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歌作品 / 林歌,林歌 / 契丹兵臨澶淵城下,寇準做了這件事,定了...

分享

   

【樂淘集運】契丹兵臨澶淵城下,寇準做了這件事,定了宋真宗的惶恐之心

2020-09-29  林歌作品

    宋真宗年間,北方的契丹遼國侵犯邊境。

    宋真宗趙恆下詔北伐,開始了他平生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御駕親征。

    出征之前,命李繼隆、石保吉為駕前左右排陣使,將相一概隨駕出征。

    當時正是隆冬季節,天氣寒冷,朔風凜冽,左右見天氣寒冷,便向趙恆獻上貂皮帽、毳裘。

    趙恆認為,將士們在寒風中行軍打仗,忍受着削麪的寒風,自己身為皇上,也不能獨自享受。

    他拒絕了近侍送來的貂皮帽、毳裘。

    看來,趙恆頗識鼓勵將士之法。

    將士們聽説皇上拒戴貂皮帽,拒穿毳裘,大受感動,紛紛説道:“聖上這等體念我們,此次北伐,一定要拼死報國!”

    北伐大軍還在路途行走,前軍已到達澶州。

    契丹統軍順國王蕭撻凜自恃驍勇,領兵直逼宋軍營前列陣,蕭撻凜帶數騎出陣觀察地形。

    宋軍前軍主帥李繼隆得知契丹兵過來了,一面派人奏報皇上,一面帶領眾將士趕到營前觀陣。

    李繼隆到達前營,見契丹兵列陣以待,幾個首領人物站在營前的小山包上指手畫腳,便命令部將張環守在牀子弩旁,密切注視敵兵的動向,他自己轉進後營去調兵遣將。

    牀子弩是一種重武器,依靠幾張弓的合力,將一支箭射出。

    由於張力很大,需要幾十人拉弓才可拉開弓,射程可達五百米,在當時,算得上是威力很大的遠程武器。

    張環守在牀子弩旁,見敵方一個黃袍大將站在陣前指手畫腳,料知不是常人,也不待請示,悄悄地告知控制牀子弩的士兵,悄然一聲令下,突然扳動弩機,頃刻之間,百箭齊發,一齊射向敵兵營前的幾個人。

    蕭撻凜正在那裏佈陣,猝不及防,頓時被射成了刺蝟,斃命當場,身邊的幾個人,也沒有一個活着回去的。

    契丹陣上將士見主將斃命當場,慌忙出兵搶回屍首,退兵紮營。

    待到張環派人報告李繼隆,麾兵驅殺,契丹兵早已逃遠了。

    蕭撻凜是契丹一員猛將,他所率領的部隊也是契丹的精鋭之師,尚未開戰,便被宋軍射殺在陣前,對契丹軍的士氣是一個重大打擊。

    這時,楊延昭守廣信軍,駐紮在遂城,魏能守安肅軍,駐紮在梁門,兩軍離契丹境地最近。

    契丹軍屢次圍攻這兩個地方,屢戰屢敗。

    楊延昭追擊契丹軍,每次都是大獲全勝,當時的人便把這兩軍稱做銅梁門鐵遂城。

    唯獨王欽若守天雄軍,束手無策,整日裏修齋誦佛,閉門默禱,求神靈保佑他能渡過難關。

    幸虧契丹兵沒有進攻天雄軍,才使得王欽若在這次北伐戰爭中全身而退。

    正在前方戰局緊張的時候,突然傳來東京留守趙元份得暴病去世的消息。

    趙恆立即命參知政事王旦趕回東京處理善後事情,並接替趙元份的職務。

    王旦深知當前戰局的兇險,回京之前,特地將宰相寇準叫到趙恆面前,問趙恆,如果十天之後接不到捷報,該如何處理。

    趙恆沉默良久,説:“立皇太子!”

    實際上,這是將江山社稷託付給了王旦。

    王旦出身名門,老成持重,趙恆非常器重他,常在他奏事退出時,以目光相送,並在心裏説,致朕為太平天子者,必定是此人。

    一次,趙恆與錢若水聊天,錢若水當着趙恆的面,也説王旦可任大事。趙恆説,朕也是這樣想的。

    可見,趙恆委王旦如此重任,是對王旦深信不疑。

    三天之後,趙恆御駕抵達韋城,但前方戰況不明,王超的部隊又沒有按照事先約定南下接應,趙恆開始猶豫,是否按原計劃繼續北上。

    此時隨行的官員中,有人主張儘快撤退到金陵,也有人主張撤回京城。

    寇準則堅決反對,他對趙恆説:“陛下現在只能前進,不能後退!河北諸軍日夜盼望陛下到來,如是現在撤退,軍心必然大亂,遼軍趁勢前來攻打,恐怕到不了金陵就成了契丹軍的俘虜。”

    趙恆聽後大驚失色,加之有其父太宗親征失蹤的前車之鑑,於是不敢再提撤退之事。

    宋軍在日夜兼程北進,遼軍也在繼續南下,他們的主力早於趙恆之前到達澶州(河南濮陽)城下。

    宋朝大軍行動遲緩,景德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才到達澶州南城。

    澶州以黃河為界,分南、北兩城,南城相對較為安全。

    趙恆看到河對岸煙塵滾滾,就想留在南城,不去北城。

    寇準勸説道:“宋軍的主力都在北城,陛下如果不去北城,親征就沒有任何意義了。再説,各路大軍已經陸續到達澶州,陛下去北城也不會有什麼危險。”

    殿前都指揮使高瓊也勸趙恆過河到北城去,並且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膛説:“請陛下放心,臣率兵保駕,定保萬無一失。”説罷,也不等趙恆同意,就命令衞兵們護送皇上前進。

    趙恆勉強隨大軍渡河,到了北城,在城樓上召見各軍將領。

    宋軍將士看到城樓上的黃龍旗,知道是皇上到了,立即萬眾歡騰,一齊高呼萬歲,聲雄氣壯,數十里外都能聽見,契丹兵卒聽到喊聲,嚇得膽戰心驚。

    契丹自蕭撻凜被射死之後,士氣受到很大影響,又見大宋皇帝御駕親征,並親自登上城樓督師,更是氣沮。

    蕭太后派出兩員大將,挑選五千精騎,命令他們説,大宋皇帝到了澶州,你們快去攻打一陣,給大宋皇帝一個下馬威。

    兩員大將領命,率領五千精騎,前來攻城。

    寇準認為這是來試陣的,奏請趙恆命將士出戰,痛擊一陣,不要被敵人小看了。

    趙恆命李繼隆開城迎敵。

    李繼隆領旨,率領三軍,放炮出城。

    李繼隆本來就是勇冠三軍,威猛無敵的大將,又見皇上在城樓上親自督戰,更是精神抖擻,率領宋軍,身先士卒,衝上前去,與契丹兵展開激烈戰鬥。

    李繼隆的部下雖然也都是身經百戰的精鋭之師,但他們從來沒有當着皇帝的面與敵人戰鬥,碰上了這樣的機會,人人都想表現一番,衝向敵陣,人人猶如下山的猛虎,個個似出海蛟龍,勢不可擋。

    頃刻之間,契丹軍便被殺得七零八落,非死即傷,最後活着逃回去的只有百餘騎。

    趙恆嘉獎了出戰的將士。然後將軍隊的指揮權交給了寇準,他自已下城回行宮去了。

    趙恆雖然把指揮權交給了寇準,但心裏還是忐忑不安,轉回行宮之後,派人去打探,看寇準在做什麼。

    其實,寇準等人內心的憂慮絕不亞於趙恆,只是不能表露出來而已。

    為了穩住皇上的心,寇準每日與楊億等人飲酒作樂,裝出毫不在意的模樣。

    派去打探消息的人,把寇準的一舉一動向皇上作了彙報。

    趙恆聽了後,心下大寬,高興地對左右説:“大敵當前,寇相還有此閒情逸致,他一定是胸有成竹,勝券在握了。這樣,朕就放心了。”

    寇準其實是外鬆內緊,受命之後,召集幾位將領,對軍事作了周密佈署,號令三軍,軍紀威嚴,士兵們既畏懼,也高興,都認為如此治軍,這個仗一定是能夠打勝。

    宋、契丹雙方在澶州相持了十餘日,形勢對宋軍相當有利,宋軍堅守遼軍背後的城鎮,又在澶州城下射死契丹軍大將蕭撻凜,擊退契丹軍的一次進攻,使契丹軍士氣一落千丈。

    蕭太后唯恐腹背受敵,無奈之下,便命韓杞為使者,與曹利用同到澶州城與宋講和。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