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酌千年 / 悦讀 / 她被侵犯兩次,一次被混蛋,一次被輿論:...

分享

   

她被侵犯兩次,一次被混蛋,一次被輿論:“假如沒人敢談論性侵,那我來”

2020-10-05  小酌千年
    “假如沒有人能談論性侵,
    那麼就讓我來吧”

    以下哪種行為,會讓對方誤解,你已經“同意跟他上牀?”
    你敢信嗎?
    認為兩個人單獨用餐就是同意的人,有11%。
    27%的人認為是:兩個人單獨飲酒。
    兩個人單獨坐車、衣着暴露這兩個選項,分別有23%人選擇;
    35%的人認為,喝醉酒就是默認可以上牀。


    我們每天工作,生活要遇到多少這樣的場合?
    但這就是事實。
    更可怕的是,即便你明確拒絕,對方還會理解為欲拒還迎。

    伊藤詩織,26歲,海外留學畢業,目標是回國當記者。
    那晚,她留學時認識的日本媒體界大佬,山口敬之,説剛好招人,約她出去吃飯聊。
    結果,山口一直向詩織灌酒,顧左右而言他,就是不説工作。
    直到詩織邊暈邊吐時,山口本性畢露,生拉硬拽把詩織塞進車裏。
    詩織在完全醉倒前,一再強調送到車站就可以,她可以自己坐車回去,但山口直接讓司機開去酒店。
    等詩織清醒時,已經赤身裸體,無法呼吸,山口正在重重地壓着她。


    她反覆哀求喊停下,可山口卻越來越興奮。
    強姦完她後,山口甚至笑着對她説:“你合格了。”
    受到精神創傷的詩織,慌亂之下逃離了酒店,回到家拼命洗澡......


     冷靜下來後,她報了警。

    而這個決定,反而直接讓她成為了全日本的恥辱。
    首先,山口敬之,不是什麼中年油膩男。他是業界巨頭,曾經給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寫傳記,在行業里人脈極廣的老油條。
    只要一個電話,警視廳就可以告知詩織:他們不會再追查此案。


    其次,社會輿論,幾乎不會站在受害女性這邊。更何況,伊藤詩織是日本第一個敢真名真面目公開控訴性侵的女性。
    從此,她被眾多人指指點點,指責她連累了山口敬之的大好前程。
    多麼魔幻的現實。
    BBC紀錄片《日本之恥》,豆瓣9.1分,真人真事改編,將這件強姦案裏的黑暗內幕,赤裸裸地展露在每個人的眼前。
    越看,越覺得,何止日本之恥。


    二次強姦:
    她被輿論又強姦了一次

    面對性暴力,最噁心的事情,是伴隨而來的二次強姦。
    被侵犯後,伊藤詩織第一反應,就是找強姦危機中心,想知道這種情況應該做什麼措施。
    可是,對方冷冰冰地説:必須到現場面談,否則什麼都不會告訴她。
    而這個時候的詩織,實在沒有體力獨自去兩小時車程以外的中心面談。
    沒人肯告訴她要去哪個醫院,做什麼檢查,錯過了最佳的取證時機。

    5天后,她才在朋友的鼓勵下去報警。
    因為羞恥感,她希望有女警能來處理這件事,對方也答應了。
    她花了兩小時傾訴了當晚的遭遇後,情緒激動,泣不成聲,沒想到女警説:“對不起,我是交通科的,無法跟進刑事案件。”


    詩織的精神受到了衝擊。
    無奈之下,她只能跟兩個男警員,又重複一遍,她是怎麼被灌醉的,怎麼被強姦的,怎麼逃出那個房間的......
    接着,他們把詩織帶走,讓她仰躺在藍色墊子上,拿來了一個真人大小的人偶在她身上擺弄。

    她被要求重新擺出被性侵時的姿勢和動作,還原案發現場,其他人則一邊圍觀,一邊按快門,開着閃光燈仔細拍她。
    像AV拍攝現場一樣。
    甚至有人問她:“是這種感覺嗎”、“你是處女嗎?”
    這,根本就是二次強姦。
    更讓詩織創傷的是,這種照片都被拍了,過幾天他們居然回覆説:“這種事太常見了,很難立案。”

    言下之意,是勸她放棄。
    而同時,沒有受到任何調查和影響的山口,則這樣跟她説:
    “你想告我?儘管去吧,你不可能贏的。”
    他説得對。

    在詩織的多次強硬要求之下,警方終於答應立案調查。DNA證據、監控證據都拿到了,但就在警方準備逮捕山口的當日,一通神祕電話打了進來。
    行動停止,逮捕令撤銷,相關警員全部被調離。


    憤怒之下的詩織,想起了自己心中的職業夢想,她要做一個正義的記者,披露山口的真面目。
    2017年,她召開記者發佈會,以真實身份公開了這一切,希望能夠引起社會的重視。
    但自從她開完發佈會後,針對她的全民暴力開始了。

    “從沒有聽説過誰被強姦了還出來拋頭露面的。”
    “好女生怎麼會和男人去喝酒,她肯定是想靠睡覺上位。”
    “你看她衣服的第一顆釦子沒扣,很可疑。”
    “她就是個婊子,妓女,滾去韓國!”

    網上鋪天蓋地的評論,給她潑了一身髒水。


    很快,她妹妹,她家人的消息,都被人肉出來掛在網上,還有人跟蹤她們到家附近,害她們出門都要喬裝打扮,生怕被其他人攻擊。
    山口看輿論對自己有利,立馬也開始利用上節目的機會攻擊詩織。

    “她喝醉了,我難道把她扔車站?好心帶她回酒店,那件事自然而然就發生了。”

    他還暗示説,“不得不説,伊藤這個女孩子,很能喝。”
    看着這些人的嘴臉,我只想吐。
    被性侵已經夠慘的了,可她鼓起勇氣為自己辯護時,還要被輿論活生生再強姦一次。


    最需要性教育的,反而是成年人

    都2019年了,為什麼還有那麼多的“受害者有罪論”?
    這背後反映出來的殘酷現實是:最需要性教育的,反而是成年人。
    日本作為一個以色情產業聞名的國家,大街小巷都能堂而皇之掛着露骨的黃色商品,性暴力事件裏女性的輿論地位,可想而知。


    對詩織們來説,受到最大的阻力,不是來源於那個侵犯他們的人,而是那些性觀念落後的成年人們。
    一名女性議員,直接説伊藤詩織懷疑日本司法體系,就是在侮辱他們。
    更何況她做錯在先,她居然在男人面前喝酒,還喝那麼多,作為社會上打拼的女性,應該學會拒絕。
    “正是因為伊藤詩織的行為,讓山口先生飽受惡意來電困擾,我認為男性才是最大的受害方。”

     
    看了這段黑白顛倒的評價,我真沒話可説。
    接着,記者還問了她一個問題:那你有遇到過類似的性騷擾事件嗎?
    她笑得很開心地説,當然有,但我們都應該學會習慣不是嗎?


    別人為什麼性侵你不性侵別人?肯定是你的問題。
    這就是心理學上非常常見的,完美受害者觀念。他們一個根深蒂固的想法,那就是世界是公平的,如果你沒做錯事,災難就不會找上你。
    看到她被性侵了,這些人就會想到如果自己也被無差別傷害,太可怕了。

    她們無法面對自己內心的脆弱和無力,所以才會指責那些受害者穿着暴露、去酒吧、是個不檢點的女孩,這樣,她們才會覺得自己只要哪裏都不去,就會很安全。
    真的嗎?
    研究調查表明,在所有的性侵(強姦)案件中, 70%的施暴者,其實是你的熟人、朋友、約會對象、上司......
    75%的女性,從未意識到自己經歷的是強姦,因為主觀上她們不能承受這樣的真相。[1]
    無論怎麼罵受害者不夠完美,殘酷現實都避無可避。

    把這樣的反常當作正常的,遠遠不止她一個人。
    詩織去採訪女高中生的時候,得到的是類似的答覆。
    “什麼?被摸一下就生氣?你就這麼點容忍度?這很正常吧。”
    性暴力太常見了,以至於女高生每天進教室的話題經常都是:今天又有人掀我的短裙了、今天又有人對着我打飛機了......


    女孩們很無奈地説:“這很正常,因為我們是女高中生。”
    而男同學説,有時候看到女同學被摸了,在眾人沉默的環境裏,他也不敢出面去制止。
    因為從眾,也是一種壓力。

    大家都沒把這個當回事,大家都是視而不見,所以你一個人反抗,就顯得很奇怪。
    如果説,這只是社會大眾的性觀念還很落後,很不公,那麼詩織可能還會勝訴。
    但很可惜。
    日本法庭判強姦案的時候,是要受害者來證明的。


    證明她們當時劇烈抗爭,哭喊求救,如果你沒有,就是你同意了。
    所以喝醉酒那種無意識無反抗的,不算。
    所以女性在驚懼情況下的應激反應,不算。
    詩織説過一個案件:19歲女孩,從小被父親強姦,長達數年。
    但是法官説,她每天還是正常上學,又不反抗,不能證明這是強姦。
    太震驚了。


    數據調查顯示,各國每10萬人口中發生的強姦案數量,瑞典排第一,58.5件。
    而日本,只有1.1件,排名73位。
    你以為日本更安全?不是的,是因為在日本,沒有人敢報案,報了可能也不計立案。
    性暴力的加害者,通常都是比你有權有勢的人。
    可能是你的老師,你的父親,你的上司,如果你指責他們,他們反過來會説你不要臉。


    更無力的是,在日本,強姦只要判3年,可偷東西都要被判5年,太魔幻了。
    輿論的二次傷害、見怪不怪的習以為常、與權威有關的性侵行為......這一切,讓她們寸步難行。

    所以,詩織強調:“我們需要教育,不光是教育孩子,還有那些手中握有權力的成年人。”
    都2019年了,當我們在説性侵的時候,説的都是什麼玩意?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不代表欲拒還迎。只有“可以”,才能代表“可以”。
    被強姦了不是受害者的錯,就算你們覺得她有錯,那施暴者就可以被摘出去嗎?
    有些成年人,是需要重新接受性教育了。


    把異常當正常,
    才是這個時代最大的悲哀

    根據伊藤詩織真實經歷拍攝的紀錄片《日本之恥》播出後,產生了很大的輿論力量。
    有過類似經歷的女孩,找到伊藤詩織説,她只想忘記過去,而詩織卻勇敢公開,為大家發聲。那時她就想,詩織能夠改變日本。
    “一滴水改變不了什麼,但聚集起來,它能形成海嘯。”
    詩織的確做到了。
    時隔110年,日本第一次修訂了強姦犯罪法,將最低刑期從3年增加到5年。


    越來越多的地區,建立了強姦危機中心。
    如今,提起那時候的經歷,詩織仍然會覺得十分痛苦。
    山口並沒有輕易地放過她,今年7月,他把詩織告上法庭,想讓她為自己的“無知”,付出鉅額賠償。
    但是,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支持詩織,她從日本之恥,到入選感動日本100人。
    她不需要像過街老鼠一樣,出門都要喬裝打扮,就連路上的老太太,都主動上前打招呼:
    “我一直在關注你的事情,一定要加油啊!”


    一定要加油啊。
    就比如,前不久,有條新聞。
    卧鋪火車上,一位男乘客偷摸一位女乘客。女乘客向列車員求助,而列車員則質問那個乘客:
    “你認識她嗎?”
    “她説了你可以摸她嗎?”
    “你覺得可以摸就可以摸嗎?”
    這種明確的教育,比任何關於性侵的正能量口號都要有用。
    面對性暴力行為,沉默比什麼都壞,而打破沉默,比什麼都有用。


    最後,我還想談談,如何識別防範身邊可能實施性侵的人,以及我們如何保護自己(不單純只有女性需要自我保護)。
    怎樣是被身邊有可能潛在犯罪的人?[2、3]
    自戀、以自我為中心,做事情只考慮自己的需求和利益,不在意他人的感受;
    社交能力較差,嚴重壓抑自我、封閉自我;
    有“強暴迷思”,認為女性説“不要”實際上是“要”;
    敵視女性,例如經常説一些侮辱女性的話;
    存在“性壓力”,可能是沒有正常的性生活;

    當發現對方擁有以上任何一項的特徵時,我們就要更加留心和注意了。(僅供參考,並不能因此給別人貼上“潛在犯罪者”的標籤。)
    去參加聚會、飯局,即便是熟人,也要在對方上下其手的時候嚴詞拒絕或離開,隨時告知朋友你的動向。
    離開過視線範圍的飲料、食物儘量不碰,一個人在外儘量避免喝醉或告知朋友來接。
    最重要的是,而當你覺得,自己和一個人在一起,不想信任他、或者感覺到不安全的時候,第一時間就要找機會離開。

    不要害怕傷害別人的感情,或者害怕他們用權威、工作之類的條件來恐嚇你,相信自己的感受,遠離那些想要控制你的人。


    而如果,你也有過不幸的經歷,不要害怕和自責。
    那真的不是你的的錯,你要及時告知親近的人,不要被羞恥感綁架,甚至可以尋求心理諮詢。
    希望每個女孩男孩,都能遠離危險和創傷。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户發佈,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裏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繫。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