
 


第三十三章痹證

 病史:高生,42歲,初診節氣,小滿。
患強直性脊柱炎5年,常因生氣勞累發病,後背沉痛且麻,痛處固定。日漸強直,影響生活,曾中西醫藥治效果不顯,一年前服用激素也未止痛,已自停服。病友介紹,求治中醫。苔薄白,

質紫斑,脈弦澀。
講解與互動:
什麼證類?這很好辨嗎?
學生:“瘀血。”
對。瘀血阻絡。你一看舌質紫斑,脈弦而且澀,那肯定就有瘀;而且他裏面的症狀,強直了,痛處是固定的,那肯定有瘀呀!這就是中醫常講的瘀痹。瘀血阻滯經絡,叫瘀痹。什麼方子?
學生:“血府逐瘀湯。”
哎!血府逐瘀湯也行。但是血府逐瘀湯你得注意呀,他逐瘀用在腹部,這是在四肢關節,當然用這個也行,進行加減可以,大方向沒錯。化瘀主要的藥是什麼?
學生:“桃紅四物湯。”
哎!桃紅四物湯。但這種瘀痹已經入絡了,必須加上入絡的藥,蟲類剔絡。
脈章:
中年高生,後背沉重且麻5載,痛處固定,日漸強直,影響活動,曾服用激素及中藥,效均不顯,求治中醫。苔薄白,質紫斑,脈弦澀。常因生氣發病,脈弦,氣滯為病,痛處固定且麻,沉重強直,質紫脈澀,瘀血明顯,氣滯血瘀,發為瘀痹,治當化瘀剔絡,兼以健脾理氣。宗《醫學衷中參西錄》“活絡效靈丹”出入。
處方:
生芪15g當歸10g丹蔘30g紅花10g蘇木10g地龍10g土鱉蟲10g澤蘭10g薑黃10g鬱金10g葛根10g三七粉(衝)3g
嚴格來講,這裏面的當歸應該用當歸尾,這化瘀的力量就更大了。但現在一般藥房都不準備了,就是全當歸,頭、尾、身都在一起。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14劑。後背沉痛顯減,麻木依存,加強活絡除麻之力。上方加五靈脂(包)10g、蠶砂(包)10g、路路通10g、川芎10g、川牛膝15g,再服14劑,背痛已輕微,活動改善,麻木緩解。苔薄白,質仍紫,斑已減少,脈弦細不澀,奏效守方,散劑緩圖,鞏固其效。上方加水蛭粉3g,研成細末裝入1號膠囊,一日2次,每次10粒。半年後家屬來診,述背麻痛未發,稍有強直,活動方便不少。
按語:
1、強直性脊柱炎難治,雖然難以消除強直,但中藥可以控制進展,緩解其苦。本例屬瘀痹並因生氣發病,故以理氣剔絡之,“活絡效靈丹”系效方。
2、“當歸補血湯”益氣養血,利於理氣活絡;鬱金行血中之氣;薑黃理氣止痛;地龍、土鱉蟲、水蛭剔絡無毒;蘇木、澤蘭內科特殊活絡藥;葛根引經而上治項背痛;三七活血止痛;五靈脂、蠶砂剔絡止痛,配路路通為除麻效藥;川芎、川牛膝升降通絡,均繫有效輔佐。
3、效方散劑常服,鞏固療效,5年強直性脊柱炎得到控制,不影響生活工作,系辨證論治之功矣!


 第三十四章痹證

 病史:苗某,女性,30歲,初診節氣,春分。
患風濕性關節炎3年,用中西藥治、鍼灸理療,均無顯效。四肢關節痠沉發硬,晨起尤重,活動則見減緩,但動則加重,日漸劇變,心境煩鬱,納谷不香,經常頭沉難寐,兩便尚調,同病友

前來門診。關節無畸形,活動不受限,觸之不涼。苔薄黃膩,脈象弦滑。
講解與互動:
什麼辨證?
學生:“濕痹。”
哎!濕痹。這個很明白了。就看見了她的舌苔是膩,脈是滑,而且她不是痛,是酸脹沉麻,所以完全是個濕痹,也就是我們講的着痹。濕阻經絡引起的用什麼方子?
學生:“羌活勝濕湯,薏苡仁湯。”
對。書上講的薏苡仁湯,都不錯。還有什麼方?聽過我講課的應該都明白,這是我用的一個特殊的方子,我們家傳的一個特殊的方子。
學生:“温膽湯。”
不是温膽湯。你在用温膽湯,腦子印象很深了。但這是個關節炎。
學生:“茵陳四逆湯。”
哎!對了。茵陳四逆散或者叫茵陳四逆湯。這是我們家傳治療濕痹、着痹一個特殊的方子,就四逆散裏面加上茵陳。
脈章:
《素問·痹論》雲:“風寒濕三氣雜至,合而為痹也。”“濕氣勝者為着痹。”30歲苗某,痹證三載,關節痠沉硬板、晨起尤甚,活動則見減緩,動則加重,日漸增劇,心境煩鬱,納谷不香,頭沉難寐。久經中西藥治療不顯,陪同病友前來門診。苔薄黃膩,脈象弦滑。即為《內經》“着痹”,風濕性關節炎也。治當理氣化濕,疏通經絡,宜經驗方“茵陳四逆散”加味。
處方:
茵陳(後下)15g柴胡10g枳殼10g白芍10g生薏苡仁10g陳皮15g石菖蒲10g鬱金10g雞血藤10g 木瓜10g澤蘭10g地龍10g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7劑。關節痠沉,頭重均見減輕,心境好轉,食納較差,加重和胃通絡之力。上方加萊菔子10g、伸筋草10g、路路通10g,再服7劑,關節痠沉硬板不明顯,

夜寐好轉,食納增加。苔薄黃,脈弦細。守法續進改為每晚服1汁,半月後改服木瓜丸,早晚各6g,三七粉早晚各3g,1月後複診,關節不再痠沉,納寐正常,續服木瓜丸、三七粉,以資鞏固,未再複診。
按語:
1、着痹又稱濕痹,濕阻經絡為病。其表現為關節痠沉發板,活動欠利,晨起加重,稍動可緩,苔膩、脈滑,其治化濕通絡。
2、經驗方“茵陳四逆散”為效方,4味組成,茵陳後下為化濕主藥,肝主筋,用四逆散中的柴胡、枳殼、白芍理氣舒筋為臣藥;再輔生薏苡仁、木瓜其力更著,佐行氣透竅的菖蒲、鬱金、剔絡活血的地龍、澤蘭、路路通及和胃祛痰的萊菔子,陳皮共同疏利阻絡之濕邪,濕除絡活,着痹乃祛。
這是一個很特殊的方子,古人治濕痹用薏苡仁湯,這不錯,但不如茵陳四逆散。
3、雞血藤合伸筋草舒筋活絡乃有效藥對,專治關節痠沉。
另外濕痹睡覺靜止了,經絡裏面的濕氣阻礙了,所以症狀就加重了;跟虛痹正相反,虛痹是睡一覺之後緩解,到晚上加重。濕痹是相反,睡一覺症狀加重了,而稍微活動一下,洗洗臉刷刷牙,因為經絡一活動,濕氣流動了,症狀就減輕了,當然活動重了也是加重,這是濕痹的特徵。濕痹重要的就是看舌苔膩,脈滑。

 


第三十五章高脂血症

 病史:劉某,男性,47歲,初診節氣,夏至。
半年前無明顯的誘因自覺乏力,右上腹隱痛,西醫院檢查血脂低密度脂蛋白,甘油三酯升高,示中度脂肪肝,降脂西藥口服1個月後複查,血脂未降,轉氨酶升高而停藥,遂求中醫。平素嗜

食油膩,好於煙酒,苔白膩,質淡白,脈弦滑。形體肥胖,查血脂低密度脂蛋白3.2mmol/L,膽固醇5.6mmol/L,甘油三酯4.7mmol/L,中度脂肪肝。
講解與互動:
怎麼辨證?
學生:“有濕、有虛。“
苔白膩,脈弦滑,你看這就明白,這是痰濁,而且痰濁沒有化熱。對不對?苔是白的,黃的就是熱化了。苔沒有熱化,但注意是淡白的,説明脾也虛腎也虛。這個血脂高是個時髦病,因為現代人吃喝無度,競爭加強,血脂高的是普遍性的,就引起了肥胖。減肥也是騙人的,用瀉藥,節制飲食,都不是正道。減肥我講過,國內外公認的減肥辦法是運動,運動減肥靠得住。別的藥物減肥,控制飲食減肥都有害健康。但中藥能降脂,能減肥,我反覆講過。
原來我們分痰叫有形的痰,無形的痰。把脾為生痰之源的痰作為無形的痰。但在上個世紀70年代,我的博士生就研究痰,發現不是無形的痰。脾為生痰之源,跟脂質代謝紊亂特別有關係,動物身上臨牀都證明了這一點,而中醫用祛痰的辦法,尤其是温膽湯,降了血脂,調整了脂質代謝紊亂,減肥就減了。所以後來我主張不叫無形的痰,也是有形的,不是無形的。一查血脂高,中醫講就是痰呀!就改為廣義的痰和狹義的痰。肺痰是狹義的痰,脾痰是廣義的痰,不是無形他有形的,和脂質代謝有非常密切的關係。所以這個病人中醫講完全是痰濁,而且沒有熱化,加上有脾虛,脾為生痰之源,這一套理論在這個病人完全符合的。
用什麼方?
學生:“温膽湯。”
這個温膽湯就沒錯。
處方:
竹茹10g枳殼10g雲苓10g陳皮10g石菖蒲10g鬱金10g蘇木10g赤芍10g澤瀉10g草決明30g丹蔘30g白扁豆10g車前草30g川楝子10g元胡10g雞血藤10g
 加上蘇木、赤芍、澤瀉、草決明、丹蔘、白扁豆來健脾止瀉。有痰必有瘀,縱然沒有舌質紫,也加一味丹蔘,加上赤芍、蘇木更能止痛化瘀。澤瀉也利濕,草決明潤腸,使痰濁有個出路,分利二便。
學生:“問什麼不加萊菔子、丹蔘。”
萊菔子可以加。祛痰生山楂、萊菔子都可以加,沒問題的,化瘀都行。但是這個病人重點在痰,不是在瘀,你要偏重於祛痰,輔助化痰,這就用活了。為什麼呢?你不要一次性用完,有效了守法易藥,能提高療效。老守着一個方子,吃兩個禮拜效果就不好了,你可以把山楂、萊菔子留着點,假如吃兩個禮拜效果好了,你加上萊菔子,第二次再加上山楂,他不斷提高療效,這是個竅門呀,叫守法易藥。你一次把你想到的藥都用上了,吃兩個禮拜有效了,不變了,效果就差了,停止不前了。
這裏面講一個菊花。菊花有三種:有野菊花、白菊花和黃菊花。我在臨牀多用兩種,一種是白菊花,一種就是野菊花。他的區別在於降壓平肝用白菊花,解毒治療心臟病、降脂就用野菊花。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7劑,右上腹隱痛明顯好轉。上方加生山楂20g,再服14劑,已無明顯不適,苔薄白,脈弦細。痰濁已去,脾虛得鍵,佐入調腎諸藥,鞏固療效。改服枸杞子10g、野菊花10g、何首烏10g、生杜仲10、桑寄生10g、白扁豆10g、澤瀉10g、草決明30g、三七粉(衝)3g,每晚服1汁,8周後複查血脂降為正常,B超減為輕度脂肪肝。
按語:
1、高脂血症常無明顯症狀。本章據苔膩乏力可視為脾虛痰濁,投以健脾祛痰而獲效。其治有三要:一是用“温膽湯”系祛痰主方,加入健脾的白扁豆;二是給痰以出路,澤瀉、車前草、草決明分利二便;三是痰瘀同治,用丹蔘、蘇木、赤芍。
2、降脂仍需辨證虛實不同,主要觀舌,實者重用生山楂、萊菔子、草決明、澤瀉、金錢草;虛者重用杞果、白扁豆、雞血藤、制首烏、黃精、三七粉,這些藥物藥理證實均有一定的降脂作用,但不能疊用,要辨證分用,否則影響療效矣!
這個按語的第二條就是中藥有效的減肥辦法和方藥。中醫減肥有一定的療效。但有四個原則:
第一個就我第二條講的要辨他虛實,虛證和實證用的藥不一樣,當然它的基本方還是温膽湯,痰瘀同治。再加上剛才講的這些有效的降脂的中藥,一次不要都加,來回的換着加。虛的就用杞菊地黃湯,調腎陰陽,再加上虛證這些藥分期加,所以一定要辨證,不辨證減肥的效果就很差。
第二病人一定要運動。運動減肥是可靠的。好多病人懶他不運動,怎麼辦?就市面上現在賣的振盪器,這有效。女士最怕肚子大難看,你振盪器放在肚子上,每天3次,每次15分鐘,運動減肥。
第三要忌口。絕對不要吃甜的,水果能吃,甜的絕對不能吃,尤其巧克力增肥很厲害;糧食要控制,一頓糧食別過一兩,吃不飽吃付食,不能吃油膩的、肥的、油炸的、動物內臟都要忌口;飲食要管理吃,不能放開吃。
第四條:一定不能吃夜宵。尤其好多南方城市吃夜宵成習慣了,12點以後吃夜宵。為什麼不吃夜宵呢?到了晚上十二點,消化系統停止了工作,要保養了,一吃夜宵強迫它工作,那能好嗎?那絕對有害。要改變這個習慣,宵夜對自己健康都不利。這個四條要做到,中醫減肥很有效果。

 第三十六章小兒厭食

 病史:陳兒,2歲,初診節氣,立秋。
患兒平素善食肥甘厚味,且食量較大。近周來食量明顯減少,伴有聲音嘶啞,曾在西醫院做相關檢查,均無陽性發現,遂來求治中醫。其母代述,近周食納急降,急躁常哭,聲音嘶啞,大便乾結,診查手心灼熱,聞之有痰梗於喉間難出,形胖面赤,苔黃膩,舌質紅,脈滑數,指紋紫。
講解與互動:
先考慮辨證,這是什麼情況?
學生:“痰濁。”
對!痰濁中阻。又有食,又有痰中阻。因為舌苔黃膩,舌質紅,痰食中租化熱了,所以脈也是滑數。3歲以內的孩子要看指紋,他指紋是發紫。用什麼方?
學生:“保和丸。”
哎!加味保和丸。保和丸,所有小孩的病都別忘了保和丸這個主方。
脈章:
2歲陳童,素食肥甘,近周食納顯減,聲音嘶啞,急躁哭鬧,喉間有痰,大便乾結,手心灼熱,形胖面赤。苔黃膩,舌質紅,脈滑數,指紋紫。痰濕停滯,肺胃藴熱,病乃厭食。治當祛痰消

食,清熱和中。投《丹溪心法》“保和丸”合《三因極·病症方論》“温膽湯”加減。
處方:
竹茹10g枳殼10g雲苓10g陳皮10g焦三仙30g白菊花10g桔梗5g雙花10g連翹10g萊菔子10g車前草15g
 保和丸一特點就開胃消食,這是它的主要特點。但是別忘了痰和濕很容易化熱,所以保和丸裏面必須得用連翹,連翹不能丟。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7劑,食納增加,音啞減輕,大便轉潤,熱邪漸減,痰濕漸消,方證相符,再增消導。上方加生內金15g,改為每晚服1汁,再服14劑,食慾復常,手熱已除。苔薄黃,指紋淡紅,加味保和丸鞏固。
按語:
1、患兒肥胖,飲食所傷而痰食互結,發為厭食。以祛痰消食,清熱為大法,“保和丸”為經方,巧合温膽湯加強祛痰之力,配三仙、內金增加消食之力。
2、桔梗利咽且引經。白菊花雖用5g,但其作用不可小視,有三端:一是清肺通便,與萊菔子、車前草相配,分利二便使痰熱外出;二是上行頭目與連翹相配,可疏散邪熱而利咽喉;三是清

肝火而防止木火刑金。
3、小而髒氣未充,不僅易為邪侵,也易被藥傷。故劑量為成人量的一半,且應及時改為每天只飲1汁,以圖緩效也避免了藥傷脾胃之弊。小兒畏苦,可用蜂蜜來調味且能潤肺通腑。

第三十七章口瘡

 病史:江左,32歲,初診節氣,穀雨。
經常口腔潰瘍3年餘,生氣飲酒,過食辛辣時加重。反覆發作,患部灼痛,影響進食,口乾欲飲,面刺心煩,小便短赤,大便乾結,久經中西藥治,內服外貼,其效不顯,痛苦難言。病友介紹,來院門診。面部較紅,脣舌頰部多出黃白大小不等的淺表性潰瘍點,中央凹陷,周邊紅腫。苔薄黃,舌質紅,脈弦數。
講解與互動:
怎麼辨證?
學生:“心火。”
哎!心火。這抓住了。還有什麼問題?有心火,這沒錯。
學生:“心火下移小腸。”
對。心火下移小腸。就是心熱移腸。他小便有問題了,短赤。對不對?舌尖紅,肯定有心火,加上口、舌跟心關係很大,辨證心火上炎,心熱移腸。用什麼藥?
學生:“導赤散。”
哎!導赤散。這是一個很好的方子。
脈章:
32歲江左,口舌潰瘍反覆發作已逾三載。生氣飲酒。進食辛辣加重,患部灼痛,影響進食,口乾欲飲,面刺心煩,溲短便幹,久經內服外貼,其效不顯,求診時面色較紅,脣舌頰部多處潰瘍,中凹邊紅。苔薄黃,舌尖紅,脈弦數。《靈樞·脈經》雲:“心氣通於舌”舌為心之苗竅,心火上炎,熱蒸肉腐,發為口瘡。熱擾心神見心煩,移熱小腸則見溲短色深,邪熱傷津,渴而欲飲,大便乾結,治當清心導赤,宗《小兒藥證直訣》“導赤散”方義化裁。
處方:
生地10g 竹葉10g 生梔子10g麥冬10g甘草梢5g雙花10g黃連10g萊菔子10g薄荷10g蘆根15g 車前草30g
假如夏天有鮮的蘆根,鮮的車前草,給它藥量加兩倍,搗汁衝在湯藥裏面,這樣效果就更好了。
清心導赤,心火,心的異常,按照這個思路來治。口腔潰瘍反覆性很大,很難治,加上雞內金的粉,給他外塗內服。當然這個病人舌苔不膩,苔膩的話你還可以加上温膽湯。温膽的六味,同時給你祛痰。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並以雞內金燒灰存性,睡前以湯藥調敷潰瘍面(這是我們家傳的一個奇方)。連用7天,潰瘍面開始縮小,灼痛紅腫緩解,心煩口乾解除,大便仍幹。心火漸消,停服湯藥,改用麥冬10g、玄蔘10g、蘆根10g、白菊花5g、薄荷5g(這也是我們家傳一個巧妙的辦法)泡茶代飲,常服防復,2個月後介紹病友門診稱口瘡未復。
這也是我們家傳一個巧妙的辦法,沏茶了,當茶喝。這5個藥都不太苦,能接受,萬一還不能接受,裏面擱少量的茶葉,不管綠茶、鐵觀音都可以。就是千萬別擱紅茶,紅茶有熱,上火容易復發。
按語:
1、口瘡,始載於《內經》,《素問·氣象應象大論》雲:“水金不及,炎火乃行,發病口瘡”。本章心火上炎“導赤散”正合其證。以生地清熱涼血又養陰,再佐以麥冬、玄蔘、蘆根其效更增;方中木通,降火利尿,但有毒,故以車前草代之。竹葉清心利尿,引熱下泄,佐以雙花、連翹清心之功倍增;生梔子清泄三焦專治心煩;薄荷、白菊花清肝降火利於心火之泄;蘆根、草決明潤腸通腑分導邪熱,配合諸藥而收斂愈瘡。
2、甘草梢雖能清熱通淋,導火止痛,但其甘緩之性,對火熱有礙,故用量宜小,中病即止。
3、雞內金燒灰外散助其斂收瘡口。

 第三十八章痤瘡

病史:韓右,18歲,初診節氣,立夏。
2月前顏面潮紅,有散在丘疹。1周來變成黑頭丘疹,擠壓後可見白色粉質物,日漸擴散,甚至有膿瘡,病友介紹來院門診。刻見丘疹色紅,散在黑頭,多發膿瘡。口渴喜飲,小便短赤,大便祕結。苔薄黃,舌質紅,脈弦數。
講解與互動:
什麼辨證呀?
學生:“肺熱。”
肯定有火,一看這個舌苔脈搏不是有火嗎?小便赤,大便祕。火在哪呀?
學生:“肺。”
還在心,還在胃。口渴想飲,大便又幹結,還在胃。什麼方子?
學生:“涼膈散。”
涼膈散可以呀!涼膈散也可以用。還有什麼方?
學生:“銀翹散。”
銀翹散?她沒外感。我講過痤瘡呀!肺主皮毛,肺合大腸。還記得起來嗎?記不得了?“枇杷清肺飲”,痤瘡治肺呀!肺主皮毛,肺合大腸。
脈章:
少女韓某,2月前顏面潮紅,散在丘疹,1周來變成黑頭,擠壓後出白粉質物,甚至見膿瘡。口渴喜飲,尿赤便幹,苔黃質紅,脈象弦數。發為“肺風粉刺”。《醫宗金鑑·外科心法》認為“此證由肺經血熱而成”。證屬熱毒壅肺,又稱痤瘡。設“枇杷清肺飲”可加減試治。
處方:
炙杷葉10g桑白皮10g桔梗10g雲苓10g陳皮10g黃柏10g蒲公英10g制軍10g丹皮10g赤芍10g野菊花10g丹蔘30g草決明30g澤蘭10g敗醬草30g
注意呀!痤瘡丹蔘和敗醬草兩味主要的藥,都用30g。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7劑。丘疹漸淺,膿瘡已除,尿清、口渴除,便仍不爽。加加全瓜蔞30g、桃仁10g,通腑清肺,再服1個月,皮損逐漸恢復,腑行已暢。苔薄黃,脈弦細。藴肺熱毒漸輕,改為每晚服1汁。1個月後複診,皮損復常,諸證皆除,囑如有反覆仍服上方,未再複診。
痤瘡少女是很煩惱的,她影響市容,不敢上街,所以很苦惱的。但痤瘡切忌擠壓,你擠壓以後臉上會留下瘢痕,不擠壓完全可以退掉,不會有任何瘢痕,黑點都不會有。痤瘡光美容,美容為了賺錢,賺少女的錢,很貴,當然根治不了,因為它從裏面發出來的,外面打掃乾淨了,過一段時間又得復發。治療痤瘡一定讓她穩定情緒,鬱悶煩躁火下不去,就退不了。治療痤瘡一定不能讓她吃辣椒和羊肉、海鮮。一般這個痤瘡就很能治好。
按語:
1、痤瘡系青年男女多發的炎性丘疹。中醫稱為“肺風粉刺”,熱毒壅肺所致,治當清肺解毒《醫宗金鑑》“枇杷清肺飲”系效方。
2、枇杷葉、桑白皮為清肺之藥,桔梗宣肺、制軍清熱利於熱毒外泄,肺合大腸通腑可泄肺毒,全瓜蔞、桃仁、草決明可謂至治。
3、肺經熱毒,還以涼血清營而外解。故投赤芍、丹皮、澤蘭涼血活血藥。培土以生金,雲苓、陳皮健運脾胃,利於清肺。
這裏面3個巧妙的配合:一個肺合大腸通腑;第二個用涼血清營,利於清肺火;第三個培土生金,健脾利於清肺。
痤瘡還可以拿黃瓜、冬瓜、苦瓜這三個瓜,分量不管,多少都行,榨成汁,晚上給他外敷,用棉花蘸這個汁外敷,第二天拿礦泉水清洗掉。這個痤瘡用這個辦法確實有效。主要就是肺主皮毛,肺合大腸加我講的3個主意,比較有效。


第三十九章蕁麻疹

 病史:張生,35歲,初診節氣,秋分。
1個月以來全身皮膚反覆出現紅色風疹團,奇癢難忍,日輕夜重,遇風加重。腰膝痠軟,脅脹眩暈,納便尚調。經西醫院注射“葡萄糖酸鈣”口服過敏藥等效果不顯,門診求治中醫。頸部四

肢腹部見散在的紅色丘疹,大小不等,形狀各異,部分皮疹融合成片,觸之礙手,搔痕血痂,苔薄黃,脈弦數。
講解與互動:
先看看辨證,什麼證候?脈又弦,苔又黃。
學生:“肝熱。”
哎!肝熱。肯定有肝,而且有熱。弦脈主肝呀!還有什麼?你注意裏面的症狀。
學生:“腎虛。”
哎!腎也虧呀!
學生:“腎陰虧。”
對!腎陰虧。這個很對。腎陰虧呀!肝氣化火,腎陰虧。什麼方子?
學生:“杞菊地黃湯。”
對呀!很對呀!我不説水不涵木,我一説水不涵木你們都明白了,杞菊地黃湯,我留了這一手。滋水涵木,這是我們家治療蕁麻疹一個特殊的方子。治療蕁麻疹一般的皮科大夫都是養血息風,平肝熄風,清熱解毒,唯獨沒有想到滋水涵木。
脈章:
35歲張生,全身皮膚反覆出現紅色丘疹風團塊,部分融合成片,觸之礙手,見搔痕血痂,腰膝痠軟,脅脹眩暈,納便尚調。西醫治療無效,求治中醫。苔薄黃,脈弦數,水不涵木,發為丘疹,治當滋水涵木,宗《醫級》“杞菊地黃湯”化裁。
處方:
枸杞子10g野菊花10g生地黃10g黃精10g蛇牀子10g地膚子10g萊菔子10g丹蔘30g紫草10g葶藶子10g白鮮皮10g當歸10g生芪10g川斷10g雞血藤10g
這個時候就用野菊花,清肝火解毒,野菊花比白菊花好;平肝降壓,白菊花比野菊花好。陽中求陰用蛇牀子。再加上治癬的三個藥:蛇牀子、地膚子、葶藶子。用了萊菔子,葶藶子也可以用。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14劑,丘疹明顯消退,腰痠改善,脅脹眩暈已除。上方加制首烏10g、山萸肉10g、菟絲子10g,再服14劑,木平水滋,丘疹退盡,腰痠解除。防止復發改為每晚1汁,連服1月,未見覆發。改用“杞菊地黃”藥善後。
按語:
1、蕁麻疹難治常復,本章抓住“水不涵木”滋陰平肝為治,投“杞菊地黃湯”化裁,實屬奇方,佐首烏、山萸增補陰,加菟絲子、川斷從陽求陰,入當歸補血湯,氣陰雙顧。
2、地膚子、白鮮皮藥理證實抗過敏;丹蔘、紫草“血行風自滅”;蛇牀子、地膚子、萊菔子、葶藶子肥肝脾腎同治乃蕁麻疹效方。
3、蕁麻疹常復發,效方改服1汁,丸藥緩圖均系防復之舉。

第四十章濕疹

 病史:馮生,32歲,初診節氣,大暑。
濕疹2年,四肢軀幹紅色丘疹水泡,部分融合成片,少量滲液,雙下肢見膿性分泌物,周邊膚糙,中西藥治收效甚微,口粘納差,脘脹,尿黃便幹。苔黃膩,脈弦滑。訴食辛辣,暑濕季節加劇。朋友介紹,門診試治。
講解與互動:
這辨證簡單嗎。看出來沒有?
學生:“痰濁。”
對!痰濁,而且痰濁化熱。濕疹不要清熱利濕,要注意苔膩的痰濁。光利濕不祛痰,效果不好。用什麼方?
學生:“温膽湯。”
哎!温膽湯。而且加了清熱的藥。化熱了,他尿也黃了,便也幹了。要分利二便。
脈章:
成年馮生,濕疹2年,過食辛辣,暑濕季節反覆發作,中西藥治無效,門診試治。刻見四肢軀幹紅色丘疹水泡,部分融合成片,少量滲液,雙下肢膿性分泌物,周邊膚糙,搔痕血痂,口粘納

呆,脘腹脹滿,尿黃便幹,舌苔黃膩,脈象弦滑。脾胃濕熱,藴於肌膚,發為濕疹。治當清利濕熱,祛風止癢,投《醫學正傳》“三妙丸”合經驗方“茵陳温膽湯”加味。
處方:
茵陳(後下)15g竹茹10g枳殼10g雲苓10g陳皮10g萊菔子10g葶藶子10g地膚子10g黃柏10g生薏苡仁10g炒蒼朮10g白鮮皮10g草決明30g丹蔘30g藿香10g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14劑,皮疹瘙癢減輕,呈現隱退之象,脘脹減輕,食納增加,大便轉潤,效不改法再加制軍10g、紫草10g、板藍根15g,增強涼血解毒之力。再服14劑,丘疹減輕,瘙癢緩解,濕熱漸清。苦寒藥中病即止,以防傷胃,上方去苦蔘、白鮮皮加白花蛇舌草30g,增大清熱解毒之力,再服14劑,瘙癢已止,皮疹大量脱痂,膚色逐漸恢復,改為每晚服1

汁鞏固,隨訪半年未復發。
按語:
1、本章中焦濕熱藴遏,薰肌成瘡,治當清熱利濕,調理中焦,“三妙丸”由黃柏、蒼朮、薏苡仁3味組成,乃調中利濕效方。經驗方“茵陳温膽湯”由茵陳、枳殼、竹茹、雲苓、陳皮5味組

成,清熱利濕效方,兩方合用切中其證,故能奏效。
2、白鮮皮、苦蔘祛風止癢,中病即止;草決明、白花蛇舌草分利二便,利於濕邪之泄;萊菔子、地膚子、葶藶子為治膚癢效藥;藿香為時令用藥。
3、制軍泄熱,紫草涼血,丹蔘和血,板藍根解毒均系增效之輔佐。
 

第四十一章痛經

 病史:胡某,女,19歲,初診節氣,穀雨。
素性內向,經常憂鬱,初潮5年,經行腹痛,影響學習和生活。甚則需打止痛針,方能暫時緩痛,前二天生氣不快,今晨經潮,小腹冷痛,喜温拒按,經少瘀塊,脅脹心煩。苔薄白,質紫暗,脈弦細。
講解與互動:
這麼一個病人,坐在你面前,痛得很厲害。你怎麼辨證?什麼證類?給她開什麼方?想一想。自由發言,沒問題。錯了沒關係,錯了我再給你點播,你印象就深了;對了你印象就更深了。別緊張,自由發言。
學生:“我覺得這是個肝鬱氣滯。”
哎!肝鬱氣滯。對。
學生:“還有寒。”
還有寒。這個瘀這是偏寒了,也可以叫肝寒。肝不一定火,肝有寒的。有好多小腹冷痛了,用温肝的藥,哎!她管用了。這個辨證很對。開什麼方呢?
學生:“我認為她疏肝理氣,散寒調經。”
什麼方?
學生:“温經湯。”
對。
學生:“少腑逐瘀湯。”
少腑逐瘀對瘀有好處,對寒呢?對肝呢?
學生:“天台烏藥散。”
哎!也可以。天台烏藥散。温肝的藥。對!辨證基本上沒問題了。你看冷痛,舌質是紫暗的,出來的血是瘀血,又是脅脹,心煩,所以這個病人呢,肝鬱氣滯,有瘀血,這個沒問題;而且偏寒,當然心煩也有熱,但主要是偏寒,你看舌苔是薄白的。中醫辨證好多主證都有假象,唯獨舌苔脈博,這是一錘定音。尤其舌苔,你看得見,摸得着,你證和舌苔有矛盾了,就以苔為準。

古人講:“舍證從脈”。我把它改了叫“舍證從舌”。舌的客觀性比脈更重要,苔是薄白的,舌質是有瘀呀,這個辨證基本上對了,方子也差不多。
脈章:
少女胡某,素性內向,經常憂鬱,初潮5年,經行腹痛,影響學習,甚則打針,暫時緩痛,二天前生氣不快,今晨經潮,小腹冷痛,喜温拒按,經少瘀塊,脅脹心煩,苔薄白,質紫暗,脈弦細,肝鬱血瘀,寒凝胞宮,不通則痛。治當疏肝化瘀,暖宮止痛,投《景嶽全書》“柴胡疏肝散”合《醫宗金鑑》“桃紅四物湯”化裁,温通定痛。
關鍵在温通定痛。通就包括理氣化瘀,而且要温通。通則不痛來解決她痛經。
處方:
柴胡稍10g赤芍10g川芎10g丹蔘30g桂枝10g烏藥10g雞血藤10g香附10g紅花10g 當歸10g 川楝子10g元胡10g徐長卿10g晚蠶砂(包)10g炮姜10g蘇木10g
用的是柴胡稍,就柴胡的尖,這是我老師四川名醫葉心清他善於用柴胡的尖,舒肝理氣的效果更好,叫柴胡尖、柴胡稍。雞血藤、香附治療痛經是一個有效的藥對。川楝子、元胡叫金鈴子散。它治療實痛還是虛痛?記得嘛?
學生:“實痛。”
哎!治療實痛用金鈴子散。現在虛痛用什麼藥?記得嘛?張仲景的方子
學生:“小建中湯。”
學生:“當歸芍藥散。”
不是當歸芍藥散。
學生:“芍藥甘草湯。”
哎!白芍甘草湯。《傷寒論》裏面的方子,他分虛實。但臨牀來講,虛實都可以用金鈴子散。他不光實痛,虛痛也用金鈴子散。假如虛痛,裏面不要擱甘草。因為甘草中醫認為是國老,調和諸藥。實際上甘草有很大的副作用,尤其對中老年人,心血管不好的,甘草裏面有激素,它的留納瀦水,增加心腦血管的負擔。經方都要用甘草,實際上甘草不要用,唯獨用甘草的就一個地方,解毒和淋病的陰莖痛用生甘草,生甘草的尖,其他就不用甘草。甘草不是國老,它有副作用。所以體虛痛就金鈴子散也能用,在加個白芍,這樣疼痛也是個好藥。
徐長卿和蠶砂也是我們家治療疼痛的有效的藥。蠶砂知道嗎?蠶的糞便。但是一定要包蠶砂不給它包煎,化開來等於讓病人喝糞湯了。我們家還有一個藥,治療疼痛而且療效非常好的就兩頭尖。兩頭尖,但這個藥現在我不用。為什麼呢?對糞便的藥,現在中醫界很有分歧,有的認為是有效,是個特色;有的認為要中毒。蠶砂沒問題,中不了毒。老鼠屎兩頭尖就要注意了,因為老鼠能致人體好多疾病,所以兩頭尖你不用了就用蠶砂。中醫呀,很講究保護,你給病人開一個蠶屎,那病人就噁心了;開個耗子屎,病人更噁心了。叫兩頭尖多好聽!開蚯蚓病人也噁心,開地龍一看,哎呀!了不得,地上的龍啊!好藥。中醫講究保護。灶心土,一把土,病人説:“怎麼讓我吃土呀?”這是好藥啊!灶心土,中醫叫什麼?“伏龍肝”。哎!伏龍肝,一看這個龍還是伏在裏面的肝,龍里面的肝,了不得,很講究呀!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3劑,經行較暢,瘀塊減少,腹涼已除,腹痛顯減,脅脹不顯,情緒好轉,瘀血寒凝漸解。上方去炮姜,加地龍10g增化瘀之力,再服7劑,經淨痛止,苔薄白脈弦細,囑穩定情緒,開朗性格,如經潮腹痛,再服上方,未再複診。
按語:
1、痛經不可一味止痛,也應辨證論治。本章肝鬱血瘀寒凝胞宮,除疏肝化瘀外,應配温通暖宮,烏藥、桂枝、炮姜是謂主治。
肯定疏肝化瘀能止痛,但是不夠,要温通暖宮。
2、柴胡稍疏肝解鬱,藥力更大。雞血藤、香附是止痛經無論虛實均繫有效藥對。丹蔘一味功同四物,合當歸藥理證實可緩解子宮痙攣,也是解痛經的有效藥隊。
3、蘇木化瘀,蠶砂、徐長卿定痛,系家傳專鎮痛經的效藥,蠶砂應當包煎。二診加地龍系活絡之品,增強化瘀之力,有利於去胞宮之瘀。
這個病例是個實例,以後你碰到痛經的病人,假如肝鬱氣滯,你後面就祛寒暖宮的藥不用;假如兩個都有,你就全用;還有一種病人肝鬱氣滯不明顯,完全是寒凝,你就用後半段。一般疼痛這兩種類型肯定多見,用對頭會有效果。


 第四十二章痛經

 病史:陳婦,35歲,初診節氣,霜降。
痛經3年,西醫診斷為“子宮內膜異位症”,中西醫治無效,門診求治。刻下經行第一天,小腹痛甚,按之能緩,得熱則舒,經行量少,經色發暗,平素怕冷,四肢不温,納谷不香,大便溏薄,腰痠腿軟,苔薄白,質淡胖,脈沉細。
講解與互動:
怎麼辨證?
學生:“腎虛。”
有腎虛。是腎陰虛還是腎陽虛?
學生:“腎陽虛。”
還有嘛?
學生:“脾虛。”
哎!脾虛,脾腎兩虛。還有嘛?
學生:“還有點瘀證。”
哎!也有一部分瘀,但不明顯。這個辨證都對了。
脈章:
陳婦患子宮內膜異位症。首日行經,小腹痛甚,按之能緩,得熱則舒,經行量少,經色發暗,平素怕冷,四肢不温,納谷不香,時有便溏,腰腿痠軟,苔薄白,質淡胖,脈沉細。《素問·陰陽應象大論》有訓“陰勝則陽病”,“陰勝則寒”,陽病者脾腎陽虛矣,陰勝則寒凝胞宮也。治當温補脾腎,暖宮止痛,以《金匱要略》“温經湯”化裁。
處方:
白人蔘(另煎燉服)5g白扁豆10g當歸10g生白芍10g桂枝10g生杜仲10g桑寄生10g川斷10g雞血藤10g香附10g蠶砂(包)10g生山楂15g鹿角霜10g葛根10g麥冬10g三七粉(衝)3g
這個病人用了人蔘,白人蔘。人蔘一定要另煎,兑服,單獨煎,煎三遍,把這個水兑在湯藥裏面,把人蔘的渣子吃了,這樣人蔘最好的吸收。加上白扁豆,這是個特殊用藥。我們家裏面是用扁豆衣,5g的扁豆衣來健脾。但現在做藥的老藥工不在了,藥房也不準備扁豆衣,所以改用白扁豆10g。當歸和白芍是柔肝的好藥。杜仲一定要生用,因為杜仲起作用的是裏面的絲。炒了以後,這個絲就破壞了,杜仲就不起作用了,所以用杜仲一定要用生杜仲。嶺南地區呀,我現在每個月去一次清遠,去了三年了。第一年治療婦女病,治高血壓,杜仲應該是非常有效的,最後我才發現,療效受影響,就是因為他們那邊沒有生杜仲,都用炒杜仲,甚至於杜仲炭,這樣沒有絲了,它補腎的作用降壓的作用基本就消失了,所以一定要加用生杜仲,這樣療效提高了。那麼炒杜仲和杜仲炭什麼地方用呢?唯一就用在子宮功能性出血,經量多呀;或者五更瀉便溏,脾虛的便溏就用炒杜仲或者杜仲炭。鹿茸、鹿角膠都是好藥,但有偏性,它温陽但傷陰呀!中醫講五臟裏面有兩個髒的有兩個:一個就肺,肺中醫西醫沒有區別,華蓋,通調水道,司呼吸,沒有區別;第二個兩個髒就腎,西醫沒有區別,中醫區別大,一個水一個火,一個陰一個陽,完全不一樣了,左邊的腎和右邊的腎不一樣的。那麼你温燥的藥:鹿茸、仙茅、陽起石能温陽但是燥傷陰,就影響腎的陰陽平衡。所以你在温陽的時候一定不用温燥的藥,要用温潤的藥。比如:補骨脂、肉蓯蓉、杜仲、桑寄生,這些温潤的藥。既能温陽又不傷陰,這是臨牀用藥的關鍵。但鹿角霜它不燥,温而通,所以不用鹿茸用鹿角霜來温通。
“子宮內膜異位症”西醫沒辦法,有的時候西醫做手術,手術的複發率很高,根治不了。中醫是優勢,很有療效優勢。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服藥7劑,腹痛明顯減輕,5劑時經已淨,經量仍少,怕冷肢涼,腰痠、納呆改善,便溏已解。囑服杞菊地黃膠囊,艾附暖宮丸,經時再複診。第二個月經週期腹涼痛已輕,未見便溏,苔薄白,脈沉細。上方去葛根、白扁豆、生山楂加炒白朮10g、補骨脂10g、川楝子10g、玄胡10g、徐長卿10g,增温陽止痛之力,連服7劑,經量增加,已無血塊,腹痛輕微,納便正常。囑平時服丸藥,經期服湯藥,未再複診。
按語:
1、陽虛寒凝的痛經,“温經湯”對證,但要化裁乃經方今用。吳茱萸、姜、草、半夏雖温但燥,不利於陰陽平衡應去掉。因有便溏,昇陽的川芎、葛根更對證。丹皮寒性反佐,因有麥冬,更能陰中求陽。阿膠、熟地已用歸芍,也可去之,加入鹿角霜增其温通之力。
丹皮是個寒性反佐,因為裏面都是温陽的藥,怕它過。中醫的竅門要強調反佐,這是寒性反佐;另外丹皮也能調經止痛,用麥冬就是陰中求陽。
2、處理經量少不單行血一法。温通健脾也可增量,加入山楂即開胃口又增經量還可止痛。三氣養血和血,也是止痛增量。
補腎不如調腎。補腎都是陽虛的温陽,陰虛滋陰,這叫補腎。有效。但是調腎用張景嶽的從陰求陽,從陽求陰。這個温陽藥裏面,加一兩個滋陰藥,這就不是補腎了,是調腎了;反過來,滋陰藥裏面加一兩個温潤藥,那就調腎了。調腎的療效比補腎效果會更好。
家傳調經分期調經。怎麼叫分期調經呢?經前就病人來月經前有反應了,脹啊,煩啊,頭痛啊,這個時候關鍵在調氣,調氣用舒肝理氣的辦法;見了紅了叫經期了,要調血;月經乾淨了,平常了,要調腎。這個是我們家傳調經主要分期調經,三個辦法。
3、蠶砂、金鈴子散、徐長卿系祖傳止痛經妙藥,其效可靠。雞血藤、香附行氣活血也是止痛經有效藥對。
4、杜仲、桑寄生、補骨脂、麥冬均系調腎陰陽的效藥。
5、祖傳調經大法乃經期調血、經後調腎,此章可證。
學生提問:
老師:講一講調腎和補腎的區別。
補腎就是陽虛温陽,陰虛滋陰,這叫補腎。補腎有效。但是呢,明代的張景嶽在《景嶽全書》裏面他提出來:“善補陽者必於陰中求陽”。為什麼?就是温陽藥裏面加幾個滋陰的藥,這就叫調腎,能提高療效。反過來,“善補陰者必於陽中求陰”。就是滋陰藥裏面加幾個温潤的藥,提高療效,這就是叫調腎法。調腎的陰陽比補腎法的療效更好。但你第二條要注意滋陰藥裏面,不要用滋膩的藥。比如熟地、玉竹、天冬都是滋膩的藥。要滋而不滯的藥:枸杞子、女貞子、麥冬、蘆根、石斛這些都是滋而不膩。第二個剛才講了:温陽藥裏面,不要用温燥的藥,要用温潤的藥。這兩條掌握住,虛證八九不離十,會明顯提高療效。


第四十三章閉經

 病史:蔣女,22歲,初診節氣,立秋。
14歲初潮,嗣後經事不準,經常錯後,經量稀少,服黃體酮可行經2天,不服不潮。近半年閉經,曾服中藥活血化瘀、疏肝調經、補腎健脾諸法,均未再潮,病友介紹,門診求治。形體日胖,納谷不香,便寐尚調,苔薄黃膩,脈來弦滑。
講解與互動:
胖了,吃飯不好了,苔膩了,脈滑了,這幾個辯證的關鍵。什麼證類?
學生:“痰濁。”
哎!痰濁。痰濁中阻胞宮,月經就不來了。用什麼藥?
學生:“温膽湯。”
哎!温膽湯。很熟了,這温膽湯是很好的一個方子。
脈章:
22歲蔣女,閉經半年,形體日胖,納谷不香,苔薄黃膩,脈象弦滑,痰濁中阻明顯,曾經中醫諸法調理均未來潮。古訓“怪病屬痰”,試以祛痰暢中為治,冀能來潮,投《三因極一病症方論》“温膽湯”合《太平惠民和劑局方》“平胃散”化裁。
處方:
茵陳(後下)15g澤瀉10g竹茹10g枳殼10g雲苓10g陳皮10g石菖蒲10g鬱金10g炒蒼朮10g厚朴10g大腹皮10g雞血藤10g香附10g蛇牀子10g澤蘭10g生山楂20g萊菔子10g丹蔘30g
温膽湯裏面有茵陳,加了茵陳和澤瀉就成了茵陳温膽湯。茵陳它的有效成分是“茵陳素”,受熱5分鐘,它沒效了,所以茵陳必須得後下。茵陳用不着用多,多了病人不好熬,15g足夠,但必須得後下。用竹茹、枳殼、雲苓、陳皮,温膽湯一共8個藥,還有4個藥就不用了。温膽湯治療痰濁中阻,而痰濁化熱的多,化寒的少。姜、棗、草都能化痰,都温;半夏也能化痰,但燥,對痰熱不利。所以温膽湯把那4個藥拿掉,就保留了竹茹、枳殼、雲苓、陳皮。但温膽湯痰濁中阻,一定要給它個動力,讓它豁痰排出去,所以用石菖蒲和鬱金,透竅行氣活血,利於痰的排除,所以必須要加石菖蒲和鬱金。平胃散:蒼朮、厚朴、大腹皮。加上雞血藤、香附;加蛇牀子、澤蘭給她調經。加生山楂,生山楂用量大,用20g。再加萊菔子和丹蔘。這萊菔子呀是祛痰的藥,非常好的祛痰藥,它加在温膽湯裏面,它明顯的能祛痰濁。丹蔘呢,根據中醫的理論,痰瘀互結,有痰必有瘀;縱然這個病人,舌質不紫,但是加一個化瘀的藥幫助祛痰,能提高療效,所以加一味丹蔘來化瘀,用30g。
閉經不好治,但是閉經絕對不能一味的活血化瘀,想到閉經就桃紅四物湯,幾個逐瘀湯。你沒有瘀血,你用這個閉經,用活血破瘀的藥,越吃越不來。治閉經必須得辨證論治,有瘀呀,才活血化瘀。你這個病人完全是痰濁呀!你不祛痰光化瘀,月經能來嗎?所以搞中醫你就迷信辨證論治,你要痴愛辨證論治,一成不改的按照辨證論治就能提高療效。當然這個病人裏面配合了一定的化瘀的藥,前面用的丹蔘,後面用的地龍、山楂,但主題還是祛痰,温膽是個主題。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14劑,月事來潮,量少色暗,輕微腹痛,苔薄黃,脈弦細。痰濁漸祛,瘀血明顯,上方去大腹皮、厚朴、蒼朮加地龍10g、蘇木10g、川牛膝15g。因經事已淨,改為每晚服1汁,下月來潮時早晚服用。後陪病友來診,述經事已時下,每月來潮,5天而淨,為防再閉,囑常服精烏膠囊,烏雞白鳳丸。
按語:
1、閉經不能一味活血化瘀,本章痰濁中阻應當祛痰暢中,温膽平胃是謂主治。
2、因陳、澤瀉利濕化濁,萊菔子、丹蔘痰瘀同治,山楂、大腹皮開胃化瘀,雞血藤、香附調理氣血,均利於痰濁之祛。
3、蛇牀子、澤蘭調整內分泌,又不影響辨證繫有效輔佐,地龍、蘇木、川牛膝活絡行經,是暢經的有效藥對。
現代的中醫要開明,要講究中藥的藥理,中藥的藥理是一大進步,但你不要一頭紮在藥理上,不管中醫的辨證,那就提高不了療效。首先是中醫的辨證論治,其次再配合藥性,不影響你的辨證原則,這個要配合,肯定會提高療效,不能不管辨證。我在廣安門有個西學中的同道,他降血壓都用4味藥:鈎藤、夏枯草、天麻和珍珠母,這4個藥,不搞辨證。這4個藥藥理都能降血壓,但不辨證。是不是高血壓都能降下?下不了。這4個藥大家知道,在水不涵木,肝陽上亢的會有效。但是高血壓不光是水不涵木,肝陽上亢,有痰濁的,有中氣下陷的,有陰陽不平衡的,那這幾個證類,效果肯定不好。所以用藥理必須在辨證論治的原則下,能提高療效。這個蛇牀子和澤蘭藥理證實是調整內分泌的好藥,所以在閉經的時候加上這兩個藥,有利於通經,也不違反祛痰的原則。


 第四十四章閉經

 病史:樂婦,34歲,初診節氣,小寒。
經事後錯,經量稀少,二天即淨,常服黃體酮維持月月經潮。自停服藥,已閉經3月,腰痠背痛,形寒肢涼,心煩夢多,眩暈、痤瘡,便幹納可。由其姐陪來門診,苔薄白質較紅,脈沉細小弦。
講解與互動:
這個比較複雜,又有寒又有熱。用什麼方子?
學生:“二仙湯。”
學生:“温膽湯。”
這個就不能用温膽了。舌苔不膩,什麼病用温膽湯也不行,痰濁才用温膽湯。
學生:“杞菊地黃湯加減。”
杞菊地黃陰虛呀,她是陽虛呀。
學生:“右歸飲。”
右歸飲,對。既要考慮閉經,又要考慮陽虛,比較複雜這個。
脈章:
樂婦經事後錯,經量稀少,不足2天。現閉經3月,腰痠背痛,形寒肢涼,心煩夢擾,眩暈痤瘡,便幹納可,苔薄白,質較紅,脈沉細小弦。《素問·生氣通天論篇》雲:“陰平陽祕,精神乃治”。本章心腎陰陽失調,見閉經,心煩之苦。治當調整心腎陰陽,與《景嶽全書》“右歸飲”加減。
處方:
杞果10g生地黃10g山藥10g蛇牀子10g菟絲子10g鹿角霜10g生杜仲10g桑寄生10g桂枝10g當歸10g山萸肉10g川斷10g葛根10g黃連10g肉蓯蓉10g丹蔘30g敗醬草30g
丹蔘和敗醬草是治療痤瘡的有效藥對。好多女孩子痤瘡,很苦惱。外面抹是沒用的,美容是白花錢。當甭管什麼證類,丹蔘和敗醬草都用30g,這是治療痤瘡的有效藥對。
有一個患者患痤瘡,治療很簡單,我一共用了三個藥。這三個藥就是:丹蔘、敗醬草,再加個炙杷葉。制的枇杷葉用10g,丹蔘和敗醬草都是30g。就這三味藥,煎三遍,喝兩遍,每天晚上拿紗布蘸這個藥湯敷在臉上,早晨起來用清水洗掉,很快兩天全部退掉。這就是中醫的理論,加枇杷葉就是為了清肺。當然重的病人還可以用什麼藥呢?用制大黃。為什麼用制大黃呢?肺合大腸相表裏。瀉大腸的熱用制大黃,就利於清肺,這樣效果更好了。情緒不好的病人還得加上丹皮,清肝呀!清肝去火,這個對治療痤瘡是非常有效的方子。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7劑,月事昨潮,經量不多,形寒腰痠,背痛心煩均除。夜夢仍多,陰陽漸調,經期通之,其效佳。上方去桂枝、山萸肉、肉蓯蓉加肉桂3g、地龍10g、澤蘭10g、蘇木10g、夜交藤30g,再服7劑,經事已淨,夜寐轉酣,痤瘡已除,囑服精烏膠囊,烏雞白鳳丸,如下月來潮,仍服上方,未再複診。
陰陽調了之後,接着給她用通的藥,或者活血化瘀的藥,效果就明顯的好了。
按語:
1、閉經陰陽失調並非少見。苔脈,腰痠心煩是辨證關鍵。投“右歸飲”調整陰陽是效方。本章增調心之陰陽即為交通心腎,用黃連及桂枝針對背痛也,配葛根更切其證,其緩後仍改用肉桂

可除夢多。
2、加蛇牀子、生杜仲、鹿角霜更增調陰陽之力。肉蓯蓉從“陽中求陰”,又通便祕。經期投地龍、澤蘭、蘇木系通經增量之妙藥。丹蔘、敗醬草治痤瘡。
肉蓯蓉就是陽中求陰。因為心腎不交主要是腎水不足,心火上炎,所以叫心腎不交。是陰虛。所以加肉蓯蓉是温潤的藥,陽中求陰,又能通便。大便不通,肉蓯蓉是好藥。
3、閉經易復,不可驟然停藥,再閉效差。用丸藥鞏固系防復之策。
閉經西醫沒辦法,就是吃黃體酮、打針,這都是激素呀!吃完了有什麼害處呢?有依賴。你不吃就不來了,必須得吃。但激素吃多了,女士的癌症,卵巢癌、乳房癌、宮頸癌那就是激素的水平紊亂,所以你肯定有依賴。吃長了,月經來了,轉成癌症了,得不償失。所以西醫治療閉經是個弱點,它沒辦法,越治越被動。中醫完全有優勢。我的閉經講了三個類型。記得嘛?一個是痰,一個是寒,加上這一個陰陽失調,差不多閉經都能包括這三個類型。辨證準了,加上這些藥,一般都能通。但是臨牀講實話,病人得配合,閉經的女士,一般心重,想得多,甚至於憂鬱。你既要意療,勸她,有的是不行,她倒不過來,這個效果也不行。跟我抄方的弟子都看出來,這個三招都用了,月經還不來,月經就是不來,那怎麼辦?我最後對閉經想了6個法則。
超出這三個典型的閉經,6個法則:
第一個調腎陰陽,這是很關鍵。調腎陰陽用三個方子,主要看舌質。舌質紅的,用“二仙湯”裏面去掉仙茅;腰痛的改成“知柏地黃湯”;舌質不紅的就用“杞菊地黃湯”。這三個調腎陰陽的。
第二步:調腎陰陽還不來月經。怎麼辦?從肝論治,用“丹梔逍遙散”。
第三步:再不來怎麼辦?怪病從痰,用“茵陳温膽湯”。就是温膽湯裏面加茵陳、澤瀉。
第四步:再不來那就是不從腎治,從脾來治。健脾用“香砂六君子湯”。
第五步:再不來,那就回到活血化瘀,用“桃紅四物湯”。
第六步:真不來,當然我這一步可能抄方的弟子還不知道,通腑清肺,用“沙蔘麥冬湯”。重用制軍。
但這幾步治療閉經都必須加上蛇牀子和澤蘭,調她內分泌。另外閉經,還要講究她的部位。有時候閉經是多囊卵巢綜合徵或者巧克力囊腫,這個時候就要加引經藥,加雞血藤和伸筋草。
第二

個部位在子宮,一般都是肌瘤,子宮肌瘤,就加引經藥,加桂枝、丹蔘和茯苓。第三個部位是乳腺增生,也是加引經藥,加山慈姑、浙貝和夏枯草。
這我今天第一次,你們很熱情,很用心,都露底了,把我們家傳的和我50年的治療閉經的底都交給你了。當然你還得問,這個不行怎麼辦?那還得看情況,不可以打破沙鍋問到底,講不清楚了。方子就得看舌苔、脈搏,看她的主述。你記下了沒有?

第四十五帶下

 病史:希右,32歲,初診節氣,芒種。
一月前出差不慎帶下量多,色黃穢臭,外陰瘙癢,檢查衣原體陽性,西藥消炎效果不顯,門診求治。苔黃膩,舌質紅,脈弦數。詢其口乾且苦,小便短赤,大便乾結,納食尚可。
講解與互動:
這是辯證的關鍵:苔黃膩,舌質紅,脈細數,口苦而且幹,小便短赤,大便乾結,吃飯還可以。怎麼辨證?
學生:“濕熱下注。”
有痰?有沒有痰?
學生:“有。”
痰濁化熱了。對不對?癢啊,有味呀!還有什麼?
學生:“濕熱下注。”
對!濕熱下注。既有痰濁,又有濕熱下注。什麼方?
學生:“温膽湯。”
學生:“龍膽瀉肝湯。”
對!温膽湯。龍膽瀉肝湯儘量少用。龍膽草特別苦寒,裏面還有木通,怕制不好中毒。清熱的藥一定要注意護胃,因為口服藥都是通過胃來吸收的,你把胃傷了,再好的藥,影響吸收啊!這是關鍵。龍膽草非常苦寒的藥,你這樣用,最好10g以內,用一個禮拜就要中病即止,用時間長了肯定傷胃口,胃口一倒,吸收不好,再好的藥影響療效。濕熱下注用什麼藥?
學生:“四妙散。”
哎!四妙。温膽、四妙,你動動腦子就記住了。
脈章:
32歲希婦,出差不慎,感染衣原體,近月帶下量多,色黃穢臭,外陰瘙癢,口乾且苦,尿黃便幹。苔黃膩,舌質紅,脈弦數。濕熱藴結,下注帶脈,其病帶下黃臭,外陰瘙癢,急當清利濕熱,解毒止癢,投《成方便讀》四妙丸加味。
處方:
黃柏10g炒蒼朮10g生薏苡仁10g川牛膝15g白菊花10g當歸10g草決明30g白花蛇舌草30g地膚子10g生梔子10g萊菔子15g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藥渣加花椒20粒,温時坐浴15分鐘,連用7劑,帶下明顯減少,外陰瘙癢,口乾且苦已除,仍有尿黃便幹,濕熱漸輕,加強分利之力,上方去地膚子、公英,加大腹皮10g、車前草30g,再服用7劑,白帶已止,兩便已調。上方改為每晚服1汁,2個月後陪病友求診,述白帶未復,檢查衣原體已轉陰。
支原體、衣原體是病毒,用藥不能太苦寒,你看我用的這些藥裏面沒有苦寒傷胃的藥。你可以用龍膽草,但一定要注意控制在10g之內,一個禮拜趕緊手停。第二里面看,為什麼用黃芪?中

醫抗病毒還有一個特點,就叫扶正祛邪。每個人身上都有病毒呀!為什麼有人發病?有人不發?完全是抵抗力。中醫的抵抗力就是扶正。最好的又是解毒又是扶正的藥就是黃芪。生芪呀!固表、補氣、託毒,所以這治療衣原體裏面就用了一個黃芪。另外病毒是個病邪,要分利,從小便裏面,大便裏面給它排出去,給毒邪都有個出路,所以裏面用分利的辦法。這很快就成功了。

治療支原體、衣原體西醫花了很多錢,治不了,白花錢;中醫很便宜,這麼幾付藥,到不了一千塊錢,就好了。第二個特點必須坐浴,加花椒坐浴。但有的人對花椒過敏,刺激了痛,那改成薄荷,30g的薄荷取代花椒,頭煎、二煎不加,第三煎坐浴的時候加30g的薄荷,煎了以後不要太熱,不要太涼,要把湯藥倒在盆裏面坐浴一刻鐘。假如有陰道灌洗器,拿這個水往陰道里灌,一邊坐浴、一邊灌洗,效果會更好。
按語:
1、帶下多見濕熱藴結,“四妙丸”是效方,但要加味,扶正有利於清利濕熱。生芪補氣,當歸養血,氣血雙扶,扶正乃祛邪,當歸配白菊通腑有效藥對。
2、濕熱之除,分利系增效之策,利尿者車前草、白花蛇舌草,白花蛇舌草又可解毒。潤腸者大腹皮、萊菔子、草決明,草決明又可利濕。
任何病人通便是關鍵,通便能解毒,通便能去火,加上這個病人便祕,假如便不幹,加上通便的藥也有效。裏面的藥主要就是白菊花和當歸。當然白帶多見的濕熱下注,當然脾虛的也有。白帶分清濕熱還是脾虛,這關鍵是看兩條:第一條看舌苔,苔黃膩的那是濕熱,苔薄的是脾虛;第二看白帶的顏色,顏色黃的肯定濕熱,顏色白的稀的肯定是脾虛。脾虛就不用四妙丸了,就用香砂六君子湯,但裏面要加上萆薢和生薏苡仁。
3、清利濕熱最忌苦寒戀濕。生梔子、公英得當又健胃,地膚子治陰癢妙藥。萆薢、土茯苓止濕帶妙藥。
萆薢、土茯苓、生薏苡仁藥理研究都有抗支原體衣原體的作用。

 第四十六章帶下

 病史:曹右,28歲,初診節氣,雨水。
平素煙酒不節,飲食無度,出現白帶量多,色白質稀,食納不香,時有便溏,四肢欠温,神疲乏力,婦產醫院診為“盆腔炎”,西藥、中成藥無效,病友介紹,門診求治,刻望苔薄白膩,舌質淡,脈沉細。
講解與互動:
苔白膩,舌質淡,脈沉細。怎麼辨證?
學生:“脾虛有濕。”
脾虛,對。肯定脾陽虛。還有嘛?吃飯不好,舌苔是薄白膩,苔膩呀,那呆呀。有什麼?還是痰濁。是嘛?脾陽虛加上痰濁。吃什麼藥?白帶多而且稀。
學生:“香砂六君子湯。”
香砂六君子湯。還有嘛?
學生:“温膽湯。”
香砂六君子湯加温膽湯。還有嘛?
學生:“附子理中湯。”
附子理中湯?
脈章:
28歲曹婦,帶下量多,色白質稀,食納不香,時有便溏,四肢欠温,神疲乏力,婦科醫院查為“盆腔炎”,西藥、中成藥治療無效,病友介紹,門診求治。訊其平常煙酒無度,飲食不節《素

問·痹論》曰“飲食自倍,腸胃乃傷”。望其苔薄白膩,舌質淡,脈沉細,足證脾虛濕困,寒凝帶脈,固有脾虛帶下之疾。治宜健脾除濕,散寒止帶,宗《小兒藥證直訣》“異功散”加減。
處方:
黨蔘10g炒白朮10g白扁豆10g雲苓10g陳皮10g生杜仲10g桑寄生10g生芪10g當歸10g蒲公英10g萊菔子5g車前草30g仙鶴草10g山藥10g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14劑,白帶明顯減少,納谷增加,精神好轉,仍有肢涼便溏,脾運漸健,寒凝依存,上方去萊菔子、當歸,加桂枝10g、生白芍10g、補骨脂10g,温補祛寒,再服14劑,白帶已止,納便通調,四肢轉暖,囑改為每晚服1汁鞏固,未再複診。
按語:
1、脾虛濕困,“異功散”對證效方,應有所佐,提升其效。一是脾腎同本,調腎以健脾,用杜仲、桑寄生。二是氣血互聯,養血以益氣,用“當歸補血湯”。
2、便溏帶稀,白扁豆、山藥為妙藥。萊菔子補而不滯,又開胃口,怕影響便溏,少用5g,仙鶴草補氣利於健脾。
萊菔子補而不滯,又開胃口。古人講,因為萊菔子破氣,所以在健脾的時候一般不用萊菔子,尤其用生的時候就很少用萊菔子。實際上,我的體會,萊菔子並不破氣,它可以起到補而不滯的作用,所以用補氣藥的時候加上萊菔子,非但不破氣反而有好處。但是不能吃蘿蔔,蘿蔔那就破氣了。所以好多古人主張,萊菔子應該加在補氣藥中用,反而能提高療效。但是呢,萊菔子能通便,怕它影響便溏,所以萊菔子少用,用5g。輔以仙鶴草,不用它來止血,用它來補氣,利於其健脾,而且可以克服萊菔子便溏的副作用。
3、脾虛便溏,補骨脂乃益火生土,桂枝、白芍調和營衞,專治手足不温。鞏固止帶,每晚服1汁。
桂枝、白芍它是桂枝湯,調和營衞,專門治療四肢不温。用經方呀,姜、棗、草都沒用,主要就用桂枝和白芍。痛經時也講了,寒凝的痛經,桂枝和白芍是祛寒止痛的好藥。脾虛帶下假如有寒,四肢不温,也可以用桂枝和白芍。

 

第四十七章不孕

 病史:鍾婦,31歲,初診節氣,立秋。
結婚5年不孕。經事紊亂,錯後居多,經量漸少,形體自胖,納谷不香,面長黑斑,多家醫院檢查無陽性發現,診為“原發性不孕”,中西醫各法均未改善,查詢發現多人懷孕而求治。苔薄

黃膩,脈弦細滑。
講解與互動:
注意她的舌苔,薄黃膩,脈弦細滑,這可是辯證的關鍵。月經量少,發胖,不吃飯,苔薄黃膩,脈弦滑。怎麼辨?
學生:“痰濁中阻。”
痰濁,對。這是很明顯的痰濁。用什麼方?
學生:“温膽湯。”
哎!温膽湯。温膽湯應用特別廣泛,治療不孕這也是個好方。
脈章:
鍾婦結婚5年不孕,經事紊亂,錯後居多,經量漸少,形體自胖,納谷不馨,面見黑斑,內分泌紊亂,多家醫院檢查無陽性發現,診為“原發性不孕”,經中西醫多法調治,始終未孕,苔薄

黃膩,脈弦細滑,經少體胖,納差苔膩,痰濁中阻可見,治從祛痰法,投祖傳經驗方。
處方:
竹茹10g枳殼10g雲苓10g陳皮10g炒蒼朮10g川樸10g蛇牀子10g澤蘭10g川斷15g丹蔘30g萊菔子10g全瓜蔞30g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7劑,經事來潮,經量增加,納谷仍差,苔膩依存,痰濁未盡。加強祛痰,上方加石菖蒲10g、鬱金10g、生牡蠣30g、生龍骨30g、生山楂15g,每晚服1汁,直至下月經潮。26天后經事來潮,經量並增,苔膩已淨,食納已佳,黑斑變淺,苔薄黃,脈弦細,上方共研細末裝入1號膠囊,每日早晚各服6粒。經期則服上方湯劑,堅持調理5個月經週期,經事已正常,上月經事逾期,近周查尿,早孕陽性,10月後喜得男嬰,母子平安。
不孕症裏面最難治的就是痰濁。她主要的表現就是月經量越來越少,胃口不好,苔膩,加上慢慢發胖,這最難治的一種不孕症。調了5個月,用祛痰法。我家祖傳治療不孕症,中間有一個辦

法叫祛痰法。結果這個女士成功了,懷了一個男孩。當然懷男孩還有竅門,不是100%,但八九不離十。這個你慢慢進入角色,能治不孕了就行了。至於第二個還要得男孩,那又是個學問,以後再慢慢説了,説多了你消化不了。
按語:
1、體胖不孕難治,祖傳祛痰法是謂至治。
2、萊菔子、丹蔘,痰瘀同治,祛痰必退苔膩,龍牡得法,生山楂化瘀開胃消腫,菖蒲、鬱金調整皮層功能,蛇牀子、澤蘭、川斷調整內分泌,又不影響辨證,均繫有效輔佐。
萊菔子、丹蔘別小看這兩個藥,這是痰瘀同治的最主要的兩個藥。不要怕萊菔子,剛才講了,用補氣藥裏面用萊菔子非但不會破氣,而且可以補而不滯,配合反而增加療效;萊菔子還有功效,明顯的降血壓。當然丹蔘更是化瘀的一個主要的藥。所以這兩個藥配起來,就代表了痰瘀同治。有了痰就沒有瘀,看不見舌質紫,脈也不澀,你也可以加丹蔘,提高祛痰的療效。祛痰的關鍵要退舌苔,龍骨、牡蠣這是退舌苔的主要的藥。
我過去講過,退舌苔有四步:
第一步就是温膽湯裏面三竹輪換:你第一個禮拜用竹茹;舌苔不退,你給他改成天竺黃;再吃一禮拜,舌苔又不退,又給他改成竹瀝水。這三個竹給他輪換,輪換的調。
第二部:舌苔還不退,就加上祛濕的茵陳和澤瀉。
第三部:假如舌苔還不退,加海藻和昆布給他軟堅。
第四部:還不退,就加上三個石頭,就是生龍骨、生牡蠣和海蛤殼,每個用30g。
一般用這四步棋,舌苔一般都能退。假如不退,還不退,那就要看舌苔脈搏再進行辨證。所以祛痰一定要退舌苔,舌苔退了,痰就祛了。
石菖蒲和鬱金,中醫講對痰濁這兩個藥非常有效。因為透竅,痰濁堵在什麼地方,經過透,石菖蒲的透竅,利於祛痰。鬱金呢?是行氣中之血,既能行氣又能活血,所以這兩個動力就有利於痰濁祛了。而且菖蒲和鬱金這兩個藥從藥理來看,它是調整大腦皮層的功能,中醫講的痰濁,甭管在什麼地方,他肯定跟大腦皮層功能紊亂有關係,所以加菖蒲、鬱金都有利於祛痰,又中西醫配合,就能提高療效。
3、平時效方研末吞服,經期湯劑調理,堅持5個月,終於得子。


 第四十八章不育

 病史:齊左,30歲,初診節氣,穀雨。
結婚5年不育。平素煙酒無度,半月前酗酒合房,發生早泄,嗣後每次性交均不足1分鐘,思想重負,口苦急躁,陰囊潮濕,尿黃便祕,納穀日差,由愛人陪同門診試治。苔黃膩,舌質紅,脈濡數。
講解與互動:
怎麼辨證?
學生:“濕熱下注。”
哎!濕熱下注。用什麼方?
學生:“龍膽瀉肝湯。”
別想到龍膽瀉肝湯,我今天給你糾正了。用什麼?
學生:“四妙丸。”
哎!四妙丸。這是好方。
脈章:
齊生不育5年,酒後合房出現早泄,口苦急躁,陰囊潮濕,尿黃便祕,思想重負,察診苔黃膩,舌質紅,脈濡數。詢診曾在西醫院男科中心查精液,成活率為15%,a+b不足10%,被診為早泄,弱精症。曾經温腎壯陽固精治療,越發嚴重。《靈樞·經筋》言“肝是厥陰之脈”,“過陰器”,肝膽濕熱遂成早泄弱精,豈能壯陽補精,阻滯濕熱,越發加重。治當清利濕熱,疏肝通絡,方能獲效,以《醫學正傳》“三妙丸”加味。
處方:
茵陳(後下)15g澤瀉10g黃柏10g生薏苡仁10g川楝子10g草決明30g王不留行10g蛇牀子10g地膚子10g澤蘭10g野菊花10g金錢草30g柴胡10g蒲公英10g
陰囊潮濕地膚子是個好藥。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藥渣加20粒花椒煎第三汁,放涼後坐浴15分鐘,連用14劑,性交時間延長可達10分鐘左右,陰囊潮濕,口苦已除,二便已調,情緒已穩,效不更方,再服14劑,男科中心查精液已正常,囑其戒煙試孕。懷孕前仍服上方,改為每晚1汁,3個月後喜告其妻已孕,後產男嬰。
這不是買關子,因為生男生女有學問,有好多措施,其中有一條可以告述大家,叫酸男辣女。酸的容易生男孩,辣的容易生女孩。怎麼辦呢?要生男孩的千萬別讓他喝蘇打水,喝蘇打水把酸中和了,生男孩的機率就低了,讓他多吃醋,多吃酸性的東西;生女孩的多吃辣椒。吃酸的辣的,男女都一樣一起吃。生男生女是男女雙方的事,不是一方的,要吃酸的都吃酸,要吃辣的都吃辣的。還有好多辦法,以後再慢慢告訴你們。
現在普遍治療男子的不育,全部都是補陽,其實是害了病人。這為什麼呢?他長期早泄,心境很低,你給他吃了壯陽的藥,比如鱉、鹿茸、冬蟲夏草、陽起石,一下子起來了,他就控制不住,以控制不住,再下來,那就血染的風采,再也起不來了。那就害了他,有後再吃任何的藥都不靈了。當然江湖醫生圖速效,甭管你後果,我幾付藥給你起來了,我就立功了。實際上沒有醫德,害了病人。尤其濕熱下注的那就更害他,火上澆油。我在好多年以前,在國際鍼灸班講課,他們很想聽中醫的治療陽痿早泄的辦法。外國人很厲害,他一個晚上三次這叫陽痿。那絕對呀,外國人飲食條件好,又抽又喝,舌苔八九不離十都是膩的。他到中國來,到了同仁堂吃那些鱉,那些鹿茸丸,越吃越麻煩。對不對?你火上添油能好嗎?所以我講課就講,中國現在有四妙丸,也有三妙丸,比壯陽的藥便宜多了,反而治你的病,壯陽藥,你吃了反而有害。這外國人厲害呀,講完課,買了一大包藥回去,吃了管用啊。但是有一條,不是任何陽痿早泄都是用“四妙丸”,必須辨證,濕熱的,可以用“四妙丸”。你假如真的是陽虛的,那當然還得壯陽,還得固精,一定要辨證。但是尤其年輕不育的,一般的濕熱下注居多,並不是腎虧,所以這一定要注意辨證。
另外為了配合治療。第一不能抽煙,煙對精子有很大的殺滅。個別的專家,為了圖錢,給煙草做廣告,説抽煙有百害還有一利。什麼利呢?解除疲勞。這是胡説八道!抽煙解除疲勞完全是心理作用。那個抽煙,哎呀!放鬆了。實際上煙裏面主要的成分就是抑制大腦皮層,所以你抽煙精神作用。抽煙,精神了,緊接着更疲勞。所以在90年代,世界衞生組織,在全球五大洲調研,每個洲搞了200萬隨機調查,最後得出兩個結論。第一個:吸煙100%有害,板子釘丁,沒有任何好處。第二少量飲酒有好處,尤其能預防治療心腦血管病。提出什麼?少量的乾紅,法國的乾紅用3兩以內,啤酒一瓶,白酒1兩,黃酒半斤,定了,對人體有益,尤其能預防心腦血管病。所以99年開始,進口的乾紅法國乾紅漲了5倍。後來又不喝了。為什麼呢?乾紅要漂亮、口感好,必須放牛乾粉,牛肝磨粉兑在裏面。法國發現瘋牛病了,病毒就在牛肝裏面,所以中國人不敢喝了。中國沒有瘋牛病,所以國產乾紅又起來了。這是科學有用的。但是你不能酗酒。要懷孕能喝酒,絕對不能抽煙,這第一條。第二不能吃芹菜,不能喝可樂,也不能吃菜籽油,這三個都殺滅精子。加上藥物的治療,懷孕的機率比較高。
按語:
1、治早泄弱精,不可一味固澀壯陽,本章濕熱為患,反而戀濕加重。濕熱者“三妙丸”是對證效方。
2、肝經濕熱以疏通為要。茵陳、澤瀉入肝經利濕,川楝子引入肝經,野菊花、蒲公英、草決明均助清肝,柴胡疏肝要藥。這些都是疏通的有效輔佐。
川楝子是個引經藥,我早晨講了,中醫提高療效很關鍵的一個就是引經,川楝子引到肝經,就清熱利濕引到了肝經,就會增加療效;柴胡是疏肝的要藥,但是柴胡比較燥,水不涵木的時候,你就要少用柴胡。柴胡能疏肝但柴胡用多了、久了會傷陰。這都是懷孕的疏通,提高療效。
3、王不留行、澤蘭通絡,對早泄非但不會加重,反而延時,此乃《素問·至真要大論》所言“通因通用”之意。蛇牀子可長精子,又壯而不燥,合地膚子轉去囊濕。野菊花配金錢草即效於清熱利濕,又是生精藥對。草決明、金錢草分利二便,利於濕熱之泄。
因為他不是腎虧,是濕熱下注,用王不留行和澤蘭給他通了,就有利於濕熱的疏通,就是通因通用,反而增加療效,又延長時間。蛇牀子是長精子的一個主要的藥。日本人對蛇牀子特別興奮,他專門有一個研究所,就是研究蛇牀子的。蛇牀子壯陽而不燥,蛇牀子生精有明顯的療效。當然我們一般用蛇牀子都來止癢,癢都是想到蛇牀子,其實蛇牀子是温陽不燥的一個好藥,合了地膚子,那就祛了陰囊潮濕,這是有效的藥對。講調經時講過,外陰瘙癢也用地膚子,陰囊潮濕也用地膚子。野菊花配金錢草清熱利濕,又是生精子的藥對。好多男士不育,得了前列腺炎引起的,用野菊花和金錢草。但金錢草用量大,用30g,就能消前列腺炎。現在已經有製劑了,叫野菊花的栓劑,肛門塞,更接近於前列腺,消炎的效果就更好了。所以這是一個生精,又是一個清熱利濕,又是消前列腺的有效藥對。草決明和金錢草又能分利二便,對濕熱(濕熱是個邪)分利就能排出體外。所以整個治療不育,絕大多數年輕的不育都屬於肝膽濕熱下注引起的,所以這是一個很好的辦法,也是我們家傳的一個很有效的方子。
不孕不育還有重要的三個環節。
第一個環節必須調經月經不調,懷孕困難,調經怎麼調呢?我上午簡單的給你講了就是分期論治:經前沒有見紅的時候,患者有反應了,痛啊,煩啊,頭痛啊,這個時候就叫經前調氣。調氣主要疏肝,疏肝主要用兩個藥:一個柴胡,一個香附。柴胡和香附,這是經前。
見了紅了,見了經期就調血。調血書上講的調月經呀太複雜,前期、後期、不定期到臨牀搞不清。
臨牀主要搞這三條:
第一條問她經量是多還是少,這是關鍵。多還是少啊!經量多的,就要用補澀的辦法,補和澀;經量少的,就用通利的辦法。這跟你用藥的方向不一樣。就問她月經量多還是少。好多病人説來月經7天,不一定。你問她,有的時候病人兩天多,但後面漓漓拉拉這也屬於經少;好多病人來三天,量很大,這也屬於經多。你要問的細,不要按照天數來,按照實際的量來定,這是很關鍵。第一問量。
第二問她經期肚子涼不涼。好多女士來月經肚子發涼,熱敷能緩解,説明有寒,要温要通;好多不涼,得熱以後反而加重,這就要用清熱的辦法。温通就是我講的温經湯,清熱就用丹梔逍遙散。這是經期調血的第二條。
第三問她痛不痛。痛還得分虛實:疼痛喜按的虛痛;疼痛拒按的實痛。當然我講了都可以用金鈴子散,就川楝子和元胡都可以用;虛痛的就加上白芍,生白芍。
所以經期調經別按照書上講的,就按照這三條,問量、問涼和問痛,這個調經的方子和辦法都有。
月經乾淨就經期結束了,到平時了。平時就調腎。怎麼調腎了?用比如我講的金烏膠囊,烏雞白鳳丸,女金丹,這一類的或者六味地黃丸都行,調腎的藥。成藥給她吃,一直吃到下個月經週期。經前了,病人又有反應了,調經;見紅了,調血;月經結束了,再調腎。一般治療不孕,調經是關鍵,兩三個週期調好了,那就能懷孕。調經是關鍵,聽明白沒有?
第二個關鍵必須止帶白帶多了也懷不上孕。止帶就分虛實。早晨已經講了:黃的濕熱;白的脾虛。濕熱是“三妙丸”;脾虛就“異功散”或者“香砂六君子湯”帶少了也能懷嗎!而且甭管虛實裏面兩個藥必須得用。還記得嗎?萆薢和生薏苡仁。濕熱的還可以加土茯苓;脾虛的還可以加白扁豆。而且帶非常多的,還可以配合坐浴,頭煎、二煎喝,第三煎坐浴,泡15分鐘,這是很重要的,要止帶。
第三步要調瘤
調經、止帶、消瘤。消瘤我早晨講了:在調腎的基礎上加了陰經藥。但是不怕,有這三個良性腫瘤懷孕不影響,但最好給她縮小一點,懷孕的成功率就更高了。西醫不可理解,説你有囊腫、增生、肌瘤不能懷孕。那懷孕的多了,而且很巧妙,一邊懷孕一邊肌瘤就慢慢小了,這個例子太多了。
學生提問:
1、消瘤怎麼消?
消瘤不是講了嗎?調腎陰陽嗎?早晨講了,根據舌苔呀!三個方子呀!舌質紅的,要不痛的,二仙湯;腰痛的知柏地黃湯。舌質不紅的,杞菊地黃湯。調腎陰陽三個方子選擇。加上引經藥。

乳腺增生一個陰經藥。什麼藥?
學生:“山慈菇。”
哎!山慈菇。還有嘛?
學生:“浙貝。”
還有什麼?
學生:“夏枯草。”
哎!夏枯草。子宮肌瘤用什麼藥?
學生:“桂枝、丹蔘、茯苓。”
囊腫呢?
學生:“雞血藤、伸筋草。”
哎!你記住了,肯定行。就是不懷孕得了三個腫瘤,這個辦法也管用,這是很特殊的。中醫不搞辨證,這三個腫瘤都是活血化瘀,軟堅散結,效果並不理想。為什麼?形成這三個良性腫瘤,西醫來講,就內分泌紊亂。中醫跟西醫的內分泌紊亂能對上口徑的就是調腎,調腎就調西醫的內分泌,所以説從根本上來解決內分泌紊亂。加上引經藥,這個療效就會明顯的提高。
2、沈老師山慈姑的用量是多少?
山慈姑有小毒,用量在10g以內,沒問題。你為了怕它對肝臟的損害,你可以用牽制它的藥。牽制它的藥就板藍根,用15g的板藍根。比如這個人又是乳腺增生,肝臟又有乙肝。怎麼辦?你必須加山慈姑,但你為了保護她,再加15g的板藍根。


第四十九章更年期綜合症

病史:張婦,51歲,初診節氣,立春。
經事紊亂2年,經常提前,量多色鮮。近年背涼畏風,發熱汗多,心煩易怒,失眠多夢。兩便尚調,多家醫院檢查診為“更年期綜合症”,中西醫藥治效果不顯。昨日經行量多,病友介紹,今日門診,苔薄黃,質較紅,脈弦細。
講解與互動:
主要看舌苔脈搏,舌質紅,脈弦細,加上易怒,心煩,當然背發涼,冒風。什麼辨證?大膽的説,沒問題,你通過腦子就記住了。
學生:“肝鬱化火。”
有肝鬱。肝鬱化火,對呀!
學生:“營衞失調。”
另外背涼,冒風,這是營衞不和的一個主要表現。用什麼藥呢?
學生:“桂枝湯。”
哎!桂枝湯,但不用姜、棗、草。肝火用什麼藥呢?
學生:“丹梔逍遙散。”
哎!丹梔逍遙散。方向找準了。
脈章:
51歲張婦,經期紊亂2年,經常提前,量多色鮮,昨晚經潮,背涼畏風,發熱汗多,心煩易怒,失眠多夢,多家醫院檢查診為“更年期綜合症”,病友介紹今日門診,苔薄黃,質較紅,脈弦細,醫聖仲景在《傷寒論》53條曾訓:“病常自汗者…以榮行脈中,衞行脈外,復發其汗,榮衞和則愈,宜桂枝湯”。本章榮衞不和脈證顯然,正中“桂枝湯”證,應加龍牡,調榮衞,調經潮試之。
處方:
桂枝10g白芍10g生龍骨30g生牡蠣30g浮小麥30g生芪15g當歸10g炒白朮10g防風5g葛根5g仙鶴草10g生梔子10g夜交藤30g知母10g車前草30g
桂枝湯就用了桂枝和白芍,加上生龍骨、生牡蠣,必須得重用30g,實際上就成了《金匱要略》裏面的桂枝加龍骨牡蠣湯;黃芪、炒白朮防風就把“玉屏風散”加了;葛根是個引經藥,後背的病都要用葛根;仙鶴草是個補氣藥,不是止血,當然月經多了仙鶴草就更適合了;關鍵用了生梔子,清肝呀;用了知母,肝膽的火,等於降相火,知母是降相火的一個主藥。
按語:
1、“更年期綜合症”指植物神經功能失調,難治易復,與性情密切相關,藥療與意療宜配合。本章屬榮衞不和證,桂枝加龍牡均對證。
“更年期綜合症”,我總結了5個類型,其中最常見的就是榮衞不和,它的主症就是背涼、畏風。西醫很難治,他沒辦法。
2、菖蒲、鬱金調整皮層功能,對“更年期綜合症”有效,但因汗多,用之有礙止汗,故去之。加“玉屏風散”和利尿之品有助止汗。
菖蒲、鬱金是調整皮層的功能,對“更年期綜合症”非常有效。但是因為這個人“更年期綜合症”有汗多,你就不能用菖蒲、鬱金。縱然能調整皮層功能,用菖蒲、鬱金以後更能出汗,止不住汗了,所以要拿掉。所以汗多的“更年期綜合症”要加“玉屏風散”和利尿藥,使汗不從體表走,從小便走,這是一條經驗之談。菖蒲、鬱金能調整皮層功能,在“更年期綜合症”是重要的藥,唯獨見了汗多就不能用,要改成玉屏風散和利尿藥。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浮小麥,30g的浮小麥。
3、少量葛根引入項背,補骨脂、鹿角霜温陽除涼,梔子除煩,又可反佐,是治背涼心煩的效藥。
《傷寒論》裏面治療心煩都用生梔子,唯獨一個就心煩又便溏用梔子就不利,梔子因為《傷寒論》張仲景講了,便溏者就不能用生梔子。但心煩呢,梔子又是非常好的一個藥。這怎麼辦呢?

不矛盾了嗎?可以用生梔子再加一個藥反佐。這裏面當然葛根也能反佐,再加一個白扁豆就反佐了梔子引起便溏的副作用。但治煩生梔子是非常好的藥,梔子治煩必須得生用,不能用炒梔子,更不能用焦梔子。


 第五十章乳腺增生

 病史:孫右,26歲,初診節氣,夏至。
雙側乳房脹痛2年餘,經前尤甚。經少色淡,神疲乏力,腰痠背痛,納便尚調。中成藥無效,門診求治。觸診雙側乳房內各有核桃大小腫塊2枚,壓痛不硬,推之可移,苔薄白,質淡胖,脈沉細。
講解與互動:
這個病就很簡單了,看明白了嗎?神疲乏力。定位在哪個臟腑虛?
學生:“脾虛。”
哎!脾虛。腰背痠痛呢?
學生:“腎虧。”
哎!腎虧。加上舌苔薄白的,舌質淡的,舌體胖大的,脈沉細的,那就完全是脾腎兩虛。核桃大小的2個腫塊,壓痛不硬,推之可移,説明是個良性腫瘤,是個增生。用什麼方?第一個反應

過來嗎?良性腫瘤調腎陰陽。對不對?看這個舌苔是淡的,想到什麼藥?
學生:“杞菊地黃湯。”
哎!杞菊地黃湯。不是二仙湯,也不是知柏地黃湯。還是加上脾,加上引經藥。乳房的引經藥是什麼藥?
學生:“山慈菇、夏枯草、浙貝。”
哎!三個藥。這樣你就很熟練了,忘不了。
脈章:
26歲孫婦,雙側乳房脹痛,已逾2年。經前尤甚,經少色淡,神疲乏力,腰背痠楚,納通便調,苔薄白,質淡胖,脈沉細,觸及乳癖,壓痛不硬,推之可移。乳腺增生症,脈證相參,定位在腎,腎虧顯然,投祖傳“補腎活絡”方加味診治,以觀其效。
處方:
杞果10g女貞子10g川斷10g蛇牀子10g補骨脂10g桔葉30g蒲公英10g路路通10g丹蔘30g山慈菇10g川楝子10g元胡10g夏枯草15g浙貝10g白花蛇舌草30g
要多用桔葉,假如沒有桔葉用桔核,都用30g。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14劑。正值經潮,量已增多,乳脹反輕,腫塊變軟。精神好轉,腰痠依存。法證對應,再增調腎之品,上方加菟絲子10g、生杜仲10g、桑寄生10g,平時每晚服1汁,經前起至經淨止,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3個月後複診訴經事已調,乳痛已除,腰痠已解,平板造影,未見腫塊。
按語:
1、常規治乳癖,注重疏肝理氣,活血軟堅,刻不知,增生之因系內分泌紊亂所致,同中醫的腎虧相關,故其治療應以調腎為主,再佐疏肝活血方能奏效。
2、祖傳“補腎活絡”法由10味組成,為增效再加調腎的菟絲子、生杜仲、桑寄生,止痛的“金鈴子散”。消乳癖的浙貝、夏枯草和白花蛇舌草相得益彰,收效更顯。
3、經期消乳癖更效,故改為每日1劑,消乳癖應緩圖,本章服藥3個月方顯功。


第五十一章卵巢囊腫

 病史:楊右,36歲,初診節氣,小雪。
1個月來少腹隱痛,帶下量多。婦科B超檢查雙側卵巢囊腫,左側3.3×4.2cm,右側5.1×4.0cm,懼怕手術,門診求治。詢診,正值經潮2天,量少腹痛,帶下色黃,頭重口粘,五心煩熱,腰腿痠軟,納便尚可。察診,苔薄黃根膩,質較紅有斑,脈弦細不暢。
講解與互動:
怎麼辨證?這個病比較複雜,看出來了嗎?現根據舌苔,你再辨她的病。症狀再複雜,舌苔就一目瞭然。薄黃,黃苔。過去我講過黃苔有什麼?是熱還是寒?
學生:“熱。”
哎!有熱。根膩,舌根是膩的。
學生:“有痰。”
哎!有痰。第一個就明白了有痰而且化熱。舌質有斑,舌質有紫斑。我也講過:整個舌質紫的是一個情況;中間有斑點的是一個情況。這是什麼?
學生:“瘀。”
哎!有瘀。有瘀的一個指標就是舌質有瘀斑。攝製沒有瘀斑,你讓病人翻起舌頭來,底下的舌下靜脈顯露,這也是瘀的表現。整個舌紫的,非但有瘀,而且還有什麼?
學生:“陽虛。”
還有寒凝。為什麼?整個舌紫的,舌頭都紫的,光用活血化瘀無效,還要加温通的藥。比如桂枝、花椒,那麼他才能化這個紫舌。要温通説明她又有瘀又有寒。脈不暢,那更有瘀了。所以這已經定好了,痰濁化熱夾瘀。對不對?還有什麼情況?再看看症狀,白帶是黃帶,那肯定也是有熱,而且有熱有帶,那就熱裏面有痰有濕,濕熱下注,所以黃帶。還有什麼症狀?我講過虛症的辨證:第一要看舌苔脈搏,中醫四診裏面,比較客觀的就是舌苔,其次就是脈證。舌苔一目瞭然,厚的、薄的、黃的、白的,這麼好的指標,中醫都把它放在最後作為輔助,這個不對。所以我在80年代就提出來:要把舌苔和脈搏作為中醫辨證客觀的金標準,要放在第一位。古人講:“舍證從脈”。我改一個字叫“舍證從舌”。舌苔一錘定音。症狀符合的更好;症狀矛盾的,別拿症狀為主,拿舌苔為主,要放在第一位。當然我現在這個病例比較老的,沒調過。這幾年我寫文章,都舌脈放在第一位。你不要不重視舌脈呀!主症假象太多了,病人的心態你要理解,他求醫心切,怕得罪你醫生,你問了情況,他順竿爬。你比如説問他肚子痛不痛,實際上並不太痛,他説痛。你沒有儀器來測定痛還是不痛,所以問診都有假象,有隨意性,有主觀性。遇到舌脈那絕對是真的,一目瞭然,尤其舌診。脈還複雜,中醫不能不要脈,這脈必須得要,這是中醫的標記,中醫就是號脈,你不能取消它。當然脈指下難明,心中明瞭,指下難明。所以中醫的脈必須得簡化,越搞複雜越麻煩。這脈象要,而且必須得宜粗不宜細。有時間我再給你講,要重視8個主脈和12個兼脈就行了,就分清楚了。所以這個病人呢,但是主症裏面挑了,也必須得唯一有的主症,這個證類裏面必有的,別的證類不會有的。以前講辨證我給大家講過,五心煩熱是一個證類裏面必有的,別的證類不會有。哪個證類?
學生:“陰虛。”
哎!陰虛。陰虛那肯定五心煩熱,而且五心煩熱要擴大,手腳心出汗和冬天手腳心伸到被子外頭,這都屬於五心煩熱的範疇。這東西分析出來了!病人有陰虛呀!我虛證的辨證,單元組合你們聽我講了的知道,四個基本的虛,陰虛、陽虛、氣虛、血虛和5個定位。定腎,定什麼症?
學生:“腰痠腿軟。”
哎!腰痠腿軟。這一分析你就很明白了。她的陰虛定在腎陰虛。對嗎?很複雜,虛實夾雜。但是這麼給你一説,辨證很準,痰瘀化熱,腎陰不足,這個辨證準了,治法就出來了。怎麼治呀?

我講過治療虛實夾雜,虛實夾雜又有虛又有實。怎麼辦?有兩句話,可能我弟子都記得了。叫什麼?記得嘛?
學生:“先祛實,後扶正。”
哎!記得了,先祛實後扶正。就是虛實夾雜是臨牀多見的一種證類,是很難處理的類型。我的觀點第一句話,“先祛邪,後扶正”。第二句話記得嗎?
學生:“祛邪不傷正,扶正不戀邪。”
祛邪的時候不要傷正,扶正的時候不要戀邪。這兩句話就把虛實夾雜給解決了。
脈章:
36歲楊婦,患雙側卵巢囊腫月餘,經潮量少,腹痛帶下色黃,頭重口粘,五心煩熱,腰腿痠軟,納便尚可。苔薄黃根膩,質較紅有斑,脈弦細不暢。腎陰不足,兼夾痰凝,聚生癥瘕。治多滋腎防膩,兼顧痰瘀。投《醫級》“杞菊地黃湯”合《景嶽全書》“柴胡疏肝散”化裁。
這為什麼一步到位用滋陰為主呢?另外注意她舌苔不是全部都膩,僅僅是根膩,説明痰濁有,但是不嚴重,所以還是治以養陰為主。當然要防膩,不能用那些養陰而滋膩的藥;另外要配合疏肝理氣,柴胡疏肝散。假如整個舌苔都膩了,那就首先用温膽湯,痰瘀同治。祛了痰瘀,再反過來養陰,養腎陰。因為根膩,對不對?你要給她滋陰,滋陰不膩就行了。而且配合舒肝理氣。
處方:
杞果10g野菊花10g生地10g黃精10g柴胡10g赤芍10g丹皮10g雞血藤10g香附10g伸筋草10g山慈菇10g白花蛇舌草30g萊菔子10g丹蔘30g枳殼10g
菊花這個藥要分類,杞菊地黃用的菊花就是腫瘤的病人或者有毒陰虛內熱很重,那野菊花它偏於解毒;頭暈肝陽上亢,杞菊地黃只能滋水涵木,這個時候就要用白菊花,所以這裏面有很大的區別。假如眼睛模糊,肝陽上亢,那就要改成黃菊花。三種菊花用法都不一樣的,我也反覆講了。
中醫你不要背湯頭,背湯頭你開方就死了。方子僅僅是個樣板,古人給我們的樣板。一定要找到組方的特點,這個都講過。記住,比如“補中益氣湯”,它組方有幾個特點:補中益氣,它肯定健脾呀!補氣呀,這是一個特點。甭管你用什麼補氣藥,有這麼一個組方特點,就守住了補中益氣了。第二補中益氣的特點往上提,升提,你就想到升提的藥。第三條補中益氣湯用氣和血的關係,通過養血來補氣,它用了當歸呀!我也講過:糖尿病的病人,你用生地也能補血,生地又能降血糖,那就變了,療效提高了。它往上提就不會往下走啊!生薏苡仁、雲苓都是健脾的藥,但是淡滲利水呀,跟你往上提這是矛盾呀!所以補中益氣湯沒有滲利的藥,沒有滲利利水的藥。第五個特點:補中益氣講的補而不滯,它用了陳皮。你假如胃炎的話,用木香、砂仁呀,那更能消胃炎呀!這個補中益氣湯不背湯頭,記住它五個組方特點,你就活了,更能切合臨牀的病情,難道它不提高療效了!加上中西醫配合,不違反原則,搞點藥理,療效更高了。
搞中醫必須把中醫中藥搞得滾瓜爛熟。但你搞中藥絕對不要按照傳統的歸經、功能、性味,那難了,絕對難了,你用不活,在臨牀你腦子轉不過來。中藥也有一套辦法,記它的特點,不要去記功能、性味、歸經,都沒用,記它臨牀特點。比如麻黃:麻黃是很重要的藥。第一記它發汗猛劑,麻黃髮汗挺大,但必須配生麻黃來發汗,配了桂枝那發汗力更大,注意風寒襲表用麻黃。
第二麻黃能平喘,平喘用蜜麻黃,它能解除支氣管的痙攣,就平喘用蜜麻黃。第三麻黃能退腫,就《內經》講的“開鬼門、潔淨腑”,通過宣肺提壺揭蓋利尿治療腎炎、腎病綜合症,麻黃是好藥,這個要用水制麻黃。但是麻黃一個副作用,升高血壓,影響心功能。所以好多腎炎的病人,腎病綜合症,三大主症,蛋白尿、浮腫,尤其頭面浮腫加上高血壓,這個時候你用麻黃就要謹慎了。能解蓋利尿,當然升高血壓。這樣你把中藥再這樣記,那腦子就很有針對性,見什麼就用什麼。見喘用蜜麻黃;見風寒束表用生麻黃;血壓不高的,頭面腫的,腿腫那就用水制麻黃。這不是馬上就出來了嗎?何必再記它的功能、主治、性味、歸經?都是理論的東西,按這一套辦法特別適用。
這個杞菊地黃湯裏面用的是山芋肉。山萸肉很貴,但山萸肉的作用很侷限,它只能養肝和腎的陰,換了黃精它就全面了,又便宜。黃精非但養肝腎的陰,這根山萸肉一樣,而且它能養脾陰,它養陰的範圍是脾肝腎,面就更大了,而且更可貴的,黃精能補脾氣,中醫講氣陰是互根,既能加了補脾氣的藥,肯定提高養陰的效應。因為痛呀,想起來昨天我講痛經的時候,用雞血藤和香附。因為她是卵巢囊腫,想起了陰經藥,雞血藤和伸筋草。要消這個囊腫,用山慈菇和白花蛇舌草。我講了柴胡比較燥,但用在這個方子裏面不怕,柴胡是疏肝的藥。因為有兩個藥管住它:一個就是黃精的養陰,養陰藥不膩,尤其也能養肝陰,就管住了柴胡的燥性;丹皮呢清肝的主藥,燥就能生熱,生火,丹皮入肝經就保護了使肝火上炎。所以用這兩個藥牽制了,就不怕柴胡的燥性,也利於柴胡疏肝的主藥。加上赤芍的活血,以養陰清熱為主,加上疏肝活血,配了這麼個方子。加了個引經藥,又加了消瘤的白花蛇舌草和山慈菇;痰瘀同治用了萊菔子和丹蔘,補而不滯用了枳殼。枳殼也是消囊腫的一個特效藥,枳殼還有一個作用就收縮平滑肌,可以用到15g。怕它破氣加10g的白扁豆,枳殼可用到20g。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7劑。正值經潮2天,其量增加,腹痛減輕,煩熱腰痠緩解,苔薄黃,質有斑,脈弦細,腎陰漸復,痰瘀漸祛。守法再增調腎化瘀之品。上方去枳殼、萊菔子、香附、丹皮赤芍加生杜仲10g、桑寄生10g、三七粉(衝)3g,再服7劑。經事已淨,帶下色黃,上方加地龍10g、萆薢10g、生薏苡仁10g,活血利濕再服14劑,已無明顯不適。上方水丸,早晚各服3g。經期仍服上方湯劑,3月經週期後複診,訴B超檢查,雙側卵巢囊腫消失,經事正常,囑服杞菊地黃丸鞏固,未再複診。
按語:
1、陰虛兼痰瘀難治。滋陰防膩。祛痰防燥是謂至治。
這就我講的虛實夾雜兩句話:“扶正不戀邪,祛邪不傷正”。具體陰虛夾痰瘀那就是滋陰的時候不要膩,燥痰的時候不要傷陰,這是一個很大的原則,體現在上面的組方。
2、本章陰虛為患,滋陰不忘“從陽求陰”,調腎陰陽其效必增。同治痰瘀,勿忘疏肝,柴胡為要藥。氣行則血行痰濁方祛。
這陰虛是為主的,痰濁比較輕。滋陰一定要調腎。滋腎陰要補腎陰就叫補腎。加上張景嶽的“從陽求陰”,就用補腎法轉到了調腎法,這個療效肯定要增加。當然這裏面用了杜仲、桑寄生、補骨脂;另外同時要治療痰瘀。絕對不要忘了疏肝,柴胡是要藥,只能疏肝行氣了,血才能行,痰濁才能清。
3、卵巢囊腫必投雞血藤、伸筋草,可為陰經之品矣!帶黃系濕熱,萆薢、薏苡仁對證,止帶利於除囊腫。

 第五十二章子宮肌瘤

 病史:時右,28歲,初診節氣,小暑。
近年經潮提前,量多色暗,夾有血瘀塊。婦科B超檢查發現子宮多發肌瘤,最大3.1×4.2cm,懼怕手術,服過桂枝茯苓丸及中藥活血化瘀,軟堅散瘤諸法,肌瘤不消,日漸見長,查網求治。

刻診經行3天,量多暗塊。小腹隱痛,腰痠明顯,心煩失眠,苔薄黃,舌質紅,脈細數。
講解與互動:
這什麼病?五心煩熱什麼病?她手足腳心不熱,但心煩,説明她陰虛。對不對?而且陰虛定位在哪呢?
學生:“心。”
哎!定位在心。有血塊,經量多,有什麼?
學生:“有瘀。”
對!有瘀,有瘀血。血不歸經,她月經量就多了。經量多不一定止血呀!有瘀血,有瘀塊的通因通用。越給她活血,血歸經了,月經量就少了。什麼方子?想一想什麼方?最簡單。腰痠,心煩,陰虛,失眠。昨天我講了個方子,簡單的方子。還記得嗎?
學生:“交泰丸。”
哎!交泰丸。首先心煩要想到“交泰丸”,離不開黃連和肉桂,3∶1。通經還用什麼藥?剛才講過,要活血化瘀。什麼藥?
學生:“杞菊地黃湯。”
杞菊地黃湯可不是活血化瘀。是不是我講錯了?
學生:“雞血藤、香附。”
香附能用呀!沒錯。香附是理氣,通過理氣來化瘀是對的。但也要加上化瘀的藥。化瘀的主方是什麼?
學生:“桃紅四物湯。”
哎!桃紅四物湯。
脈章:
中年時婦,多發子宮肌瘤,最大3.1×4.2cm,經行提前,量多色暗,夾有瘀塊,小腹隱痛,腰痠明顯,心煩失眠,納便尚調,苔薄黃,舌質紅,脈細數,腎虧陰陽失調,瘀阻胞宮,聚成癥瘕。治擬調腎陰陽,化瘀消癥,試投上海經驗方“二仙湯”合《醫宗金鑑》“桃紅四物湯”出入。
處方:
仙靈脾5g知母10g黃柏10g當歸10g補骨脂10g紅花10g桂枝10g雲苓10g山慈菇10g丹蔘30g 蘇木10g生地10g川芎10g生梔子10g炒棗仁30g夜交藤30g
“二仙湯”不用仙茅。仙靈脾也叫淫羊藿,它也是温燥的藥,但仙靈脾調腎陰陽這是非常好的藥,所以要控制用量,就用5g;而且仙靈脾特別輕,你用多了,病人就不好熬了。
當醫生呀一定要知道藥,生藥不知道沒關係,飲片一定要熟呀!否則你很難呀!心中無數。比如我講一個藥馬勃,你不知道藥,用3g馬勃了不得了,一熬一大堆。馬勃像海綿一樣很輕呀!用1g就夠了。對不對?這個腦子裏面飲片要記得。仙靈脾只能用5g。桂枝、雲苓、丹蔘是引到肌瘤的引經藥。裏面加了個特殊藥,蘇木。蘇木一般外科醫生用,跌打損傷。但是蘇木是個活血止痛的藥,調經用蘇木就是祛瘀生新。月經量多她有瘀塊,蘇木用了以後,血就歸經了,經量反而少了。蘇木用在心血管病這是個特殊藥,既能活血又能止痛,這是心血管病我一個特殊的用藥。不睡覺加了川芎。
滋陰為主,滋陰裏面它的竅門,滋陰藥就是用了生地,一味生地來滋陰;另外滋陰的藥就用知母、黃柏。腎陰不足肯定相火上炎,知母、黃柏降相火,這是中醫的一個竅門。它不是滋陰藥,但通過降相火來達到滋陰的目的,這很巧妙。所以滋陰,腎陰不足,滋陰就是用了一個生地,在用了知母、黃柏通過降相火來滋陰。陰中求陽用的是補骨脂和5g的仙靈脾。上海的“二仙湯”

治療高血壓,很出名的方子。這是符合我們家裏講的調腎陰陽,可惜就用了仙茅。現在我把調腎陰陽這個二仙湯呢用途給它擴大了,非但治療高血壓,包括現在治療子宮肌瘤,婦女的痛經,不孕不育,都可以用“二仙湯”;男子也用,男子的更年期更難治,只要符合調腎陰陽的原則同樣可以用“二仙湯”。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14劑。3天時經行,5天經淨,量減塊少,腹痛心煩已止。腰痠減輕,失眠好轉。陰陽漸調,效不更法,再增調腎化瘀之力。上方去生梔子、川芎加菟絲子10g、狗脊10g、三七粉(衝)3g,囑每晚服1汁,經期早晚服,再加宮瘤寧膠囊。第2個月經週期複診,經行已不提前,如期而至,瘀塊未見,小腹不痛,心煩不顯,夜寐已酣。苔薄黃,脈弦細。上方去炒棗仁、夜交藤、生地黃、狗脊、菟絲子加生杜仲10g、桑寄生10g、白花蛇舌草30g、三七粉改為6g,如法煎服。第3個月經週期複診,經潮已調,無明顯不適,B超複查肌瘤減少縮小,最大為2.1×2.3cm。囑上方配成水丸,加宮瘤寧常服,半年後陪病友門診,述2次B超,肌瘤消失,一年後喜得一子。
按語:
1、常法消肌瘤均系活血化瘀,温通軟堅,疏忽調腎,故效不顯。“二仙湯”調腎陰陽可消肌瘤,但要改組:仙茅温燥應去,仙靈脾只用5g,再加菟絲子、生杜仲、桑寄生可增效。狗脊治腰痛也可調腎。
2、瘀阻胞宮,化瘀為要,“桃紅四物湯”切證,再加入蘇木、丹蔘、三七增效。
3、桂枝、雲苓、白花蛇舌草可謂肌瘤陰經之品。肌瘤緩圖效方丸劑可用。本章多發肌瘤,3個月經週期便消,後又得子。

 

第五十三章肺癌

 病史:邱叟,68歲,初診節氣,白露。
嗜煙近50年,1周前不慎感冒,發熱雖退,咳嗽不止,痰粘帶血,胸痛納呆,精神不振,口粘便幹,西醫院支氣管鏡檢查確診為右肺門支氣管癌,病理證實屬鱗癌,化療一月,癌瘤反增,症

狀未減,求治中醫。刻症咳痰帶血,甚則胸痛,口粘納呆,腑行較幹,精神不佳,負擔較重,苔薄黃膩,脈弦滑。
講解與互動:
這怎麼辨證呀?
學生:“痰濁。”
對!有痰濁。痰濁阻肺。我過去講過,原來叫無形的痰,我幾批研究生,都做了課題,凡是中醫講的無形的痰,他脂質代謝都紊亂,血脂都高,而用了祛痰的藥以後,舌苔退了,血脂降了,

所以現在不是無形,這個痰是有形的。查血脂高了,舌苔膩了,那麼基本上就是有形的痰,這是痰了。所以現在不能叫無形的痰了,有形之痰,就叫廣義的痰和狹義的痰。狹義的痰就在肺,肺為儲痰之器;廣義的痰就在脾,脾為生痰之源。所以改成廣義的痰和狹義的痰。廣義的痰有6個主症。還記得嗎?這裏面就有啊!頭重如裹,記得嘛?胸悶發憋,口粘納呆,苔膩,脈滑。

記得嘛?6個主症。這完全是痰濁阻肺。什麼方子?
學生:“温膽湯。”
哎!温膽湯。痰濁你想起方子就“温膽湯”。而且一定要想到,縱然舌質不紫,也得痰瘀同治。
脈章:
邱叟發現中心型鱗狀支氣管肺癌。化療一月,癌瘤反增,症狀未出,門診求治中醫。刻症咳痰帶血,甚則胸痛,口粘納呆,腑行不暢,負擔較重,苔薄黃膩,脈象弦滑。痰濁阻肺,發為息賁,治當祛痰,清肺為先,投經驗方千金葦莖6物湯加味。
處方:
蘆根30g生薏苡仁10g桃仁10g冬瓜仁10g魚腥草30g白花蛇舌草30g加:萊菔子10g葶藶子10g丹蔘30g天竺黃10g全瓜蔞30g仙鶴草10g北沙蔘10g紫苑15g三七粉(衝)3g
“千金葦莖湯”:葦莖就蘆根,這是治肺癌的一個特效藥,蘆根要重用30g。魚腥草也是治療肺癌的特效藥。還要加萊菔子、葶藶子祛痰;丹蔘痰瘀同治;不用竹茹了,因為痰比較粘,所以用天竺黃;加上祛痰的全瓜蔞,全瓜蔞一定要重用,用30g;咳嗽就加北沙蔘和紫苑;再加三七,當然也可以用三七粉;久咳不愈,紫苑配三七粉是非常好的一對有效藥對。咳嗽吸煙沒辦法的,但是咳嗽在呼吸系統病叫肺系病。肺系病有5個主症:咳、喘、痰、炎症和發熱,5個主症。關鍵要抓住痰,痰祛了,其它4個主症就迎刃而解。祛痰它關鍵的方子就是“三子養親湯”。

痰必須要分寒熱,這是狹義的痰要分寒熱。書上講的分痰的寒熱是拿顏色來分,白的是有寒,黃的是有熱。臨牀不是。白粘痰你以為是肺寒,用温藥,痰出不來,甚至於引起喘。所以臨牀的實際,痰的寒熱不是用顏色來分,用質量來分,痰的質量分。稀薄的痰,甭管黃白,都是有寒;稠粘的痰,甭管黃白鬥是有熱,這是臨牀的關鍵。不要用顏色來分,用質來分。假如有寒,那就三子養親湯裏面,用白芥子;有熱就不能用白芥子,改成葶藶子。這個痰肯定化熱,所以用萊菔子、葶藶子。三子養親湯裏面還有蘇子也可以用。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7劑,咳血已止,咳痰減少,腑行已暢,胸痛已除,食納增加,咳乃頻作。痰濁漸去,再增止咳之力。上方去三七、天竺黃、桃仁加川貝粉(衝)3g、桔梗10g、炙枇杷葉10g,再服14劑,頻咳明顯緩解,再服14劑,頻咳又見明顯緩解。納便已調,負擔減輕。上方再增調腎之力,加枸杞子10g、野菊花10g、生地黃10g、山萸肉10g、生杜仲10g、桑寄生10g,連服1個月,咳血未復,咳痰已輕,自行胸片複查癌瘤有所縮小,續服上方,再加經驗方,加味“犀黃丸”、杞菊地黃膠囊,一年後複查,肺癌明顯縮小,精神好轉,餘無不適。

至今已門診回訪5年,咳血未復。
這就看出來了,治療癌症,先調胃口,後調陰陽,用杞菊地黃湯,加上從陽求陰。肺癌有4個主要的症狀,是4大主症。
第1是發燒,甚至是高燒;第2咳血;第3胸痛;第4個痰,痰血。
對於發燒用什麼藥呢?當然治療肺癌的基本方就千金葦莖湯,要用蘆根和桃仁、冬瓜仁、薏苡仁。退燒用什麼藥呢?用青蒿。青蒿是個蘇木鹼,揮發油叫青蒿素,怕熱,所以用青蒿一定要後下,用15g的青蒿後下。第2是銀柴胡;第3黃芩;第4西洋參。這4個藥退肺癌的發熱有效。
咳嗽就用剛才講的用紫苑15g和川貝粉3~6g
 治療咳血:肺癌還有一個主症咳血,這個病章裏面用的是仙鶴草。還可用花蕊石15g;黃芩炭。黃芩沒有炭,拿30g的黃芩讓他自己炒成炭,止血,再加藕節炭。所有的中藥炒炭就增加止血的功效,唯獨兩個藥不能炒炭,炒炭以後反而沒有止血作用。一個就是小薊、大薊呀,止血不能炒炭;一個就側柏葉。這兩個炒炭了,反而止不了血。別的炒炭都能止血。
第4個就胸痛。胸痛呀!肺癌也是很厲害的。胸痛裏面一個用的是三七,用粉來衝3~6g;第2就是蠶砂;第3是徐長卿,10g的徐長卿;還有就是15g的制軍。這是肺癌的4大主症。用中藥都有一定的療效。
這癌症裏面第2位就肺癌。當然這個病人吸了50年的煙,知道自己肺癌了,這煙不抽了,晚了,提早檢查,那肯定不會落下鱗癌呀。抽煙的基本上都是鱗癌,鱗癌對化療有一定的作用。最好的也最壞的癌叫小細胞未分化癌,化療敏感,但是惡性程度較高。還有一個類型叫腺癌,腺癌的病人打化療100%有害,因為化療的毒副作用除了影響胃口以外就抑制免疫,抑制骨髓。免疫功能低了,那癌症能不氾濫嗎?我們身體上都有癌細胞,化療的毒副作用除了影響胃口以外,就抑制免疫、抑制骨髓,免疫功能低了,那癌症能不氾濫嗎?我們身上都有癌細胞呀!為什麼有人發了?有的人沒發?關鍵就是抵抗力,也就是西醫講的免疫功能。你免疫功能低了,那肯定發癌症呀!那麼腺癌打擊了免疫功能,腺癌100%轉移,腺癌的特點就轉移的快。你肺癌第一步就轉移到胸骨,第二部就轉移到腦子,一轉移就沒戲了。所以我看了40年的癌症,打化療肺癌的沒有一個活得長的,打化療的還不如不打化療。吃點中藥,活得長。
按語:
1、肺癌預後較差,自擬千金葦莖6物湯有效。
2、肺癌祛痰至關重要,祛痰利於止血,桃仁、天竺黃、全瓜蔞、萊菔子、葶藶子即可祛痰又能通腑。仙鶴草、三七粉止血又抗癌,丹蔘功同四物和血,利於血止而不致瘀。
3紫苑、川貝止咳有效藥對。後入調腎之品,系治本之法,防止復發,鞏固療效,肺癌能維持5年,實乃辨證論治之功矣!

 第五十四章肝癌

 病史:白生,39歲,初診節氣,立春。
患乙肝大三陽5年,煙酒無度,性躁善鬱,月前生氣勞累,肝區作痛。感覺疲勞,大便溏薄,食納減少,在腫瘤醫院查轉肽酶900u,腹部B超,肝左葉見4.1×4.6cm團形腫塊,邊界不清,診為“原發性肝癌”,不願化療,門診求治中醫。肝大脅下1cm,質硬壓痛,表面結節,無移動性濁音,苔薄白,質有斑,脈弦細不暢。
講解與互動:
什麼辨證?
學生:“有濕有瘀。”
哎!有瘀,這沒錯。舌質又有斑,脈又不暢,而且有癥瘕,腹部的癥瘕,有結節,那肯定有瘀呀!還有什麼?看看大便溏,吃飯不好,舌苔薄白。
學生:“脾虛。”
哎!脾虛。還有脾虛呀!既有脾虛又有瘀。開什麼方?有瘀什麼方?
學生:“温膽湯。”
怎麼又是温膽?他沒有痰,光有瘀。哎呀!你不能萬變都是温膽,那也要偏了。我用温膽很出名,人家給我的外號叫“沈温膽”。但我絕對不是什麼病都用温膽湯,得苔膩才用温膽,舌苔不膩你温什麼膽?有瘀為主呀!當然有瘀必有痰,你在化瘀藥裏面加上祛痰的萊菔子這沒問題的。用什麼?化瘀的主方是什麼?
學生:“桃紅四物湯。”
哎!桃紅四物湯。脾虛怎辦?
學生:“香砂六君子湯。”
哎!香砂六君子湯。當然我現在給你分析的方子,不一定是我用的方子,但你這個分析的思路是對的,因為用藥裏面,還有好多竅門,不可能你來聽一次課,我都給你講明白了。講也講不明白,但你大方向對了,像剛才那個温膽湯裏面6個藥就用了天竺黃,這道理是一樣的。但温膽湯是從化痰濁這個原則改變,這個原則你用“香砂六君子湯”和“桃紅四物湯”也會有效。但我處理這個病人呢是另外一個方子。
脈章:
中年白生,乙肝5年,煙酒無度,性躁善鬱,肝區作痛,納少便溏,明顯疲勞,已有月餘。腫瘤醫院確診原發性肝癌,不願化療,求治中醫。查血轉肽酶900u,B超肝左葉腫塊4.1×4.6cm,邊界不清,觸診肝大肋下1cm,質硬壓痛,表面結節,腹無移動性濁音,苔薄白根膩,質有斑,脈弦細不暢,經曰“肝主血”,脾虛則肝逆,遂有肝脾不調之證,也即氣虛血瘀也。調理肝脾,可投經驗方“茵陳四逆散”合《內外傷辯惑論》“當歸補血湯”加味。
“茵陳四逆散”就“四逆散”加茵陳,這是我們家的經驗方,治療着痹濕重的關節炎非常有好處,這裏治療肝癌也是很有好處。
處方:
茵陳(後下)15g澤瀉10g柴胡10g枳殼10g白芍10g木香10g砂仁10g白扁豆10g生芪15g當歸10g丹蔘30g醋鱉甲15g萊菔子10g生山楂15g三七粉(衝)6g白花蛇舌草30g
加強化瘀,因為肝癌有結節,就用丹蔘和醋鱉甲。鱉甲拿醋泡了以後,增加它入肝,酸能入肝,入肝的效力增加了。但有一條:醋,酸能入肝,但是不能過。你比如西醫,治療急性肝炎,黃疸型肝炎他沒辦法。西醫治療肝炎不叫治肝,叫保肝。特別被動呀!等你自己恢復,不恢復拉倒。他不是治肝,而且他治療肝炎,願意輸液。用兩個藥:一個糖裏面加大量Vc,酸了,他治不了急性肝炎,一般急性肝炎2周傳染期過去了,你不治他好了,病人也恢復了。你擱了Vc,大量的Vc,那絕對對肝有害,反而不好。中醫治療急性肝炎(甲肝):不黃的,“柴胡疏肝散”;黃疸就拿《張仲景》的“茵陳蒿”湯,這非常有效的。但是肝炎是個病毒,所以西醫沒辦法的,見了病毒他頭痛,只能保肝,治不了的。中醫裏面一定要加個板藍根;還有抗病毒的藥就是貫眾。貫眾有小毒,而且貫眾傷胃,所以儘量不用貫眾。用板藍根,可用到30~60g。這附帶講了肝炎。
加萊菔子、山楂合丹蔘就是痰瘀同治;再加6g的三七給他活血,消他的癌症;還可加上抗癌的白花蛇舌草。白花蛇舌草、蒲公英、連翹、梔子都是苦寒藥,但是不傷胃,這些藥都能抗癌不傷胃,所以比較優越了。你看我治療癌症沒有發現能抗癌傷胃的藥,比如七葉一枝花、蛇莓、蛇毒、毛慈菇、白英這些藥,我在抗癌方里面都沒用。能抗癌,能傷胃,胃口壞了,吸收不好了,再好的抗癌藥你怎麼吸收呀?非常不利。所以處處就想到用抗癌苦寒的藥一定不能傷胃,而且一定要用健胃的更好。像蒲公英和白花蛇舌草,又是抗癌藥又是健胃藥,更有利。但白花蛇舌草必須得用量大,30g。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14劑,便溏已止,食納增加,肝痛緩解,再增補氣活血之力,上方去木香、砂仁,加仙鶴草10g、炒白朮10g、白人蔘(另煎兑服)10g、澤蘭10g、蘇木10g、地龍10g,連服30劑,精神好轉,肝痛亦止,苔膩減,質紫減,脈弦細已暢,CT複查肝葉腫塊縮小為2.1×1.6cm,守法加減,再配精烏、固元膠囊,一直維持逾5年,後死於車禍。
尤其澤蘭和蘇木是我們家的特殊用藥,蘇木是骨傷科用的多,內科大夫用的少;澤蘭是婦科用的多,內科大夫用的少。澤蘭既能活血又能利水,肝癌病人縱然沒有腹水,加澤蘭既能活血,澤蘭是很特殊的用藥。地龍給他透絡。
那年我得了很嚴重的前列腺炎,自己用藥,其中我不保守,用了2個主要的藥。一個就是講的叫什麼?滋腎通關丸。你們老的學員肯定知道,3個藥組成。什麼藥?
學生:“知母、黃柏、肉桂。”
哎!知母、黃柏、肉桂。二一個就我告訴你的。什麼藥呢?治前列腺炎的。
學生:“野菊花、金錢草。”
哎!野菊花、金錢草。我就這5個藥為主,把它怎麼弄呢?煎成頭煎、二煎,煮半斤薏苡仁米,在高壓鍋裏壓薏仁米,壓成了粥。當然這個味就很難吃,薏米利尿呀,消那個炎症。
按語:
1、《諸病源候論》曰:“診得肝積,脈弦而細,兩肋下痛”,似肝癌,系癌中之癌,惡化程度極高,一般生存期僅3~6個月。本章氣虛血瘀,以《傷寒論》四逆散疏肝加茵陳、澤瀉利濕,

自擬“茵陳四逆散”,再佐健脾活血的“當歸補血湯”,醒脾開胃的木香、砂仁、扁豆,同調肝脾而獲效。
2、萊菔子、丹蔘痰瘀同治,仙鶴草、白花蛇舌草、三七扶正抗癌,人蔘、白朮、澤蘭、地龍、蘇木益氣活血,均繫有效輔佐,醋鱉甲入肝,軟堅消積,系重要的引經藥。
仙鶴草也是我們家的一個特殊用藥。都知道仙鶴草止血,但南方把仙鶴草叫“脱力草”,尤其補心氣和脾氣,所以這是個特殊的用藥。家裏面我講了:健脾補氣除了用生芪、白朮、山藥以外就用3個特殊的藥,一個就講的仙鶴草,另外一個記得嗎?
學生:“白扁豆。”
哎!白扁豆。家裏面用的扁豆衣,現在沒有扁豆衣了,就用了白扁豆。還有一個呢?還有什麼?
學生:“棉根。”
哎!棉花根。棉花跟草藥,藥鋪裏面沒有,這學名叫“蜜根。”蜂蜜的“蜜”,叫蜜根。這也是補氣的好藥。所以仙鶴草是個特殊藥。
兩個最厲害的癌:第1肝癌;第2肺癌。肝癌的原因,現在已經明白了,是個病毒。癌症傳不傳染,很難説。它兩個癌你要注意,都已發現病毒了,那肯定要轉。肝癌的病人飲食要注意。第二個癌已經明白是病毒。什麼癌?就南方的鼻咽癌。這兩個都發現了EB病毒。當然它潛伏期長,發病比較慢,比較晚。要注意:鼻咽癌通過呼吸道傳染,肝癌經過消化道傳,躲開一點,預防一點有好處。第2個:肝癌和情緒特別有關係,肝癌的病人都是心態不好,一般不是暴躁易怒,就是抑鬱想不開,這樣的病人特別容易得肝癌,這個原因也是公認的。肝是“將軍之官,謀略出焉”。説明肝對精神特別有關係。所以你呀,怒也不行,憂鬱也不行,你心態要平衡。
3、肝癌純中藥能持逾5年,實屬不易。

 

第五十五章胃癌

 病史:汪翁,70歲,初診節氣,大暑。
1年前因胃痛納呆,西醫院CT檢查,發現胃小彎有腫物3cm,邊緣欠整,胃鏡活檢確診為胃腺癌,曾做2次大劑量衝擊化療,嘔吐不止,白細胞下降至1200,遂來求治中醫,訴胃脘脹痛,食納

不佳,疲乏無力,大便溏薄,苔黃膩,脈弦滑。
講解與互動:
就看這個舌苔,一眼就看明白了。這什麼病?
學生:“痰濁。”
哎!痰濁,痰濁中阻。這沒問題呀!但裏面有點小的講究。怎麼講究呢?便溏,乏力。説明什麼?
學生:“脾虛。”
説明他還脾虛。辨證沒問題了,緊接着反應出來。什麼方?
學生:“温膽湯。”
哎!這就是温膽湯。還要加上健脾的藥。
脈章:
汪翁胃癌1年,腹痛納呆,神疲便溏,曾今化療2次,反應過大而停止,求治中醫,上腹部壓痛有硬塊,苔黃膩,脈弦滑,痰濁中阻,脾失健運,痰瘀互結,不通則痛,治當祛痰化淤,運脾止痛,投《三因極一病證方論》“温膽湯”合《袖珍方》“金鈴子散”化裁。
處方:
竹茹10g枳殼10g雲苓10g陳皮10g石菖蒲10g鬱金10g當歸10g萊菔子10g川楝子10g元胡10g白扁豆10g蒲公英10g仙鶴草10g白花蛇舌草30g丹蔘30g三七粉(衝)3g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14劑後脘痛減輕,食納增加,便溏已止,仍感疲勞,苔膩依存,痰濁減而未祛,加強退膩之力,上方去白扁豆加茵陳(後下)15g、澤瀉10g、生龍牡(各)30g,再服14劑,胃痛已止,苔膩已退,精神好轉,中阻痰濁已除,改投調腎陰陽方。
處方:
杞果10g野菊花10g生地10g黃精10g生杜仲10g桑寄生10g仙鶴草10g蒲公英10g補骨脂10g川楝子10g元胡10g白花蛇舌草30g三七粉(衝)3g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1個月,病情穩定,減為每晚服1汁,加杞菊地黃膠囊,固元膠囊,服2次至今已近5年,無明顯不適。苔薄白,脈弦細,CT複查胃小彎腫塊縮小不到1cm,仍在門診治療隨訪中。
按語:
1、腫瘤的原則應先保護胃氣,增食慾是成功前提,本章痰濁中阻,故投“温膽湯”合“金鈴子散”,再用萊菔子、丹蔘痰瘀同治,痰濁祛除,改投調腎陰陽,杞菊地黃為主方,至今胃癌縮小,已無不適,存活近5年。
2、仙鶴草、白扁豆、三七粉扶正抗癌,虛實均投。蒲公英、白花蛇舌草健胃抗癌,虛實均投,是有效輔佐。補骨脂、生杜仲、桑寄生從陽求陰,調腎陰陽少不可缺。

 第五十六章結腸癌

 病史:耿婦,48歲,初診節氣,大暑。
腫瘤醫院診為早期結腸癌,手術近年,未做化療,近月因生氣,發現腹痛便血,腰痠腿軟,升舉無力,納呆便溏,不願做化療,而求治中醫。觸診左下肢壓痛有塊,雞蛋大小,苔薄黃,質淡

胖,脈沉細。
講解與互動:
什麼辨證?
學生:“脾腎兩虛。”
對!脾腎兩虛。生氣那肯定還是肝鬱。用什麼方呢?是陰虛還是陽虛?
學生:“陽虛。”
哎!陽虛。脾腎陽虛。什麼方呢?想一想。脾虛脾陽虛用什麼藥?
學生:“乾薑。”
啊!乾薑。
脾陽虛用什麼藥?
學生:“烏梅湯。”
烏梅湯?這不是烏梅湯。脾陽不足呀。腎陽虛用什麼藥?
學生:“金匱腎氣丸。”
學生:“右歸飲。”
哎!右歸飲。
脈章:
48歲耿婦,腫瘤醫院發現早期結腸癌,手術近年,未做化療。近月生氣,腹痛便血,腰痠腿軟,升舉乏力,納呆便溏,腫瘤復發。不敢化療,求治中醫,左下腹壓痛硬塊,雞蛋大小,苔薄黃,質淡胖、脈沉細,脾腎兩虧,腸絡損傷,先開胃口,投經驗方“香砂烏梅湯”。
這胃口不好有兩類:一類苔膩的,痰瘀同治;第二類像這樣的,舌苔薄黃的,養胃陰。
處方:
黨蔘10g炒白朮10g雲苓10g陳皮10g木香10g砂仁10g烏梅10g焦三仙30g白扁豆10g蒲公英10g生杜仲10g桑寄生10g
加杜仲、桑寄生,脾腎同治,也就益火生土。這個開胃口,用於舌苔不膩,所以不用温膽湯,用“香砂六君子湯”或者叫“砂仁烏梅湯”。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14劑,食納明顯增加,精神好轉,腹痛便血依存,改投調腎陰陽方,宗《醫級》“杞菊地黃湯”化裁。
處方:
杞果10g野菊花10g生地10g黃精10g白扁豆10g仙鶴草10g生杜仲10g桑寄生10g川楝子10g玄胡10g地榆炭10g槐米10g補骨脂10g煨葛根10g木香10g砂仁10g白花蛇舌草30g
因為腫瘤,昨天講了,芍藥的三種用途,腫瘤加上解毒用野菊花;用黃精代替山萸肉,療效更全面;加白扁豆、仙鶴草脾腎同治,兼調陰陽;杜仲、桑寄生從陽求陰;地榆炭這是治便血的重要藥;加上槐米(就是槐花沒有開放的花蕊叫槐米,槐花開了叫槐花,花蕊還沒有開叫槐米,這治便血比槐花的效果更好)。
第一步開胃口。她的開胃是養胃陰。因為舌苔不膩,不用“温膽湯”;胃口開了,調腎陰陽;再加上止痛,治便溏和治便血。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14劑,腹痛顯減,便血已少,便溏已止,腰痠未減,脾運已健,腎仍虧虛,加調腎之力,上方去葛根、木香、砂仁加狗脊10g、巴戟天10g、雞血藤10g、老鸛草10g,再服1月,腰痠顯減,便血已止,腹痛輕微,下腹腫塊縮小,如雞蛋大小,壓痛輕微,上方每晚服1汁,加固元膠囊,犀黃丸,連服3個月,腹塊腹痛消失,納便正常,便血未復,仍在門診。
加狗脊、巴戟天、雞血藤和老鸛草,從陽求陰,調腎呀!尤其腎虧的病人用雞血藤和老鸛草是家傳的有效藥對。
按語:
1、本章先開胃口,但苔薄黃,故投香砂烏梅湯14劑即開胃口,及時轉成調腎陰陽方,舌質不紅,以杞菊地黃湯為主方,再從陽求陰,3個月後腹痛便血解除,腹塊消失而獲效。
2、煨葛根、白扁豆、木香、砂仁除便溏妙藥;地榆炭、槐米、仙鶴草止便血妙藥;白花蛇舌草、犀黃丸消腹塊妙藥。

 

第五十七章食道癌

 病史:金生,48歲,初診節氣,小暑。
發現吞嚥發梗半年,腫瘤醫院食道鏡確診下段食道腺癌3cm,放療5次,病灶未縮小,反應較大,而求治中醫。刻診,吞嚥發噎,尤進幹食,時有噁心,食道部憋悶燒灼,口粘納呆便幹心煩,

苔黃膩,脈弦滑。
講解與互動:
什麼辨證?這應該很熟練了。
學生:“痰濁。”
哎!對,痰濁。痰濁中阻。
什麼方?
學生:“温膽湯。”
這一類病人呀,你腦子印象就很深了,苔膩的先開胃口就温膽湯,但是絕對別忘了痰瘀同治縱然舌苔沒有瘀,加一味丹蔘也能提高療效。
脈章:
48歲金生確診食道下端腺癌3cm,逾半年,放療5次無效中毒,求治中醫。刻診:吞嚥發噎,尤進幹食,時有噁心,胸悶燒灼,口粘納呆,便幹心煩,舌苔黃膩,脈來弦滑,痰濁花火,升降失調,發為噎嗝,治宜清熱祛痰調降升降,試投經驗方“茵陳温膽湯”合《傷寒論》小陷胸湯加味。
小陷胸呀,他胸悶了,有燒灼感,舌苔就黃膩的,這小陷胸湯最適合。
處方:
茵陳(後下)15g澤瀉10g天竺黃10g枳殼10g雲苓10g陳皮10g石菖蒲10g鬱金10g黃連10g全瓜蔞30g姜半夏10g蒲公英10g生赭石30g白花蛇舌草30g萊菔子10g丹蔘30g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14劑,腑行已暢,食納增加,仍有噎嗝,苔膩退半,胸憋亦緩,痰濁漸祛,再增升降之劑,上方去姜半夏,加升麻5g、川牛膝15g、三七粉(衝)6g,再服30劑。噎嗝明顯緩解,已能慢進幹食,胸憋燒灼已除,食道鋇餐造影,下段病灶縮小為1.5cm,效不更方,上方去天竺黃加竹茹10g,加固元膠囊、犀黃丸,連服半年,CT複查後病灶消失,納健正常,上方加牛黃1g、麝香1g、冬蟲夏草2g、熊膽5g、西洋參30g、三七粉90g、乳香30g、沒藥30g,共為水丸常服,半年後陪病友門診,訴噎嗝未復,工作生活正常,囑水丸服過5年以上。
按語:
1、本章痰濁化熱,升降失調,“茵陳温膽湯”合“小陷胸湯”切證而獲效。
2、升着小量升麻,降者大量赭石,川牛膝除噎嗝調理升降至關重要。姜半夏雖降逆有效,但其温燥,對痰熱不利,中病即止,竺黃清熱通便,便暢仍改用竹茹、三七配赭石除噎效藥。
3、最後以效方加經驗方加味,犀黃丸服用半年,竟能消除病灶,可見癌症難治,並非不治矣。
任何的癌症,第一年是關鍵,控制不住,第二年就要死掉一半,死亡率,一年生存率50%;第三年又能死掉一半,就掉25%;剩下的25%,過了三年,基本上保住了;過了五年,那一半就沒問題了。

 第五十八膀胱癌

 病史:黃生,55歲,初診節氣,小暑。
2年前因無痛性血尿在腫瘤醫院做膀胱鏡檢查發現左壁腫物1×2cm,活檢病理報告為“移行上皮細胞癌”,做燒灼和化療灌注3次,一月來發現晨尿有異味,尿頻量少,查尿潛血(++),腰腿

痠軟,五心煩熱,納差便溏,盛暑手足不温,失眠怕冷,仍穿毛衣,求治中醫,苔薄黃,舌淡胖,脈沉細。
講解與互動:
怎麼辨證?
學生:“陽虛。”
哎!陽虛了。定位在哪?
學生:“脾腎。”
哎!脾和腎,就是脾腎陽虛。他尿有血呀,説明陽虛還有熱,就是陽虛及陰,陰傷絡脈,所以會引起尿血。什麼方子?我給你們看看舌苔你就明白了,苔薄黃,舌質淡胖,脈沉細。哎呀!我已經告訴你了,杞菊地黃嗎,調腎陰陽啊。就想到腎虧的病人一定別想到單純的補腎,所有腎虧病人甭管哪個病種,就要想到調腎,關鍵在於一個“調”字,可能明顯的提高療效。再講一遍:根據舌質來分3個方子。舌質紅的,假如有婦科病的,不孕不育的用“二仙湯”;舌質紅的,腰痠腿軟的用“知柏地黃湯”;這個舌質淡的就用“杞菊地黃湯”。這是基本的方,但一定要想到陽中求陰。
當然因為他是膀胱病,膀胱“州都之官”,所以一定要加上“滋腎通關丸”。“滋腎通關”什麼藥?三個藥,知母、黃柏和肉桂。這個病人縱然納呆,但舌苔並不膩,處理這樣的病人可以一步到位,調腎陰陽。當然裏面一定要加上開胃,增加食慾的藥。
脈章:
老年黃生膀胱移行上皮細胞癌2年,曾做燒灼和化療灌注3次,1月來發現晨起尿有異味,尿頻尿量少,查尿潛血(++),腰腿痠軟,五心煩熱,納少便溏,手足不温,失眠怕冷,苔薄白,舌

淡胖,脈沉細。脾腎陰陽失調,膀胱失司,遂有尿頻尿血之苦,治當調腎陰陽,《醫效》“杞菊地黃湯”合《金匱翼》“滋腎通關丸”化裁。
處方:
杞果10g野菊花10g生地10g黃精10g澤瀉10g丹皮10g知母10g黃柏10g肉桂3g仙鶴草10g生杜仲10g桑寄生10g生梔子10g白扁豆10g白花蛇舌草30g
“杞菊地黃湯:因為癌症,改成了野菊花;尿血仙鶴草既能健脾補氣又能止血;杜仲、桑寄生這是陰中求陽;生梔子,肝腎同源,清肝又能滋水;白扁豆這是脾腎同治。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14劑,便溏止,尿量增,查尿潛血(+),再增清利止血之品,上方去白扁豆、生梔子加白茅根30g、藿香10g、生薏苡仁10g,再服14劑,查尿潛血(-),

背冷顯減,精神好轉,上方改為每晚服1汁,杞菊地黃膠囊每日服2次,1個月後查尿潛血(-),無明顯不適。上方去藿香加三七粉3g,研末水丸,一日3次,每次3g,連服3年,後陪病友來診,訴做膀胱經複查,腫瘤未見覆發,已恢復正常工作,無明顯不適,仍服水丸。
因為便不溏了,減了白扁豆和生梔子。昨天我講了,生梔子清肝的好藥,但會引起便溏,這要加上白扁豆牽制,它發揮了清肝的作用,不會增加便溏;另外夏天暑天所以加時令的藥,藿香、生薏苡仁祛濕。
膀胱癌並不可怕,它惡性程度並不高,可惜就是胡治,你不保護正氣,一味的追求殺滅膀胱癌,傷正,反而活得短。
這癌症和情緒的關係很大,心理不平衡就會得癌症,所以心態相當重要。再困難,也得開朗;再高興,也不要忘乎所以。心態平衡,是中醫養生的一大前提。所以我們家主張養生,有九條原則。第一條就是養生先養神,養神很重要,養神就是平衡心態,尤其要制怒,也不能忘乎所以。達到這個境界,你養生的前提就有了,保證了養生。
膀胱癌並不可怕,就怕誤治。因為你西醫治療膀胱癌就是化療,灌注,就是燒扎,就是看見癌沒有看見人,把癌都消失了,人也完了,這是很大的失誤。當然膀胱癌有一條,膀胱癌絕對不能抽煙。這煙呀非但致別的癌,對膀胱刺激更大。你説為什麼?過了40得前列腺炎,中間一個很大的問題,你抽了一輩子的煙。得前列腺炎的,難治,基本上都有吸煙史。所以煙呀對於癌症致癌,尤其是膀胱刺激很大,別抽了。
按語:
1、膀胱癌較緩。本章陰陽失調,雖有納呆,但舌不膩,故調陰陽,中藥白扁豆即開胃口又治便溏。
本章陰陽失調,雖然那呆,但舌苔不膩,所以在調腎陰陽中間加上白扁豆就顧他胃口,既能健脾開胃,又能治便溏,兩用。所以處理苔不膩的,納呆的腫瘤病人,你可以一步到位,搞調腎陰陽。儘管他的胃口,即使不便溏,你也用白扁豆,或者用木香、砂仁。
2、滋腎通關丸對尿頻尿血有特效,其意降君相之火而滋腎。
滋腎通關對尿頻、尿血很有特效。問題就是降君火和相火,知母、黃柏降相火,肉桂降心火,由於君相之火降了,就達到了滋腎的目的,補腎陰的目的。
3、時值盛暑加藿香、生薏苡仁,清暑利濕,乃時令用藥。
4、白茅根重用30g,配生梔子、丹皮、仙鶴草、三七粉和“滋腎通關丸“明顯的止尿血。
尿血病人還有一個藥效果很明顯就是益母草,益母草治腎炎的尿血也是非常好的一個藥。白茅根一定用30g,假如有鮮的白茅根,夏天的白茅根用90g,洗乾淨了給它搗汁,衝在湯藥裏面喝,效果會更好,但你一定要用到90g。
5、治癌症不必堆疊大量的苦寒抗癌藥,非但無效反而傷脾胃,納谷不香,治癌失敗,本章應投苦寒抗癌藥,僅白花蛇舌草1味,其還能健胃,反而奏效,故抗癌治療應當注重“胃氣為本“。
這裏面還提一點,治療癌症不需要大量的苦寒抗癌藥,非但有效,反而傷了脾胃,納谷不香了,治癌就失敗。應該投的好多苦寒抗癌藥就用一味白花蛇舌草,這是我治療癌症的一個很大特點,沒有大批的苦寒抗癌傷胃的抗癌藥,有的甚至方子看不出治療癌症,反而會有效。你看這一章,那膀胱癌尿血那麼厲害,就是用了一味白花蛇舌草,既能抗癌又不傷胃,又能止血、利尿、

清熱,所以反覆的講,抗癌的成敗關鍵要注意胃氣為本。
 
第五十九章乳腺癌

 病史:王右,43歲,初診節氣,穀雨
素性急躁多慮,1月前體檢發現右乳腫塊較硬,遂在腫瘤醫院做根治手術,未見淋巴轉移,原定化療6次,2次後反應過大,難以接受而停,該求中醫診治。刻診:精神欠佳,頭髮全脱,顧慮較重,眩暈心悸脅脹且滿,腰痠膝軟,夜寐不酣,煩躁易怒,納便不調,苔薄黃,較紅,脈弦細。
講解與互動:
這怎麼辨證呀?抓腰痠,心悸呀,這肯定是個虛證。對不對?舌質比較紅,苔薄黃,失眠,腰痠,心悸,都給你配好了。這怎麼辨證?
學生:“心腎不交。”
哎!心腎不交。先抓住心腎不交,加上脅脹且滿,脈又是弦細,弦脈就是肝氣有鬱結,我這麼給你一破解,一分析,這個辨證八九不離十了。是什麼藥?
學生:“交泰丸。”
哎!交泰丸。而且肝鬱注意已經化火了,肝鬱化火了,因為病人煩躁,舌質比較紅了。肝鬱化火用什麼藥?
學生:“丹梔逍遙散。”
哎!丹梔逍遙散。
脈章:
43歲王婦,素性急躁多慮,早期右乳腺癌根治術逾月,化療2次,反應過大,改治中醫。刻診:精神欠佳。顧慮較重,煩躁易怒,眩暈心悸,脅脹且滿,腰腿痠軟,夜寐不酣,納便尚調,頭髮全脱,苔薄黃,質較紅,脈弦細。腎水不足,肝陽上亢,遂成水不涵木證矣!《醫級》“杞菊地黃湯”切證試投。
但為什麼疏肝理氣沒用丹梔逍遙散呢?就是因為柴胡。柴胡太燥,容易傷陰,所以還是先給她滋水涵木。
處方:
杞果10g野菊10g生地10g黃精10g生杜仲10g桑寄生10g生梔子10g炒棗仁30g夜交藤30g制首烏10g生芪10g當歸10g夏枯草10g白花蛇舌草30g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三苯氧胺照服,連用14劑,心煩解除,夜寐好轉,頭髮見長,脅脹腰痠依存,再增滋水涵木之力,上方加柴胡10g、知母10g、黃柏10g、補骨脂10g,再用1個月,脅脹腰痠解除,頭髮已長,無明顯不適。囑上方每晚服1汁,“杞菊地黃膠囊”、“固元膠囊”,早晚各服1次,三苯氧胺每週減量1次,半年後複診。苔薄黃,脈弦細,頭髮恢復,無明顯不適,腫瘤醫院複查未見覆發,囑服西洋參每日5g,“杞菊地黃丸”、“固元膠囊”每日3次,三苯氧胺已停,半年後複診,一切正常,改服“精烏膠囊”,至今已逾8年未復發。
按語:
1、乳腺癌術後,化療不利,迫切急診,反而轉移,本章為滋水涵木為治,配合生杜仲、桑寄生、補骨脂從陽求陰;知母、黃柏降相火而滋陰;生芪、當歸益氣養血而利調腎陰陽;柴胡疏肝平肝;制首烏滋陰生髮;夏枯草清肝;均利滋水涵木系增效輔佐。
2、白花蛇舌草、夏枯草苦寒抗癌且不傷胃,生梔子除煩,西洋參益氣均系巧治。
3、保護胃氣,調腎陰陽是治癌新思路,療效明顯。


 第六十章宮頸癌

 病史:錢婦,57歲,初診節氣,小寒。
高分化宮頸癌術後1年,化療6次,腹腔轉移1月,因懼怕手術化療而求治中醫。刻診:腹痛便調,觸診左右有雞蛋大小硬塊1枚,眩暈胸悶,納呆,口粘,四肢腫麻,右側腹股溝淋巴結腫大觸痛,苔黃膩,質暗,脈細滑。
講解與互動:
這辨證很明確了嘛?怎麼了?
學生:“痰濁。”
哎!痰濁。痰濁中阻了胞宮。
學生:“還有瘀血。”
這一點不假,還有瘀血。因為廣義的痰這些主症都有了,胸悶、眩暈、納呆、口粘、苔膩、脈滑。當然四肢腫麻,這個主症不能例。另外四肢腫麻它定不準,好幾個證類都會有。你比如瘀阻經絡可以四肢腫麻;痰阻經絡也可以四肢腫麻;腎虛不暢也可以四肢腫麻,所以像這個主症你別抓。但是口粘、眩暈、胸悶、納呆這就是痰濁有的,別的地方都不會有。
脈章:
57歲錢婦,高分化宮頸癌術後1年,化療6次,1月來腹腔轉移,懼怕再手術化療,求治中醫。刻診腹痛便調,眩暈胸悶,納呆口粘,四肢腫麻,苔黃膩,質紫暗,脈細滑,右側腹股溝淋巴結腫大觸痛,腹部觸診雞蛋大小硬塊2枚,痰瘀互結毒藴胞宮,發為石瘕,宜投《三因極一病症方論》“温膽湯”合《醫宗金鑑》“桃紅四物湯”化裁,痰瘀同治。
處方:
竹茹10g枳殼10g雲苓10g陳皮10g石菖蒲10g鬱金10g萊菔子10g丹蔘10g紅花10g生地10g當歸10g丹皮10g生芪15g川楝子10g元胡10g三七粉(衝)6g
結果:
上方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連服14劑,食納增加,口粘胸悶解除,眩暈腫麻腹痛依存,痰濁漸祛,瘀血未化,加強化瘀之力,上方加地龍10g、川芎10g、天麻10g、澤蘭10g,再服1個月,眩暈解除,腹痛輕微,腫麻顯減,苔薄黃,脈弦細。上方去川楝子、玄胡、川芎、天麻,改為每晚服1汁,早晚各服固元膠囊。1個月後複診,腹股溝淋巴結顯小,腹部腫塊亦減,上方加夏枯草15g、生牡蠣30g,加強軟堅之力,照服2個月。複診腹部,腹股溝腫塊消失,苔薄黃,脈弦細,上方研末水丸,1日2次,每次3g,配服精烏膠囊、固元膠囊,已近5年,未見覆發。
川芎配天麻有古方叫“大雄丸”。就這兩味藥:10g川芎、10g天麻,明顯治療偏頭痛,包括眩暈,各種原因的眩暈和偏頭痛這兩個藥是特效藥。
按語:
1、温膽湯治痰瘀癌瘤見苔膩納呆者,其效可靠,可謂“胃氣為本”。
2、生芪1味扶正利於祛痰,配地龍又利於除麻,配澤蘭可以消腫,三七、夏枯草、白花蛇舌草系消瘤效藥。
生芪1味扶正,它利於祛痰,痰是粘的東西,它必須有推動力,這個推動力包括我講的菖蒲、鬱金,一個透竅了,一個行氣中之血,鬱金行氣中之血有個動力,加黃芪補氣血也是個動力,這3個加在一起,就容易祛痰。地龍既可以化瘀又可以除麻,地龍是個好藥。這個《金匱要略》裏面説麻是個什麼病?除麻叫什麼?叫血痹。它有一個名方叫什麼方?
學生:“黃芪桂枝五物湯。”
哎!黃芪桂枝五物湯。裏面主要就是黃芪和地龍。
3、膩苔祛除,食納增加,要及時配用調腎陰陽法,“杞菊地黃膠囊”、“精烏膠囊”是有效消腫瘤成藥。
癌症講了8個,但是我要聲明,治療癌症有新思路,但絕對不是百發百中。我給你挑的病例都比較典型的,他精神配合,飲食配合加上按時服藥,所以有明顯的療效,包括癌症都能消除,這是很特殊的,很典型的病例。但我治療癌症有失敗的,失敗也許我功夫還不到,這個新思路還不夠,也許是病人沒有注意飲食,也沒有解除精神負擔,種種原因。所以我這個為了大夥來學,我把我體會創新告訴大家,但絕對不是萬能的,但至少治療腫瘤是個新思路,能提高療效。
最後講一下腫瘤的飲食治療。西醫不講究,增加營養,只要能吃,怎麼吃都行。中醫很講究,腫瘤的宜忌,飲食宜忌相當重要,不可以疏忽。腫瘤忌口:魚蝦等海鮮、羊肉絕對不能吃;香菜、香椿都不能吃,要發。吃葷只能吃5個:雞、鴨、豬肉、牛肉和海蔘,葷的只能吃這5個,其他一律免。別小看,這裏有講究的,中醫特別講究忌口,葷腥就吃這5個。應該多吃什麼呢?蘑菇,最好口蘑,就是白的圓的底下有個棒的口蘑,這最好,鮮的口蘑或者香菇,鮮的香菇;第二就木耳,黑木耳、白木耳;第三就菜花,不是西蘭花,西蘭花貴不起作用,是白的菜花;另外圓白菜就包菜;加上胡蘿蔔和大豆,豆腐、豆製品這些都能吃,對抗癌有好處。素菜裏面吃什麼呢?蘆薈、蘆筍很有好處。零食裏面吃什麼呢?杏仁、杏幹、吃這個也能抗癌防癌。所以飲食得癌症相當重要,不得不研究,有時成敗就在飲食的宜忌上。
這些都供你參考,治療腫瘤用這一套思路你試一試,但是我再講一遍,不是萬能的。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户發佈,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裏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繫。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