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捕頭 / 待分類 / 30年光景50張照片,那次鮮為人知的馬季相...

分享

   

【樂淘集運】30年光景50張照片,那次鮮為人知的馬季相聲巡演

2020-10-10  鄭捕頭

發帖子的作者名叫姜佬。最初我以為是姜昆用來潛水的網名,但通過作者所發的其他帖子確定,此人不是姜昆,但當年應該和馬季、姜昆所在的中國廣播藝術團説唱團關係很好,或者同在一家單位,才作為工作人員跟蹤拍攝了整個演出過程,留下了這些珍貴的照片。

不僅是在劇場舞台和工廠田間的演出照,其間還記錄了演員們排練、聚餐、旅行的片段,算是巡迴演出的花絮照。

這一系列演出,到底是怎麼來的呢?

1985年,馬季帶領王金寶等創作人員深入湖南常德,山東威海和招遠等地體驗生活,先後創作了一大批作品,包括《五官爭功》、《五官爭謙》、《一僕二主》、《百吹圖》、《特種病》、《老少樂》等。

1987年3月,馬季又和趙炎、劉偉、馮鞏、王謙祥、李增瑞、戴志誠、鄭健、王金寶等演員,在北京富強衚衕的團中央招待所集中排練和再創作,幾段新作品日臻成熟。

隨後以“馬季相聲演出會”為名的演出,在全國六省的21個城市巡迴舉行,歷時半年,演出120多場。演出場地不拘一格,除了常規的劇場和體育場,還從工廠車間到田間地頭,從部隊營房到學校教室,從火車餐車到邊防哨所,所到之處無不受到廣大觀眾的熱烈歡迎。

感謝留存併發出這些照片的姜佬,讓我們得以窺見八十年代中後期相聲發展的縮影。那時候的相聲作品緊密貼合時代,相聲演員深得觀眾熱愛,這從照片中裏三層外三層的羣眾圍觀能夠看出,從台下戰士們臉上的笑容能夠看出。比起現在一些瘋狂粉絲的狀態,那時的觀眾熱情而不逾矩,與演員保持着適當的熱度和距離。

老規矩,貼出照片,隨後評論。照片整整50張。


演出海報。當年的馬季50歲出頭。馬季總是富有感染力的笑容當然沒的説,不過如果擱到現在,這樣的照片絕對無法在海報上亮相——因為手中那顆煙。當年還沒有這樣的考慮,演員抽煙的照片還可以登上這樣的公開招貼畫。在那三年前馬季曾在春晚上説起“宇宙牌香煙”,不知道海報設計者是不是就想以此引發觀眾的共鳴——“宇宙宇宙,香煙的新秀”。

演出節目單。這應該就是海報的內頁。當時《五官爭功》已經在1987年春晚上亮相,受到空前的歡迎,最下面那張演出合照就是春晚鏡頭。《五官爭謙》是《五官爭功》的續集,精彩程度打一些折扣。《一僕二主》的諷刺性非常強,很多台詞都能引發現場觀眾的強烈反應。《百吹圖》和《特種病》,也分別是馬季娛樂型和諷刺型作品的代表。尤其是《百吹圖》,當年全國很多相聲演員都仿效表演過。除了相聲,節目單中還列有兩段相聲小品,可以看出馬季對相聲表演形式的寬容。

馬季帶演員們排練《五官爭謙》。《五官爭功》由五個人表演,《五官爭謙》進行升級,把眼睛分成左眼和右眼,耳朵分成左耳和右耳,因此演員也多出來不少。

團中央招待所環境雅緻,這裏應該是一個四合院的格局。照片上的演員包括,馬季、趙炎、劉偉、馮鞏、王謙祥、李增瑞、戴志誠、鄭健,還有劉亞津。不過從後來的過程看,劉亞津並未上台表演。

演員們吃住都在招待所。這一桌上除了西紅柿黃瓜和海蟹,主角是肉餅。熟悉馬季的人都知道,他家最經常用來招待徒弟們的——當然馬東也沒少吃,就是馬家肉餅。不知道招待所的肉餅是不是比他家的香。

王謙祥、李增瑞、王金寶在認真吃螃蟹。王金寶的形象人們感覺熟悉又陌生,其實他在廣播説唱團首先是一位創作員,經常與馬季等人一起搞創作,但他同時也參與演出,《五官爭功》、《一僕二主》中都有他的身影,只是不像專職演員那樣知名。

武漢首演。演員們的形象漫畫,掛在後面的幕布上。

南京體育館演出。在八十年代,馬季是帶頭穿西服上台的演員,不過在這張照片中只有他穿着現代裝,其餘人都身着傳統大褂。可以看出,那時候的大褂不像現在這樣五顏六色。

在南京演出之餘,演員們還和江蘇女籃舉行過一場比賽。照片中的男演員應該是個子相對更高的馮鞏、劉偉和戴志誠。

在南京六合縣也就是現在的六合區演出間隙。演員吃的應該算是點心,盒子裏專門準備了刀叉,但馮鞏還是直接用手抓着吃,耳朵裏還聽着隨身聽或者半導體,一副新潮青年的樣子。桌子上放着花瓶和假花,這種花瓶的造型,幾乎和我爸媽結婚時添置的那兩個一模一樣。

江蘇淮陰體育館演出。就像過去的電影還能看到銀幕的反面一樣,有些觀眾也只能看到演員的後背。台上站着的是戴志誠和鄭健,兩人當年的表演富有青春朝氣,戴志誠還是一位逗哏演員,多年後接替唐傑忠給姜昆捧哏。順便説一句,姜昆作為馬季最為欣賞的徒弟之一,並未像劉偉、馮鞏一樣參加巡迴演出,這應該與姜昆當年知名度非常高,同時在説唱團管理事務較多有關。那時的姜昆剛遇到梁左不久,《虎口遐想》已經橫空出世。

深圳沙頭角劇院演出。那時候,深圳成為特區剛剛七年時間。

廣東河源縣演出留念。上方懸掛的條幅上稱馬季是相聲藝術大師,這在當年屬於不太實事求是的恭維,如今再看,馬季當得起這樣的美譽。

演員們在河南省焦作市中原橡膠廠演出並參觀。這個巨型輪胎,應該是廠內常設的合影點。

河南新鄉大劇院演出後台。候場的間隙,馬季、趙炎、王金寶各自拿起皮鞋進行擦拭,做演出前的最後準備。看上去,馬季的皮鞋已經非常舊了。多年後馬東曾經説過,他的父親平時一心撲在相聲上,但從相聲中掙到的錢其實非常有限。

馬季、趙炎在火車餐車上,為旅客演出。

雲南昆明陸軍總醫院慰問演出。

為什麼要到一家醫院進行演出呢?主要是為慰問當時最可愛的人,參加對越自衞反擊戰的英雄們。這是一位戰士在看演出海報,就是馬季拿着煙的那一幅。

戰鬥中負傷的戰士坐在輪椅上看演出,也被逗得哈哈大笑。這種造型奇特的輪椅,我小時候在老家見到過。

幾乎所有人都在笑。有人坐在座椅上,有人坐在輪椅上,有人躺在病牀上。

演出結束後,馬季給子弟兵簽名留念,軍人向他敬禮。那時及後來子弟兵們的故事,可以看看2017年馮小剛的電影《芳華》。

山東威海服裝五廠演出。這是馬季、趙炎和王金寶在表演《一僕二主》。馬季“扮演”趨炎附勢的牆頭草,不管是自己的性別還是出生年月,都由官階更高的領導決定。

威海榮城大漁島慰問演出。從鄉親們的打扮和周圍建築來看,這應該就是一個小漁村。一塊空地,中間並無舞台,演員被圍在當中演出。進行表演的是劉偉和馮鞏,他們倆從十幾歲就開始搭檔説相聲,被馬季發掘後調進北京。就在前一年的1986年春晚上,兩人表演了相聲《虎年談虎》,1987年春晚上又合説《巧對影聯》,並參與《五官爭功》,是當時最受歡迎的青年搭檔之一。

孩子們坐在前面,大人們站在後排。

既然來到漁村,馬季等人在演出之餘也洗了個海澡。戴志誠好像一直是那麼瘦,王謙祥那時候比較胖,晚年以來變得非常瘦。

在大漁島村,馬季等人還參加了瀟湘電影製片廠喜劇電影《笑破情網》的拍攝。拍攝完畢後當年10月在長沙為影片配音時,馬季突發心梗,昏迷四天後才醒過來,中秋節當天也處在昏迷之中。考慮到病情嚴重,馬季的愛人于波也被叫到長沙。大難不死的馬季醒來後對於波説,“這幾天思前想後,我這個人從來都是自己吃虧,如果這次真的起不來,我覺得對得起任何人,唯獨一個人例外,就是你。”多年之後馬季突然離世,問題還是出在心臟上。

海爾集團演出。當時張瑞敏已經當上冰箱廠廠長,1985年曾帶頭砸毀76台帶有缺陷的冰箱,以表提高產品質量的決心。

在工廠車間演出。沒有空調,電扇對着演員吹。不知為什麼,如今再看到工廠女工,立刻想到趙曉卉。

演出之前馬季在後台忽然牙痛發作,工作人員請來牙醫現場治療。那時候的馬季50多歲,由於身體比較肥胖加上勞累過度,身體已經開始發出信號。

在青島某辦公樓前演出。條幅上寫的是,歡迎您笑星。笑星的稱呼,來自在那之前兩年一場全國範圍內的相聲演員評選。1985年,吉林省曲藝家協會等單位組織評選,經過觀眾和聽眾的來信投票,選出10位深受歡迎的相聲演員,合稱“十大笑星”。按照票數從高到低排序分別是,馬季、姜昆、李文華、侯耀文、趙炎、高英培、郝愛民、常寶華、石富寬和師勝傑。

在辦公樓前演出。

在廠區內噴水池上搭舞台演出。

在煙台自行車廠演出。場地有限,演員們表演的時候,其他演員就在旁邊看着。

在山東演出期間,馬季還專門拜望了全國勞模張富貴。馬季曾經創作和表演過一段歌頌型相聲《畫像》,作品中的那位英雄勞模就是張富貴。馬季曾多次在山東拜訪他,張富貴進北京開會也到過馬季的家。

眾人再表演《五官爭謙》。巡演結束之後,馬季與演員們回到北京,在廣電部大樓進行彙報演出。看場地這並非平時舉行演出的廣播劇場——很多經典相聲演出錄音都出自這裏,而是一間大型會議室。

劉偉、馮鞏表演《臨終懺悔》。這是一段構思巧妙表演上乘的作品,是兩人的代表作品之一。只不過,一年之後劉偉、馮鞏分道揚鑣,馮鞏開始和部隊文工團的新人牛羣展開合作。

戴志誠、鄭健表演《歌曲問答》。和劉偉、馮鞏一樣,這兩位也是在天津成長起來的相聲演員,當年非常擅長表演歌唱題材作品,戴志誠還經常抱着吉他上台,深得年輕觀眾的喜愛。多年後戴志誠與姜昆合作,也展示過演唱方面的特長。

王謙祥、李增瑞表演《笑的探討》。兩人是相聲史上合作時間最長的搭檔,被稱為祥瑞組合。為更近便地照顧步入晚年的師父馬季和師母,王謙祥曾搬到馬季家附近居住。

再演《一僕二主》。

馬季趙炎表演《老少樂》。兩人的位置是調換了的,趙炎逗哏,馬季捧哏。1996年春晚上,馬季和他的愛徒劉偉也曾經合説這段相聲。馬季歷來對劉偉喜愛有加,當年馮鞏和劉偉分手之後,馬季曾像拯救大熊貓一樣與劉偉合作,1989年在春晚為徒弟捧哏表演了《送別》。那年也是馮鞏和牛羣首次聯合亮相春晚,合説了相聲《生日祝辭》。


馬季先生在世72年,寫出過300多段相聲作品,其中很多都已經成為相聲史上的經典。像當年很多相聲演員一樣,馬季的文化水平其實並不高,頂多算個初中文化,但他相信勤能補拙,幾十年裏把可用的時間幾乎都傾注在相聲創作上。

從馬季的相聲中能夠看出,他的作品絕大部分都來源於現實生活,大多是演員深入生活之後提煉加工的產物,而非坐在家中閉門造車。

馬季是新相聲的代表人物,但他又是那樣尊重傳統,他很早就意識到相聲界對傳統相聲的挖掘和研究不夠,這是非常可惜的事情。而他寫的那些新社會相聲,很多包袱兒都是從傳統包袱兒中“化”出來的。

什麼是化?就是絕不對傳統生搬硬套,而是根據需要進行改造,使當今的觀眾也認為新鮮可感。

除了包袱兒,馬季對相聲的表現形式也並不守舊。在《一個推銷員》也就是所謂《宇宙牌香煙》當中,他就把相聲結構和包袱兒的“舊酒”裝進小品的“新瓶”,獲得觀眾的強烈反響。但與此同時,馬季又對完全脱離語言而單純靠表演吸引觀眾的所謂相聲創新保持警惕,認為這是相聲功底不紮實又追求劇場效果,演員慌不擇路的一種表現。

最後用馬季先生的座右銘為這篇文章收尾——“專心致志,寵辱皆忘”。

——end——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