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平台 / 待分類 / 難忘那份橄欖情 || 作者/王雍(新疆)

分享

   

【樂淘集運】難忘那份橄欖情 || 作者/王雍(新疆)

2020-08-12  作家平台

難忘那份橄欖情

作者/王雍(新疆)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出自唐朝韓愈《馬説》

人生如夢,歲月如歌,翻開人生閲歷的畫卷,總是讓人心潮澎湃,説起部隊那段艱苦歲月,總是讓人激動不已,似水年華,轉瞬之間,已到耳順之年,不禁感嘆,光陰似箭,日月如梭,而今,暮然回首,彷彿我又回到了部隊那個難忘的歲月,領導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總是令我無法忘懷。特別是領導期盼的眼神,殷切的希望,時常會出現在我的眼前,領導的關心和信任,領導的重視和愛護,一直縈繞在我的腦海,領導的循循善誘,諄諄教誨至今銘記在我心中,鐫骨銘心,終身難忘。

回顧在兵團武警部隊時期,有兩位領導從不同的年代,不同的角度,不同的風格,給予了我深刻的教益,深刻的啓迪,影響着我的一生,時至今日,感恩之心,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昔日美好難忘的回憶,清晰展現在我的眼前,深深印刻在我的心裏,永生難忘。

時代在變,環境在變,年齡在變,人也在變,但對領導遠見卓識的眼光,剛毅果斷的性格,足智多謀的智慧,運籌決勝的策略,大刀闊斧的魄力,卓越不凡的崇高印象永遠不會改變。

一生正氣明磊落,兩袖清風樹清廉

欣賞一個人,始於品性,敬於品格,修於品質,信於品德,仰於品行。

——題記

八十年代,是一個特殊的年代!在特定的歷史環境,特殊的任務鑄就了一支特殊的部隊,那就是兵團武警部隊。

看押執勤是兵團武警部隊的中心任務,部隊點多線長,高度分散,分佈南北疆,縱橫數萬裏,以排為單位單獨執勤,除擔負監區看押外,還長年擔負着繁重的勞作區看押任務,執勤時間每天都在10個小時以上,農忙季節都在12小時以上,執勤時間之長,執勤強度之大,在全國武警部隊看押勤務中絕無僅有。

看押對象和環境主要是擔負看押1983年“嚴打”以來內地18個省市的遣疆罪犯,看押犯人數以萬計,看押環境異常艱苦,監獄設施,異常簡陋,劃地為牢,插旗為界,處在“水、電、路”三到頭的戈壁荒漠,看押罪犯多為亡命之徒,死刑犯,抗拒改造,氣焰囂張,哄監、暴監、騷亂、械鬥,脱逃事故時有發生,罪犯脱逃率呈快速上升趨勢。

在這樣的特殊形勢下,時任武警兵團支隊副支隊長賀豐朝(後任武警兵團指揮所參謀長),主動請纓,臨危受命,任一大隊大隊長,隻身來到南疆,當時大隊官兵2000餘人,擔負兵團農一師十四個安犯團場,數十個勞改中隊,近2萬名罪犯的看押任務,除此之外,還擔負看守勤務,處置突發事件,任務之重,困難之多,條件之差是常人難以想象的。

在這樣的特殊環境下,大隊長走馬上任,首先從機關入手,整頓作風,精簡人員,清理編外用兵,充實執勤一線,整治機關松、散、亂現象,迅速建立了機關幹部點名考勤制,幹部講評制,下點幫扶制等12個機關幹部行為規則。在部隊率先整治人、車、槍、酒問題,逐點檢查,逐人落實,舉辦幹部短期培訓班,舉辦戰士、骨幹輪訓班,分批輪訓,普遍輪訓。重點解決了部隊管理鬆懈,紀律松馳,作風鬆散的問題,解決了機關幹部沉不下去、蹲不住,基層幹部不願管,不會管,不敢管,少數幹部離隊離兵現象,專項治理部隊警容不整,打架鬥毆,私自離隊,酗酒滋事等問題。在這樣特殊的條件下,大隊長深入執勤點和哨位,深入勞作區哨位,瞭解執勤一線的實際情況,解決執勤中存在的問題,快速建立了《執勤中100個怎麼辦》,每日執勤講評會,每週勤務分析會,每月勞武聯繫會,率先在全部隊開展了執勤紅旗單位、哨位評比活動,通過勤務試點觀摩,統一了執勤方法,實行中隊包排,排包個人,定人到哨位,定任務到班排,定區域到哨兵,定責任到個人的勤務管理體系,賞罰分明,獎懲兑現。通過比、學、趕、幫、超評比活動,充分的調動了廣大官兵的積極性,部隊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當年罪犯脱逃率便得到了有效控制。

從1985年10月到位,1988年11月離任,大隊長在一大隊工作了三年零二個月,他對待工作兢兢業業,夜以繼日,廢寢忘食、嘔心瀝血,令人感動,令人敬佩。我當時做為一名作訓參謀,即是見證者,又是親歷者,住一排房,吃一鍋飯,天天與大隊長接觸,體償了其中的甘苦,一年365天從來不休息,吃住在辦公室,隨時隨地,隨叫隨到,遇有情況,隨時出發,特別是逢年過節,不是中隊,就是哨位,檢查部隊執勤中存在的問題,面對官兵提出的問題,現場辦公,立即解決,一時無法解決的問題,回到機關,迅速解決。

大隊長針對部隊嚴重浪費現象,在全部隊開展了厲行節約,反對浪費活動,大隊每年要召開大型會議數次,每次參加會議的代表都在百餘人以上,要求參會代表帶揹包,住兵站,睡地鋪,增強了官兵節約意識,從源頭剎住了浪費現象。

大隊長對我高標準、嚴要求,在政治上給予關心,工作上給予支持,生活上給予幫助。1986年至1987年,根據工作需要,大隊先後兩次安排我到新疆軍區西山訓練基地和武警新疆總隊進行參謀業務培訓,並取得了優異的成績,榮獲參謀隊“優秀學員”。1986年和1988年,因工作突出,我先後兩次榮立個人三等功。

1988年11月兵團支隊調整為兵團指揮所,大隊長升任兵團指揮所參謀長。

離任前的一個晚上,大隊長找我談話,對我的工作給予了充分的肯定,希望我繼續努力工作,嚴格要求自己,不斷鑽研業務,做好表率作用。

短短的三年,我從大隊長身上學到許多做人的道理和工作的方法,更從大隊長身上看到了兵團武警部隊的希望。

時至今日,老領導對我的諄諄教誨,依然記憶猶新,終身難忘。每當回憶這段工作經歷,總讓我心存感恩,心懷愉悦,也時常懷念那段難忘的歲月。

叱吒風雲名天下,橫掃千軍傳榮耀

欣賞一個人,始於品性,敬於品格,相識於緣,相交於情,相惜於品,相敬於德。

——題記

1996年5月29日,武警部隊政治部主任李棟恆在兵團指揮部宣佈調整領導班子命令,王小龍主持兵團指揮部軍事工作,王忠興主持兵團指揮部政治工作。

1996年6月11日,中央軍委、武警總部任命青海總隊副總隊長王小龍為兵團指揮部主任,武警新疆總隊政治部主任王忠興為兵團指揮部政治委員。

王小龍將軍(曾任青海總隊副總隊長、兵團指揮部主任、貴州總隊總隊長,少將警銜)。

1996年8月中旬,兵團指揮部召開體制調整後第一次黨委擴大會議,政委王忠興代表兵團指揮部黨委向大會作題為《寫好新一頁,開拓二次創業,為加快部隊正規化建設步伐而努力奮鬥》的工作報告,會議提出“加快趕隊步伐,爭創一流部隊”的奮鬥口號。

王總與政委王忠興視團結為生命,相互尊重,相互理解,相互信任,相互支持,顧全大局,維護核心,把心思放在基層,把力量用到基層,把功夫下到基層,把“抓龍頭、打基礎、保安全、促穩定”作為硬性任務,重點突出抓班子,抓中心,抓基層,抓管理,在謀大事,抓大事,幹大事中統一思想,求同存異,密切協調,充分發揮了黨委班子的核心領導作用,在駕馭複雜局面,把握全局能力上,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連續三年出色的完成了執勤處突,搶險救災等各項艱鉅任務,多次受到中央軍委、武警總部和公安部的通報表彰。

2000年4月20日,武警部隊副司令張進寶中將代表武警部隊黨委宣佈了中央軍委和武警總部命令,主任王小龍提任武警貴州總隊總隊長。

2000年8月22日,武警部隊副政治委員張鈺鍾中將代表武警部隊黨委宣佈中央軍委和武警總部命令,政委王忠興提任武警湖南總隊政治委員。

軍政主官同年雙雙晉升副軍,躋身將軍行列,譜寫了武警兵團指揮部歷史上新時代的輝煌篇章。

1996年初夏,王總到任後不久,便與政委王忠興一同到南疆支隊檢查工作和考核支隊領導班子,王總先後深入部分大中隊和哨位,檢查部隊執勤工作,重點考察了支隊率先在全部隊推廣的“三級通訊網絡”,和“掛牌執勤”,並且給予了充分肯定。同時針對支隊勤務佈署,兵力調整,武器裝備等做出了補充規定,要求繼續查找漏洞,總結經驗,吸取教訓,完善措施,抓好落實。

過數天的考察和調研,兩位首長給予支隊黨委班子高度評價,特別是王忠興政委的一席講話,至今在我耳邊迴盪。“班子行不行,要看前兩名,支隊長李勝利和政委郭新民的工作理念,往往是部隊建設的風向標,正副書記的配合默契,更是黨委班子統一思想的靈魂。一支隊黨委一班人,視團結為生命,自覺珍惜團結,自覺維護團結,政治上想互關心,思想上相互幫助,工作上相互支持,生活上相互關照,形成了發揚民主,團結共事的良好風氣”。

1996年底,支隊黨委被武警部隊黨委評為先進支隊黨委,政委郭新民被武警部隊黨委表彰為“優秀黨務工作者”,支隊被武警總部評為“安全無事故先進單位”。

1997年1月,我(時任支隊參謀長)參加了武警兵團指揮部黨委擴大會議,王總代表指揮部黨委作報告,會議確定了“繼承、創新、發展”的工作原則和“抓龍頭、打基礎、保安全、保穩定”的總體工作思路,確立了部隊以“勇於吃苦,甘於忍耐,忠於職守,樂於奉獻”為內涵的胡楊精神,在支隊小組討論期間,王總參加了支隊小組的討論,在支隊長示意下,我第一個發言,先談了對王總所作報告的三點體會,再談部隊管理、執勤發展中遇到的兩點問題,當我談到積極同目標單位協商,建立50多個正規的勤務值班室,部分中隊安裝警鈴,哨位安裝電話,全支隊實現大隊至中隊,中隊至排,排至哨位的三級通訊網絡時,王總非常高興,不時的插話,詢問通迅網絡的效果和“掛牌執勤”的特點,我一一做了解答,王總非常滿意,希望支隊在部隊管理、看押執勤工作中發揮表率作用,以帶動形成學習先進,爭當先進,趕超先進的良好風氣。

年中,支隊十二中隊被武警部隊樹立為基層建設標兵中隊。

1998年初春,支隊長李勝利到北京進行為期三個月的學習,經支隊黨委研究決定,報請指揮部政治部審批,由我代理支隊長工作,與政委郭新民共同負責支隊工作,老政委為人正直,以身作則,嚴於律已,顧全大局,我努力工作,深入基層,狠抓部隊管理,以強烈的事業心和責任感,認真履行職責,創造性的開展工作,出色的完成了指揮部交給的各項任務。

1998年初秋,我任甘肅接兵團團長。臨行前,我專程看望了王總,他對我提出了三點希望,要求接兵幹部嚴格落實廉潔接兵有關規定,堅決做到“十不準”,遵照王總的臨行交待,我們接兵幹部周密計劃,精心組織,分工明確,責任到人,圓滿的完成了500名新兵的徵集、起運、交接工作,出色完成了指揮部交給的接兵任務,並受到指揮部表彰。

1998年底,我調任武警兵團指揮部司令部管理處處長,管理處工作事務繁雜,服務機關,服務首長,工作繁忙,起早貪黑。不辭辛苦,稍不留意就會出現差錯,為了高質量、高標準完成任務,我潛心研究,鑽研學習,精心組織,周密安排,處理好工作中每一個細節。面對接待的首長規格高、人員多、任務重、保密性強的特點,主動營造熱烈喜慶、歡樂祥和的氛圍,熱情禮貌,以禮相待,先後接待了原武警部隊司令員巴忠上將,時任武警部隊政治委員徐永清中將,時任武警部隊政治部副主任胥昌忠少將,時任武警部隊副司令員王福中中將,時任武警部隊副司令員朱曙光中將,時任武警部隊副司令員朱成友中將,時任新疆軍區司令員李良輝中將,時任兵團副司令員康克儉,時任兵團司令員張慶黎等首長來部隊視察指導的接待任務,贏得了各位首長的好評。

在管理處工作期間,王總和政委王忠興在不同的場合,不同的地點,總是鼓勵為主,批評為輔,對管理處工作給予了較高的評價。

1999年12月,我任兵團指揮部第七支隊支隊長。

2001年12月28日,兵團指揮部政委趙富棟找我談話,宣佈轉業命令,當天恰好是我40歲生日。

2002年3月我退出現役,選擇了自主擇業。

2016年初春,我和戰友宏偉、一鳴等人一同來到西安市,專程拜訪了我的老首長王小龍將軍,一別就是十六年,當我見到王總依然精神飽滿,容光煥發時,緊緊的握着王總的雙手,熱淚盈眶,感慨萬千,激動的話語不知從何説起......

晚間,西安戰友高渭峯在百忙中,抽出時間設宴接待了我們,戰友郭勝全夫婦從杭州專程趕回西安,陪同王總和我們共進晚餐。

春來冬去,轉眼與王總分別又是三年,儘管聯繫甚少,但我心中永遠牽掛,王總您在西安還好吧!

假如人生是一首詩,軍旅生涯就是最壯美的篇章,每個人的成長都離不開領導的培養,每個人的進步都浸透了領導關懷的心血,領導是我們部隊時期的引路人,領導是我們部隊時期的指路人。領導培養了一代人,影響了一代人,成就了一代人,讓我們用一生感恩的心,真心感謝各位領導,各位首長對我們的培養和幫助。

一生不忘是部隊,終身難忘橄欖情!     

作者簡歷:

王雍,男,漢族,1961年出生於新疆,1977年參加工作,1979年應徵入伍,在國防科委二十試驗基地服役,1983年轉隸兵團武警部隊,在武警兵團指揮部時期任支隊長,2002年退出現役。

一生熱愛部隊,酷愛文學,傾心筆書,深耕多年,筆名王紫、阿紫,曾在全國各大報刊、電台、《今日頭條》發表詩文百餘篇,著有《長途押犯紀實》、《威武之師》、《夢迴警營》、《榮耀衞士》、《歐洲行紀實》等作品,主要以歌頌武警部隊官兵執勤生活為題材。

《當代原創散文詩歌精品選》

隆重徵稿中,歡迎大家來稿

二、來稿請發到指定郵箱,文章後面附上150字內作者簡介、聯繫方式(微信、電話、詳細地址、郵編)。文章審核通過後會郵件或者微信通知。作者也可直接加主編微信聯繫。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