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侃娛樂 / 待分類 / 張藝謀電影中的“情與欲”,是他壓抑的青...

分享

   

【樂淘集運】張藝謀電影中的“情與欲”,是他壓抑的青春和自我

2020-10-13  平行侃娛樂
    【樂淘集運】

    2020年下半年,是張藝謀頗為活躍的半年。
    預估,由他指導的《懸崖之上》《堅如磐石》和《一秒鐘》都會陸續上映。
    另一部以抗美援朝為背景的戰爭片《最冷的槍》也剛剛立項,張藝謀也在馬不停蹄地籌拍。
    前陣子,有記者採訪張藝謀,他自曝一天只能睡2-3小時,工作強度非常大。


    張藝謀今年恰好70歲,一般來説,這個年齡的人早已經頤養天年,但張藝謀依舊奔波在創作的路上,不知身體是否能撐住?
    張藝謀曾在自傳中説:人這一生,一定要有夢想,但夢想不是不切實際的想法,而應該是具體的、現實的。
    或許,70歲的張藝謀,恰好是憑着這種對夢想的追求,才能一直堅持。


    一、社會環境對張藝謀性格的影響
    張藝謀因《紅高粱》一舉成名,用獨特的電影魅力征服了全世界。
    此後多年,張藝謀又連續拍攝了《菊豆》《大紅燈籠高高掛》《秋菊打官司》等等,都頗為知名。
    細觀張藝謀早期的電影作品,大多都比較壓抑,不管是色彩構圖,還是故事框架,大多都和封建社會有一定的關聯。

    《菊豆》劇照

    特別是早期的《菊豆》和《大紅燈籠高高掛》,幾乎全部是對封建禮教的反抗。
    這兩部電影的拍攝畫面,也多以黑、白、灰和紅為主,莊嚴又肅穆,體現了環境對人性的壓制。
    作為第五代導演中的翹楚,張藝謀經歷過那段動盪歲月,對社會、人性和環境,都有自己深刻的反思。
    而他的電影,也間接反射了張藝謀特殊的成長環境,對他的性格和人生的影響。

    《大紅燈籠高高掛》劇照

    二、張藝謀壓抑的少年時光
    張藝謀在上中學之前,一直過得無憂無慮,他的爺爺是臨潼的地主,家裏雖遭受過土匪的洗劫,但仍舊家底豐厚。
    為了讓家裏更有底氣,他爺爺帶着三個兒子搬到南京,將三個孩子全部送進了黃埔軍校。
    後來,這三個兒子全部成了“國軍”,老大老二到處奔波,老三則成了後勤上的軍需官。
    戰爭結束後,老大不幸戰死,老二跟着去了台灣,家裏只留下了老三,也就是張藝謀的父親。

    張藝謀爺爺奶奶和家人

    時光流逝,運動開始了,張藝謀一家人成了“邊緣人物”,家裏大人經常被拉出去鬥,而張藝謀在學校也成了驚弓之鳥。
    在此之前,張藝謀一直是班幹部,學習很好,還會畫畫,家裏也有錢,很受周圍人的歡迎。
    但隨着運動的爆發,一切都變了。張藝謀失去了所有,成了一個每天活在恐懼中的人。
    身邊的同學們開始疏遠他,任何人都不想和他説話,他成了一個毫無用處的人。
    他曾在自傳中説:“最可怕的是那種'不被需要’的感覺,彷彿隨時會被拋棄。”


    為了跟上“進步”的步伐,他拼命練習畫畫、寫字,希望能對組織有幫助。
    也恰恰是因為他能畫畫,後來被組織“徵用”,成了專門寫大字報和畫主席像的人,也終於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雖然他經常被人呼來喝去,經常被人嫌棄,但卻找到了在夾縫中生存的技巧,後來並未受過過多的苛待。
    但那種壓抑的感覺,小心翼翼的處事方式,卻伴隨了張藝謀的整個少年時期。


    三、戰戰兢兢的青年時光
    中學畢業後,張藝謀被下放到陝西乾縣農村插隊,去之前,他就準備好了毛筆和顏料,準備給老鄉們一個好印象。
    剛到村裏,他就挨家挨户在木門上畫主席像,得到了全村人的誇獎,也找到了自己的價值。
    多年後,張藝謀自述:“最大的夢想就是能成為一個工具,能得到周圍人的認可。”


    在乾縣農村,張藝謀呆了三年,但卻並未放下畫畫這項技能,成了遠近聞名的畫畫小能手。
    在農村的生活雖然勞累、壓抑,但好在身邊有肖華的陪伴,成了他青年時光中難得的一束光。
    也是在這裏的窯洞中,他和肖華相戀,並一起回到城裏,結為夫婦。
    多年後,張藝謀因為拍攝《紅高粱》和鞏俐相戀,在寫給鞏俐的信中説“我和肖華的婚姻是插隊時的錯誤”,這種説法有失偏頗,因為在那個時期,他確實非常“需要”肖華。


    因為有文體特長,張藝謀在1971年被特招進棉紡廠當工人,實現了人生飛躍。
    但在這裏,他依舊是最特殊的一個,全廠開大會,要求“不是黨團員的都出去”,結果全廠只有他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出去,那種場景特別尷尬,讓他一生難忘。
    這時候,張藝謀依舊備受出身的困擾,依舊和身邊的人格格不入,只有肖華陪在他的身邊。


    好在,此時的張藝謀已經慢慢長大,明白了自己和別人的不同,學會了夾着尾巴做人。
    幸運的是,廠裏有很多喜歡畫畫的人,張藝謀開始跟他們交流,並在這裏愛上了攝影。
    在棉紡廠的7年間,雖然過得很壓抑,但張藝謀卻學到了很多關於畫畫和攝影的東西,為他後續的騰飛,打下了基礎。


    四、艱難的大學時光
    1978年,各大學開始自主招生,張藝謀起初並未報希望,一是因為他只有初中文化,多年過去也忘了七七八八;二是他出身不好,很多大學都不會要他。
    但此時的張藝謀,經過四五年的學習,攝影技術已經成為廠裏的翹楚,其構圖和創意時常得到周圍人的誇讚,有人便建議他去考攝影系。
    心裏的火苗一旦產生,是怎麼也撲不滅的,張藝謀開始發動全家找關係,一定要去上大學。


    而肖華的表哥王滌寰在北京做記者,認識一個叫白雪石的畫家,而這位畫家和文化部長黃鎮認識。
    隨後,張藝謀將多年的優秀攝影作品整理成冊,輾轉送到了黃鎮部長手中。
    黃鎮部長被張藝謀的才華打動,將他特招進了北電攝影系。
    雖然進了攝影系,但有同學卻“因為走後門被告發”導致勸退,張藝謀也非常緊張。


    在校的第一年,他一直戰戰兢兢,生怕被學校勸退。學校也曾找過他談話,表示一旦有人反映,他就必須離開學校。
    過了大半年,學校沒有什麼意外發生,又有領導找他“可以唸完大學,但不會發畢業證”,張藝謀才終於將心放到了肚子裏。
    畢業後,張藝謀被分到廣西電影製片廠,頗受重用,用《一個和八個》《黃土地》《大閲兵》等影片,證明了自己的攝影能力,隨後又轉型做了導演。


    五、張藝謀電影的變化
    張藝謀的攝影技術,在前期完全是自學,拿着賣血買來的相機,他格外珍惜,也格外愛鑽研。
    每天除了上班,他就拿着相機去田埂上、河邊、校園裏拍攝;除了練手兒,他還五年如一日地讀攝影書,每一本借來的書,他都會手抄一遍,以此來加深記憶。
    上大學的四年間,他飢渴地閲讀各種書籍,看國內外的各種電影,來彌補自己在專業知識上的匱乏。


    現今,有很多人罵張藝謀“江郎才盡”,罵他拍爛片,但這些所有的背後,是他多年如一日的堅持和付出,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張藝謀的攝影作品,構圖大氣、恢弘,和他前期常年練習攝影構圖有很大的關係。
    上中學時、插隊時、上大學時,張藝謀的周圍環境一直是壓抑的,他的性格中也自帶壓抑分子,呈現在了他的作品中。
    直至成名後,被鮮花和掌聲包圍後,張藝謀的性格才逐步轉變,便誕生了《有話好好説》這部輕喜劇。


    但這些轉變卻有好有壞,好的是他的作品越來越好,也終於找到了自己的社會地位;壞的是,他人性中苦苦壓抑的東西,也逐漸顯露出來。
    他想逃離和肖華的婚姻,想逃離以前的生活環境,想得到心靈的自由和改變。
    於是,便有了鞏俐的出現,有了常駐北京不回家的舉動,有了要離婚的想法。


    張藝謀在留給肖華的信中説:
    “我的感情已回不來了,我想和她在一起。陳世美也好,王八蛋也罷,我不是為了被人而活,別人愛説什麼説什麼,我就是想換一種活法兒!”
    張藝謀在信中的吶喊,與其説是與肖華的訣別,不如説是他對命運的嘶吼,對過往的抗爭。
    張藝謀電影中壓抑的情和欲,既是他電影的一種呈現形式,也是他對自己壓抑的青春和自我的表達。


    在他的內心深處,始終對青年時期的環境有所芥蒂,因為那時候,他都是為“別人眼中的自己而活”。現今,他終於有了資本,可以放肆表達一下自我,何樂而不為?
    而他和鞏俐的結合,則是最直接的表達方式,用情感、慾望來發泄自己的反抗,對美好的嚮往,他覺得自己值得!
    《紅高粱》中,張藝謀嘶吼着唱“妹妹你大膽的往前走”,未嘗不是對自己的鼓勵,希望自己能大膽的前進,大膽的擺脱過往,活得瀟灑一些。


    只是,張藝謀對自我的釋放,既毀了肖華,也耽誤了鞏俐。但他對中國電影事業的推動,確實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時代造就了張藝謀,讓他的前半生壓抑、掙扎,但卻以此為基石,進而拍攝了一些好作品;安逸舒適卻毀了張藝謀,讓他的後半生得到了放鬆,電影水平也在逐步下降。
    希望2020年的《懸崖之上》、《堅如磐石》和《一秒鐘》,能讓觀眾眼前一亮,不枉“國師”二字。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