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錢某某 / 待分類 / “想月入5萬,就得學會忽悠”:當掙錢有違...

分享

   

【樂淘集運】“想月入5萬,就得學會忽悠”:當掙錢有違初心,該怎麼選?

2020-08-31  我是錢某某

寫作快兩年了,但我從未像現在這樣艱難過。
前段時間,一篇稿子被斃,原因是邏輯不強,深度不夠。

行,斃就斃吧,下一篇稿子我多琢磨琢磨,再動筆。
三天之後,我@主編,並呈上一篇新稿。

發送之後,我內心忐忑至極,每次打開微信,心都提到嗓門眼上。

“稿子不行。”

看到“不行”二字,我內心那個崩潰啊,簡直比告白失敗還難受。
三天辛苦毀於瞬間,心有不甘,繼續問:“主編,那個我要不再修改一下?”
“不建議修改,因為你沒寫好。”

好吧,希望破滅,繼續下一篇。
很不幸,又被斃掉。
再繼續下一篇。
結局依舊。
看到這,你肯定覺得我愚笨,同一個坑跌倒多次,都不知道總結下原因。
不,其實我早意識到問題所在:
我的寫作方向是隻輸出價值觀。
可寫近300篇稿後,肚子裏貨已被掏空,再加上天資愚鈍,知識輸入又跟不上輸出,寫出來東西自然就一塌糊塗。
無奈之下,我只好向一自媒體朋友取經。
她直戳要害:“寫點明星,寫點八卦,再不濟,跟你剛從事寫作一樣,堆砌幾個案例,再用幾個金句結尾,稿子不就穩了麼?”
我説:“可我只想深挖觀念啊,不想寫八卦,也不想再走套路。”
她瞬間給我一個鄙視的眼神。
“現在新媒體什麼局面?流量為王,情緒第一,明星熱點至上!你這死磕乾貨,路當然難走咯。”
我一時無力反駁,只好點頭同意。
其實朋友説得沒錯,這確實是流量為王的時代。
對此,竇文濤在《圓桌派》裏,分析得十分到位。
從好的方面講,大家越來越有自主權了。
在十年前,像莫言、托爾斯代這樣的作家,讀者們只能膜拜。
但在今天,我們不但能扭轉作品的內容,甚至還能吊打作者:
“你怎麼還沒更文!”
“你不應該這樣寫,你應該這樣寫!”

這是好的一面,那壞的一面呢?
作品本身的好壞不再重要。
閲讀量,播放率,轉發量,成了評斷作品的黃金準則。
可能你會説,閲讀量高就代表大家喜歡,大家都喜歡,這作品肯定好啊。
不,不是的。
首先審美的平均值是平庸的。
比如“某明星出軌”登上熱搜。
這時,多數讀者更想看到的,要麼是活色生香的出軌劇情,要麼是義憤填膺的道德譴責。
至於什麼深度分析,很抱歉,這不符合大眾口味。
再比如,《某某企業倒閉:時代拋棄你,連個招呼都不打》和《自卑性格解析》兩篇文,你覺得哪個轉發量會更高?
肯定前者——因為它在販賣焦慮。
以至於自媒體行業有句笑話:販賣知識,別人未必領情;販賣焦慮,統統幫你轉發。
第二個原因,碎片化閲讀。
有人做過統計,超過60%的新媒體用户,都是利用趕地鐵、蹲廁所等碎片時間,進行閲讀。
這樣一來,用户普遍就是淺閲讀,而非深度閲讀。
而市場永遠是圍着用户的需求轉。
因此,快餐文化自然就會成為市場主流。
案例1+案例2+案例3+金句總結的寫作套路,自然就能百試不爽。
因為讀起來輕鬆。
因為案例加金句,往往比干貨更能煽情,更能獲得“10萬+”。
竇文濤也吐槽過這事。
他説,現在的網文,情緒一個比一個激烈。
運用到《圓桌派》,那就是方舟和馬家輝激辯,然後文濤看得目瞪口呆,場面hold不住······這簡直把《圓桌派》寫成《奇葩説》了!
這樣的文章,看着是來勁,但會導致什麼?
人性的陰暗面被勾出來了。
人與人之間的包容度越來越低。

蔣方舟説得更直接:“在流量面前,事情的本質是什麼,已經不再重要,重要是大家願意看。”

追求用户的願意,那就是迎合大眾。
而迎合大眾,站作者角度來看,其實就是放棄自我的過程。
張三隻想深挖心理學,但發現根本形成不了傳播,吸引不了流量,於是,換車改道,只好罵罵男人,追追八卦。
李四隻想追求文學,同樣,市場不吃這一套,那可能,李四就會從販賣文學,變成販賣焦慮,寫些有違良心的文章。
是的,有違良心,有違初衷與底線。
因為有時,大眾想看到的立場,未必就是正確的,更未必符合創作者的價值追求。
可大眾就是流量,跟流量走向反着來,這還怎麼吸粉,怎麼發財?
所以很多時候,流量與初心,註定相生相剋。
不止是公眾號,其實太多行業都存在這種兩難抉擇。
之前有朋友,做小視頻這一塊。
他説:“別人隨便秀個大胸,扭幾個腰,就幾十萬播放,可這我跑斷腿,拍攝幾天的作品,卻連它十分之一播放量都沒有!
我説,你別拍人文,要多拍美女,這才能爆。
他來句神反問:“難道人生註定只能苟且麼?”
還有我之前從事的健身行業。
因為行業不規範,所以亂象叢生。
健身教練,想掙錢,想月入5萬,絕大程度上,都要靠嘴皮子功夫。
可很多人是有初心的,是真真正正想學專業,想把好的健身理念,傳播給更多的人。
但市場卻告訴他們:去TMD初心,想發財,就別想着專業,要專注銷售!
“錢途”和初心,再次相剋。


還有微商行業,餐飲行業,心理諮詢行業等等,都不可避免的,存在利益與原則的博弈。
當然,我知道結局。
多數人的選擇,都是利益,是“錢途”,是流量,是夢想輸給了現實。
只有少數,才會死死抱着那一點初心不放。


説實話,我支持你做後者。
但這不是瞎矯情,不是站在情懷制高點,叫你們為了原則,連養家餬口都不去顧及。
相反,堅持初心,與市場主流而違,同樣能活下來,甚至也還活得不錯。
因為我們生在中國。
中國特點是什麼?
人多,市場大,用户需求沒有絕對同一化。
或許,90%的用户需求,都與你初心背道而馳。
但剩下的10%,仍然是一個大數字,一個不可估量的消費羣體。
於是,看似不吃香的技能,做好了,做到極致了,市場同樣不會讓我們失望。
蔣方舟做過一比喻:
“馬爾克斯寫過一故事。有個將軍,在一個小小的甘蔗桶,養一些螢火蟲,而這甘蔗桶裏,也只有一點點糖汁。”
“在這世界,一些人就像螢火蟲,只需要一點點糖汁,一點點用户,就能發光,能閃耀很多年。”

不管如何,我會竭力守住這一點光。
稿子斃了,可以再寫。
知識儲備不夠,可以熬夜啃書。
但初心丟了,就永遠丟了,人生會暗,信念會塌,活着的意義感,也將跌入谷底。
這是我的困境,也可能是你們現在,或將來的困境。
如果是,親愛的,不要動搖,不要被主流淹沒,一起守住這盞燈,讓它繼續亮下去吧。



也許你還想看:
岳雲鵬,我看錯你了
我想辭職了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