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十數據新媒體 / 待分類 / 暴打老賴,硬核討債!如何逼一個破產的國...

分享

   

【樂淘集運】暴打老賴,硬核討債!如何逼一個破產的國家還錢?

2020-10-09  金十數據...
“討債”是個硬核的哲學問題,
古人説過,“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可是老羅也説過,“欠債人,都是我爸爸”
對付那些欠我的錢爸爸們,我除了給他們磕頭,真的沒有別的辦法。
像OFO這種欠我押金的高段位渣男,我真的頭都不知道該往哪磕。
這是一個老賴遍地跑的時代,作為一個社會人,咱們今天就跟一家基金公司學習“經濟學”催債大法:如何逼破產的國家還債。
以一家企業對抗一個主權國家,大家直覺可能都是雞蛋碰石頭。
但禿鷲基金非常硬核!
不管是扣人家航母,還是搶總統專機,總之他就是用一些常人想不到的手法把錢要回來了。
先交代今天的主角,都不是什麼善茬,看看它們的slogan:
欠債人:悲情阿根廷,憑本事借的錢打死不還!
討債人:華爾街“禿鷲”,沒有爺收不回來的賬!

<1>

阿根廷:渣女欠錢,法力無邊

曾幾何時,阿根廷也是一個天選之女,她原本拿着一手好牌:
國土面積世界第八,
人口卻只有四千萬;
礦藏資源優秀,
還盛產金銀石油。
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更是讓她成為“世界糧倉、國際肉倉”,在二十世紀初便成為世界強國。
阿根廷 | 圖源百度地圖
但這一切耐不住小姐姐生生開倒車,把自己從發達國家玩成了發展中國家。
話説回來,其實整個南美州的美少女國家們基本上都面對同一問題——資源陷阱。
什麼是資源陷阱?
阿根廷、巴西、委內瑞拉、哥倫比亞等國家,她們的優勢都在於“長的好看”,也就是自然賊資源豐富。
但是吃青春飯是不可能長久的,這些南美國家的自然資源大多是不可再生的。但賣資源這種事就是容易上頭,一旦躺着能把錢舒舒服服地給賺了,就不願意站起來掙錢。
你就看看阿拉伯那些土豪願不願意去開工廠,跪着掙錢。
阿根廷的雪山湖泊 | 圖源pixabay
迴歸到現實中,由於阿根廷民眾和企業都沒意願投入工業化建設中,只在意短期得失,這就導致阿根廷工業化基礎薄弱,進一步讓阿根廷的產業走向單一化的怪圈。
大夥兒一門心思吃家底,最後當你想轉型的時候,卻發現已無路可走。
而經濟結構單一的最大問題,就是在危機中抗風險能力極低,只有被按在地板上摩擦的命。
我們舉個眼前的例子,隔壁老大哥俄羅斯80%的外貿收入都是石油,今年受疫情影響,市場需求下降,石油價格血崩,導致俄羅斯現在都快癱了!
阿根廷也是一樣的道理。

阿根廷的城鎮 | 圖源pixabay

為尋求經濟獨立,擺脱國際依附地位,阿根廷這樣的拉美國家迫切希望實現工業化。靠自身儲蓄積累工業化,搞不起來,但我們可以找外資借錢呀!
可世界上哪有什麼兩全其美的辦法,“廷妹妹”慢慢又走進了一個新的深坑。

資源賣不出價錢

→激情借錢,搞工業化

→底子太差,搞不起來

→償付困難,那借新債還舊債

→債台高築,整個金融體系違約、崩潰

2000年世紀之交,又一次經濟危機來臨,阿根廷爆發了一次罕見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危機。當時經濟癱瘓,社會陷入混亂,百姓上街遊行,短短11天,總統都換了5個。
禍不單行,外面的債主此時上門逼債,但是阿根廷幾十年欠下的債實在太高,主權債務高達950億美元,國庫掏空了都還不了。
第5個“接盤俠”總統上任後,他終於想通了一個道理:“憑本事借的錢,為什麼要還?”。
於是,阿根廷直接在2001年12月宣佈:老子沒錢還!
圖源 | Fernando Tavora
這波操作直接讓那些借錢給阿根廷的散户和基金當場懵逼,誰能想到”一個主權國家都能賴賬呢?”
更讓債主們頭疼的是:平時面對老賴,我們有法律和法院撐腰,只要起訴申請強制執行,多多少少可以撈回一點損失。
可現在面對的是一個國家,對方有軍隊有武器,念你膽子再大也不敢對着幹吧?
一番撕逼扯皮之後,阿根廷申請”債務重組“,也就是賴掉債務的大頭,只還零頭。
債主們再次懵逼,這國家賴賬還能賴的如此理直氣壯!
看着躺在地上撒潑打滾的阿根廷,部分債主只能自認倒黴,無奈同意了債務重組。
但是也有一部分人咽不下這口氣,打算跟老賴硬剛到底,他們把手上的債權賣給了一家專治老賴的“催收公司”,準備以惡治惡。
而這家催收公司就是今天要出場的第二位主角——美國禿鷲基金。

<2>

禿鷲基金:硬核討債,扣你軍艦

美國禿鷲基金可以説是固定收益界最狂拽酷炫的門派,他背後是一羣美國、英國的金融財團。
要知道,普通基金靠耍“財技”、PK腦力等方法來賺錢。
但人家禿鷲基金不一樣,他們直接給你來降維打擊,利用財團背後的政治影響力和強大的法律天團,玩暴力催收!
他們的策略非常簡單:通常在債務人可能違約的情況下,債券價格會跌至極低水平,而禿鷲基金會以非常便宜的價格瘋狂“抄底,並通過法律途徑和政治影響力進行“維權”,要求債務國進行全額支付。
聽起來有點繞,我們來個場景演示一下:

小明終於決定去找OFO要押金,他做了以下幾件事:

1. 以5折的價格收購大家OFO押金的債條

2. 專門開了一家討債公司

3. 每天蹲OFO總部大樓

如果維權成功,小明就能要回全額的押金,扣除原來成本,毛利達100%!

這就是禿鷲基金的賺錢手法,是不是相當簡單粗暴。

這麼催債的商業模式槓槓滴,不光可以賺錢,還可以暴揍老賴!
這錢掙得過癮吶!
回到,在阿根廷政府深陷經濟危機,宣佈無力償債、打算耍賴的時候,禿鷲基金看到了機會。
他們跑步進場,以1億美元買下了阿根廷6億美元的主權債。
在當時超過一半的債主同意阿根廷債務重組時(賴賬),禿鷲基金則表示堅決不幹。
他們挖空心思想着如何討債!
阿根廷礦區 | 圖源Jonatan Lewczuk
催債大法第一招:熬!
禿鷲基金很清楚,阿根廷這個破產國家能拿出來還債的錢十分有限,只要熬的時間越久,剩下的“釘子户”就越少,他們得到阿根廷政府全額還款可能性就越大。
與此同時,禿鷲基金説服那些堅持不下去的債主,想用低價收購他們的債券。
這些債主都快熬的吐血了,只求趕緊解套,打骨折甩賣,就這樣禿鷲基金以30%不到的價格收走了阿根廷債務。
它這一熬,竟然是12年,熬到大家都白了頭!91%的債主“認慫”,同意阿根廷債務重組方案。
這期間阿根廷面臨各種問題:經濟衰退、大批國人失業、通貨膨脹、許多人餓肚子,禿鷲基金一直都沒放棄。
2012年10月,禿鷲基金估摸着自己熬到頭了,直接玩了第二招狠的:
在阿根廷軍艦“自由號”駛入非洲加納共和國的海灣裏時,他們居然將軍艦“堵”在了海灣裏!
手持着法院的審判書和債條,聲稱阿根廷政府欠債不還,他們要沒收海軍艦船抵債。

布宜諾斯艾利斯 | 圖源Bruno Diaz

當時軍艦上200多名阿根廷海軍頓時傻眼了。
要知道在國際法上特別標註過:“軍艦是一個國家的移動領土”。
換個概念來説,搶軍艦等同於宣戰和搶佔領土。
如果這事換成俄羅斯這樣的老毛子,早就打起來了。可換了阿根廷就不一樣,這隻基金的背後的財團裏有美國軍方背景,她惹不起。
最後阿根廷通過國際多方勢力斡旋,花了8000萬的保釋金,將自家軍艦的贖回來了。
這件事裏,阿根廷雖然從頭到腳被人淋了一身油漆,在國際上顏面盡失。
但是總統還是硬核的表示:要錢沒有,要國一個!
作為迴應,2013年,阿根廷總統專機“探戈一號”赴美保養期間,有某股神祕力量試圖進行扣留,這導致阿根廷總統不得不租飛機回國……
這應該是史上最沒面子的總統了吧。
面對完全不care顏面的阿根廷,禿鷲基金只得出了最後一記絕殺。
通過強大的律師團隊,禿鷲基金在美國的法院成功起訴了阿根廷政府。2012年12月,法官判決阿根廷政府全數償還禿鷲基金7%的債權,若不償付,阿根廷也不能償付其他投資者。

2014年8月4日,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街頭,圍牆上刷着西班牙文:“滾,禿鷲”
阿根廷向媒體賣慘:當年這些基金藉着阿根廷的債務危機,以低價收購阿根廷債券,現在要我們按照票面價值全額償付,太貪婪了。
禿鷲基金直接冷冷迴應:國際資本市場的規則就是這樣,你們國家之所以窮,並不是因為我們,是因為你們的政府失敗。
罵歸罵,美國直接凍結了阿根廷在美國的海外資本。這相當於在説:你要是不還錢,以後國際資本市場的門你就別想進了。
對於依靠借外債討生活的阿根廷來説,這招相當於鎖住了阿根廷的琵琶骨。

阿根廷外債及外匯儲備

數據源ceicdata
阿根是沒辦法接受這樣的懲罰的,2016年,阿根廷新的領導班子——馬克裏政府上台後與禿鷹基金達成協議,阿根廷同意賠償禿鷲基金索賠金額的75%,重新獲得在國際上借債的機會。
有意思的是,阿根廷這筆對華爾街的還款最終是以發行新的債券的方式償還,也就是説這場戰役最後的結果是:華爾街最終逼着阿根廷政府去借錢來賠付自己。
這場漫長的討債之路也算有了結局,其中Bracebridge Capital將獲得9.5億美元賠償金,而當年的初始投資本金僅為1.2億美元——收益率高達800%。

<3>

總結

可能大家都把阿根廷的故事當成一個喜劇在看,可是這實際上是徹徹底底的悲劇。
看到這裏,大家還記得阿根廷曾經是一個居於世界前列的發達國家嗎?
而它一步步走向悲劇,變成一個老賴,固然有國家的問題:上層建築過於腐敗,政治又被民粹主義控制;人們和企業只看重當前的利益,卻不支持着眼於經濟長遠發展。
但是究其根本,還是因為不合理的經濟產業結構,導致其根本沒有實力招架美元來剪羊毛,最終成為“華盛頓共識”的犧牲品。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